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反客为主!
所有人都能感觉到,涡流域的天地灵气,产生翻天覆地巨变。
  
  银色、金色两条浑沌气流般的怪鱼,翻动着极寒、炙热两股力量,导致境界低微者的灵魂识海,如被绞绳,狠狠地绞杀!
  
  “咻!”
  
  一道道虚域以下的炼气士,借助空间传送阵,由涡流域遁离。
  
  那些逃离者,还是被圣域者庇护,方能保证灵魂识海没被绞的崩灭掉。
  
  “太始天宗的太始混天诀,在游奇邈的施展下,又动用阴阳混天镜,三者合璧,其威慑,足以改变涡流域的灵气动向啊。”皇津南身披金色战甲,脚踏金色莲台,悬浮高空,脸色凝重地说道。
  
  “蓬!”
  
  储睿的神之法相,一分为二的部分,陡然炸碎。
  
  碎灭的神之法相,凝为两片璀璨星河,于一个角落重聚。
  
  储睿肥硕身形,再次显现,脸色已渐显苍白,额头隐约有汗迹。
  
  他被迫从储物戒,取出一件绘刻着星纹条旗的灵甲,充满穿戴在身。
  
  “天星宝衣,通灵七品,还差一点能晋入不朽神器。”莫千帆点评一句,压低声音对聂天说道:“副殿主,在寒渊被冰骨大尊镇压许久,他一身的神力,耗去了几成。现在的他,并非全力,怕是难和游奇邈抗衡。”
  
  “俞素瑛!你,又是何意?”游奇邈高呼。
  
  他那高耸如山的法相,袖口两条浑沌气流,忽注入神器阴阳混天镜。
  
  镜面神光万丈,照耀着整个涡流域。
  
  因金色、银色两条怪异气流影响,天地巨变的这一方域界,似被镜面中的神光镇压。
  
  不入神域者,无论什么境界,都觉得心烦意燥,兴不起和游奇邈战斗的念头。
  
  唯有同样出自太始天宗的段弘文,振奋异常,哈哈大笑着,又将自身的神之法相祭出,并在迅速间,变作神山。
  
  巍峨神山,一个个符隶重现,含有万丈巨峰的压力,迎头去撞击莫千帆。
  
  “来得好!”莫千帆冷哼一声,大手一张,凭空营造出云霄雷池,神之法相变化为雷霆风暴,反以雷霆风暴吞没那座巍峨神山。
  
  千万符隶,和数不尽的雷霆闪电,顿时交织在一块儿。
  
  “我玄清宫,正式和你们太始天宗,划清界限。”俞素瑛也不示弱,“不过,你们之间的战斗……”
  
  话到这里,她沉默了,内心也在犹豫。
  
  犹豫要不要铁了心,和太始天宗交恶,毕竟游奇邈的强大,似超过此刻储睿。
  
  “俞素瑛!你想加入就加入,想撤出就撤出?”游奇邈勃然动怒,“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情?你想作壁上观,怕是没那个可能性!要么出手帮我,对付眼前这些人,要么,我就灭你玄清宫!”
  
  “你敢!”
  
  “有何不敢?”
  
  两人冲突瞬间爆发。
  
  游奇邈大袖一挥,以浑沌气流,裹缚着某不知名域界的各类不同气息,瞬间席卷向俞素瑛。
  
  聂天半空凝望,眼中浮现一丝异色。
  
  从游奇邈挥出的气流,他竟然嗅到十几种外域星河的能量,还混杂着冥气、妖魔气息和死亡之力。
  
  只是这些力量,并不被游奇邈炼化,只是他随意攫取而来,用来对敌的手段。
  
  他所修炼的太始混天诀,似乎有这样的奥妙,能将不同的能量为己用,而不必炼化在体内,不会影响灵丹的纯粹度。
  
  “神域,神域者的战斗,确实非凡。”
  
  观望半响后,聂天眉头紧皱,忽然觉得现在的境界,还是弱了一筹,若能踏入虚域,入圣,进入神域,那……
  
  “太始混天诀,浑沌繁杂力量,这气息,和我在那处奇地,感悟的浑沌乱流,似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啊!”
  
  一道灵光,在聂天脑海闪过,醍醐灌顶般,惊醒他。
  
  “聂天!你避开来!”
  
