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灾星
    碎星域。
      储睿借助空间传送阵,一踏入,就祭出神之法相。
      “呼!”
      如裹着一片星海般的,储睿巨大的神之法相,就在碎星城的星辰光幕下,霍然显现而出。
      “副殿主!”
      “储副殿主归来!”
      碎星城各个街区,一个个碎星古殿的门人,都振奋起来。
      “副殿主!”
      魏来和炎战两人,激动地从那恢弘壮阔的殿堂飞离,赶紧来迎接。
      “咦,为何只有你们两个?”
      神域境界的灵魂意识,无孔不入地搜寻下来,储睿暗自皱眉,只感应到魏来和炎战的气息,奇怪地说道:“祖光耀、辛晴,还有韩婉容三位长老何在?他们,按道理而言,早就应该回碎星域了啊?”
      从寒渊星域归来时,储睿通过聂天,已经知道祖光耀等人,被罗万象送了出去。
      隔了这么久,他觉得祖光耀、韩婉容和辛晴,定然在碎星城了。
      “祖光耀他们……”
      魏来垂头,不敢和储睿对视,“我们得到消息,他们一行人乘坐的星河古舰,脱离寒渊星域,回归的途中,被碧霄宗中途袭击了。”
      炎战插话:“碧霄宗的宗主,宋澈泉亲自动手,那艘归来的星河古舰,似被挟制后,弄去碧霄宗了。”
      “碧霄宗!宋澈泉!”储睿怒吼。
      从天莽星域过来时,俞素瑛已点明,除太始天宗、玄清宫外,还有幽影会和碧霄宗,也参与了分刮碎星古殿的计划。
      他没想到,碧霄宗出手竟然如此之快。
      “罗万象呢?”储睿深吸一口气,“罗万象在寒渊星域,杀我麾下,被聂天、莫千帆、尹行天加俞素瑛重创,也该归来了吧?”
      “罗副殿主,岂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魏来惊叫。
      “他和邪冥族的邪灵大君勾结……”储睿将经过,详细说明一番,道:“他人在何处?”
      “根本没有回归宗门,也没有回归他名下的星域。”炎战茫然,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储睿,只道:“连寒渊星域的事情,我们都没有听说。总之,我们只知道罗副殿主,的确从闭关状态出走。”
      “再往后,他去了何处,有没有从寒渊星域回来,都不清楚了。”
      储睿沉吟半响,冷哼一声,“他怕是自知消息败落,还有邪灵大君死亡,没脸回宗,也没脸回他名下的域界了。”
      魏来和炎战旋即七嘴八舌地,将宗门所遇到的情况,向储睿道明。
      十三大域界,除元阳星域在聂天抵达后,元阳宗的宗主易主,重新回归外,其余星域,包括寒渊星域在内,都还处于动乱状态。
      几位星辰之子,还有长老,大多数困在那些星域泥沼内,挣脱不出。
      魏来和炎战,也陆续知道太始天宗和幽影会,都在图谋碎星古殿,两人根本不敢从碎星城离开,生怕太始天宗和幽影会的强者,忽然来犯。
      碎星域,碎星城,都有一代代碎星古殿的殿主,加持的神之法阵。
      他们在,一嗅到危机,将大阵开启了,太始天宗和幽影会的神域强者,星河古舰,都休想攻陷。
      这就是魏来和炎战,明知道外界问题很多,明知道天莽星域被袭击,都不敢出面的原因。
      “天莽星域,被太始天宗针对,我们都清楚的。”魏来满脸苦涩。
      “我明白你们的难处。”储睿听完,点了点头,“而且以我来看,太始天宗特意大肆宣扬,就是想逼迫你们从碎星城离去。你们两位长老要不在,碎星城的大阵不能顺利发动,太始天宗和幽影会,才能顺利踏足。”
      炎战道:“我们就是担心这一点。”
      “副殿主,汪美嘉所属的星域,近期,被幽影会盯上了。”魏来唉声叹息,“情况,和太始天宗逼迫天莽星域如出一辙。你看……”
      “幽影会!”储睿脸一沉,道:“你们继续坐镇碎星城!一有风吹草动,或太始天宗、幽影会、碧霄宗的星河古舰临近,就将神阵启动!还有,宗门局势紧张,各大星辰之子,长老,能回来,就先回来吧。”
      “那,附庸星域的叛逆,如何处理?”魏来道。
      “暂且不管。”储睿给出意见,“将宗门主要的力量,全部集中在碎星城,不能在外界继续分散伤亡。等待太始天宗、碧霄宗、幽影会的麻烦解决,或殿主,大长老任何一个归来,那些叛乱的星域,可逐个去解决。”
      “现在,我们不能继续分散,不能再有更大的伤亡了。”
      “好,都听副殿主的。”
      ……
      “呼!”
