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帮倒忙?
南方星河。
  
  炽烈的太阳,释放着光和热,一道渐渐拔高的身影,正在凝炼神之法相。
  
  “嗤嗤!”
  
  太阳真火,洗涤其身,火焰如雨浇落,融入那神之法相。
  
  可那神之法相,一点点壮大的过程,还是太过于缓慢。
  
  “呼!呼呼!”
  
  一道道身影,御动着圣域、虚域,还有神之法相,从四面八方聚涌而来。
  
  炎热的太阳深处,还在辛苦修炼,一点点继续太阳真火的祖光耀,霍然睁开眼,神念如潮水释放。
  
  “哧啦!”
  
  有太阳的神辉,洒落开来,巡视周边星穹。
  
  “张启灵,厉万法,俞素瑛……”
  
  神念掠过,祖光耀越查探,越是心惊,他那渐渐强大的神之法相,都摇晃着,显示他动荡的情绪波荡。
  
  “难道,都是被碧霄宗请动的?”
  
  宋澈泉刚离去没多久,祖光耀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想要趁机全力冲击神域,在那宋澈泉归来前,最好将境界稳定。
  
  当然,他心中也明白其中伴随着多少的困难,有多么的难以实现。
  
  神域的突破,往往要伴随很多助力。
  
  足够多的天材地宝,万年的积累,方有可能以极小的概率,逾越境界桎梏,一举踏入到神域。
  
  他,虽在绝境下,参悟出法决精妙,又恰巧遇到一颗炽热的太阳。
  
  可他的突破,是强行的,是被迫无奈的。
  
  而且在前期进阶时,还遭受了宋澈泉的连番打压,导致他最开始的突破,都出现了大麻烦。
  
  宋澈泉走了,这个麻烦也不可能立即解决,而且他还不确定宋澈泉何时回归来。
  
  另外,辛晴、韩婉容,还有他们乘坐的那艘星河古舰,也被宋澈泉带走了,生死难料。
  
  忽然间,有更多圣域者蜂拥而至,祖光耀立即想歪了,以为碧霄宗的宋澈泉请动了他们,向自己痛下杀手。
  
  “这些人,在这个敏感的时刻,突然过来,是要置我于死地吗?”祖光耀惨然一笑。
  
  “光耀!”
  
  突地,辛晴的声音,从一片绚烂的光圈边沿,喧嚣而出。
  
  祖光耀愕然,凝神细看,才注意到辛晴、韩婉容两人,兴冲冲地,从远方浮现出来。
  
  莫千帆,还有流云剑宗的尹行天,赫然在两人身侧。
  
  光圈中,被狂暴能量淹没,还在浑沌乱流深处的聂天,他并没有第一时间看到。
  
  “咻!”
  
  因力量损耗太多,被尹行天、莫千帆给带动的,辛晴和韩婉容,越过一众圣域者,抵达那燃烧的太阳附近。
  
  途中,所有的圣域者,都为她们让路。
  
  “你们,没事?”祖光耀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他一开口讲话,处于炽烈太阳中的神之法相,拔高的速度,就延缓下来。
  
  “光耀!你不要开口说话,你继续于你境界的突破,你听我讲就好。”辛晴赶紧解释,“我们安全了!大家都没事,我宗聂天由天莽星域起,经过灵海星域、幽泽星域,一路……”
  
  韩婉容也帮衬着补充。
  
  很快,聂天的一个个壮举,就被两人道出。
  
  祖光耀听的心神激荡,一颗不安地心,瞬间放下了。
  
  “聂天此来,是想办法助你,较为顺利地突破神域!”辛晴最后说。
  
  “助我,突破神域?”祖光耀惊愕,“神域的突破,哪有那么容易。我……”
  
  在这一点上,他很难再相信。
  
  “呼!”
  
  裹着一圈圈绚烂光环,慢悠悠往那颗太阳挺近的聂天,令所有圣域者,都自然而然地避让开来。
  
  充斥着狂暴、撕裂、扭曲之力的磁场,终缓缓顿住,不再晃荡。
  
  “嗤嗤!”
  
