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引魂入域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一艘艘外域星河古舰,在碧霄宗开放界壁后,降临到碧涛域。
      碧涛域的人族,炼气士和凡人,都惶恐地通过哪些星河古舰内,一座座的空间传送阵,由碧涛域撤离。
      星河中,很多圣域者,虚域者,要么如张启灵、厉万法般,刻意去向俞素瑛、尹行天等人打探消息。
      更多人,则是密切关注着,聂天的一举一动。
      “哧!”
      外环狂暴能量圈,时有电光,忽然消逝。
      那些逝去的电光,都是虚域、圣域者,窥视其暴乱磁场玄奥的,一缕缕的神念。
      渐渐地,别说是虚域者,连那些修为突破到圣域后期的强者,都心生忌惮,放弃了以神念,感知那暴乱磁场的秘密。
      神念的损耗,恢复起来比灵力艰难许多,没人想无止尽的消耗。
      最终,他们只能以眼睛眺望,以眼睛去观察那狂暴磁场的秘密。
      聂天顶多算初入虚域,以这般的境界修为,由灵海星域、幽泽星域,斩杀众多的圣域强者,此战绩太过彪悍。
      所有人都看出,他真正厉害的地方,就是被内环浑沌乱流牵引,外环的一圈圈光环。
      狂暴、扭曲、撕裂的力量,混杂在光圈,能碾压撕碎一切有实体的,或虚幻的神念,这样的磁场异力,令众人惊惧颤栗的同时,也心有希冀。
      他们,想参悟其中所含的奇妙,不管是以后和聂天冲突,还是融入自身修行的灵诀,都有益于他们。
      只是,无法以神念探察的他们,光靠眼睛去端详,看再久,仿佛都难以体悟真正的奇妙。
      “域,领域,灵魂意识,灵丹,灵材……”
      绚烂而又神奇的光环核心,聂天悬浮不动,眼睛闭合着,一道道念头,一束束的明悟之光,于灵魂识海深处,像闪电划过,如长虹一闪而逝。
      头顶星幕般的域,脚踏的,草木圣地般的域,环绕周身的,烈焰滔天的域。
      不同的虚域,皆有异宝坐镇,蜕变的九星花,火种,圣灵树,都汲取了一滴滴他的生命精血,都含有大神妙。
      “嗤!”
      一丝丝纤细微小的,唯有聂天自身能感知的念头,从他的真魂中剥离出来,悄悄地飞逸向头顶、脚下、周身的虚幻之域。
      引魂入域。
      魂念不入虚域,一个个虚域都显得很空洞,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待到他的魂念,逸入不同的虚域,那三个虚域如空白的纸张,就像是被绘刻出,一幅幅五彩斑斓,精美奇妙的图卷一般。
      聂天心神一动,细细端详,才知魂念入虚域,他参悟的火焰、星辰和草木法决,都化作三种力量属性的大道规线般,烙印在虚域。
      虚域,仿佛一下子被注入了生命,变得鲜活,变得栩栩如生。
      星辰、草木、火焰三种属性的灵诀,力量道义,瞬间变得清晰,他感悟的法决,很多晦涩难懂的地方,似豁然开朗。
      “嗤嗤!”
      一缕缕念头,在三大虚域飞逝,勾勒出肉眼难查的,神秘而又复杂的线条。
      线条始终在变幻着,重组着,构建出全新的法决,灵阵,脉络。
      “呼!呼呼!”
      外环的绚烂光圈,以他为中心,始终旋动着。
      初始时,旋动速度还较为缓慢,随着他引魂入域,随着他的一缕缕念头,在虚域烙印上印记,那光环旋动的速度,渐渐加快了。
      “咦!”
      玄清宫的俞素瑛,突然有所察觉,眯着眼,向身旁莫千帆询问:“有没有一种感觉,外域星河内,诸多混杂的能量,被聂天那光圈抽离的速度,一点点地加快了?”
