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不见棺材不掉泪!
    七道流星火芒,飞逝向碧涛域,溅射出点点火星。
      “哧啦!”
      聂天周遭,由火焰灵丹和那一簇火种,凝变而成的虚幻之域,有炽热炎能,被抽离出来。
      炎能,神奇地汇入那七道流星火芒。
      “小辈找死!”
      碧霄宗性格爆裂的长老,圣域中期修为,他的圣域流光溢彩,如彩虹霞光凝炼而成。
      他霍然冲出,一赤金色的锥子,拖曳着霞光,迎向一道流星火芒。
      “蓬!”
      火光飞溅,赤金色的锥子,将其中一道流星火芒,给一点点地碾碎。
      “不过如此!”
      那位长老冷笑着,手中赤金色的锥子,又连番挥动着,将剩余的一道道流星火芒,也给碾碎。
      “似乎,稀疏寻常啊。”
      另外两位碧霄宗的长老,看到聂天第一波的攻势,被轻易化解,愣了愣,都忽然目显轻视。
      “这,不应该是聂天的实力吧?”
      从外域而来,远远眺望的虚域、圣域者,眼见聂天发动的,第一波的流星火芒,很轻易被碾碎,都目显错愕。
      “只是小试牛刀罢了。”张启灵低声道。
      “聂天在元阳星域,能发挥出来的战力,都不止于此。”厉万法也道。
      “嗤嗤!嗤嗤!”
      两人讲话时,环绕在聂天外环的,一层层的绚烂光圈,终于和那位火爆的碧霄宗长老,绚烂多彩的圣域冲撞。
      如狂暴的巨象,冲击到绵羊!
      碧霄宗那位圣域中期的长老,绚烂多彩的圣域,纸糊的一般,瞬间变的支离破碎。
      狂暴、扭曲、撕裂的力量,一波波地汹涌而至,将那破碎的圣域冲击的,短短时间就消散于天地。
      连带的,还有那位暴躁长老的灵魂,化为碎骨血雨的躯壳。
      “不!”
      碧霄宗另外两位长老,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惨叫声中,他们不进反退,离聂天外环的光圈,尽可能的远。
      “这,才是灾星聂天,能发挥出来的真实力量啊!”
      “圣域!都如此不堪一击?”
      “圣域若能阻拦他,那宋海清,还有封婕灵,等等灵海星域、幽泽星域的圣域强者,岂会尽数被屠杀?”
      “也对!”
      议论声中,环绕在聂天外层的光圈,突碰撞到碧涛域的外沿。
      “蓬!蓬蓬!蓬蓬蓬!”
      七彩的光雨,从碧涛域外沿的界壁,数十种阵法,一条条灵力溪流中溅射开来。
      有一些微缩阵法,陡然扩大,可也未能支撑太久,便轰然爆灭,如灯火熄灭,化作灰烬。
      “啊!”
      碧涛域内部天地,山川抖动,大地裂开深深地沟壑,天地灵气混乱,灵兽嗷嚎着,恐惧地发抖。
      所有生活在碧涛域的,不论是碧霄宗的,还是别的炼气士,亦或者凡人,都绝望地看着天穹。
      天穹,如在燃烧般,火光四溢。
      一种大难临头,末日降临的感觉,笼罩在所有人心头。
      “是碎星古殿,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来犯!”
      有知晓内情者,呜呼哀叹着,赶紧要子嗣,亲人去碧霄宗,要借助碧霄宗的空间传送阵,尽快从碧涛域逃离。
      “砰!砰砰!”
      碧涛域边沿,有七八种阵列,还有一道道烙印着神域者神之奥义的道则法意,都被聂天那外环光圈,给碾压粉碎。
      域之界壁,外沿大气层,都似裂开,仿佛会有星河中的外域渣滓,顺势侵入。
      星辰域界,一旦外层保护丧失,就会化作死星,星河中的恐怖能量,都会渗透下来。
      虚域以下的炼气士,都会承受不住,会被侵蚀而亡,普通的凡人,更是不堪一击,将会突然暴毙。
      “别!别继续了!”
      两位碧霄宗的长老,终于恐惧地,发出几乎是恸哭的哀求声。
      碧涛域的炼气士,有十万之多,凡人近千万。
      那些人,都是和碧霄宗关系紧密的家族,还有附庸势力的精英子弟,要是随着碧霄宗的沦陷,全部都死了,他们没办法交代。
      “我说了,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聂天冷哼一声,御动着内环的浑沌乱流,稍稍离碧涛域远点,不再以外环层层的光圈,撕裂碧涛域的界壁。
      他一退,碧涛域的不稳定界壁,又在众多天地灵气的修复下,缓缓愈合。
      然而,任何人都能看出,只要聂天再继续一会儿,整个碧霄宗的界壁,就会被彻底撕碎。
      那时,或许碧霄宗的宗门内,借助另外一座阵法庇护的碧霄宗核心子弟,还能维系生命,其余碧涛域的炼气士,凡人,都将灰飞烟灭。
      “毁灭一个域的力量,还是碧霄宗的碧涛域,聂天的实力,已强大到如此地步了!”
