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再造神域!
    莫千帆神域的进阶,依仗的,乃是一枚以吞雷鲸心脏炼化的奥义结晶。
      祖光耀这边,他可没有这样的奥秘结晶。
      他被辛晴等人说动,也只是想看一看,看看祖光耀的情况。
      初始时,他就没想过真的能够助祖光耀,顺利地踏入神域。
      此刻,他忽然发现,在场的所有圣域者,虚域者,看他的眼神都不太对劲了。
      “神域的破境,依仗神之法相的铸就,而神之法相的蜕变,除了足够的能量积累,还需要参悟出核心道义法规。”
      忽然间,莫千帆的声音,化为丝丝瞧不见的闪电,在聂天耳畔响起。
      莫千帆,说出他突破神域的心得。
      “我能将神之法相凝结出来,有天雷宗的阵法,引动的一座座云霄雷池。可真正促使我的,并不是那一座座云霄雷池所含的雷霆之力,而是那一枚吞雷鲸的心核结晶!”
      “那结晶中,蕴藏的十阶吞雷鲸的血脉奥妙,和我修行的雷霆法决,其实本质一致。”
      “就是那枚结晶,融入我神域,其中所含的血脉晶链,被我炼化为一道道雷霆法则,令我感悟出另外一种雷霆道义,才让我顺利地,将神之法相筑造成功。”
      “祖光耀,神之法相的凝炼,除了更多的太阳真火,还要对修行的法决,奥义,有更深的认知才行。”
      “……”
      莫千帆不厌其烦地,将他神域突破时的奥妙,详细道明。
      别人怀疑他的神域突破,和聂天没有关系,只有他自己明白,没有聂天的那一枚奥义结晶,他的神之法相压根不可能凝炼。
      只是,祖光耀这边,聂天能否拿出同样的一枚奥义结晶,助其一臂之力?
      他也估摸不准。
      “一方面,为太阳之力的积蓄,另外一方面,为法决奥术的感悟。”聂天沉吟着,“虚域,圣域,神域,一步步的进阶各不相同。神域,自然更为艰辛。”
      “缭绕着的,一圈圈外环磁场中,有炎能,有太阳真火,而且很杂,能否……”
      心念一动,一束束火炎流星,突然受浑沌乱流的引动,从那外层绚烂光圈中,呼啸而出。
      每一束火炎流星,都拖曳着长长的流光,有许多红灿灿的光点。
      从天莽星域起始,一路开赴到碧霄星域,他途中自然也遇到了一颗颗太阳,也吸纳了众多太阳火焰。
      这些力量,都成为磁场的一部分,被一点点洗练,变得更为精纯。
      此刻,那些混杂在外环磁场的,从烈日中吸纳的力量,被他给剥离出来,一束束地,飞向那颗太阳。
      “很纯粹的烈日气息!”
      “太阳炎能!燃烧的火焰,也是至阳至烈!”
      “这股太阳炎力,非常的惊人啊!这位星辰之子,是怎么积蓄出来的?如此恐怖力量,灭杀虚域者都是轻而易举的啊!”
      众人惊呼。
      “咻!咻咻咻!”
      一束束火炎流星,精准无比地,轰向祖光耀那缓慢蜕变的神之法相。
      “痛快!”
      祖光耀的神之法相,陡然发出一声舒泰的欢呼,其神之法相节节拔高时,脑后有一绚烂的光圈,悄然显现
      那光圈,如太阳的光晕,散发着炽烈神辉。
      “他的神之法相,筑造的速度,分明加快了一截!”有人看出端倪,眸中迸射出奇光,“都是因为聂天那磁场内,飞逸出来的火炎流星,让他太阳炎能的积蓄,加快数倍!”
      “聂天,居然真的帮到祖光耀了!”
      “哼!神之法相的铸就,依赖的,不单单只是灵力的堆积,还要对道义法规,有深入的感悟才行!”
      “不错!祖光耀的突破,不可能这般轻易!”
      众说纷纷。
      “呼!”
      一簇橘红色火苗,由聂天的火焰虚域飞离,晃晃悠悠地,向那一颗炽烈的太阳飞去。
      此火苗一出,聚涌于此的,所有修炼火焰灵诀,筑造出火焰虚域、圣域的炼气士,都猛地变了脸色。
      不知为何,那一簇小小的火苗,竟然令他们的虚域、圣域,都有了猛烈的反应!
