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说客
    “域,我的域!”
  
      内环浑沌乱流中,聂天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赤红、嫩绿、银白,霞光从外环光圈内,呼啸而出,如一条条彩带般,注入他头顶,脚下,还有周边。
  
      三种截然不同,各怀奇妙的“域”。
  
      头顶,繁星点点,变异蜕变的九星花,吸纳着星辰之力,那“域”宛若一片璀璨星河。
  
      脚踏的陆地,生机勃勃,圣灵树扎根,挥洒着灵瀑般的草木精气,温养一切灵植。
  
      赤红火焰之域,在天与地间,环绕聂天周身。
  
      三种域,由火焰、草木、星辰灵丹的丹丸之力,散逸而出的灵气,糅合九星花、圣灵树和火种的气息,逐渐衍变而成。
  
      在聂天感知中,他那三枚结晶的灵丹,由固态晶体,再次变为气态化,像是三个不同属性的灵气海洋,显现在体外。
  
      “所谓虚域,如丹田灵海般,于身外凝现,从中随意提取力量。”
  
      他心生明悟。
  
      凝神细查,丹田灵海依然存在,只是结晶的灵丹,皆消失不见。
  
      无属性的灵丹,纯粹的灵气,和火焰、草木、星辰灵丹的灵气融合,混杂圣灵树、变异九星花、火种气息,重新变幻而成,三种不同的小世界。
  
      三个虚幻的域!
  
      其中,有他参悟的星辰奥义,有草木真谛,有火焰的玄妙,化作法则大道气流,做为构筑虚域的核心和根本。
  
      他念头一转,就能从不同的域,调动不同的力量,随意捏动灵诀,亦或者凝聚为结界壁垒,守护自身。
  
      “还不够,还需要,将部分魂念,再次融入。”
  
      聂天感悟着,又生出新的想法,将注意力集中在灵魂识海,剥离出一缕缕意念,尝试着更紧密地,和三个域之雏形建立联系。
  
      “呼呼!”
  
      外环光圈,继续扩张着,继续飞驰着。
  
      “聂天!”
  
      “他终于来了!”
  
      “第七星!灾星!”
  
      某一天,巨大的喧嚣声,强行将聂天惊醒。
  
      他再次睁开眼。
  
      在他前方一片空寂的星河,在他本该前行的方位,两侧散落着战舰。
  
      还有一个个,明黄、湛蓝、嫣红、水莹的域,有众多的虚域,也有数量不少的圣域,他还看到了张启灵和厉万法,还有一些衣着华丽,一看就来历不凡的人物。
  
      然而,不论是战舰,还是那些人,都主动散开,以免挡着他前行的道路。
  
      他正常的航线前方,空旷无人。
  
      “定!”
  
      醒来后,聂天内环的浑沌乱流,因他躯体而顿住。
  
      内环一停,外环的绚烂光圈,也随着不再飞逝。
  
      如今内环的浑沌乱流,恒久存在,再没有消泯的迹象。
  
      这是因为,九星花、圣灵树和火种,能源源不断地,从外围的光圈中,为他攫取草木、星辰、火焰之力。
  
      “诸位……”
  
      聂天轻咳一声,看向一张张或熟悉,或完全陌生的脸庞,皱着眉头,道:“你们汇聚于此,意欲为何?是敌,还是友?”
  
      “别误会,聂天。”张启灵跳出来,急忙解释,“大家是听闻灵海星域、幽泽星域的消息,从别的域界过来。我们和碧霄宗没有瓜葛,和幽影会、太始天宗同样没渊源。我,还有他们来,纯属好奇而已。”
  
      厉万法也道:“你看,你前行之路,我们都刻意避开了,不挡你的道。”
  
      “哦。”聂天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他粗略看了一眼,就发现散落在前方两侧的圣域者,还有虚域者,有数百之多,星河古舰也有几十艘,造型各异,分明出自不同的域界和势力宗门。
  
      “呼!”
  
      后方,俞素瑛、尹行天、莫千帆,还有董丽一行人,见他突然止住,越过那外环光圈,反倒是飞逝到前方。
  
      “你,筑域还没有结束?”隔着层层光圈,董丽关切地询问道。
  
      “没,还没有参悟透彻。”聂天洒然一笑,灵魂识海内,一个个星魂替代他,依旧在感悟着不同属性的真谛,调动着魂念,“碧霄宗,还要多久?为什么碧霄宗的人,竟然没有中途拦截?”
  
