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领域冲撞
    碧涛域天崩地裂!
      还镇守碧霄宗的炼气士,绝望地发现,天降万千流星,坠落后将山川、湖泊冲击的惨不忍睹。
      碧涛域生灵涂炭。
      扭曲、狂暴、撕裂的力量,席卷整个域界,令那些将希望寄托在宋澈泉身上的,一名名碧霄宗的炼气士,魂灭体碎。
      “裂域!”
      宣判死刑般的,浩浩荡荡的轰鸣,由聂天咆哮而出。
      一截赤红色的,狭长的骨头,利刃般划来。
      赤红血光中,无数晶莹纤细的血脉晶链,轰然爆发出星空巨兽的血脉天赋。
      一头笼罩着浓稠血光,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巨兽虚影,将整个碧涛域,似抓在巨大的兽爪中。
      “嗤嗤!”
      亿万赤红血光,带着切割域界星辰的法则道规,施加到碧涛域。
      碧涛域,宛如一块大蛋糕,被十几柄刀叉,同时去切割。
      碧涛域终分崩解体!
      还残留碧涛域的炼气士,要么境界低微,被狂暴、撕裂、扭曲的力量,当场震杀,一缕残魂都未能逃离。
      还有一部分圣域者,在域碎时,化作一束束遁光,及时地躲过一劫。
      然而,碧霄宗的二十四个岛屿,因碧海荡天炮的消失,连基础的防御力,都没有释放出来,便被一束束火炎流星冲溃。
      之后,就是整个域界的碎裂。
      闻名整个星域,以天地灵气充沛,溪河密布,有万千清澈湖泊的碧涛域,就在众人的注视下,炸裂开来。
      碎裂的碧涛域,分为一块块硕大的陨石,有的在力量的推动下,化为绚烂的流星,不知道飞向何处。
      有的陨石碎片,爆灭后,成为外域星河的尘埃,更小的污秽颗粒。
      “碧涛域,也是一处修炼圣地啊。真是没有料到,一个这样的域界,如此轻易地,被彻底毁灭了。”
      “碧霄宗,就算是能压制聂天,能从和碎星古殿的战斗中获胜,宗门根基都没了,也算不上胜利吧?”
      “第七星!聂天灾星之名,果然是实至名归!”
      张启灵、厉万法,还有诸多从不同星域特意前来的炼气士,脸上布满惊容,下意识地,和聂天的那一圈圈光环,再次保持距离。
      与此同时,他们个个更是下定决心,一定不能和聂天这个灾星,有什么冲突。
      他们的星域,他们的宗门势力,还不及碧霄宗。
      聂天,当着宋澈泉的面,以诡异的能量磁场,将碧涛域都给毁去了,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嗤嗤!”
      域界碎裂时,那艘星河古舰上的辛晴、韩婉容,都被净天神芒给庇护住,躲过了宋澈泉的致命一击。
      禁锢着古舰,束缚辛晴和韩婉容的阵列,一条条锁链,被净天神芒给轰碎。
      那艘星河古舰,也在俞素瑛的神力牵动下,从宋澈泉的方位挪移开来。
      “哧啦!”
      破穹剑的虹芒,血灵子的血之壁障,还有谢谦等人的层层防御,也把宋澈泉攻击董丽的晶莹溪流,给拦截下来。
      董丽安然无恙。
      “碧涛域,碧涛域就这样……”
      祭出神之法相,脚踏深海的宋澈泉,忽茫然地扭头看向分裂的碧涛域,他变得有些失魂落魄,似难以接受所见的事实。
      就在刚刚,他一边要分心灭杀辛晴、韩婉容,一边要斩杀董丽。
      他面对的是俞素瑛,是尹行天、血灵子、谢谦、景飞扬,还要以黑水玄珠捆缚莫千帆,导致他没办法再分心,去抵挡聂天的那狂暴磁场,只能眼睁睁看着,聂天以那恐怖的磁场,将碧涛域的界壁冲溃。
      他本以为,以碧霄宗一代代神域强者,烙印在碧涛域界壁的法阵和符隶咒文,是能够支撑一阵子的。
      只要给他缓过神来,他就能斩杀聂天,将董丽,辛晴一行人,都给轰杀当场。
      他错估了碧涛域界壁的防御,也错估了聂天的力量!
      眼看着,因他错误的判断,碧涛域崩碎开来,巨大的悔恨,如汹涌的潮水将他淹没。
      宋澈泉突然变得疯狂。
      “黑水玄珠!碧海涛天诀!”
      其神之法相,节节攀升,碎裂的碧涛域,一些硕大陨石的湖泊江河,皆被宋澈泉引动,一条条溪河,一片片的湖泊,霍然融入宋澈泉的神之法相。
      “哗啦!哗哗!”
      水流湍急的声音,从宋澈泉的神之法相传来,他伸手一招。
      那一枚封禁着莫千帆的黑水玄珠,化作一漆黑深海,融入他脚下的那海洋。
      突然,一层层的滔天巨浪,以宋澈泉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席卷而来。
      巨浪,如狰狞咆哮的怪兽,有千米高,一层接着一层,动荡出来的力量,将碧涛域碎裂的陨石,都给拍打成石屑。
      “呼!呼啦!”
