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一路碾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灵海星域。
  
      宋家,为此星域当之不愧的第一大家族,所有宗门势力,都只能仰仗宋家鼻息生活。
  
      宋家现任家主宋海清,圣域后期修为,乃宋澈泉的兄长。
  
      宋澈泉,则是碧霄宗的宗主,和俞素瑛一般,在神域初期境界浸没多年,传言正寻求着境界的再次突破。
  
      因宋澈泉出自宋家,宋海清又是宋家之主,碧霄宗和宋家的关系,自然亲密无间。
  
      “呼!”
  
      幽暗枯寂的灵海星域的外沿星空,一片绚烂光幕,一圈圈,一环环地,陡然飞啸而来。
  
      三艘停泊在附近,巡视外沿星空,以防止外敌来犯的星河古舰,船舰一示警的器皿,突撕心裂肺地尖啸。
  
      “外敌!有外敌!”
  
      一金黄,一银白,一湛蓝,三艘以不同金属神铁铸就的星河古舰,轰隆隆发动,急匆匆开赴而来。
  
      一道道身影,从战舰中浮现,几乎都是虚域,和虚域以下的炼气士。
  
      一个时辰后,三艘星河古舰,猛地止住。
  
      “吾乃冷泉洞天,洞主陈都皓,来者何人?”
  
      一位虚域中期修为,体型魁梧,肌肉虬结的赤足大汉,满脸横肉地,从金色战舰飞离,霸道地悬浮虚空,将虚域展开。
  
      “轰!”
  
      金灿灿的虚域,如黄金浇筑而成,有座座精美的金色殿堂,充斥着巍峨、肃穆、古老的气息,殿堂雕琢着金龙、金凤、金色怪鸟,皆栩栩如生,如随时都能从那座座殿堂内,扑杀出来。
  
      冷泉洞天,乃灵海星域一小势力,负责这一块边沿星河的巡视,向宋家效忠。
  
      “嘿嘿,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相隔百里,莫千帆听着那陈都皓的叫嚣,不由嗤笑一声,语气轻松地说道:“他,还有宋家,加碧霄宗在内,很快就会知道碎星古殿的第七位星辰之子,对他们来说乃一颗灾星。”
  
      尹行天附和:“的确是灾星。”
  
      “这个灾星称呼,倒是符合聂天一路行来,所做的那些事情。”俞素瑛都赞同。
  
      “来者止步!”
  
      冷泉洞天的陈都皓,眼看那占地辽阔,一圈圈绚烂光环中的,显得渺小的人影,大声疾呼,“再往前一步,休怪我们不客气!”
  
      “呼!”
  
      外环光圈的狂暴、扭曲、撕裂之力,顺势蔓延而来,终接触到陈都皓的虚域。
  
      其金灿灿的虚域,宛如被一个巨大的切割机,猛地撞了进来。
  
      修金系灵诀,筑金之虚域的陈都皓,顿时惊慌惨叫。
  
      叫声,仅持续数秒,就瞬间止住。
  
      他的虚域,被切割为碎片,金光如金色雨点,洒落在冷寂的星河,他的灵魂、躯体,都在外圈的磁力扭曲下,爆裂开来。
  
      内环,浑沌乱流中,聂天浑然不觉,还在参悟着筑域之术。
  
      “陈都皓死了?陈都皓竟然死了,有外敌侵入啊!”
  
      “阁下!阁下何人?”
  
      “我们效忠于宋家,宋家和碧霄宗什么关系,你难道不知道?碧霄宗有神域坐镇,你究竟是何人,胆敢在我们灵海星域施暴?”
  
      没任何回应,绚烂的一圈圈光环,以碾压的姿态,淹没而来。
  
      三艘星河古舰,瞬间引爆,散落为一道道火炎流星残骸,坠落向星河底部。
  
      一切修行者,不论灵境、玄境,还是敢脱离星河古舰,暴露在星河中的虚域者,皆不能支持片刻,纷纷惨死。
  
      聂天浑浑噩噩地,依循着一个方向,继续前行。
  
      他掠过之地,战舰残骸散落的到处都是,尸体随处可见。
  
      “唰!”
  
      过了一阵子,俞素瑛、莫千帆和尹行天三人,才飞逝而来。
  
      “那三艘星河古舰等级不算低了,还是没有一点反抗力,碰之就爆裂。”尹行天看着惨烈战场,“或许,圣域者还能在见机快的情况下,及时地逃离。圣域以下,只要被外环的光圈碰触,怕是立即惨死,逃都逃不及。”
  
      “聂天的虚域,还没有筑造,他似乎只是感悟筑域的奇妙。”莫千帆沉声说。
  
      “就是浑浑噩噩,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才可怕。”玄清宫的俞素瑛,语气充斥着兴奋,“宋家,应该很快就能收到消息了。我很期待,期待那宋家的宋海清,怎么处理聂天这个突然闯进来的灾星!”
  
      “宋海清,都只是圣域后期而已,以我来看,整个灵海星域的炼气士宗门,联合起来都拿现在的聂天没办法。”尹行天望了望俞素瑛,道:“碧霄宗得罪你,还真是倒了大霉。这一路下去,和碧霄宗有纠葛的宗门,还有星域,怕是要生灵涂炭吧?”
  
