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筑域?
涡流域环境特殊。
  
  此域,被水幕般的流光环绕着,流光中充斥着诸多空间缝隙。
  
  和域外的连接,为井口形状,整个涡流域的炼气士,凝望外部空间,都像是井底观天,只能看到一小片星河。
  
  而此时,众人所看到的,那一小片星河,都被聂天周身的五彩光环充塞!
  
  “呼!”
  
  涡流域之外,聂天倏一冲离,停靠在附近的,一辆辆飞行灵器、战车,还有低等级的古舰,瞬间爆裂开来。
  
  惨叫声,不绝于耳。
  
  除千剑山、金瀚宗、神符宗外,天莽星域还分散着众多小的宗门、家族。
  
  他们惊闻涡流域大变,不敢深入到涡流域,就将战车、低等级的星河古舰停靠于此,密切地关注着涡流域的消息。
  
  其中有一部分人,心怀叵测,恨不得看到千剑山、神符宗、金瀚宗覆灭才好。
  
  他们甚至有可能,在太始天宗展现出神威后,第一时间就跳出来,向太始天宗宣告臣服。
  
  “砰砰砰!”
  
  聂天飞出霎那,由游奇邈释放而出,被他牵引的繁杂能量光圈,以横扫万军的架势,将所有停泊的战车,低等级的星河古舰,都给碾碎!
  
  “活该!”
  
  “聂天飞天,是要震慑这些天莽星域的小人吗?”
  
  “这些家伙,从来不肯和我们一心,死不足惜。只不过,如此宵小,何必聂天亲自出手?”
  
  景飞扬、瞿明德和权子轩三位圣域,冷冷地看向井口般的外域,望着星河古舰的残骸,如流星般划过。
  
  真正和神符宗、金瀚宗、千剑山交好,肯来涡流域的,都会借助涡流域的空间传送阵。
  
  横跨星河而来的,显然是没有得到三方的邀请,关系的深浅,由此就能判定。
  
  “呼呼呼!”
  
  浑沌乱流内,聂天眸中满是奇光,深深注视着,那一圈圈环绕着他的光环,还在扩张膨胀。
  
  “怎会这样?”
  
  一冲入星河,他就发现有更多星河之中,才有的诸多不同属性能量,又纷至沓来,受那一圈圈光环吸引,浓郁的汇聚。
  
  内环,为他本人发动的浑沌乱流,只占几亩地大小。
  
  在浑沌乱流中,火焰晶线飞逝,星辰之力颗颗闪烁如钻,草木气息化为绿幽幽气流,像是绿色的溪水,赤红色的生命血气,遍布于每一处,其一缕缕魂力,鬼影般闪掠。
  
  外环,则是十几种更复杂的能量,受内环的牵动,产生狂暴、扭曲、撕裂、冲突的更恐怖磁场。
  
  内环,掌控着外环。
  
  而外环的众多力量,在冲入外域星空时,又疯狂地,汇聚着星空中存在的,更多更多的异力,使得外部的光环,继续扩张。
  
  光环中的狂暴力量,碰触到飞行灵器,战车,星河古舰,都是碾压的姿态。
  
  聂天眼睁睁地看着,那些飞行器物和战车,霍然燃烧开来,猛地下坠沉落。
  
  境界低微者,连一声惨叫都没,灵魂都被撕裂而亡。
  
  唯有虚域者,在虚域还没有彻底被扭曲前,亡命地逃离。
  
  很快,在聂天这一方区域,就空空无一人。
  
  “唰!”
  
  一个个圣域,从涡流域飞出,然后才是储睿、俞素瑛等人。
  
  他们都从涡流域的井口,冲入星河内,进入聂天内环和外环并存的,奇诡的狂暴、扭曲磁场。
  
  “这种扭曲、撕裂之力,连我的神域,都会被影响啊!”
  
  俞素瑛低呼,她发现她的神域,还有融入神域的净天神芒,临近聂天霎那,都被牵动着,不受她调度。
  
  “呼啦!”
  
  储睿飞出,眼睁睁看着,环绕他的颗颗星辰,那一片星河,以反常的方式旋动。
  
  有别于,他自行运转的轨迹。
  
  “偏离了,我所参悟的大道,星辰法则至理!”储睿一惊非同小可,“好古怪的扭曲之力,连我的星辰道则,都被拨的偏离!段弘文那座,以神之法相变化的神山,难怪片刻都支撑不住,符隶纷纷爆灭!”
  
  “聂天,你在做什么?”
  
  董丽脚踏黑玄龟,裹着黝黑色的光芒,如一尊从黑暗世界,踏入凡尘的神祗,竟也和那些神域、圣域者一般,从涡流域井口般的外域天空冲出。
  
  “你这丫头!”
  
