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贴身女王 > 363章:湖心林场
我没有理会这个老头,现在还不是收拾他的时候。
  
  扛着巨木、重新跨上受伤的黑马,“老杂毛,今天就先放过你。离开内蒙古前,我定讨还今日之仇。”
  
  八鹰站在草丛中,跳着老脚怒道,“你给我站住、有本事单挑啊!”
  
  我没工夫搭理他,转而向鹰衫消失的方向快步追去。
  
  心中不断祈祷鹰韵不要有事。对她虽然谈不上喜欢,但后者毕竟救过我的命,我绝对没有理由、让她受人欺负。
  
  顺着草地上、马儿前行的痕迹,一路追踪了半天却一无所获。我心急如焚,不断对着树林中呼唤道,“鹰韵,鹰韵…”
  
  可呼唤了半天,鹰韵没找到,却在树林中见到了那根、比赛争夺的“大旗。”
  
  此时那根大旗的顶部、正晃来晃去的在草从中移动,期间、还时不时传来女子痛苦的声音,场面一度有些诡异。
  
  我不容多想、提着巨木便向那大旗冲去。心中暗骂,这老小子要是敢动鹰韵,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鹰衫,你给我拿命来!”
  
  话落,巨大的木棒划破虚空,重重的向旗杆下砸了过去。
  
  “嘭!”
  
  随着一声“巨木”触地的闷响,旗杆下、两道人影向后急退数步。
  
  我提起巨木紧追不舍,却见旗杆下、不见鹰衫,反而是两个女孩儿、正目光谨慎的望着我。
  
  见到二人,我手中的“巨木、”不由自主的落在地上。
  
  不远处,一个女孩扛着大旗,而另一个女孩则躺在地上,腿上还不断有鲜血流出。
  
  “大忽悠、怎么是你?”
  
  对面的不是别人,正是一脸怨气的孟青儿,和鹰韵。
  
  后者闻言,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扛着大旗走到我面前,指着自己胳膊上一道浅浅的划痕,怒目圆睁的盯着我吼道,“好、你个没良心的‘小梦总!’姐姐我冒着生命危险帮你救红颜,你却给了我这么一个见面礼?你说,怎么补偿我的精神损失?”
  
  我赶忙下马,哭笑不得地望着孟青儿,“你能先把话说明白吗?”
  
  孟青儿甩了甩手中的大旗,指着地上表情痛苦的鹰韵说,“姐姐我、骑着我那头毛驴,正开着直播呢。眼看粉丝情绪高涨,今天肯定有一份万元收入。
  
  可这个妞儿突然就一瘸一拐的从草丛里冲出来!撞倒了我的‘毛驴’不说,还摔坏了我的‘苹果11。’要不是姐姐我反应快,这张倾国倾城、貌若天仙的脸,就算破了相了!”
  
  话说到最后一句,孟青儿还着重的加重了语气,生怕我忽视了她这张倾国倾城的脸。
  
  “你就说,这笔账怎么算吧?”孟青儿揪着我的衣领怒道。
  
  “那你手里这‘大旗’也是捡的?”
  
  孟青儿拍着自己的平胸,怒目圆睁的说,“姐姐我用‘美人、计’搞到手的,怎么?不服你来呀?”
  
  我哭笑不得的推开她的手,没有理会后者那打算敲诈一笔的表情,快步将倒地不起的鹰韵抚起来。
  
  “你没事儿吧?”我关切地问道。
  
  可面对我的关心,后者却十分的不领情。
  
  “滚开!别碰我。”鹰韵满脸怒容的说。
  
  都说女孩儿吃了亏后,会脾气暴虐。当下也是没有发作,轻抚过她的发丝安慰道。“都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
  
  鹰韵冷眸直视着我,“你不用道歉,我刚才对你说的话、都是真的。包括利用你…”
  
  我叹了口气,刚要说话。却突然发现“鹰韵”腿上那只“箭、”不见了!那樱红的血液、正顺着伤口不断的流出,有些地方、甚至可以看到外翻的血肉!
  
  我赶忙将衬衫扯成布条,将后者的伤腿包裹起来,“这箭哪去了?没听电视上说过吗?锐器穿透人的身体,一定不能乱拔,否则会造成大出血的。”
  
  鹰韵再次一把将我推开,“我的事儿、不用你管,你快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
  
  孟青儿见状撇了撇嘴,有些阴阳怪气的说,“看见没有?什么叫贱皮子?你这就叫…”
  
  “闭嘴!”我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后者道。
  
  孟青儿小嘴一咧,“切,懒得理你们这对狗男女。”
  
  说完戴上蛤蟆镜,从草丛中牵出一头毛驴儿。轻轻拂过手中的“大旗”道,“幸好姐姐还不亏,把这个拿回去、一样能得到万元奖励。”
  
  鹰韵闻言有些黯然神伤的望着孟青儿,“青儿姐姐,可否借一步说话?”
  
