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势如破竹
    “唰!”
      狂暴罡风,从圣域者中央飞过,向幽泽星域更多炼气士聚集地而来。
      一层明黄色,宝光熠熠的结界,包覆着一艘星河古舰。
      古舰上,有十几名境界不等的炼气士,翘首以盼,都在等候碧海荡天炮发动,将聂天当场轰杀!
      罡风悄然来袭。
      明黄色的结界,霎那间,被十五种只在外域星河长存的杂质渗透!
      腐灭流沙,灰星晶粒,黑陨磁……
      “嗤嗤!”
      结界异响阵阵,如被腐蚀燃烧,迅速被洞开。
      罡风呼啸而入,数名虚域者的虚域仓促祭出,如霞光般极速逃离,可虚域都沾染了杂质,有消融迹象。
      虚域以下者,被外域要命的杂质渗透,只来得及发出惨叫,便魂灭体亡。
      “聂天!”
      幽泽星域,以封家为首的众多宗门、家族,被外域杂质沾染了域界的炼气士,都愤怒咆哮。
      “主母!”
      封家的炼气士,也都怒吼着,急切催促。
      封婕灵挥手,发号命令,要碧霄宗的炼气士,将那一架架的碧海荡天炮启动,要聂天惨死。
      二十四架碧海荡天炮,分布方式特殊,由碧霄宗一位圣域者,以神识点燃。
      “轰隆!轰隆隆!”
      暴烈的灵力震动,从每一架碧海荡天炮响起,炮口喷吐出来的,首先并非炮火光焰,而是七彩的云簇!
      云簇,如彩霞般,其中有众多神秘古老的线条,自发的交汇。
      如有看不见的神明,在彩霞内挥笔作画,勾勒出一幅鲜艳、危险、神奇的图卷,以图卷涤荡天地。
      “哗啦啦!”
      有碧浪动荡的声音,从彩霞内传来。
      “呼!”
      神奇的图卷,陡然一变,星空中衍化,自成一方天地。
      在那天地内,道则天纹密布,彩霞漫天,一条条溪河似连接着未知天河,有席卷众生的诡异浪涛,层层叠叠地往前淹没而来。
      “碧海荡天炮,二十四架炮火齐发,能构建为碧海荡天图录,淹没一方小型域界。”
      玄清宫的俞素瑛,锁着眉头,轻声说道:“我曾亲眼看过,碧海荡天炮的二十四架,一起开火,将一个域界裹缚在内。整个域界的,七个炼气士宗门,三个圣域者,十几个虚域者,都因此死亡。”
      莫千帆冷哼一声,神之法相就欲展开。
      俞素瑛抬手,制止后,道:“不过,环绕聂天的,那一层层光环,蕴含的狂暴、撕裂、扭曲磁场,在我的感觉中,同样不凡。”
      “聂天不会有事。”董丽道。
      浑沌乱流内,聂天表情冷硬,看着那二十四架碧海荡天炮齐发,看着一幅画,在他眼皮子底下,变幻为一方世界。
      他看着那世界,以淹没的架势,以惊涛骇浪,层层叠叠推进。
      忽地,碧海荡天图录化作的小世界,就冲击到外环光圈。
      层层光圈内,混杂着的几十种源自星河中,最暴乱的力量,似突然找到宣泄口,和那小世界发生冲击。
      像是两个世界的碰撞!
      “蓬蓬蓬!蓬蓬蓬蓬!”
      亿万流光,由两方不同天地的接触区,绽放而出。
      每一束流光溅射开来,都能灭杀玄境级别的炼气士,就算是灵境修为,没有祭出灵力护盾,也会被洞穿而亡。
      虚域者的域,被流光溅射,都似被点燃般。
      “哗啦!”
      以碧海荡天图录,变化而成的那一方小世界,如一洪流,在流光飞射中,持续深入,像是一艘巨船,在江河中前行。
      一圈圈的光环,被那股霸道的,一层层叠加的力量,给划破开来。
      内环中,聂天忽然注意到,他的圣灵树、九星花和火种,吸纳草木、星辰、火焰之力的效率,大幅度延缓。
      三种天养级至宝,近期能够和三枚灵丹,一同幻化出虚态异象,都依赖草木、星辰、火焰力量的吸纳。
      外环,聚涌的数十种能量中,有草木、星辰、火焰的精华,都被抽离。
      这是他筑域所需要的必须能量,由圣灵树、九星花和火种的吞没,以他心神感悟,去进行雏形的虚域铸就。
      “神器的威力么?”