  那颗炽烈太阳,散发出来的光和热,竟然被环绕聂天周边的磁场吸引,炎能,太阳真火,都被牵引着,从那太阳飞离。
  
  祖光耀惊叫:“这,这分明不是来帮我的啊!”
  
  炎能,太阳真火的流失,导致他神之法相的凝炼,比先前愈发缓慢。
  
  碧霄宗的宋澈泉,先前拼命地阻止,延缓他凝炼神之法相的效率,都没有聂天的靠近高。
  
  祖光耀一下子慌了神。
  
  “呃……”
  
  辛晴和韩婉容,还有俞素瑛一众强者,都看出不妙,眼神怪异。
  
  “聂天,这是做什么?”张启灵摇晃着脑袋,很是困惑,“他那磁场,吸纳诸天星河之力,所有的异力都在吸收范围中,太阳的炎能,太阳的火焰,也分明被其吸附啊!”
  
  “祖光耀的神域之路,依仗的,就是滔天的太阳火焰啊!”厉万法喝道。
  
  “聂天,分明在帮倒忙啊!他这么一搅合,恐怕要断绝祖光耀的进阶之路了!”有人低呼。
  
  “传言,果然是不可信啊!我就说嘛,区区一个星辰之子,凭什么可以让莫千帆这样的资质,突破到神域?”
  
  “恐怕是莫千帆念莫珩的人情,走狗屎运突破后,将功劳送给了聂天,故意令尹行天这样的老怪误会。”
  
  “不错!莫千帆肯定是还莫珩人情,才说他的境界突破,是因为聂天!”
  
  “尹老怪,卡在这一步多年,给他这么一误导,才会心甘情愿地,为聂天去做事吧?”
  
  众多外域来客,七嘴八舌地,将事实扭曲。、
  
  连玄清宫的俞素瑛,都微微皱眉,有点分不清事实。
  
  她亲眼看到过聂天的种种玄奇,可莫千帆的神域突破,她并没有看到,也是道听途说。
  
  就是在聂天身上寄予厚望,她才会不余遗力地,去帮助聂天,和碧霄宗正面冲突。
  
  可如今,聂天携带着那诡异的磁场而来,分明就是破坏祖光耀的神域突破,哪有任何的帮助可言?
  
  要是聂天只有这种才能,她师妹韩清那边,岂不是也帮不了忙?
  
  那她,将玄清宫的未来,都压在聂天身上,不惜和幽影会、太始天宗交恶,会不会太唐突,太不理智了一点?
  
  “一颗炽烈的太阳,太阳的火焰,炎能……”
  
  浑沌乱流中,聂天眯着眼,细细体悟着,感受着环绕周身的,那火焰虚域的变幻,看着那一簇火种的细微动静。
  
  火种,他的火焰虚域,从外圈的狂暴磁场中,吸纳着炎能,还有刚吸附进来的太阳真火。
  
  “我的火焰虚域,能从外围牵引力量,所有的火焰能量。”
  
  这般思索着,他又御动着躯身,开始远离那颗炽烈的太阳,和祖光耀保持一截距离。
  
  祖光耀在那太阳中,立即松了一口气,还分心苦笑说道:“聂天,你,你不要和我太过于接近,你周边的能量光圈,太恐怖了。”
  
  他分明是谢绝了聂天的好意。
  
  辛晴和韩婉容,听他这么一说,都觉得很尴尬。
  
  她们说动聂天,非要聂天过来助祖光耀突破神域,结果却令祖光耀陷入更被动,更危险的局面。
  
  她们都觉得对不起祖光耀了。
  
  “神域突破,关键就在神域的变幻,神之法相的铸就,祖光耀缺少的,究竟是什么?只是太阳真火,炎能的不足?”
  
  聂天沉思着,一缕缕神念,在他的火焰虚域中飞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