      “灵海星域、幽泽星域吃了大亏,可能让碧霄宗有了提防吧。”俞素瑛沉吟了一下,说道:“或许,碧霄宗的布局,会发生在你快要抵达他们的域界时。”
  
      “唔,那我就继续下去。”聂天轻轻眯眼。
  
      光圈就要再次呼啸而动。
  
      “哧啦!”
  
      正前方,一条狭长的空间缝隙,凭空而成,倏然显现。
  
      一道道身影,从那条空间缝隙内踱步而出,皆神情傲慢。
  
      为首一人,赫然是聂天见过一面的洪明辉,虚灵教教主屈奕之徒。
  
      洪明辉身后,站着数名圣域强者,都是依附他的那些人。
  
      “虚灵教!洪明辉!”
  
      从各方域界而来的,众多宗门、势力的圣域、虚域来客,在空间缝隙突然闪现时,就忍不住惊呼,猜测出是虚灵教的来者。
  
      也唯有虚灵教,有这样的能力强行破开空间,送强者抵达。
  
      “祁前辈!”
  
      准备动身的聂天,在洪明辉背后,看到脸色尴尬的祁连山,忽然愣住了,“你怎么来了?裴师姐呢,她近期如何?”
  
      “裴小姐还在闭关状态,不知外界的情形。”祁连山的笑容,很是苦涩,搓了搓手,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
  
      “祁前辈,你特意过来,有什么事?”聂天道。
  
      “那个,碧霄宗那边,你非要过去不成吗?”祁连山干笑,“我们奉命前来,其实是打算做个说客。只要你现在离去,不再冲击碧霄宗的山门,你们和碧霄宗的过节,可一笔勾销。”
  
      “什么?”聂天一呆。
  
      俞素瑛的表情,同样异常古怪,“碧霄宗,找你们虚灵教做说客?宋海清死了,封婕灵也死了,碧霄宗都可以既往不咎?”
  
      “可笑,还真是可笑啊。”厉万法,还有众多外域来客,听闻这么一个消息,都在摇头,不清楚碧霄宗想些什么。
  
      “不止是碧霄宗。”祁连山脸色一正,“只要你退出去,并且承诺,从碎星古殿退出,不再是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子,那么你名下的天莽星域、垣天星域和陨星之地,都将保存独立。幽影会、太始天宗和碧霄宗,承诺不再染指你那三大域界。”
  
      聂天又是一惊。
  
      “碧霄宗,还没那么大的面子!”俞素瑛沉吟数秒,陡然反应过来,“是幽影会的会长,找的你们虚灵教的副教主玄光羽做的说客吧?据我所知,他和玄光羽私交非凡,而且碧霄宗和太始天宗那边,也唯有他出面,才能决定此事。”
  
      “不愧是玄清宫的宫主。”洪明辉哈哈一笑,替代祁连山讲话,“聂天,我们虚灵教前来,就是做个说客。只要你肯回去,回你名下的域界,答应不再插手碎星古殿的事情,你名下三大星域,不仅属于你,连那司空错的星域,都能在事后,分出给你一部分,你看如何?”
  
      “不是吧?”董丽眼波异彩涟涟。
  
      “幽影会,如此高看这位星辰之子?为了避免和他冲突,竟然说服碧霄宗、太始天宗放下成见?”
  
      “不可能!只是权宜之计罢了,宋澈泉死了老婆,死了兄长,岂会善罢甘休?”
  
      “太始天宗的金骨头陀,还有众多圣域者,也在天莽星域死了啊!”
  
      “一定有什么,我们不为所知的内情!以宋澈泉和游奇邈的性格,绝无可能妥协!肯定有阴谋!”
  
      一时间,远道而来的观望者,热烈地讨论开来。
  
      聂天直视洪明辉,扬声道:“祖光耀、辛晴和韩婉容三位长老,如今在何处?”
  
      “被镇压在碧霄宗。”洪明辉不隐瞒,“这三位和你没什么太深的交情,你只要答应那边的条件,现在回归天莽星域,双方就算达成一致。那边保证,不会再侵入天莽、垣天和陨星之地。”
  
      “嘿嘿。”聂天咧嘴一笑,“我偏要去闯一闯碧霄宗!”
  
      洪明辉猛地变色,喝道:“聂天,你连我们虚灵教的面子,都不给?”
  
      “滚开!”聂天暴喝,“你,还有玄光羽,就能代表虚灵教?除了你师傅,没人能代表虚灵教,你和玄光羽还差的远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