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限时来见!
“太不明智。”
  
  天灵宗的张启灵,轻轻摇头,低声评价:“幽影会的会长,特意找虚灵教来传话,相当给面子了啊。”
  
  厉万法满脸惋惜,“以碎星古殿现今局势看,聂天退出来,保持独立,未尝不是好事。”
  
  “谁说不是呢?”
  
  外域来客,见聂天几乎没一点犹豫,坚决地拒绝了洪明辉的提议,都困惑不解。
  
  他们内心认为,对聂天来说,那是明智的做法。
  
  “好!我果真没有看走眼!”
  
  玄清宫的俞素瑛,嘴角轻扬,明亮的眼睛,闪耀着光芒,精神一震。
  
  “聂天!”
  
  洪明辉勃然大怒,他背后一众圣域者,皆排列开来,杀气腾腾。
  
  “你胆敢小看我们虚灵教?以你,以你碎星古殿如今的状况,你连我们虚灵教的面子,都敢不给?”
  
  聂天哑然,失笑道:“洪明辉,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说的够不够清楚?你,还有玄光羽,代表不了虚灵教!只有你师傅屈奕亲临,只有他,才能是虚灵教!”
  
  洪明辉尖啸一声,又要说些什么。
  
  “我说了滚开!”
  
  聂天不耐烦,内环的浑沌乱流引动,牵起外环一圈圈的绚烂光幕,终朝前缓缓飞逝,“不论是谁,敢在此刻挡我,都别怪我不客气!”
  
  狂暴、撕裂、扭曲的恐怖气势,由那暴乱的磁场汹涌而出,洪明辉背后,包括祁连山在内的圣域者,以神识稍一触碰,便纷纷闷哼。
  
  “哧啦!”
  
  最外圈,有细小的电芒,闪烁了一霎,就立即熄灭。
  
  熄灭的电芒,乃那些洪明辉的依附者,偷偷放出来的神识。
  
  “聂天,我只是奉命来做说客,可没有什么恶意。”祁连山微微变色,讪讪干笑着,立即避让开来,“洪明辉的事情,和我没关系,我是奉副教主的命令。”
  
  请动他,让他陪着走一趟的,为虚灵教的玄光羽。
  
  玄光羽知道他和聂天还算是有交情,才在屈奕离开时,说动他,让他来一趟。
  
  他,内心深处当然不愿和聂天交恶。
  
  “让开即可。”聂天先点头,旋即暴躁地咆哮:“洪明辉,还有你们还不滚开!”
  
  “避开来!”
  
  洪明辉的一众圣域麾下,不论他如何暴怒,如何叫嚷,都一把拽住着,将他又拖入那条绽裂的空间缝隙。
  
  “聂天!我不会放过你!”
  
  洪明辉的叫嚣声,从那一条缓缓愈合的空间缝隙内,传递出来。
  
  聂天御动的狂暴磁场,再没有一点阻碍,在众目睽睽之下,继续以既定的方向,朝着碧霄宗开赴而去。
  
  “虚灵教的洪明辉,竟然都被迫退让了?”
  
  “他不退,又能如何?除非玄光羽亲临,不然以他洪明辉,还有他的那些麾下,如何阻拦聂天?”
  
  “这位灾星,当真是胆大包天,谁的面子都不给啊!”
  
  “玄光羽,这次也被打脸了。”
  
  绚烂狂暴的磁场,飞逝而过时,喧哗声从那些星河古舰,还有虚域、圣域者聚涌处,轰隆隆地传出来。
  
  ……
  
  碧霄星域,南方一片星海中。
  
  一颗炽烈的太阳,汹涌地释放着光和热,太阳光晕深处,隐约可见一道身影,一点点地拔高着,吞吐太阳光辉,纳入自身。
  
  一艘停泊的星河古舰,被一条条锁链捆缚着。
  
  每一条锁链,内部都雕刻着亿万蚊蝇般大小的符隶,符隶在锁链蚊虫般游荡着,似能啃噬附近散逸的灵魂意识。
  
  古舰上,碎星古殿的辛晴,还有韩婉容,加残余的门人,皆静坐着。
  
  从他们的角度去看,能瞧见围绕着古舰的,有密集的十几种阵列,有万千能殛灭灵魂的道则法规,有触碰便会灼伤他们的火芒,散逸周边。
  
  他们期待的目光,都看向那颗炽热的太阳。
  
  “祖光耀……”
  
  韩婉容轻叹一声,“逆境,总是能够令人焕发出潜力。要不是他在途径此地,一生参悟的灵诀奥义,又有突破,岂能从禁锢中飞离,踏足到那颗太阳,并直接发起对神域的冲击?”
  
  “太仓促了。”辛晴满脸忧容,“他苦侯三千年,都不敢尝试冲击神域。那时因为,他觉得时机还没有成熟,没有绝对的把握。这趟激进地做法,完全是因为宋澈泉的压力,是想要摆脱宋澈泉,才被迫为之啊。”
  
  “宗门,在最危急的时刻,他也没办法。”韩婉容插话。
  
  由寒渊星域飞出,他们以星河古舰踏上归途时,被碧霄宗的宋澈泉,带领宗门众多强者伏击。
  
  此战过后,这艘战舰被宋澈泉以众多阵法封禁,要拖回碧霄宗,慢慢审问他们。
  
  宋澈泉没下杀手,是想要从祖光耀、辛晴这里,得到另外两种碎星古殿奇特的修行秘术,还想知道碎星古殿隐藏的秘密。
  
  结果,就在经过那颗炽烈太阳时,静坐着的祖光耀,忽生出顿悟。
  
  他挣脱禁锢,飞入那颗炽烈太阳中,借助太阳的真火和光辉,不顾一切地去冲击神域,要和宋澈泉一较高下。
  
  宋澈泉无奈,一次次地,试图阻止祖光耀,以其神域修为,要断绝他进阶可能。
  
  初始时,除了宋澈泉外,还有众多碧霄宗的圣域者。
  
  慢慢地,碧霄宗的圣域者不知道得知什么消息,一个个匆忙离去。
  
  反倒是这艘,被重重禁制的星河古舰,暂且遗落于此,等宋澈泉解决祖光耀,令祖光耀的突破失败,或令祖光耀神魂俱灭后,才会来处理他们。
  
  “咻!”
  