      “碧霄宗,去招惹碎星古殿,真的就是明智之举吗?”
      “幽影会的会长,还是看得透彻啊,知道聂天这样的家伙,能够不成为敌人最好。只是可惜,被聂天给拒绝了。”
      “聂天,如今虚域才堪堪造就,便已如此强大。如果有一天,他成为神域,将会如何?”
      “怕是,比季苍当年,比莫珩当年,都要可怕十倍!”
      众说纷纷。
      “三天!我重述一遍,给你们碧霄宗三天时间!”聂天态度强硬,“要宋澈泉,在三天时间内,带着祖光耀、辛晴、韩婉容那些被挟制的长老、门人,来这里见我。否则,我将毁去碧涛域,毁去碧霄宗的宗门!”
      “我们这就传唤!”碧霄宗的两位长老,脸色青红皂白,却不敢反驳,乖乖退回。
      “咻!”
      俞素瑛、尹行天、莫千帆等人,还有董丽都分散开来,隔着层层光圈,凝视聂天。
      聂天冲他们轻轻点头,随后便不再多言,继续在内环中,感悟着筑域之术。
      “三天,只有三天时间而已,碧霄宗就算空间传送阵时刻运转,也难以将所有人,都成功迁移出去。”
      “凡人呢?千万的凡人,又能如何?”
      “宋澈泉,究竟人在何处?聂天杀上门了,宰了他妻子,还有他兄长,他还要做缩头乌龟吗?”
      “谁知道宋澈泉在何处?”
      张启灵、厉万法,还有几位圣域后期者,在人族域界有头有脸的人物,沉吟许久后,一个个都走向俞素瑛,尹行天等人面前。
      “摧毁碧霄宗,并没有什么问题,可碧涛域凡人千万,难道要全部陪葬不成。”
      “你们几位,要不要劝劝聂天,那些凡人都是无辜的啊。”
      “董家小姐是吧?听说你是聂天的未婚妻,你,能否和聂天说一下,让他别乱来,别冲着未曾修炼的凡人,去大开杀戒?”
      很多人都在劝解,希望聂天能冷静一下,只针对碧霄宗即可,别迁怒凡人。
      “你们停泊的星河古舰,数量不少,每一艘星河古舰内部,都有空间传送阵。”俞素瑛想了想,“你们既然心慈,就以你们的星河古舰降落,送碧涛域的凡人,去你们的域界暂时避祸。”
      “也是一个主意!”
      张启灵点头,然后就吆喝着,要大家行动开来。
      旋即,一艘艘从不同域界飞驰而来,代表着星海中别的人族势力家族的星河古舰,纷纷坠落向碧涛域。
      ……
      “哧啦!”
      一条空间缝隙,就在那艘碎星古殿的星河古舰处,撕裂而成。
      洪明辉一步踏出,后方,数名圣域者紧随。
      “虚灵教!洪明辉!”
      古舰中,辛晴、韩婉容两人,身形一顿,猛地注意起来。
      洪明辉瞥了一眼,被禁锢的辛晴和韩婉容,神色略有一点尴尬,不敢多瞄,急忙别过头去,往那炽烈太阳的另一端飞去。
      以前,四大古老宗门交好,在死星海战斗时,双方都熟悉,偶尔还会并肩战斗。
      洪明辉,还曾被她们照应过。
      “他,为什么会来这里?”辛晴茫然。
      韩婉容摇头,“虚灵教,难道和碧霄宗有什么渊源不成?”
      “没听过啊。”
      ……
      数秒后。
      连番攻击祖光耀,尽一切可能,阻拦祖光耀突破的宋澈泉,和虚灵教的洪明辉一道儿,由那炽烈的太阳边角,飞逝而来。
      宋澈泉的脸色,从来没有如此阴沉难看过,他瞪着辛晴和韩婉容,一会儿杀气腾腾,一会儿满脸颓丧。
      洪明辉眉头紧皱,一言不发,等候宋澈泉的决定。
      “会长,是怎么说的?”
      好半响后,宋澈泉以沙哑的声音,询问洪明辉。
      “会长说了,非万不得已,他不想将聂天得罪死。”洪明辉苦笑,“我也不清楚缘由,会长敢向储睿下手,敢向碎星古殿下手,可就是在聂天这一点上,显得有些犹豫,束手束脚。”
      “我这边死了很多人,我不管会长怎么想,怎么做,我再难忍受。”宋澈泉道。
      “那你……”洪明辉看了一眼辛晴等人。
      “我会带她们过去。”宋澈泉低喝。
      “以她们,换取碧霄宗的安全?”洪明辉愣了愣。
      “不是。”宋澈泉骤然暴躁,“我回碧霄宗,倒是要看看那聂天,如何破碧涛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