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碧海荡天炮
    “呼!呼!”
      浩荡的风暴,充斥于外环绚烂光圈,呈碾压天地众生的架势,一路横冲直撞。
      途中,一块块硕大的陨石,偶尔飞逝的流星,一旦接触那诡异的能量光圈,都会顷刻间炸灭,湮化为灰烬。
      “果真厉害。”
      天机阁的苟君豪,眼角溅射一丝紫色幽芒,拉在后方,苦涩一笑,低声道:“我的一缕灵魂念头,以紫极神念激发,都仅仅只是在他外层光环中,游弋三秒左右。三秒后,一缕神念,就湮灭了。”
      他们刻意在后面,以灵力结界隔绝声音,彼此交流。
      “第七位星辰之子,所修的灵诀,究竟是什么?”炎彬脸色深沉,“他营造出来的磁场,充斥的狂暴、扭曲、撕裂之力,和碎星古殿的碎星诀,分明不是一条路数啊。”
      “或许,是因为混血的缘故。”傅雨森道。
      三位圣域强者,悄声谈话,所说的都是聂天引发的磁场,能不能像毁去灵海星域的众多炼气士般,将幽泽星域也给扫清。
      幽泽星域封家的封婕灵,是他们极度厌恶,又不敢去招惹的人物。
      他们将希望,寄托在聂天的身上,渴望聂天的出现,令封婕灵遭难。
      “封婕灵,也非寻常之辈,怕有所准备。”苟君豪低声道。
      “轰!轰隆隆!”
      突地,阵阵汹涌的灵力波荡,由幽泽星域那一艘艘星空古舰停泊方向,震天而出。
      如密集的鼓点,敲打在所有人胸口,令人心脏都隐隐作痛。
      “碧霄宗!碧海荡天炮!”
      听到那密集的爆响,激烈的波荡,炎彬霍然变色,下意识地,就尖叫起来,眸中满是惊诧。
      “碧海荡天炮!”苟君豪身形巨震,“碧霄宗,竟然连二十四架碧海荡天炮,都给弄了出来!碧霄宗疯了不成?没那二十四架碧海荡天炮,他们碧霄宗的护宗大阵,威力将减弱八成啊!”
      “碧霄宗,应该是不想聂天继续前行,要一举轰杀了!”傅雨森叹道。
      “连二十四架碧海荡天炮都出动了,聂天这趟,怕是要再难前行了。”
      三位圣域强者,议论纷纷,忽然不再看好聂天。
      ……
      一艘艘散发着冰冷光泽的星空战舰前。
      幽泽星域的炼气士,望着二十四架高数十米,银亮的碧海荡天炮,皆激动起来,信心满满。
      二十四架碧海荡天炮,排布开来,一个个炮口,都对着那片临近的绚烂能量圈。
      众多精美的花纹,镌刻在碧海荡天炮,花纹如溪河,一条条地蜿蜒而动,充斥着恐怖的灵力波动。
      “聂天!”
      封婕灵冷喝着,站在二十四架碧海荡天炮的半空,远眺着那绚烂的外环光圈,以刻薄的语气,厉声说道:“我不管你因何而来,你这位没爹没妈的混血小贱种,只要再敢往前千米,我们便就地格杀!”
      “星辰之子又如何?”一名碧霄宗的老者,嘲讽地说道:“祖光耀、辛晴和韩婉容三位长老,不也是被我们碧霄宗禁锢,被我宗的宗主镇压着,动弹不得?你这位星辰之子,要是为他们而来,只是白白送死罢了。”
      “滚回去!”
      “滚出我们幽泽星域!”