      俞素瑛冷哼一声,“凡人的话,我们稍稍照应一下便是。至于宋家,还有冷泉洞天陈都皓这样的,死不足惜!”
  
      尹行天静默不语。
  
      “放心,我给出的星空航线不会有问题,是刻意避开凡人生存的域界的。”俞素瑛道。
  
      “那样最好。”
  
      ……
  
      灵泉域,宋家。
  
      一座千米高的青翠山峰,山顶悬挂着很多巨大的铜铃。
  
      每一个铜铃,都对应着灵海星域边沿,巡视着的星河古舰。
  
      铜铃,和那些星河古舰的传送阵枢纽,有着玄妙的连接。
  
      突然,有三个铜铃,传来了“叮铃铃”的响声。
  
      “冷泉洞天的战舰,怕是出现问题了,速速联系他们!”
  
      铃声一响,守护在山顶的宋家族人,就吆喝起来,要他们赶紧以其它方式,去和冷泉洞天联系。
  
      半刻钟后,他们确定冷泉洞天的星河古舰出事了。
  
      “去那片星海!”
  
      宋家的现任家族宋海清,紧急出关,发号命令,调动灵海星域各方炼气士宗门,散落各大域界的强者,一同开赴向那片区域。
  
      数日后。
  
      十几艘星河古舰,在一片陨石散落区,静静停泊着。
  
      激烈地空间波荡,从一艘艘星河古舰中震荡开来。
  
      宋家,飞泉冬天,寒月会,启元教,十来个灵海星域大大小小的宗门势力,都通过阵法,由不同的域界涉足。
  
      圣域后期的宋海清,如谢谦一般,修水属性灵诀。
  
      “呼!”
  
      他浮在十几艘星河古舰前方,将他的圣域祭出,只见他圣域为纵横交织的一条条溪河,间或的,还有一口口灵泉散落。
  
      他的圣域,看着就给人一种安详、清幽、宁静自然的感觉,似和灵海星域都契合无间。
  
      他后方,又有数名圣域初期者,还有更多的虚域者,陆陆续续地站出来。
  
      “宋老哥,可知是何人大胆包天,毁掉了陈都皓的三艘星河古舰,斩杀众多冷泉洞天的人?”
  
      “这里是灵海星域!是你们宋家的星域,就算是五行宗和通天阁、虚灵教,也会给碧霄宗面子,不会肆意妄为啊!
  
      “或许,是不清楚情况的外域者吧?”
  
      “会不会是异族?”
  
      众说纷纷,都在讨论着冷泉洞天陈都皓的死亡,他们暂时还不清楚,是谁杀了陈都皓,都是被宋海清突然召集过来。
  
      “从我得来的消息来看,为一片诡异的能量圈,内部的确有一人,可那人是谁,我还不清楚。”许久后,宋海清才语气沉重地开口,“不过,我们宋家推断出,那片面积异常大的能量圈,会途径这里。”
  
      “还有多久?”
  
      “很快,至多再有数个时辰吧。”
  
      “嘿,我们灵海星域的所有强者,都汇聚于此,来的人,除非是神域,不然都要被我们挫骨扬灰!”
  
      “敢在我们灵海星域杀人,我看那家伙,根本就是不想活了!”
  
      “……”
  
      两个时辰后。
  
      宋家的宋海清,手腕一玉环,刺耳啸声不断,他倏然变色,暴喝道:“准备迎战!”
  
      他安排宋家族人,在前方设立的屏障,共有十九道。
  
      此刻,十九道屏障,一秒都没有支撑住,就全部爆灭开来。
  
      宋海清驾驭着圣域,下达命令,要其余圣域者,一艘艘星河古舰,都发动开来。
  
      只见那十几艘的星河古舰,或独自飞驰,或以战舰御动着硕大的陨石,轰鸣震天地飞出,气势浩荡的,尾随着宋海清。
  
      “何方宵小,胆敢在我宋家的星域作祟?”
  
      隔着万里星空,宋海清的声音,已在冰冷幽暗的空间中,凝为一束束的音线,远远地就传播出去。
  
      可惜,并没有人回应。
  
      半响后,一绚烂的光幕,一圈圈,一环环,占地十万亩星空,以无比强势霸道的姿态,浮现在所有人视线中。
  
      “轰隆隆!呼呼呼!咻咻咻!”
  
      外环,一层层的光环中,爆炸不断,有撕裂罡风呼啸,有扭曲磁力涌动着,透出的气息,让宋海清都心惊胆颤。
  
      磁力光环内部,隐约能瞧见一道渺小身影,在核心层静浮着,不知在做些什么,也看不清真实的容貌。
  
      “宋家!”
  
      偏离那一圈圈光环的,极远的后方,有以夹杂着幸灾乐祸的冷硬声,突然响起,“宋海清,我们好久没见了吧?”
  
      “咻!”
  
      俞素瑛的轻柔酮\体,绕开来,猛地祭出神之法相,特意地显现出来。
  
      “玄清宫!俞素瑛!”宋海清勃然变色,“是你们玄清宫,侵入我们灵海星域?俞宫主,你如此人物,就算是要对碧霄宗下手,也不该先拿宋家开刀吧?”
  
      “我,只是偶然途径你们灵海星域罢了,谁说我要下手?”俞素瑛讥笑,“碎星古殿的聂天,才是这趟的动手者,而非我们玄清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