      昏暗星河中,一片绚烂的光圈,如环形彩色星云,快速飞逝着。
      “轰隆隆!”
      绚烂光圈飞过,一处陨石群,陨石如齑粉,漫天挥发掉。
      光圈最核心的内层,一株奇异的花朵,似扎根微缩的星海,汲取着星辰之力,其朵朵花瓣,都晶莹璀璨,有熠熠星光闪耀。
      又有一株,青翠的古树,郁郁苍苍,充斥着温养天地的勃勃生机。
      古树,也在汲取着,一丝丝精纯的草木之力,壮大着自己。
      还有一簇橘红色火焰,跳跃不定,拉扯着一条条晶莹的火线,融入火焰。
      九星花,圣灵树和那一簇火种,皆从聂天的丹田灵海飞逸而出,真实的,在聂天旁边浮动着。
      “没意外的话,这三样至宝,都达到天养级别了。”
      聂天在内环的浑沌乱流中,看着九星花、圣灵树和火种,疯狂攫取着星辰、草木和火焰精华。
      外环,一圈圈绚烂的能量层,已扩大十倍左右,吸附着的数十种不同的,散布于星河的能量。
      而九星花、圣灵树和火种,则是从外环狂暴、扭曲、撕裂的能量风暴中,又抽离出更精纯的星辰、火焰、草木精华,滋养壮大自己。
      他从天莽星域脱离,沿着俞素瑛给出的星路轨迹,朝着碧霄宗的星域飞逝。
      其速度,越来越快,外环吸取的星空异能,也越来越庞大。
      九星花、圣灵树和火种,是他火焰灵丹、草木灵丹和星辰灵丹,彻底的结晶后,主动飞逸而出。
      他本人,灵魂意识在参悟第三枚碎星印记的筑域之术,灵魂识海中,对于着火焰、草木的天眼,衍变出来的意识,参照着碎星诀的筑域之术,寻找着火焰、草木两种力量,筑域的可能性。
      多余的魂念,还在感悟着浑沌乱流,外环磁场的狂暴、扭曲、撕裂之力。
      “混杂的异力,混混沌沌,相互冲突,才会爆裂,扭曲。我的域,由不同属性力量形成,若能大部分时间稳定,战斗时,产生这样的狂暴、扭曲、撕裂之力。那我的领域,就算是虚域,也将有无穷威力。”
      “如何才能,将不同属性的力量,维系稳定,形成独到的域?”
      “九星花、圣灵树、火种,也是构建虚域的关键部分,三枚灵丹的灵力,也糅合着灵魂意识,凝为虚域。”
      “……”
      聂天时时刻刻,都在思考着,他多年来感悟的法决,灵魂奥妙,第一次被梳理清楚,要将他修行的秘术,融为一炉,共筑虚域。
      擎天之怒,浑沌乱流,虚态古符,星耀,星动,火龙吟,天木重生术,古木衍生阵……
      他将所有法决,都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每一次境界的突破,感受到的奇妙,仔细地体悟。
      还要分出意识,观察内环和外环的磁场,对星空异力的吸纳,包括对圣灵树、九星花、火种,尝试去了解奇妙。
      筑域,是最特殊的一步,他全身心地投入。
      “轰!”
      一块十万亩地大小的,悬浮于空的陨石,只是接触外层光圈,就爆灭为碎小陨石雨。
      聂天毫无所觉,沉溺在境界的感悟中,倏然远去。
      内环和外环光圈,以他为中心,渐行渐远。
      不多时,俞素瑛、尹行天和莫千帆三人,率先抵达于此。
      看着碎小的陨石雨,俞素瑛的表情,说不出的古怪,“那块炸裂的陨石,只是接触外层光圈罢了,还非内部核心。”
      “我觉得,我们还是离的更远一点为妙。”尹行天都发悚。
      “聂天这怪胎,感悟虚域的筑域之术而已,有必要这么夸张?”莫千帆笑容很僵硬,“还好,还好他不是在亘雷星域,不然他经过一个域界,那域界都可能被他弄的爆灭开来。”
      “毕竟,从涡流域飞出,过去快一个月了。”俞素瑛轻轻吸了一口气,“前方,就是和碧霄宗最紧密的,宋家的星域了。碧霄宗的宋澈泉,就是出自宋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