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划分阴阳
    “游奇邈!”
      玄清宫的俞素瑛,瞬间将净天神芒使唤出来,以漫天银亮神芒,裹缚周身。
      她还急忙以神念,传出一道讯念。
      那艘“玄银清神船”立即传来轰鸣声,玄清宫的七位圣域强者,硬架着韩清,将韩清弄到船舱内部。
      “玄银清神船”也从涡流域的天穹,大范围挪移,远离太始天宗的那艘星河古舰。
      “咻!”
      聂天的那枚冥魂珠,嗅到不妙,灵动地飞回,重返他头顶。
      “宗主!”
      段弘文神之法相一变,气势都节节拔高,他脚下的大地,引发了一阵波动,地表似掀动出起伏不定的地毯。
      许多从三大星域而来的强者,都摇摇晃晃地,跌倒在地。
      一道高大身影,从太始天宗的星河古舰走出,一步,就踏到储睿眼前。
      “轰!”
      一面巨大的镜子,浮现在来人头顶。
      镜子内部灵气涌动,化作泾渭分明的两股,呈阴阳鱼的奇异形态,似连接着两个未知的神秘天地。
      “太始天宗不朽神器,阴阳混天镜!”
      流云剑宗的尹行天,看着那明镜,高高悬浮出来,神色凝重至极,对聂天说道:“阴阳混天镜,乃不朽级别四品的神器,比罗万象先前持有的星罗万象旗等阶,都要高出一品来。此物,在太始天宗一代代宗主手中流传,配合着太始天宗的太始混天诀,威力奇大。”
      莫千帆沉喝:“游奇邈!果真踏入神域中期了!”
      “呼!”
      衣着破旧,头顶扎发髻,腰间佩玉的游奇邈,面容奇古,似从遥远的星河,横空而来,突躯体膨胀,将神之法相也祭出。
      他的神之法相,袖口有两股气流,带着阴柔、炽热的两种气息,狂涌而出。
      “极寒,炎热!”
      聂天霍然一惊,诧异地看向尹行天,道:“这位太始天宗的宗主,所修的灵诀,竟然是两种属性,还是相冲的寒和热?”
      “阴阳交\合,恰是太始天宗的独特法决,太始混天诀,还有阴阳混天镜,都需要两种不同的属性力量催动,才能发挥出最强威力。”尹行天神情肃然,“也是因为这样,游奇邈的神域突破,步步艰险,比别的神域者缓慢许多。”
      “楚源,屈奕,还有一些神域后期者,之所以高看他,说他不凡,就是这点。”
      “兼修两种截然不同,相互有冲突的属性力量,还能融合,还能达到神域中期,实在非常人能及。”
      “段弘文也是太始天宗的门人,可他修行的灵诀,就不是太始混天诀,要弱的多了。”
      尹行天解释。
      “段弘文容易对付,我都有把握,可游奇邈……”莫千帆垂头,轻声向聂天说道:“游奇邈的话,因兼修两种法决属性,即便踏入神域中期的时间短暂,也非同小可。再加上,他持有的阴阳混天镜,乃四品神器,储睿副殿主未必能压住他。”
      “储睿!”
      游奇邈的神之法相,彻底形成后,其巨手一把捏住那面阴阳混天镜,朝着储睿的法相,就拍打而来。
      “呼!呼!”
      一极寒,一炽烈,两个不同的奇异天地,似倾泻\出极致的寒流,和极致的热流。
      寒流为银白色,热流为金红色,浇灌向储睿的神之法相,还有环绕在周边的,一颗颗璀璨的星辰。
      颗颗星辰,先被寒流冰冻,热流一来,竟突然融化消失。
      眨眼间,缭绕着储睿的一颗颗星辰,都碎灭消失。
      星辰,乃是他的星辰之力精华,糅合着,一缕缕魂念的结晶,是他催动很多法决的关键。
      “碎星古殿的副殿主么?”游奇邈冷笑,“也不过如此而已!你难道真的以为,我们太始天宗惧怕的人物,是你和罗万象?真是笑话,只有人族第一人季苍,还有一入神域中期,就敢挑战元魔大尊而不死的莫珩,才是我们敬畏的对象!”
      “没有季苍,没有莫珩,以你和罗万象两个竞夺星辰之主的失败者,如何维护碎星古殿?”
      “太始混天诀,阴阳划分!”
      游奇邈冷哼着,一边以言语打压着储睿,一边动用核心法决。
      倾泻向储睿的寒流和热流,似化作两条万米长的大鱼,一条鱼为银白色,一条为金红色,在储睿的神之法相周边游弋。
      储睿的神之法相,因那银色、金红色的两条鱼的游动,像是被强行地,分为两部分。
      一部分储睿,面色祥和,慈爱可亲。
      另一部分储睿,狰狞可怖,杀气凛然。
      阴阳划分,是硬生生地,将储睿一个人,划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连两边的气息,神态,透出的念头想法,都变得不一样了。
      “哗啦!”
      匪夷所思的是,储睿的神之法相,居然真的被一分为二。
      金色和银色的两尾巨鱼,旋即脱离储睿,在涡流域的天穹游弋。
      涡流域的天地灵气,被缓缓影响,一边彻骨阴寒,一边炽热难耐。
      游奇邈的一式法决奥术,不止划开储睿,将涡流域的天地能量,都给分成两块。
      银色和金色的巨鱼,掀起滚滚气流,虚空还在飞逝着。
      “嗷!”
      “啊啊!”
      地下,千剑山、神符宗和金瀚宗,有一些玄境、凡境级别的炼气士,莫名其妙地,抱头惨叫着,开始奇怪地死亡。
      “聂天!让他们撤离涡流域!”皇津南急忙大喝。
      “不入域境者,立即从涡流域逃离,尽快!”候初兰勃然变色,赶紧叮嘱聂天,“太始天宗的这一式划分阴阳,能令一个中型的域界,天地灵气发生巨变。天地灵气潮汐异动,直达炼气士的灵魂识海,没有域的庇护,都难抵御!”
      “撤离!不到虚域者,先立即撤离!”储睿的声音,从两个不同的神之法相内,齐声传来。
      “走!赶紧走!”
      谢谦、血灵子,还有景飞扬等圣域者,都感知到不妙,纷纷催促。
      一时间,那些灵境、玄境、凡境的炼气士,还没有被波及者,苦苦支撑者,都被强者守护着,安排到传送阵,以最快速度逃离。
      游奇邈的全部精力,放在储睿身上,倒是没有理睬那些弱小者。
      “储睿!冰骨大尊能镇压你,我的阴阳混天镜,同样可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