      感应着一方小世界的侵蚀,聂天轻声嘀咕了一句,就将那一截星空巨兽的骨节,从储物戒唤出。
      “呼呼呼!”
      令人惊奇地是,这一截狭长的骨头,倏一在外环光圈出现,就以气吞山河的架势,将众多外域能量,吸纳在内。
      星空巨兽,本就是星河霸主,每一头翱翔星空内,都能从星河攫取能量强大自身。
      当年这一截骨头,只是放在星河中,什么都不用做,都能自发地生长,自发地淬炼。
      而此刻,外环光圈混杂着的外域能量,乃是聂天穿越两个星域,耗费众多时间聚集而成的,是正常星空的百倍之多!
      妖异的,令人目眩的赤红光芒,从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散发开来。
      骨头中,一个还弱小的,千分之一都没恢复的意识,似被触动醒来。
      “去!”
      聂天的一声高喝,在感知到它的气息后,才发出。
      骨头,朝着碧海荡天图录化作的小世界而去,如始源时代以古魔、古神为猎物,以域界星辰为食的星空巨兽,再一次进食!
      众多不知名的,血脉晶链,如亘古长存的法则真谛,密密麻麻地,在那截骨头中浮现。
      “裂域……”
      冥冥中,聂天听到一个声音,然后就见无数赤红色的,从骨头飞出的血脉晶链,在那一方小世界内,切割天地。
      如将一方域界,切割粉碎。
      域,为之分裂,化为一片片,一块块。
      “捕食……”
      又有一个声音,旋即响起,赤红色的血脉晶链,蓬地化作漫天血雾,将众多碎片裹着,将混杂在里面的,构筑那一方小世界的异力,都给牵引着带回骨头。
      “嘎吱!嘎吱!”
      二十四架碧海荡天炮,剧烈摇曳,炮口中喷吐的彩霞,化作虚无。
      以神识,点燃一架架炮火的,一名圣域中期境界的碧霄宗炼气士,脑壳炸碎,脑浆都流淌出来。
      “星空巨兽的气息!”
      俞素瑛深吸一口气,忌惮地,看着那截狭长的,赤红长矛般的骨头,看着众多属于碧海荡天图录小世界的异力,被赤红血雾裹着,带入那截骨头。
      她甚至注意到,那截骨头悄悄地,又生长了几米。
      “呼!呼呼!”
      被划开的,外环的光圈,因星河内繁多力量的注入,又慢慢恢复原状。
      光圈势如破竹,继续前行。
      “躲开!”
      封婕灵失声惊叫,要碧霄宗的炼气士,将那二十四架碧海荡天炮挪移开来,却发现主持炮阵的那位长老,因不堪重负,已然魂灭。
      外环光圈旋即加速席卷而来。
      一架架碧海荡天炮,被光圈冲击覆盖,神炮没立即碎裂,可绘刻在上方的神秘图纹,则是渐渐消失,加持的神力,分明慢慢被消融腐蚀了。
      封婕灵很清楚,碧海荡天炮最厉害之处,就是那些神之纹络,乃碧霄宗一位手段通天的神级炼气士,呕心沥血千年,以毕生之力绘刻而成,加持着他的神力,还有他分离后的,一缕缕残魂。
      纹络消失,就意味着他加持的力量,终于被抹掉。
      就算神炮还在,失去了那些神力,没了那些纹络,都意味着碧霄宗的重器,在这场战斗中暴废掉。
      封婕灵难以接受,她也没办法向碧霄宗交代,所以她催动着圣域,歇斯底里地尖叫着,疯狂地冲向聂天。
      “封家,还有幽泽星域,和灵海星域一样了。”尹行天唏嘘道。
      “宋澈泉的妻子,死在聂天手中,他还能坐得住?”俞素瑛一脸快意,“很想知道宋澈泉,知道封婕灵死了,知道二十四架碧海荡天炮毁去,是怎样的一副气急败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