      莫千帆点头,“有这种感觉。”
      过了一阵子,尹行天,还有很多圣域后期者,都生出异样感。
      再往后,连虚域者,都露出惊容。
      外域星河中,混杂着各式各样的能量,其中绝大多数的能量,能侵蚀血肉,灵气,是有破坏力的。
      域,就是一层保护膜,保护人族炼气士,免受侵害。
      此刻,圣域者和虚域者,越来越觉得,似乎不需要祭出域,也能在星河停留。
      因为,附近绝大多数的外域杂质,含有腐蚀的诡异能量,皆在迅速消失。
      消失在聂天的外环光圈中。
      “第二天了。”
      有人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
      “不错,离聂天给出的期限,过了一天了。碧霄宗的宋澈泉,还没有现身,他究竟在何处?”
      “碧涛域的凡人,就算是撤离,碧霄宗的根基毕竟还在这里啊!”
      众人交谈时,突然注意到有一道道流光,从遥远的天际,飞逝而来。
      那些流光,如划破星空的流星,都是圣域者赶路的痕迹。
      “卜光星域,占天宗!”
      “梵暮星域,梵舸会!”
      尹行天和莫千帆等人,望着一束束流光,看着接近的身影,都辨别出来者身份。
      他们知道新抵达者,乃是离碧霄星域不知道多么遥远,和碧霄宗、和碎星古殿一点瓜葛都没的宗门,也知道那些人恐怕都是奔着聂天和碧霄宗的冲突而来。
      “人族域界天地,几乎近半的高级星域的宗门,都有圣域、虚域者降临。”俞素瑛轻声一笑,“聂天,和碧霄宗的宋澈泉,这一番的碰撞,倒是声势浩大,吸引了不少来人啊。”
      “还有一部人,去了碎星域,准备见证太始天宗、幽影会,和碎星域的战斗。”厉万法道。
      俞素瑛一愣,眼神渐渐凝重:“太始天宗、幽影会,开始向碎星域动手了?”
      厉万法点头,“俞宫主,因为你撕碎了和他们的协议,所以有很多消息,你被幽影会刻意忽略掉了。”
      “原来是这样。”俞素瑛点头表示明白。
      ……
      “聂天!”
      一个并不特别高昂,但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突从碧涛域传来。
      很快,就有一人由碧涛域飞出,并在飞离碧涛域界壁霎那时,将其独特的神之法相,轰然给祭出。
      其神之法相,如汪洋海神,有众多溪河交汇在他腋下和身侧,他脚下所踩的海洋,碧浪滔天。
      “宋澈泉!”
      看到来人,将神之法相祭出后,苦等许久的圣域者,纷纷低喝。
      俞素瑛清冷的声音,率先响起,“宋宗主,我临时改变决定,选择放弃对碎星古殿的落井下石,很是抱歉啊。”
      宋澈泉锐利的眼睛,如两柄剑,刺向俞素瑛,冷哼道:“会长已给出明确态度,待到碎星域的事情解决,定要找你好好谈一谈!”
      俞素瑛脸色一变。
      幽影会的会长,神域中期的修为,传言都即将要进阶后期了,乃是除了楚源、屈奕寥寥几人外,人族域界最权势滔天的人物。
      玄清宫,是没办法和幽影会,和他抗衡的。
      更何况,除了幽影会以外,还有一个太始天宗,游奇邈也是神域中期,境界超她一筹。
      俞素瑛感觉到了压力。
      “会长说了,聂天和我们碧霄宗,后续和太始天宗、幽影会的事,你只要不插手,作壁上观,大家还有缓和余地。”宋澈泉冷着脸,道:“但你,只有向我们下手,那就是玄清宫和我们三方的战争,不死不休!”
      俞素瑛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幽影会、太始天宗,还有碧霄宗。”
      她低垂着头,暗自沉思着,想到幽影会的会长,和玄光羽的交好,想到很久很久前,四大古老宗门都欠幽影会的人情。
      她意识到,单凭玄清宫的力量,连单独和幽影会对峙的可能都没。
      除非,除非这趟战役结束,碎星古殿不倒,聂天还活着,而且令幽影会、太始天宗、碧霄宗重创,才能令玄清宫不必承受幽影会、太始天宗、碧霄宗的后续追究。
      “可能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