      本土的炼气士,咒骂着,因二十四架碧海荡天炮的出现,似突然有了底气。
      “聂天……”
      天雷宗,莫千帆的一声轻呼,如闪电破空,一闪而逝。
      “他能听见吗?”董丽询问。
      “或许可以吧。”莫千帆不确定,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说道:“要是俞宫主说的没错,那二十四架碧海荡天炮威力绝伦,聂天最好能够在清醒状态,来面对封家,还有幽泽星域的联军。”
      “碧海荡天炮,以二十四架组成,乃不朽神器级别。”俞素瑛幽冷的眼眸中,有阴厉狠毒之色闪过,她痛心疾首地说道:“碧海荡天炮是组成碧霄宗,碧海荡天神阵的核心,常年在碧霄宗本部放置。”
      “不过,二十四架碧海荡天炮也能被搬出来,能弄到星河之外轰杀强敌。”
      “我玄清宫和碧霄宗战斗多年,被二十四架碧海荡天炮轰杀的门人,不知道有多少个。”
      话到这里,她脸色黯然,垂着头,再次说道:“连我师傅,会提前陨寂而亡,也是因碧海荡天炮的轰击。我师傅当年和我境界一致,同样是神域初期修为,一次和碧霄宗的冲突中,遭受埋伏,被二十四架碧海荡天炮连番轰击。”
      “那时,宗门的净天神芒,正被我炼化,并不在她身上。”
      “最终,她遭受重创,九死一生地逃离出去。没太久,她就撒手而去……”
      一番话说完,董丽、谢谦、血灵子一行人,神色都变了。
      能够将玄清宫前任宫主,神域级别者,都轰的重创欲死的碧海荡天炮,如今被碧霄宗搬出宗门,架设在前方,专门用来轰击聂天。
      而聂天,还在浑浑噩噩的状态,有没有听到莫千帆的灵魂传讯,都未可知。
      他们岂能不担心?
      “呼!”
      内环,浑沌乱流磁场深处,一片璀璨耀目的微缩星海,明耀而出。
      璀璨星海,高悬于聂天头顶,一株异常巨大的奇花,枝叶都连接着星海的星辰颗粒,神秘而又危险。
      聂天脚下,似有一块生机勃勃的陆地,衍化出来。
      陆地上,扎根着一株天养级的圣灵树,繁茂地盛开着,吸纳着精纯的草木精气,正滋养那块陆地。
      星海下,陆地之上,空旷无垠区,缭绕着聂天的为一簇簇火焰。
      有一簇橘红色火苗,像是宙宇万千火焰的鼻祖,如天地初开,第一缕火焰,有着灵魂意识地掌控着那片火海。
      聂天,头顶星海,脚踏陆地,环绕漫天炽烈火焰,犹如神明。
      “虚域的雏形……”
      尹行天轰然一震,望着聂天身边浮现的,虚幻而又神秘的场景,忍不住惊呼,“如此虚域,从未见过。火焰、星辰和草木,三种属性的力量,形成不同的异景。圣灵树、那株蜕变的九星花,还有一处火苗。”
      “这应该只是开始而已。”莫千帆震惊道。
      也在此刻,紧闭着双眸,不知多久的聂天,突睁开眼帘。
      眸中,要摄人的神光,一闪而逝。
      “幽泽星域,封家。”醒来的聂天,隔着一圈圈的,一层层的绚烂光环,眼瞳深处,有星云疯狂涌动,似一眼看穿了,排布在远方的碧霄宗的碧海荡天炮,还有封婕灵,众多的圣域强者。
      “碎星古殿,聂天,今日跨域而来,拜见诸位幽泽星域的前辈,还有碧霄宗的诸位。”
      聂天的洪亮声音,隔空传出,轰隆隆的,如天崩般。
      “咻!咻咻!”
      内环中,他两手在浑沌乱流随意的拉扯甩动,像是无意而为。
      可外环狂暴的罡风,还有不知名的外域流光,居然霎那间被引动,脱离了外环光圈,呼啸而出。
      一言出,聂天直接动手!
      数十道,从聂天外环光圈中,飞逸出来的外域流光,流星般划过,撞击向三艘星河古舰。
      散发着冰冷金属光泽的古舰,似被利刃凿过,“蓬”地洞穿孔口。
      “呼!”
      有狂暴罡风吹过,圣域者的圣域,混杂着千万点点金黄沙砾。
      沙砾为外域星河深处,爆灭域界的渣滓,在星河沉寂亿万年,沾染了腐蚀气息的腐灭流沙。
      众多圣域者,一下子慌乱,大声咒骂着,急忙远离开来。
      “小贱种!你居然一点规矩不讲,立即就痛下杀手!”封婕灵气急败坏,看着腐灭流沙,在她的圣域充斥着,也破口大骂。
      ……
      ps:又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