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星空大手印!
    “聂天!”
  
      “是聂天!”
  
      涡流域地表,各宗的来人,顿时欢呼出声,气势高昂。X23US.COM更新最快
  
      董丽深吸一口气,环绕着混黑的光芒,窈窕曼妙的身姿,一点点漂浮出来。
  
      “聂天来了!”
  
      景飞扬、瞿明德、权子轩,等等圣域强者,都霍然振奋。
  
      他们明知道以聂天的境界修为,和太始天宗的段弘文此类神域者,有着难以弥补的实力差距,可还是认为,只要聂天现身,困扰天莽、垣天和陨星之地的麻烦,都会迎刃而解!
  
      这种没理由的信任,来自他们和聂天一次次的并肩作战!
  
      每一次,聂天都能够在绝境,逆转局面,奠定胜局!
  
      久而久之,他们就和董丽那般,对聂天生出了一种有些盲目的信心。
  
      “聂天,第七位星辰之子!”
  
      太始天宗的金骨头陀,咧嘴嘿嘿怪笑,“星辰之子又如何?区区不入流的境界修为,居然还真的敢过来送死。”
  
      “闭嘴!”段弘文呵斥。
  
      金骨头陀一怔。
  
      突然间,他注意到段弘文的神情,出奇地凝重。
  
      金骨头陀下意识地,看向和聂天一道儿的,体态臃肿不堪的储睿。
  
      这一看,他竟发现眼前的胖子,境界似深不可测,以他的眼界和修为,都不能够一下子,就分辨出储睿的境界阶段。
  
      “肥胖不堪,流转星辰之力,难道是……”
  
      金骨头陀猛然惊恐,哆哆嗦嗦地,就朝着那艘太始天宗的星河古舰撤离,“居然是他!他不是应该在寒渊星域,被那冰骨大尊镇压着吗?”
  
      如储睿般的人物,能接触到的人不多,太始天宗这边,也仅有段弘文认识。
  
      金骨头陀踏入圣域后期的时间都不长,以前在偏远星域活动,根本没有资格亲眼看到储睿。
  
      可碎星古殿副殿主储睿的模样,体态,他还是听人说过的。
  
      “聂天!就是眼前的金骨头陀,率先抵达涡流域,斩杀我们的人!”神符宗的孟璃,脸色依旧苍白,一看金骨头陀往后撤离,怀恨在心地叫嚷道:“我,也是被他重创,现在都没恢复。”
  
      “太始天宗,金骨头陀么?”
  
      副殿主储睿,撇了撇嘴,一双如囊括诸天星河的眼瞳,忽落向金骨头陀。
  
      金骨头陀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呼!”
  
      一片绚烂星云,于储睿左眼的眼瞳深处,悄然地凝结。
  
      储睿凝望金骨头陀。
  
      金骨头陀的两只眼睛,瞬间变成金黄色,眼瞳内部,也有一模一样的星云,似被强行地,烙印在里面。
  
      金骨头陀抱着头,突发出凄厉惨叫,他的鼻孔,耳朵中,竟然立即流溢出鲜血。
  
      那流溢的鲜血中,有点点星光璀璨而出,混杂在血迹中,在鲜血话落时,剑刃般,划破了金骨头陀的皮层。
  
      “蓬!”
  
      一层层明黄色的金光,都抵挡不了那些晶莹的星光颗粒,金光一下子挥散。
  
      “轰隆隆!轰隆隆!”
  
      金灿灿的,一片金色海洋,为金骨头陀的灵魂识海。
  
      此刻,这片金色海洋,被一片绚烂的星云笼罩着,星云中法则轰鸣,无数灵魂秘术形成的星链,如连接星河的纽带,携带着星辰大道的至理,域界形成的秘密,在束缚、禁锢、切割着那片金色海洋!
  
      金骨头陀的一缕真魂,被一条条星链捆缚,每当一束星光闪过,那缕真魂都仿佛被电击,恐惧地颤抖着。
  
      其真魂,渐渐缩小,渐渐烟灰化。
  
      那片金色光海,也因储睿的灵魂秘法,因一条条星链的抽打,似被蒸发般,雾化,神识、灵魂记忆、人生的经历,种种的烙印,都被慢慢地抹去。
  
      “噗!”
  
      金骨头陀狂喷出一口鲜血,还没有进入太始天宗的战舰,就一头栽倒在地,再也没有站起来。
  
      “万头陀!”
  
      太始天宗的来人,围在他身旁,高呼着他的名字。
  
      可他没有一丝回应。
  
      “这类的圣域后期,真是弱的可怜。”储睿懒洋洋地评价,摇头说道:“连聂天麾下的血灵子,修为都不及,竟然也敢依仗太始天宗的名气,在天莽星域为非作歹。”
  
      以他的见识来看,金骨头陀不如血灵子,和尹行天这类活了快三万年的老怪相比,更加不堪。
  
      他为神域中期,狠了心要杀一位圣域后期者,还是金骨头陀这样的,会令对方连灵魂逃离的希望都断绝掉。
  
      “金骨头陀,就这么死了?”
  
      “那位,那位是?”
  
      “碎星古殿,副殿主储睿!”
  
      “是副殿主!碎星古殿并没有舍弃我们,副殿主可是神域中期啊!”
  
