笔趣阁 > 天道罚恶令 > 第七百六十三章 必有妖事

  
      “京州玄天府下辖九个府,但对玄天卫的配置却丝毫不在楚州玄天府之下。楚州玄天府下辖三十六个府,玄天卫人数在一万两千人。
  
      京州面积只有楚州的三分之一,却也有一万两千人编制。我的意思不是说,这一万两千人超标了。别说一万两千人,就是给我两万一千人本官也不嫌多。
  
      但是……同样是一万两千人,可楚州玄天府能够将这么辽阔的楚州治理的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但京州,竟然还有董淑武这样的大型黑社会组织存在。
  
      本官深感痛心,也为在座的诸位感到羞愧!”
  
      好吧,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烧起来了。
  
      我想说,在座的诸位都是垃圾!
  
      气不气?
  
      在座的九个旗总,八个气的内心在颤抖。但谁敢发作?先不问陆笙顶着大禹玄天府府主的名头,就顶着京州玄天府总镇的职位也能把他们压得乖乖挨训。
  
      认错要诚恳,挨打要站稳,这才是标准的挨训姿势。
  
      “玄天府是皇上与内阁起草,以金陵为试点,始推行于吴州,到现在已经有十个年头了……我可以说,玄天府是在我和第一批玄天卫弟兄们的共同努力下创建而成的,玄天府的每一个条例,每一个规章制度,都由我亲自审核并且向皇上提交。
  
      玄天府是一柄双刃剑,他造福百姓,则万家生佛,他祸害百姓,则人憎鬼厌。宝林府玄天府就是此反例明证。
  
      打铁需自身硬,剑指则师出有名。连自己的立身都做不到,凭什么替百姓立命?我下令!”
  
      “哗——”
  
      九名各府旗总齐齐站起身来。
  
      “从即日起,京州各府玄天府立刻完成治下自查,从内部到外部,严格查处内部害群之马,外部鸡鸣狗盗之辈。
  
      我给诸位一个月时间,一个月之后,我要让百姓可以自信的走在大街上不用颤颤巍巍的警惕左右不怀好意的人,我要大街上再也见不到仗势欺人的地痞流氓,我要百姓哪怕在夜间走路也不会担心安全,我要百姓可以放心的做生意,安心的生活。
  
      一个月时间,够不够?”
  
      “够了!”九人齐声喝道。
  
      “还有一件事,这是本官这十来天调研最让本官感觉疑惑的。明明京州玄天府的编制是一万三千人,但各府玄天府的人数却远远不止……”
  
      咚——
  
      话音落地,一声轻响。一人身后的靠背椅子轰然间倒塌翻到在地。
  
      陆笙看了他一眼,淡淡的一笑,“虽然这些多出来的人是编外人员不是正规编制。但我更好奇,一个编外人员怎么就做行动组组长了?情报组,行动组,侦缉组,特别行动组……都成了编外人员的了?
  
      是我们正式玄天卫太差劲了,还是说你们已经到了主次不分,优劣不辨的地步了?”
  
      这话说的,几乎一大半的人都冷汗直冒。
  
      但对于这个状况真正做的过分的只有董必成,其他人还是很低调很收敛的。其他府的编外人员并没有取代正式编制。只是在旗总之下几个心腹位置留给了自己人,玄天府正式编制有实力的人还有很多做二把手的。
  
      原本以为做的很隐蔽,毕竟一个府有千把人,把一两个亲信放在顺手的位置,谁也说不出什么毛病。
  
      但赶巧不巧,碰上了董必成的事情。董必成做的有多过分,其他几个旗总也是知道的。正因为董必成,直接给陆笙对这一块下手的理由。
  
      这一刻,八位旗总当下一句MMP在喉咙口如发动机一般咆哮。但骂的不是陆笙,而是已经彻底凉透的董必成。要不是你个王八蛋,我们能这么被动么?
  
      原本还想好了理由,可陆笙只需要一句话,董必成也是这么和我说的就能让他们哑口无言。
  
      你还要解释么?解释就是掩饰,你想和董必成一样?你的企图是不是也和董必成一样?别说了,就是这样,来呀,拿下!
  
      一曲凉凉。
  
      “听明白了么?”
  
      “明白了!”
  
      “一个月后,盖英和李虎会隐秘到各位的治下进行暗访,不要企图提前做好表面功夫,没用的。等你们发现他们的时候,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完成了暗访,结果也已经注定了。所以,最终提醒诸位一句,不要抱任何侥幸。”
  
      “卑下明白!”
  
