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癫狂的圣域
“精血沸腾!”
  
  一滴滴精血,于聂天心脏点燃,磅礴的生命精气,凝为一道道赤红电光,注入那一截星空巨兽的骨头。
  
  “生命糅合!”
  
  血脉天赋展开,聂天顿生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他化作了一头始源时代的星空巨兽!
  
  “嚎!”
  
  随性而出的一声咆哮,由他口中发出。
  
  然而,外环一层层光圈中,混杂着的数十种不同属性,不同气息的能量,域外渣滓,都似被影响。
  
  “呼!呼呼呼!”
  
  光圈中,一束束流光,突汇入那截骨头。
  
  顷刻间,就有亿万条晶莹的血光,于星空交汇而成。
  
  血光,释放出蒙蒙血雾。
  
  血雾中,一头能碎裂域界,撕扯古神、古魔,吞吐天地的巨兽,若影若现。
  
  “咻!”
  
  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赤红色流星般,一闪而逝。
  
  巨兽的虚影,随之消失。
  
  滔天巨浪中,碧霄宗的现任宗主宋澈泉,霍然变色。
  
  他的眸中,突显强烈的惊惧不安!
  
  “哗啦!”
  
  他脚下,和他神之领域融合的黑色汪洋,被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抽刀断水般,一分为二。
  
  “喀!”
  
  那一枚,被碧霄宗一代代宗主炼制的黑水玄珠,都似出现裂纹。
  
  青耀的闪电,从黑色的海洋底下,一道道地显现。
  
  “莫千帆!”
  
  宋澈泉深吸一口气,连番施展法决,两手缔结出一个个法印。
  
  漫天法印,如雨落下,以水之轻柔、无孔不入的奥义,再次镇压被禁锢的莫千帆,令他不能暂时摆脱。
  
  “啊!”
  
  可突然间,宋澈泉又发出一声惊呼。
  
  他恐惧地发现,他的灵魂识海深处,水波荡漾的魂念内,有一模糊的巨影,像捕杀众生的古老生命,神奇地显化出来。
  
  巨影,虚幻不可见,如他臆想出来的。
  
  可是,从那巨影中散发的气息,分明和聂天极其相似!
  
  “不可能,不可能是聂天……”
  
  宋澈泉内心呢喃着,不断地摇晃着脑袋,想要摆脱那虚幻的巨影,想要剔出脑海的邪念,恢复清明。
  
  但那巨大的虚影,从模糊,变得反而愈发清晰。
  
  “一头,一头星空巨兽!”
  
  始源时代,食物链顶端的恐怖气息,铺天盖地的,充斥在宋澈泉的灵魂识海,形成令他都无法承受的压制力!
  
  宋澈泉忽捂着头,凄厉地惨叫。
  
  “哗哗!哗啦啦!”
  
  他牵动的法决,一**的巨浪,威力大幅度地减弱。
  
  聂天这边的一层层光圈,绽放着神辉华光,以狂暴、扭曲、撕裂之力,将那层叠而来的巨浪,一一击溃。
  
  “喀嚓!”
  
  脆响,从那黑色汪洋传开。
  
  下一刻,莫千帆的神之法相,冲破黑色深海的封禁,又踏入真实天地。
  
  莫千帆怒吼着,缠绕着无穷无尽雷霆电芒的法相,愤怒地跺向深海,似踩住了那一枚碧霄宗的神器黑水玄珠!
  
  “哗哗!”
  
  滔天巨浪,像是一头头水龙,被莫千帆的神之法相踩住,波澜都渐渐平息。
  
  “宋澈泉……”
  
  玄清宫的俞素瑛,满脸惊异,不明白在宋澈泉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只知道,宋澈泉的灵魂,似遭受异物入侵。
  
  如果灵魂识海没异常,宋澈泉的法决,黑水玄珠的压制力,都不会失效,莫千帆也挣脱不出。
  
  就是因为灵魂识海失控,宋澈泉满盘皆输!
  
  他的碧海涛天诀,他的黑水玄珠,对聂天,对莫千帆,都没了强大威胁。
  
  莫千帆,从那黑色汪洋挣脱。
  
  而聂天,则是动用那绚烂的能量光圈,将他的碧海涛天诀破掉。
  
  “宗主!”
  
  碧涛域碎裂,匆忙逃出的数名碧霄宗的圣域强者,此刻见宋澈泉茫然抱头,都在大叫着提醒。
  
  宋澈泉鼻孔,有猩红的鲜血,不自禁地流溢出来。
  
  “宗主!宗门已破,碧涛域已毁,不必,不必继续死撑下去啊!”又有一人,大声疾呼。
  
  宋澈泉轰然巨震。
  
  从迷茫失措中倏然醒来的他,眼中满是悲痛之色,可似乎瞬间认清局势。
  
  “哗啦!”
  