  宋澈泉的神之法相,化作一条条晶亮的天河,要熄灭太阳神辉。
  
  “炎日炼天!”
  
  祖光耀疯狂的怒啸声,从炽烈的太阳发出,无穷太阳真火,呼呼地飞出,和宋澈泉的神之法相碰击。
  
  他就是借助这颗炽烈太阳,以新参悟的妙法,加半步突破的神域境,勉强挡住宋澈泉的一波波破坏。
  
  可祖光耀自己清楚,他在进阶神域期间,被宋澈泉如此打搅,再这样下去,他的进阶之路,注定也失败。
  
  可他并没有解决的办法。
  
  ……
  
  碧霄宗。
  
  “聂天那灾星,拒绝了洪明辉的提议,连虚灵教的面子都不给!”
  
  “怎么办?他离我们宗门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宗主那边,还没有解决祖光耀的麻烦啊!”
  
  残霞漫天,碧波荡漾的静海,座座青翠岛屿,如绿翡翠点缀在海面,暖风吹拂的碧霄宗,二十四个灵气凝为实质的岛屿上,众多碧霄宗的长老,都在呐喊。
  
  每一个岛屿,原先都竖立着,一架冲天的碧海荡天炮,此刻二十四架碧海荡天炮都消失在幽泽星域。
  
  碧霄宗的长老,看着失去碧海荡天炮的宗门圣地,想着聂天即将到来,一个个都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找幽影会询问一下吧?”
  
  “太始天宗那边,能不能过来施手呢?”
  
  “还是先禀告宗主吧!”
  
  众人一筹莫展。
  
  “呼!”
  
  幽寂的星河,聂天催动的狂暴光环圈,一路碾碎陨石,飞逝的流星,聚涌着数十种外域渣滓,跋扈地飞向碧霄宗所在的域界——碧涛域!
  
  “碧涛域,就在前方!”
  
  玄清宫的俞素瑛,难掩脸上兴奋,以比聂天还快的速度,先一步临近那个在一条条灵气溪河中的域界。
  
  “碧涛域,碧霄宗的总部啊!”
  
  “终于,就要到了么!”
  
  内层,浑沌乱流中的聂天,霍然睁开眼。
  
  他眼瞳深处,群星闪耀,似能看透一片片星海深处,潜隐的秘密般,给人一种无比深邃,无比神秘的感觉。
  
  “星瞳!”
  
  动用灵诀秘法,他细细观望,能瞧见碧涛域边沿,缭绕着的一条条灵气溪河,暗含种种法则道义,镌刻着众多微缩后的秘阵,在庇护着域界,免受外域流星,还有星河古舰的撞击。
  
  一般来说,有神域者存在,或者曾诞生过神域者的宗门,坐落的域界都有类似的大阵。
  
  因为,据说只有神域强者,才能祭出神之法相后,在外域星空,将秘阵,将自身感悟的法则道义,镌刻在域界的界壁层面,来保护一个域界。
  
  “碎星古殿聂天,远道而来,求见碧霄宗的宋宗主!”
  
  一声震天动地的咆哮,如洪钟大吕,在碧涛域的外界星空中,轰隆隆地震荡开来。
  
  “聂天!”
  
  碧涛域内,三位碧霄宗的圣域者,惊慌失措地,急匆匆地祭出圣域,赶紧从域内飞离,到了聂天面前。
  
  为首一人,站出后,冷硬地说道:“我宗的宗主,暂且不在碧涛域,阁下改日来见吧。”
  
  “聂天!你在灵海星域,在幽泽星域,灭宋家,杀封家家主,你犯下滔天罪孽,还敢来我们碧霄宗?”另外一个彪悍的,脾气火爆的碧霄宗长老,忍不住指着他,就破口大骂起来。
  
  “宋澈泉不在?”聂天脸一沉,“三日!我给他三日时间,不论他人在何处,必须立即回碧霄宗见我!不单是他,我宗的祖光耀、辛晴和韩婉容长老,任何人出了事,我都要碧霄宗以灭宗来赎罪!”
  
  围观者轰然变色。
  
  “要宋澈泉去见他?神域境界的宋澈泉啊,他成名多年了?”
  
  “除了四大古老宗门的那几位神域,还有幽影会、太始天宗几人,谁碰到宋澈泉,不要弯腰致意?”
  
  “聂天,太跋扈了一点吧?”
  
  众人惊诧地嚷嚷。
  
  “你,胆敢让我宗主见你!”火爆的碧霄宗长老怒道。
  
  “不见棺材不掉泪。”聂天咧嘴狞笑,内环中的两手,虚空划动。
  
  外环光圈中,有一束束拖曳着五彩火芒的流星,受他法决引动,顿时飞了出去,向碧涛域射来。
  
  “呼!”
  
  狂暴的光圈,紧随其后,一点点地,去接近碧涛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