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血债血偿
    “轰!”
      星空大手印,裹着一片璀璨星河般,重重按了下来。
      涡流域如被星空天幕罩住。
      由段弘文的神之法相,变幻而出的那座巍峨神山,陡然一沉,向下方地表砸来。
      一时间,惊呼声,尖叫声,不绝于耳。
      浩荡神威,从那遮天巨手,从那万丈神山传来,和这两样事物相比,连玄清宫的银色巨船,太始天宗的星河古舰,都显得渺小。
      何况未入神域,没有神之法相能动用的众人?
      底下的人,只觉得滔天的压力,无穷无尽,境界低微者,被迫缩入谢谦、血灵子、景飞扬等圣域者,动用圣域的力量,结出的光芒护盾。
      只有在这类圣域者,展开圣域的结界庇护下,他们才能稍稍感觉一点安全。
      “喀嚓!”
      太始天宗的星河古舰中,一位圣域初期,修炼草木之力炼气士,绿幽幽的域界,鸡蛋壳般碎裂开来。
      “不!”
      那人凄厉怪叫着,被星空大手印的恐怖天威,镇压的骨头震裂。
      一条袖珍的灵魂幽影,从其圣域显化出来,欲要动用灵魂秘术,一息千万里地,逃脱出去。
      “哧啦!”
      突有一道雷霆闪电,凭空而落,精准地,重击向那一缕灵魂幽影。
      此人的灵魂,当即灰飞烟灭。
      “何人?”
      剩下的太始天宗圣域者,苦苦支撑到现在,心灵几欲崩溃,朝着天穹怒吼。
      莫千帆,还有尹行天两人,慢吞吞地,从玄清宫的那艘“玄银清神船”内踱步而出,一左一右,站到聂天两侧。
      “天雷宗,莫千帆。”
      抬手一击,将那位太始天宗的圣域者,逃逸之魂殛灭的莫千帆,冷漠地自报姓名。
      “流云剑宗,尹行天。”
      一剑如飞虹,被尹行天随手划出。
      天穹现裂痕!
      剑之锋芒,撕裂天地,划向一位圣域中期者的域。
      其域,顿现万千剑影!
      一道道剑影,将那人的圣域,斩的一块块,那人所有的法决魂念,都变得不再连贯。
      “天雷殛魂!”
      一团团硕大雷球,被莫千帆随手抖落。
      雷球轰隆隆地,坠落向太始天宗剩下的圣域者的领域内,突天崩地裂,域为之崩塌,道道要撤离的真魂,皆化作飞灰。
      “去吧。”
      聂天一甩手,冥魂珠饿鬼扑食一般,携带着青蒙蒙地,如冥河延伸的气流,落入太始天宗的那艘星河古舰。
      所有惨死的,零碎的残魂,死前的怨念、恨意、绝望,都被牵引聚涌,隐没向冥魂珠。
      眨眼间,除段弘文还在坚持外,来犯的那些太始天宗的,数百名圣域、虚域、灵境不等的炼气士,尽数死亡。
      反倒是那艘星河古舰,没一点损伤,安然无恙地静静悬浮不动。
      “莫千帆!尹行天!”段弘文形同厉鬼般的刺耳啸声,从那座一点点沉落的神山响起,“天雷宗和流云剑宗,将因为你们两人的做法,被我们太始天宗灭门!就凭你们,竟然敢和我们太始天宗叫板!”
      “嘭!”
      那座巍峨神山,终坠落向一方大地,令涡流域都在剧烈晃荡。
      神山,再次变幻为段弘文,还是收敛神之法相后,正常形态的他。
      他灰头丧脸地,站在涡流域的大地,仰头看着环绕着颗颗星辰,如主宰一方星河神明的肥硕胖子,色厉内荏道:“储睿!我在涡流域遇袭的消息,已被我以秘法传递!我宗之主,定会迅速杀来!”
      “游奇邈吗?”储睿微微皱眉,“如果是他的话,确实会麻烦一点。不过,游奇邈踏入神域中期的时间,倒是还不长。他就算是来了,真的就能为你们太始天宗,死去的那些人讨回一个说法不成?”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段弘文冷哼道。
      储睿倒是没有着急继续下手,他因段弘文的那番话,陷入沉思。
      “咻咻咻!”
      皇津南、娄红烟和候初兰,一一冲向天空,惊喜交加地接近聂天,啧啧称奇地望着他。
      “你们能来,我还是欣慰的。”聂天展颜一笑。
      “聂天,不是我们不早点过来。”皇津南一脸歉意,“之前我们三个,被宗门安排在别的区域行事,消息闭塞。等我们回归宗门时,得知我们的师傅,都因要事外出。太始天宗不一般,没老一辈出面,我们是担心……”
      娄红烟和候初兰,也相继插话,说出他们的为难。
      来时,从韩清的口中,聂天已经知道一点内情,听说了五行宗、虚灵教和通天阁的巅峰强者,都秘密去了别处。
      玄清宫、太始天宗这类大宗,就是确信这一点,才敢对碎星古殿下手。
      娄红烟他们只是神子神女,还没有到能够压制段弘文神域者的地步,所以他们也是斟酌许久,发现等不到师傅归来,被迫以自己的身份,试着要太始天宗服软。
      可结果,并不算令他们愉快……
      “天雷宗的莫千帆,突破到神域后,果真和聂天一道儿!”
      “还有流云剑宗的老怪物尹行天,没想到在元阳星域的传说,竟然是真的!只是没有想到,聂天居然在寒渊星域,成功将储睿副殿主带回来了!”
      “我猜测,太始天宗的人,更加想象不到!不然,他们岂敢进入涡流域?”
      “哼!依我看,这太始天宗也不过如此啊!”
      待到天莽、垣天和陨星之地的炼气士,发现聂天归来后,除段弘文还在苦苦支撑,其余太始天宗的炼气士,短短时间都死光后,立即兴奋地嚷嚷开来。
      储睿,莫千帆,都是神域,都是聂天的助力!
      玄清宫的俞素瑛,又是领头到来者,聂天他们还是从玄清宫的那艘银色巨船冒头,岂非证明俞素瑛也是自己人?
      三位神域,加一个闻名星河的尹行天,这一股力量之强悍,已超过太始天宗!
      众人陡然心安,再也不会因太始天宗的压力,惶惶不可终日了。
      “储睿!”
      突地,又有一个撕裂耳膜的厉啸声,从那艘太始天宗的,本该空无一个活人的星河战舰传来:“我宗死多少人,我要你碎星古殿,死十倍!”
      “游奇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