  尹行天沉喝一声,就准备和俞素瑛合力,去对付游奇邈,随手挥出的一袖。
  
  那一袖口流溢出来的能量,气息混杂,连他和俞素瑛,都不敢小觑,要全力对付。
  
  俞素瑛的净天神芒,一根根地收拢,凝做灿灿的光圈,要将那些浑浊的,不知被游奇邈从而牵引的异常气流给消泯。
  
  “游奇邈的袖口,怕是刻画着什么空间阵图,从别的域界,或星空,调动异力。”
  
  聂天只是略一思索,就猜测出来。
  
  “呼!”
  
  没有理会尹行天的警告,他突然运转生命血脉,并且将体内种种力量,一一动用起来。
  
  星辰、火焰、草木、气血、魂念、星魂的魂力,不同的繁杂的力量,凝结于一身,自成一个以他为中心的磁场。
  
  ——浑沌乱流!
  
  带着这种领悟自擎天巨灵的奇诡秘术,他周边不同异力爆碎,扭曲撕裂之力暴乱,反迎向游奇邈挥动的浑沌怪力。
  
  “咦!”
  
  其浑沌气流,接触到那些被游奇邈挥动的浑沌怪力霎那,聂天就忍不住发出低呼。
  
  俞素瑛,还有尹行天,突然愣住。
  
  两人惊奇地发现,本是针对他们的那一股浑沌异力,在聂天冲出后,竟然被聂天吸引,疯狂涌入聂天。
  
  而聂天,并没有被那些浑沌异力,直接碾压而亡。
  
  相反,本来是游奇邈挥出的,他牵引出来御敌的浑天异力,不可思议地融入聂天周边的磁场。
  
  那磁场怪圈,因游奇邈浑沌异力的注入,范围瞬间扩张百倍!
  
  “这……”
  
  聂天悬浮虚空的躯身,猛地下坠,他不得不燃烧精血,才堪堪止住轰然落下的趋势。
  
  比他的浑沌乱流,要狂暴,要汹涌,要磅礴百倍,甚至千百的力量,淹没而来后,居然受他的浑沌乱流,受他那小小磁场的影响,以他为中心,围绕着他!
  
  这让他有一种四两拨千斤的奇妙感!
  
  “受我所有,因我的浑沌乱流磁场而变动!即使如此,我也承受了更多的压力!”聂天突生明悟,“游奇邈从袖口弄出来的力量,非他炼化的,只是信手拈来的,是他用来对付别人的手段!
  
  “他兼修两种法决,极寒和炽热,以太始混天诀来融合。找到这种方式,一种能混杂的途径,只是和我在那奇地参悟的,擎天巨灵的法决相比,还是粗浅了太多太多。”
  
  “甚至有一种可能,他袖口甩出,不知如何引动的力量,法决源头,都和擎天巨灵的浑沌乱流有关!”
  
  “轰!”
  
  聂天以小磁场,引动着游奇邈挥袖而出的,磅礴百倍的力量。
  
  他以更大的磁场,控制着方向,突然冲向段弘文的法相,凝变而成的那座巍峨神山。
  
  “莫宗主!让路!”
  
  聂天的洪亮声音,从最内层的浑沌乱流小磁场传来。
  
  莫千帆一惊,其一道精炼的神念,分心一看,就见聂天环绕着,一层层的,一圈圈的五彩光环,猛地撞来。
  
  那一层层光环,第一眼看去,像是环形的碎灭战场。
  
  而聂天,则是在碎灭战场的最中心,为掌控者。
  
  莫千帆也被吓了一跳。
  
  “雷变!”
  
  雷霆风暴骤然一变,亿万雷霆电光缩为一雷球,冲霄而起。
  
  “蓬蓬!”
  
  聂天以小磁场,牵动的一层层不同能量形成的光环,顺势撞向那座巍峨神山。
  
  如天崩地灭,日月爆炸,神山岩壁浮升的符隶,灯火熄灭般,霎那间都暗淡了,再没有一丝光亮!
  
  “宗主!”
  
  段弘文的一声恐惧惨叫,从那座巍峨神山传来,只见在那诡异的五彩光环碰触下,那所谓的神山,一米米地,迅速缩小。
  
  段弘文的叫声,渐渐变得凄厉,听到的人都头皮发麻。
  
  “灵魂,都在被消磨着,这种浑沌异力,有扭曲撕裂一切的气息!”尹行天暗暗咂舌,看向聂天的目光,如看着妖魔鬼怪。
  
  “这,不应该是游奇邈掌控的能量吗?”俞素瑛喃喃低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