  他的神之法相,融入那黑色汪洋,和黑水玄珠融为一体。
  
  黑色汪洋,凝为一条漆黑溪河,将一名名碧霄宗的炼气士,吸附在内,呈一道黑色闪电,陡然冲出。
  
  “哧啦!”
  
  黑色闪电,划破星空而去,眨眼就没了踪迹。
  
  俞素瑛,还有莫千帆两位神域者,略一犹豫后,就下了决心去追击。
  
  可一霎后,俞素瑛和莫千帆又回来了。
  
  “怎么了?”董丽道。
  
  “宋澈泉,应该是借助一条空间缝隙,从碧霄星域消失了。”莫千帆冷哼一声,“我们过去时,看到一条敞开的空间缝隙,正缓缓愈合。”
  
  “虚灵教,洪明辉!”董丽神情不善。
  
  莫千帆点头,“应该就是他了。”
  
  “咻!”
  
  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直到此刻,才重新飞回,飞逝向聂天。
  
  内环浑沌乱流中,聂天睁开眼,以一种奇异的眼神,望着骨头的回归。
  
  如俞素瑛般强大的炼气士,视线能穿透外层光圈,能看到内环中的聂天。
  
  此刻,看着那截骨头的聂天,在他们的眼中,虽然为人族体态,却令他们生出很强的别扭感。
  
  那种感觉……聂天和星空巨兽的骨头,是浑然一体的。
  
  他们不清楚,这是生命糅合的血脉天赋,还在发挥着作用,只感觉现在的聂天,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以人的形态出现的星空巨兽!
  
  “莫不过,聂天的血脉源头,为一头星空巨兽?”
  
  一个疯狂的念头,突然在众人心头滋生!
  
  生出这样念头的人,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又赶紧摇头。
  
  “不可能!根本不可能!星空巨兽,怎么都不可能和人族发生混血!混血者,也不可能是混合星空巨兽的血脉!”
  
  “星空巨兽,早就灭绝了啊!”
  
  “想多了,是我想多了。可聂天,为什么能如此轻易的,动用那截骨头,甚至激发星空巨兽生前的血脉天赋?”
  
  困惑、诧异、不解,缭绕在每一个心头。
  
  “宋澈泉,就这么逃了?”
  
  好半响后,张启灵以艰涩地声音,突然开口。
  
  “碧涛域被灭,宋澈泉,中途逃离!”
  
  巨大的喧哗声,从那些虚域者,圣域者,还有驻留的星河古舰内震荡开来。
  
  “聂天!”
  
  辛晴和韩婉容,终挣脱那古舰内,宋澈泉的遗留束缚,能够以自身的力量,再一次翱翔星河。
  
  两人兴冲冲地,来到那外环光圈处,由韩婉容叫喊道:“我宗,祖光耀长老,在被宋澈泉押送回来时,参悟出炎日真诀的神之奥妙!此刻,祖光耀长老正在一颗炽热的太阳中,吸纳太阳神辉,冲击神域!”
  
  辛晴清冷如月的眼瞳,闪烁着希望和兴奋的光芒,“聂天,你能助莫宗主,突破到神域,能不能帮他一把?”
  
  两人将她们和聂天在寒渊星域道别后,发生的事情,简单描绘了一遍。
  
  聂天也忽然明白,为何他斩杀宋海清、杀了封婕灵,宋澈泉都没有及时出现,原来是为了镇压祖光耀,阻止祖光耀突破神域。
  
  “助祖光耀,去突破神域?”
  
  “难道说传言是真的?聂天这位星辰之子,真的有能力助圣域者,以较大的可能性,跨入到神域去?”
  
  “如果不是这样,莫千帆凭什么入神域?”
  
  “不是这样的话,尹行天这老怪,为何坚持跟随?”
  
  “还有俞素瑛,你以为他们都是傻子不成?”
  
  辛晴和韩婉容一番话后,众人都炸开锅,所有人看向聂天的目光,都充斥着一种癫狂,像是看着一位即将冉冉升起的真神!
  
  在场的圣域者数量众多,圣域后期者,大有人在!
  
  没意外的话,他们这些圣域后期者,或终身不可能稳定神域,或在突破神域时,暴毙而亡,能逃离神魂都是侥幸的。
  
  千名圣域者,最终能跨入到神域者,怕是仅有一两个罢了。
  
  此刻,一想到可能那么一个人,能大大增强圣域者,进阶神域的几率,他们岂能不疯狂?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