  孟青儿赶忙摇了摇头,“免开尊口。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可这次姐姐我的万元收入是绝对不能打水漂的…”
  
  没等她把话说完,我便伸手一把将“大旗”夺了过来。
  
  “唉,你个臭小子干什么?”孟青儿怒道。
  
  “回头给你涨工资。”我将大旗交到鹰韵手上说。
  
  孟青儿赶忙从毛驴上跳下来,死死地抓着旗杆不放,“我去尼玛的,你上次就是这么‘匡’我的!鬼才信你呢。”
  
  正在此时、鹰韵突然发声道,“青儿姐姐,我只需要和总堂主共进晚餐便可,至于那万元大奖,等到了目的地、我必双手奉上。”
  
  话落,鹰韵还用一种祈求的目光望着她,眼眸中甚至还带着隐隐的泪花。这变脸的功夫我也真是佩服,至少这丰富的表情,我短时间内是转换不出来。
  
  孟青儿努了努嘴,指着我怒道,“我相信你,但是我不相信他。”
  
  鹰韵转而又用那祈求的目光望向我,完全没了刚才的盛气凌人。
  
  我大手一挥,重重地打落孟青儿的双手,“你咋那么不懂事儿呢?人家好歹也是一个‘鹤城鹰王,’还能亏你这一万块钱?”
  
  孟青儿剁着小脚,“你,你…你甭提这些没用的。要想让我放手,必须拿值钱的东西抵押。”
  
  鹰韵尴尬的挠了挠头,最后无奈的将手腕上的一只玉镯取下、递给孟青儿。
  
  “青儿姐姐、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平时我一直舍不得戴,今天就把这个抵押给你吧。”
  
  我的嘴角抽了抽,听鹰韵说,她的母亲早已不在人世,这东西要是拿了就太不要脸了。
  
  可刚想出面阻止,孟青儿却先我一步将“玉镯”夺过来,“好,就这么定了。”
  
  我满脸鄙夷地望着孟青儿,偷偷对着后者竖起中指。
  
  可面对我不加掩饰的鄙夷,孟青儿却大咧咧的一笑,“切,少来这套、姐姐我认钱不认人。”
  
  没有理会后者,我再次俯下身,给鹰韵包扎起伤口。
  
  或许是得尝所愿,鹰韵心情大好,罕见地没有发作。
  
  见她想抱孩子一样,死死地抱着那面大旗,我不禁有些动容,如此忠心的部下,要是能顺从我就好了。
  
  孟青儿同样是瞟了一眼激动的鹰韵,用极低的声音凑到我耳边耳语道,“小梦总,这是一个小辣椒啊!”
  
  我疑惑的望着后者,“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内情?直说无妨。”
  
  “刚才我见到鹰韵的时候,鹰衫正要在马背上对她动手。这妞也不含糊,咬着后槽牙,抽出了刺穿自己大腿的弩、箭。直接刺进了鹰衫的老腰!
  
  估计他以后、也就只能用一个肾了!”
  
  “然后呢?”我饶有兴致地低声道。
  
  “然后就是我英雄救美,她以身相许,剧情要多狗血、有多狗血…”孟青儿表情夸张的说。
  
  我赶忙叫停了后者,“鹰韵腿上的伤不轻,虽然没伤着骨头,但光是这样流血、也能把人流死。当务之急还是赶紧从这个杨树林里出去。”
  
  孟青儿重新跨上自己那头毛驴儿,“这个杨树林、栽植的有点儿怪。我刚才跑了两圈儿都没跑出去。后来我这个超级大脑、灵机一动就想到了一个方法。”
  
  “什么方法?”我问道。
  
  孟青儿拍着自己的驴说,“古人云、老马识途。咱们跟着这头驴走、一定可以回去。”
  
  闻言,我和鹰韵都是哭笑不得…
  
  木然的将鹰韵抱起来,后者虽然有些扭捏,但依然没有反抗。
  
  “我就知道、你一个人肯定能冲出来。”鹰韵低下头缓缓地说。
  
  我顿了顿,目光停留在了那精致的俏脸之上。
  
  我凝视了她片刻,意味深长的说,“当年虞姬为了楚霸王情愿自刎。虽然我和他老人家没法比,但也得了一个死心眼的虞姬。”
  
  后者闻言,瞬间泪如雨下…
  
  “行了行了…你俩别在那秀恩爱了,还要不要回家啦?”孟青儿怒道。
  
  过了片刻,鹰韵缓缓抬起头,“你没事儿吧?”
  
  “那几头烂蒜,完全不堪一击。”我得意一笑说。
  
  鹰韵闻言,顿时面色一凝,“你说什么?”
  
  “怎么了?”我莫名其妙的说。
  
  鹰韵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我一圈,发现我真的就这样毫发未损的冲出来了,脸上的表情不禁更加愕然。
  
  “不可能啊!我知道你有些实力,但绝对不可能这样完完整整的冲出来。都有谁跟你交过手?”鹰韵有些表情凝重的问道。
  
  我晃了晃她道,“都是那些近卫军。对了,还有一个汉人叫‘白鹰卫。’样子看着很厉害,但我三拳两脚就把他打的满地找牙…”
  
  鹰韵闻言,脸上的凝重之色更加可怕,“糟了,白鹰卫绝对没有你说的那么菜,而且我刚才粗略的看了一下,‘白鹰卫’也不在队伍中。”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问道。
  
  话音未落,一阵阴风从背后袭来!一只弩箭划破虚空径直刺向我的后心。
  
  我迅速催动“炼狱涟漪,”一个闪身躲过一击。但没等我喘过一口气儿,又是四支弩箭飞掠而来。
  
  我刺破左手的全部手指,心中低呵,“御凤,第二式,涅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