      声声欢呼,在金骨头陀惨死后,轰然爆发。
  
      从始至终,太始天宗的副宗主段弘文,都看着储睿出手,看着储睿动用灵魂秘术,将金骨头陀的灵魂识海蒸发,斩灭其真魂。
  
      段弘文没有出手,也没有出言劝阻。
  
      他一动不动,神色凝重至极,眼中有种种光芒飞逝着,显然在仔细斟酌着,该如何应付眼前的局面。
  
      “俞宫主……”
  
      他求救般的目光,望向了玄清宫的俞素瑛,一肚子的困惑不解。
  
      俞素瑛耸了耸肩,仪态洒脱,圆润的嘴角,勾起一个令人心神摇曳的笑容,“你也看到了,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还有储睿副殿主,都是从我们的玄银清神船走出的。我们玄清宫是什么样的态度,你应当是清楚了吧?”
  
      “我不明白!”段弘文低喝。
  
      “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玄清宫没有按照约定,在寒渊星域好好镇压祖光耀等人?”俞素瑛道。
  
      “一个即将落下帷幕的败落宗门,你玄清宫为何这么不知趣,非要和他们掺和在一块?”段弘文暴喝,“储睿即便走出来,从冰骨大尊的镇压中挣脱,又能如何?碎星古殿的局势,以他储睿一人之力,真能化解?”
  
      “俞宫主,你应该知道,除了我们太始天宗,你们玄清宫,还有别的宗门,同样下手!”
  
      “储睿,凭什么力挽狂澜,改变碎星古殿既定的命运?”
  
      他不理解!
  
      “我们玄清宫做出这样的选择,不单单是因为他储睿。”俞素瑛神色复杂,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聂天。
  
      虚浮于空的聂天,并没有展现出自身的力量,和神秘的血脉。
  
      他也没有唤出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没有动用炎龙铠,没有召唤冥魂珠。
  
      他就那般从容地,在玄银清神船前侧空中逗留,可所有天莽、垣天、陨星之地的强者,看着他的出现,皆神态安然,如忽然找到了依靠。
  
      其中很多人,初始时,并不知道储睿是谁。
  
      就这样,三大星域的各方宗门魁首,都在聂天现身后,一下子放松了,认为此劫必能化解。
  
      聂天,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能够令众多圣域强者,如此狂热、盲目地信任?
  
      “此子,必有过人之处!”
  
      俞素瑛内心评断了一句,在那段弘文费解而又期待的目光中,再次开口说道:“碎星古殿的辉煌,兴许会因季苍、莫珩的失踪结束。但,碎星古殿的未来延续,并没有断绝掉。若能过了此劫,我相信碎星古殿还能再次崛起。”
  
      “你觉得碎星古殿还能崛起?”段弘文哈哈狂笑。
  
      俞素瑛点头,“我觉得会!”
  
      “我还没死。”储睿冷哼一声,胖乎乎的大手,忽朝着段弘文抓来,“你太始天宗所有来人,都给我留下吧,一个都休想从涡流域逃离!”
  
      “星空大手印!”
  
      储睿的神之法相,霍然凝结而成,他落下的那只大手,如擎天巨灵的掌心,还在疯狂地膨胀。
  
      掌心内,星河运转,日月浮沉,一个个域界崩灭再生,充斥着碎星古殿参悟的,天地星辰的数十种奥秘变化。
  
      掌印落向段弘文,涡流域地表上,不论任何人,都下意识地弓腰,有种天穹倒塌的压迫感。
  
      众多境界低微者,更是匍匐在地,发自内心地颤栗不安。
  
      “整个涡流域,都被这手印给罩住了,段弘文不冲出涡流域,这一手印,根本避让不掉。”俞素瑛化为银色长虹,拉开和段弘文的距离,从高处去看,只能看到那大到充塞了涡流域的手印。
  
      除那手印外,所有的人,景,物,皆被遮掩。
  
      一手印,遮蔽天地,众生万物。
  
      这才是神域大能,发动出参悟着神则奥秘,全力出手后,能造就的大恐怖。
  
      只手遮天!
  
      “蓬蓬蓬!”
  
      太始天宗的船舰上,所有圣域以下者,因滔天的压力,都爆骨裂体而亡。
  
      一具具躯体,如被锤击的番茄,鲜血混杂着碎骨,将那艘太始天宗的星河古舰,溅的血淋琳的,血腥味冲天。
  
      几位圣域者,各自祭出圣域,苦不堪言地抵挡着。
  
      璀璨星流,由那遮蔽天地的参天巨手掌心,一缕缕洒落。
  
      每一缕星流,注入他们的圣域,都令他们的圣域沸腾,如在燃烧。
  
      “嗷!副宗主救命!”
  
      圣域者,惊慌失措的惨叫着,希望段弘文能出手,能帮助他们化解,来自储睿那星空大手印的恐怖威能。
  
      可惜,被他们寄托希望的段弘文,比他们还要艰难。
  
      因为那星空大手印,至强的力量,都在段弘文头顶。
  
      段弘文的神之法相,凝炼出来的巍峨神山,镌刻在神山的岩石中,一枚枚符隶,光珠般,爆裂开来。
  
      每一符隶,都是段弘文万年来,收集外域名山巨峰,以秘术炼化而成。
  
      那是他御敌的杀器,强大的关键。
  
      可在储睿的杀招下,他能轻易镇压血灵子、谢谦的符隶,才刚刚被其催动,就像是被凭空捏碎,一点反抗力都没。
  
      “呜呼!”
  
      段弘文凄厉惨叫着,其啸声如利剑,带着他的魂念,他参悟的一种音之秘法,忽地射向太始天宗的那艘星河古舰。
  
      古舰底层,一座八角形的大型空间传送阵,霎那间明亮了一下。
  
      一缕讯念,烙印着段弘文的意念,灵魂的记忆,以阵法传递而去。
  
      “储睿!”段弘文的怒吼声,从那座神山之巅,撕裂而出,“你再厉害,只有一人!莫珩和季苍不归,以你碎星古殿现今之力,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