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七星!
碎星域。
  
  浓稠的天地灵气,雾霭般环绕着一颗璀璨星辰,数十种远古秘阵,如长龙,似晶莹锁链,绵长千万里,在星辰边沿界壁游弋着。
  
  种种远古秘阵,将整个星辰裹着,除非以空间传送阵,否则根本难以进入。
  
  一艘艘,代表着幽影会和太始天宗的战舰,于幽冷星空疾驰着,正朝着碎星域开赴而来。
  
  “碎星域,已处于禁闭状态。”
  
  太始天宗的游奇邈,站在一艘战舰前方,远眺着碎星域,神色也颇为严峻,说道:“毕竟是碎星域,单星辰外部的界壁,怕是都难轰破啊。”
  
  他看向身旁,幽影会的副会长,上官植,又说:“会长,何时能来?”
  
  上官植面容俊美,气息阴柔,猛一看生的如女人般,若非有喉结,细长眼睛如棱刀般锋锐,很容易被误会。
  
  “他来,会借助战舰的阵法。”上官植冷冰冰地,说道:“没着急过来,就是在准备一些东西。”
  
  “能破掉碎星域,界壁中的,众多远古秘阵的东西?”游奇邈神情一震。
  
  上官植点头,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他的嘴角,甚至有一丝隐讳的不屑,从知道太始天宗入驻天莽星域,他就以为太始天宗能轻而易举地,拿下天莽星域。
  
  待到幽影会以自己的渠道,知道段弘文被重创,游奇邈顾忌重重,带着段弘文撤离后,他就有点瞧不起太始天宗。
  
  “副会长!”
  
  一名幽影会的白衣执事,幽魂般倏然现身,跪伏着,递上一枚音讯石。
  
  上官植接过,神识一扫,阴柔的脸上,就布满寒霜,“宋澈泉的女人,真是废物。”
  
  “什么?”游奇邈奇道。
  
  他很清楚,幽影会的消息有多么的灵通,在各大高等级星域中,有多少的眼线。
  
  或许,在某些事情的消息来源上,幽影会比四大古老宗门得知的速度,都会快很多。
  
  “幽泽星域,封婕灵调集众多战舰,还从碧霄宗将二十四架碧海荡天炮弄过去,居然没有能轰杀第七位星辰之子。”上官植斜了游奇邈一眼,漠然道:“封婕灵,当场死亡,还有众多幽泽星域的炼气士,都被聂天轰杀。”
  
  “最不可能接受的是,连那碧霄宗的神器,二十四架碧海荡天炮,都被摧毁了。”
  
  游奇邈神色骤变。
  
  ……
  
  碎星城。
  
  “唰!”
  
  一座空间传送阵内,浑身浴血的窦天辰,携带着数名麾下,轰然而显。
  
  有三位圣域级别的强者,在传送阵稳定时,嘴角鲜血都飙射出来。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执事陶锦喝道。
  
  窦天辰满脸悲痛,“九曲星域的炼气士宗门,联合追杀我们,我们费尽周折,才侥幸从九曲星域活着归来。我的麾下,死了两位圣域,十五个虚域者,灵境、玄境者,有近百伤亡,最后一艘战舰,在空间传送阵发动时,也被我主动引燃爆裂。”
  
  “这么惨烈?”陶锦震惊。
  
  “我要立即去见魏来长老!”窦天辰杀气昂然,“我需要宗门的力量,要杀回去,为我死去的那些麾下报仇!”
  
  陶锦垂头,以很低微的声音说道:“暂时,恐怕不太可能……”
  
  “为何?”窦天辰喝道。
  
  “别的星域,状况可能更糟糕,副殿主罗万象下落不明,储睿副殿主,则是去解救汪美嘉,如今还没有归来。”陶锦苦笑,“宗门的很多长老,都身陷重围,可能还不如你顺利呢。而外面,太始天宗、幽影会的战舰,已开赴而来。”
  
  “祖光耀、辛晴和韩婉容三位长老,从寒渊星域归来中途,被碧霄宗伏击,被擒获。”
  
  “……”
  
  陶锦低着头,将近期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道明。
  
  窦天辰聆听着,脸色越来越难看,一颗心,也渐渐沉落于谷底。
  
  许久后,他有些奢望地,有些希冀地,询问道:“难道,就没有一点好消息吗?莫珩长老,还有殿主,都没有消息传来?”
  