      训导之后,就是各府的业绩报告。详细的报告了各自治下的情况,势力分布,民风怎样,个区百姓收入,各县的经济状况等等……
  
      毕竟陆笙区区十天的调研远做不到那么的精细。一场会议,一直开了三天才算落幕。三天,陆笙也对京州的情况有了详细的了解。
  
      京州,不愧是神州十九州的老大哥。在没来京州之前,陆笙以为自己经营了八年的楚州已经可以和京州掰掰手腕了。
  
      但现在却发现,除了经济之外,其他的各方面还是不够打。文化底蕴,治下百姓的教育素质水平,各方面软硬实力都甩开楚州一大截。
  
      就拿民风来说吧,在京州,真可谓高手满地走,先天不如狗。而这些大名鼎鼎的高手,威震一方的强者竟然没有几个是什么什么派掌门,某某大侠。而是什么阀谁谁谁。
  
      十个高手,八个是门阀,其中半个还得分给佛道两门出家之人。剩下的,才是江湖武林人士。可以说,京州的武林是神州最憋屈的武林。明明那么强,但在另一个恐怖的势力面前根本不经打。
  
      京州官员一个月有两次休沐,而刚巧,陆笙到来后七天就是第一次休沐时间。但在休沐前的一天,拜帖就如雪花一般飞入陆笙的府邸,而且一个个都是位高权重。
  
      虽说以陆笙现在的名望地位没必要再给任何人面子,可就这么把人家拒之门外,人都是要脸的,这么地图炮一般的得罪人也不好。
  
      陆笙不怕得罪人,但也没必要得罪人。
  
      好在陆笙有一个绝佳的理由,外甥出生一个多月了,他还没见过呢。今天休沐,那必须得见见啊。而追到南陵王府去拜访,一般人干不出这事。
  
      知道陆笙要来,沈凌还特地请了一天的假。不过请假的时候沈凌心底满不是滋味的,凭什么陆笙有一个月两次休沐,而他沈凌却必须等皇上哪天休息了才能休息?同样是大禹臣子,沈凌心底委屈。
  
      陆笙很喜欢小孩,不仅仅因为小孩可爱,还因为孩子纯净的眼眸能让陆笙感觉到身心安宁。
  
      自从嫁给沈凌之后,陆狸的性格也变得那么些沉稳。虽然跑出去就原形毕露,但在家中还是有着一副主母的做派。
  
      一身妃装,尽显雍容,走到哪里都有四个婢女跟着,而且每个侍女都是天香国色。
  
      其实在最初看到陆狸身边的四个婢女的时候,陆笙很想撬开陆狸的脑子看看这脑子里装的是啥?陆狸说漂亮的女孩子多好啊,看着舒心,用的称心。
  
      你丫的就没想过沈凌看着挠心,用着刺激么?咳咳咳……
  
      别人家的主母都跟防贼一样防着家里有姿色的婢女,你倒好,尽往家里添狐狸精。不过这种事陆笙不会多嘴,陆狸已经出嫁了,怎么生活还得自己选择。
  
      “啧啧啧……虽然眉眼没有展开,但这模样确实好看。陆家的基因,终究比不上沈家的。”
  
      虽然听不太懂陆笙的话,但沈凌猜也能猜个大概,得意的扬了扬眉梢,“那是,这一点是我目前唯一能比得过你的了。唉,要没有哪个长处长过你,和你做朋友压力很大啊。”
  
      “呵?谁给你的自信觉得你的长处能长过我?”陆笙冷笑。
  
      沈凌脸色变幻,涨成了猪肝色。
  
      “名字取了么?”
  
      “取了!你是不知道,为了给爱狸取名字,我差点和皇上闹掰。别的事我都能妥协,名字的事绝不含糊。”
  
      “爱丽?这么洋气?可是,爱丽的名字不是应该是女孩子的名字么?”
  
      “什么爱丽?叫爱狸,阿狸的狸!”
  
      陆笙顿时对沈凌肃然起敬,即为其跪舔姿势肃然起敬,又为其强烈的求生欲表示敬佩。
  
      “你取的名字为何会和皇上闹掰?”
  
      “皇上的脑子可能真的有问题,莫名其妙的说陆狸是皇朝公主,她的孩子名字需要大禹皇室宗亲给予排辈取名。”
  
      我去,你不说我特么也都快忘了。陆笙心底恍然想起,貌似阿狸还是皇上的干女儿来着。
  
      “当我这南陵王是捡来的?不懂皇室宗亲的规矩么?就算是嫡公主,生下孩子之后也不入皇室宗亲府,更不会按照宗亲谱排辈。
  
      更何况,阿狸还是皇上的义女更是没必要。”
  
      “然后呢?”
  
      “然后当然是本王大获全胜,皇上偃旗息鼓。最后换来十天的无缘无故臭骂。没事,这些年被皇上骂的都习惯了,耳朵都能自动闭合。”
  
      这一天,抱抱外甥,和沈凌喝喝茶聊聊时政,虽然没有出门玩啥,但也是轻松休闲。沈凌热情的要求陆笙今晚住在他家,陆狸也是泪汪汪的说自从成亲之后,娘家人还没有来住过一晚。
  
      好吧,沈凌的话可以当空气,陆狸的要求倒是不能拒绝。
  
      一夜风雷动,狂风暴雨下了半夜。话说十月天打雷下雨,似乎有些反常啊。
  
      好在天公及时良心发现,快到天亮的时候,雨停了,第二天清晨又是一幅艳阳天的样子。
  
      陆笙在南陵王府吃过早饭,悠哉悠哉的来到玄天府,刚刚进门,便看到玄天卫们交头接耳的似乎在争论什么。
  
      “许绍!”陆笙招了招手,接待处的许绍连忙跑来,“你们在争论什么?什么天灾啊,必有妖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