      似乎,若那一簇火苗愿意,能从他们的虚域、圣域者,强行剥离出,属于他们的火焰灵力!
      “那火苗,怎么给我一种,为万火之源的恐怖感?”
      “奇怪!真是奇怪,那火苗一出,我只觉得恐惧,我的圣域好像会被它,轻易地调动一般!”
      “你们,也有类似的感觉?”
      一个个修炼火焰秘术,虚域、圣域级别的炼气士,都炸开锅了。
      他们下意识地,一边盯着那一簇火苗,一边悄然远离。
      橘红色火苗,在那颗太阳释放的光辉中停住,橘红色的火苗如有生命意识般,释放出阵阵奇异波动。
      “哧啦!哧啦!”
      一条条晶莹的火线,从那燃烧的光和热的烈日中,悄然缔结。
      “天火晶线!”
      “那火苗,这是在直接剥离天火晶线啊!”
      “地火晶线,为域界沸腾火焰之心,凝结火焰精华形成。天火晶线,为太阳核心的炎能,一点点缔结形成。”
      “不论是地火晶线,还是天火晶线,都烙印着一丁点地火、天火的大道真谛!”
      “只有修炼火焰之力,且突破到神域者,才能从一颗太阳中,剥离,凝炼出几条天火晶线出来,融入自身的神域,去参悟奇妙啊!”
      “那火苗,究竟是何来历?”
      修火焰灵诀者,眼看着一条条天火晶线,从那炽烈太阳中缔结出来,皆是目瞪口呆,如看到了旷世奇迹。
      天地间,有能力从太阳中剥离天火晶线者,不是没有。
      可每一个,都应该是巅峰的神域者,如五行宗火宗之主邵天阳,或炎龙族长这类的十阶火焰巨龙啊。
      那一簇,小小的火苗,凭什么去剥离太阳的天火晶线?
      “嗤!”
      一条条天火晶线,烙印着零星点点的太阳真谛,忽融入祖光耀的神之法相。
      那一点点壮大的神之法相,在天火晶线融入后,似在法相内部,塞入了火之经络,神之法相骤然变得鲜活起来。
      “太阳真火,烈日神辉,炎日轮转……”
      一个个璀璨的火焰神文,于祖光耀神之法相硕大的眼瞳深处,不迭地浮现,他以前感悟的众多法决,难以理解的部分,似霍然开朗。
      神之法相忽生变化!
      一霎后,那祖光耀的神之法相,凝为一颗燃烧的赤红太阳。
      一霎后,又变作火焰汹涌的轮盘。
      眨眼间,神之法相打散,成为亿万火焰符文,每一枚符文内,都烙印着祖光耀的神念,毕生感悟的火焰震诀。
      “变幻!神之法相生出变化了!”
      “神之法相的变化万千,就是即将筑造成功的标志啊!这祖光耀,难道和那莫千帆一般,将成为近期第二个,突破神域的人物?”
      “我要是没看错,那一簇能够剥离天火晶线的火苗,是从聂天的火焰虚域飞出!”
      “我也看到了!”
      “莫千帆,祖光耀,这两位新晋的神域,都是聂天造就的?”
      “亲眼看见,还能有假不成?”
      从诸天百域,亿万里跨界而来的虚域、圣域者,看着祖光耀不断生出变幻的神之法相,都在呐喊,都是高呼。
      “聂天!”
      尹行天深吸一口气,暗自握紧拳头,眼中迸射出的光芒,充满了希望。
      “看来,我的判断是正确的。”俞素瑛一下子放松了,“将重宝压在聂天身上,而不是太始天宗和幽影会,当不会错了。”
      “造神啊!”
      “他这是,亲手造就神域啊!”
      “一个莫千帆如果是偶然,那再来一个祖光耀,还能说偶然吗?”
      “圣域向神域的突破,何等的艰难?失败的概率有多高?他连续,帮助两位圣域者,跨入到神域,这种手笔,谁能比拟?”
      “只要他还活着,碎星古殿毁去了,又算得上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