  “没有。”陶锦点头。
  
  窦天辰失望透顶。
  
  “要说消息的话,还真有一点。”陶锦又道。
  
  “快说来听听!”窦天辰急切道。
  
  “第七位星辰之子,由天莽星域起始,途径灵海星域,杀入幽泽星域,先将灵海星域包括宋家之主宋海清在内的,所有圣域、虚域炼气士斩杀,又强势涌入幽泽星域,将封婕灵,众多幽泽星域的炼气士,都给灭杀。”
  
  “灵海星域,还有幽泽星域,这两个和碧霄宗大有渊源的星域,几乎被屠尽了强者。”
  
  陶锦说起这些时,心情激动,一改先前的憋屈。
  
  “聂天!”
  
  窦天辰,还有他那些重伤的麾下,齐声高喝。
  
  “现在呢,聂天现在人呢。”他的一名麾下,又急匆匆地询问。
  
  “从幽泽星域,往碧霄宗的所在,碧霄星域而去了。”陶锦深吸一口气,“周边众多和碧霄宗交恶的,如天幻宗的傅雨森,天机阁的苟君豪,还有霞光塔的炎彬,都在跟随着,一路观望下。”
  
  “玄清宫的俞素瑛,尹行天,莫千帆,都似乎站到聂天那一边。”
  
  陶锦的眼角,终有了一丝笑意。
  
  “未曾想到,在宗门遭遇厄难时,居然是七师弟站了出来,向碧霄宗发难!”窦天辰喝道。
  
  “他们,其实是在天莽星域,先重创了太始天宗。”陶锦又解释。
  
  窦天辰愈发震惊,“七师弟,实乃宗门未来的真正希望!今日起,只要他还活着,我放弃和他争夺星辰之主!”
  
  ……
  
  碧霄星域。
  
  一个个圣域、虚域,于幽暗的星海飞逝着,有众多来路不明的星河古舰,鬼鬼祟祟地,在星域边沿出没着。
  
  “听说了吗?碎星古殿的聂天,即将要抵达碧霄星域了!”
  
  “第七星,灾星聂天吗?此人是如假包换的灾星,他去了何处,何处必有大灾难发生啊!你不知道,他当初去了碎灭战场,碎灭战场差点出现多种族混战。看看他经过的地方,人生的历程,简直就是灾祸的源头啊!”
  
  “可不是吗?灵海星域、黑着星域,包括他经过的元阳星域,寒渊星域,全掀起大动荡!”
  
  “此人,还没跨入虚域,怎能如此恐怖?”
  
  “天知道?”
  
  在碧霄星域各方区域,从附近星域而来的,还有更遥远星域特意赶来的,圣域、虚域者,都在热议着聂天。
  
  聂天的灾星之名,不知不觉间,传遍了整个人族域界天地!
  
  “呼!”
  
  绚烂如辽阔星耀,一环环,一圈圈的能量磁场,携带着浩浩荡荡的恐怖气息,正式踏入碧霄星域。
  
  “看!就是那边,那边就是受灾星聂天掌控的能量圈!”
  
  “灵海星域,幽泽星域,众多圣域者,包括碧霄宗的碧海荡天炮,都是被那东西摧毁的!”
  
  “灾星来了!”
  
  消息,迅速散播,本分散于别的区域的,数百个圣域、虚域级别的炼气士,还有稀奇古怪的星河古舰,包括飞行灵器,都纷纷开赴过来。
  
  其中,还有从元阳星域和聂天分别的,天灵宗的张启灵,和古法宗的厉万法。
  
  这两位,也是得知最新消息后,放弃闭关苦修,以别的域界为中转,踏足到碧霄星域。
  
  他们想知道,从元阳星域道别后,在聂天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让玄清宫的俞素瑛都中途改变主意,选择和他走到一块儿。
  
  第七位星辰之子,到底有何等魔力?
  
  他怎能令尹行天不离不弃,让莫千帆死心塌地,让俞素瑛为他撕碎幽影会会长的手谕?
  
  “宋澈泉,怎么还没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