  御兽宗的宗主董奇松,圣域初期修为,从辈分来看,乃董丽老祖的老祖,他看董丽不知死活地,也飞了出来,吓的差点要跌落下去。
  
  储睿,俞素瑛,莫千帆,尹行天,血灵子,谢谦,景飞扬……
  
  在场的众人,哪一个不是圣域,或圣域以上?
  
  虚域级别的,看着因聂天冲霄而起,堵在外域天穹的战车、星河古舰都爆裂而落,一个都不敢走出来。
  
  连董奇松自己,飞离时,都小心翼翼,生怕出事。
  
  董丽呢?
  
  借助黑暗魔石,还有碎星古殿的资源,近期刚踏入灵境初期的董丽,域之奇妙还没触摸,竟敢冲入外界星河?
  
  似乎还安然无恙!
  
  “我没事的。”董丽神色淡然,轻松地调动体内,那块黑暗魔石的力量,如黑暗之神般,竟在星河之中,吞没着微弱的光亮,还在强大着自身,“我在外界星河修炼,以后都没有问题,何况只是逗留。”
  
  “天纵奇才,又是一个天纵奇才啊!”储睿感叹道。
  
  “聂天,你从游奇邈手中,抢夺的那一股力量,不能散开吗?”天雷宗的莫千帆,皱着眉头,吆喝道:“游奇邈和段弘文,已经从涡流域撤离,现在我们并没有敌人,你无需继续紧张了。”
  
  聂天周边,最外环的磁场,越来越膨胀,越来越大。
  
  不知不觉,被内环引动的磁场,就占地近百亩星河,依然继续扩张。
  
  由内部滋生的,狂暴的力量,扭曲、撕裂的气息,也在增强。
  
  莫千帆暗暗感知,觉得继续令那外环的磁场,扩张强大下来,聂天以内环掌控的那能量光圈,甚至能将涡流域都给撕裂扭曲掉。
  
  不止涡流域,附近的,别的域界,也有可能在聂天踏入时,天崩地灭掉。
  
  “这种力量,继续增强下去,能毁灭一个小型域界了!”
  
  “真实的域界,能被摧毁,虚域,圣域,也会被波及到。只是,我们的域,是灵活的,能避让,能闪开。但那些亘古不动的域界,被这光圈波及,怕是会灭域吧。”
  
  众人议论纷纷。
  
  储睿和俞素瑛、莫千帆三位神域,暗暗感知,都觉得那股外环的狂暴、扭曲、撕裂之力,惊心动魄,让他们都嗅到危机感。
  
  “诸位,你们不必搭理我。”
  
  聂天一讲话,受他控制的内环磁场,就朝着天莽星域更空旷,没域界的星空飞去。
  
  他一动,被牵引的外环,也随着变幻了位置。
  
  “到底怎么回事?”董丽踩着黑玄龟,要那乌龟赶紧追上来,怕聂天越来越远。
  
  “都别靠近我,我……”聂天苦涩一笑,“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可能要筑域了。我的虚域,或许和目前聚涌的,狂暴的、扭曲地、撕裂的内环、外环磁场有关。我的域,可能就是这样形成。”
  
  “什么,筑域?虚域的进阶?”尹行天骇然。
  
  “我倒是忘了!”储睿一拍头,急忙喝道:“聂天,你所修法决属性特殊,你胸口的那枚碎星印记,记载的筑域之术,并不适合你!你,你的虚域,要自行感悟奇妙,你是独一无二的,你的虚域,无人能为你指引方向!”
  
  “草木、星辰、火焰三种属性,又是混血,他的域,的确没人可借鉴。”俞素瑛赞同。
  
  “虚域未成,单单受他影响的,那层层光圈,所含的狂暴、撕裂、扭曲之力,就如此恐怖。”尹行天深吸一口气,“若虚域形成,他的域,是否天然具备那三种诡异之力?这样的域,别说同级别的虚域者,连圣域者,以域和他的域碰撞,怕都会被撕碎吧?”
  
  “聂天的虚域,不用什么灵材吗?不是虚域的筑造,需要天材地宝吗?”董丽追问董奇松。
  
  “所谓天材地宝的筑域,是别人,是常人,聂天这家伙,早就具备啊。”董奇松苦涩一笑,“你应该知道,聂天的火焰灵丹、草木灵丹和星辰灵丹内,都有异宝在丹丸内扎根。”
  
  “圣灵树,火种,九星花……”董丽嘀咕。
  
  “有这种异宝在丹田灵海,他要筑域,根本不需要额外地,再去寻找什么灵材。”董奇松给出定论,“域之筑造,依赖的各属性灵材,他都有了最佳选择,何须其它?”
  
  “这么说,聂天筑域所需的条件,早就具备了?”董丽醒悟过来。
  
  “当然,他早就有了筑域所需的条件。”储睿替众人回答,然后道:“聂天这边,你们不要太接近,远远观望即可,我要先回碎星古殿一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