      有一些虚域的观望者,被那巨浪冲击到,虚域陡然消散。
      连外界的圣域者,圣域被巨浪拍打以后,一个个也都是口吐鲜血地,吓的疯狂地逃离开来。
      “宋澈泉疯了!”
      “妈的!他的攻击,是无差别的!任何人,都是他攻击的对象!”
      “快快离这疯子远一点!”
      没有踏入神域者,不论是星河古舰,还是虚域、圣域者,只要被席卷八方的巨浪拍打到,都是非死即伤。
      “碧霄宗的神之法决!”
      俞素瑛脸色一变,以自身的力量,以银色环带,牵动着那艘星河古舰,将古舰带的尽可能远。
      尹行天,还有血灵子等人,赶紧保护着董丽,也急匆匆离开。
      一时间,在发疯的宋澈泉周边,各方来客都暂时撤离。
      只剩下聂天,还有依然被黑水玄珠,给封禁着的莫千帆。
      “聂天!”
      宋澈泉歇斯底里地厉啸着,这一刻他的神之法相,超过万米!
      惊天巨浪,以神之法相起始,一波接着一波,一层接着一层,以他为中心肆虐八方。
      “蓬!蓬蓬!”
      被那一截星空巨兽的骨头,给碎裂的碧涛域,一块块巨大的陨石碎片,都化作石屑纷飞,融入那巨浪中。
      巨浪,从清澈的水液,变得浑浊,更添厚重深沉感!
      “碧海涛天诀,以黑水玄珠推动,融入碎裂的碧涛域的所有江河、大海的力量,巨浪中,又糅合了陆地尘埃……”
      玄清宫的俞素瑛,喃喃低语,脸色凝重至极,“宋澈泉,要御动这样的力量,损耗也是极大的。依我看,此战不论结果如何,宋澈泉都会重创。他冲击神域中期的时间,至少延缓千年。”
      “俞宫主?”辛晴低呼。
      俞素瑛轻轻摇头,“宋澈泉这架势,是打算拼命了。我现在插一脚,未必就能发挥什么作用,我要再看一看。”
      她的神之领域,和借助天时地利人和,以神器黑水玄珠引动的宋澈泉,目前有差距。
      她不想第一时间冒险。
      “聂天,会不会有事?”韩婉容急切道。
      “环绕着聂天的,那一层层的光圈,虽然不是神之领域,可里面狂暴、撕裂、扭曲的波荡,怕是比很多神之领域都恐怖。”俞素瑛密切关注着,“只不过,那能量磁场非随时能动用,聂天也不能收放自如。”
      “或许,等这趟消散了,以后都未必能再次凝结营造出来。此能量磁场,最初时,由太始天宗的游奇邈,不知从什么暴乱之地调动而来,然后被聂天掌控。”
      俞素瑛说出其中的奥妙。
      辛晴和韩婉容听了半响,还是云里雾里,有点不太理解。
      “简单的说,被聂天牵动的那狂暴诡异的磁场,并不是以他的域变化出来。”俞素瑛再说,“那是游奇邈这样的神域中期者,都炼化不了,从别的异地借用的力量。这股力量,历经一个个星域的积蓄强大,以我来看,足以和宋澈泉此刻巅峰的神之领域碰撞!”
      “你是说,唯有聂天,才能和这时的他抗衡?”辛晴惊道。
      “不错,只有此刻的聂天,方能和宋澈泉去正面冲击。”俞素瑛点头,“你也看到了,碧涛域都被他那狂暴的磁场,给碾碎了。如此恐怖的破坏力,我催动净天神芒,全力去攻击,都是达不到的。”
      “聂天,已强大如斯?”韩婉容愕然。
      “非也,这种强大只是暂时的,是各种因素促成的,事后一定会消失。”俞素瑛评论,“可现在,他就是唯一的那个,可以和宋澈泉正面硬抗的人物。”
      “聂天!聂天!聂天!”
      宋澈泉的叫嚣声,似在整个碧霄星域响起,声声咆哮,如浪涛般,传递到星河之外。
      “呼!哗啦!哗啦!”
      终于,一波波的巨浪,和聂天那碾碎了碧涛域的外沿光圈,有了接触。
      “轰!轰轰轰!”
      所有散落开来的虚域、圣域者,看着千米高的,如山般的巨浪,拍打到一圈圈光环,都觉得自己的灵魂识海在颤栗。
      绚烂的光环圈,神辉爆灭,能撕裂灵魂的罡风,和巨浪中的异力交汇。
      数不尽的光烁,不知名的颗粒,在那光圈内浮现,与宋澈泉寄托在巨浪中的,他参悟的水之奥义光线碰击着。
      “哧啦!”
      突然间,将碧涛域切碎的那一截星空巨兽骨头,从内环浑沌乱流中飞出,向层层推动巨浪的宋澈泉刺来。
      冥冥中,宋澈泉生出被星空巨兽盯上的感觉,心神一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