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各方膜拜
    碧霄星域南部。
      时有不知名的星河古舰,横跨星空,开赴而来。
      外域的炼气士,有的来,有的走,大范围地出没于此。
      那些见证聂天毁灭碧涛域,摧毁碧霄宗,重创宋澈泉,助祖光耀突破神域的人,心中有了答案,已先一步离去。
      更多的,后续得知消息者,则是远渡星河,特意来膜拜。
      一是膜拜祖光耀晋入神域,但最主要的,还是要膜拜有“造神者”、“灾星”之赫赫威名的聂天。
      初始时,只是一些高级星域,或更小的宗门势力。
      没太久,五行宗、虚灵教和通天阁,都有强者陆续降临。
      “呼!”
      一艘从那炽烈太阳,悄然越过的战舰中,通天阁的赫连雄,已晋升到虚域后期,也在着手圣域的筑造。
      他通过战舰,眺望着祖光耀藏身的太阳,默然感应许久,喃喃低语:“没错,那颗太阳散发的气息,都是祖光耀的神之力量。”
      同样出自通天阁的叶文翰,神域初期修为,他感慨地说道:“未能想到,渐渐势落,本以为将沉寂的碎星古殿,又有新星闪耀而出。碎星古殿,不愧是底蕴深厚的宗门,一代代星辰之子中,总有异类横空出世。”
      “司空错,称得上吗?”赫连雄询问。
      叶文翰摇头,“司空错不算出众。在以往的那些星辰之子中,他都不算是拔尖的。这一代,当聂天经过星路历练,踏入碎星古殿时,他司空错的锋芒,就被遮掩了。越往后,星河中响彻聂天的时间越多,司空错的名字,都要泯灭众生了。”
      赫连雄沉默着,遥望更远处,那绚烂的一层层光圈。
      聂天,就在其中。
      “我们通天阁,明知道幽影会、太始天宗、碧霄宗的行动,放任不理,是何原因?”许久后,赫连雄不解地说道:“难道,真的要看着碎星古殿,被幽影会这般的宗门分食不成?”
      “阁主不在,老梵不问世事,近期不知在何处游荡。”叶文翰皱眉,“他们两人,能压制幽影会的会长,我没这样的能力。另外,幽影会早些年,为人族的安危做出的贡献极大,和各宗也交好,所以……”
      “季苍,还有莫珩若是归来,问责起来怎么办?”赫连雄又道。
      “以后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叶文翰也感到无奈,“如今天地巨变,各种麻烦纷至沓来,我们通天阁以后能不能安然度过,都未必。别的宗门的事情,我们暂时无力干涉,也没有必要。”
      ……
      “呼!呼呼!”
      皇津南、候初兰、娄红烟,还有五行宗的数名圣域者,都从星河古舰踏出,于那绚烂光圈外沿顿住。
      阮青柳轻喝:“造神者!”
      她眸中,迸发出异样神采,困于圣域后期多年的她,也生出了小心思。
      “实在没料到,聂天还能再次,带给我们那么大的惊喜。”皇津南唏嘘感慨,“从天莽星域道别时,还以为他会随意寻觅一地,无声无息地铸就虚域。万没有想到,他的虚域突破,弄出天翻地覆的动静,以一己之力,几乎毁灭了碧霄宗。”
      “聂天,已经成了气候了。”娄红烟深深看了一眼,“即使碎星古殿倒塌了,他聂天,依然能够从碎星古殿的废墟中,一步步登顶。他只要没有中途夭折,有一天他聂天,将会取代季苍,再造碎星古殿。”
      “有他在,碎星古殿根本倒不了的!”候初兰笑道。
      皇津南沉吟半响,说道:“以目前局势来看,我想我们有必要,再斟酌斟酌了。五行宗,要不要插手太始天宗、幽影会和碧霄宗,对碎星古殿的分刮,咱们再次去请示一下那些老人如何?”
      “我也觉得理当如此。”候初兰同意下来。
      ……
      “哧啦!”
      一条空间缝隙绽裂。
      虚灵教的姬元泉,带领着祁连山,还有数名虚灵教的长老,于那绚烂光圈的另一端悄然浮现。
      此地,聚集着俞素瑛、莫千帆、尹行天,还有董丽、谢谦、血灵子等人。
      “姬元泉!”
      他一来,俞素瑛和莫千帆,都第一时间感知,微微变色。
      “别误会!”姬元泉抬手,一步来到他们中央,压低声音道:“我宗洪明辉,还有玄光羽副教主的决策,和我没有干系!”
      话罢,他就盯着聂天周边的,一圈圈的环形层,暗自感应。
      “我猜测,和姬先生也没有关系。”董丽抿嘴一笑,“据我所知,姬先生是坚定站在裴琦琦那丫头一边的人。”
      姬元泉干笑着,又说道:“裴小姐,此刻在闭关,所以外界的事情,她并不知情。我教的教主,近期也不在,因此导致副教主玄光羽,暂时接手教内事务。”
      他来,就是想要解释清楚。
      虚灵教近期的做法,都是洪明辉和玄光羽两人捣鬼,和他,和裴琦琦,和屈奕都没有关系。
      “我知道你的来意了。”董丽轻轻点头。
      “聂天的破境,何时能真正结束?”姬元泉皱着眉头,“碎星域那边,局势很微妙。我得到确切消息,幽影会的那位,已抵达碎星域,即将要发动对星穹九重天的轰击。一旦庇护碎星域千万年的阵法,被轰破掉,碎星域就要失守了。”
      “我们,对碎星域,对碎星古殿的死活,没什么在意的。”俞素瑛明确表态,“聂天,才是我们真正在意的。没聂天的指引,我们不会踏入碎星域。在我们眼中,聂天的虚域稳固,比什么都重要。”
      莫千帆,尹行天,谢谦、血灵子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他们眼中,只有聂天,而没有碎星古殿。
      就是因为这样,辛晴和韩婉容等人,先前急匆匆返回,要他们一道儿时,被他们很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辛晴和韩婉容,也渐渐明白,除了聂天外,没有任何人能指唤这些老怪。
      “呼!呼!呼!”
      突然,众人眼前的那一层层绚烂的能量光圈,掀起狂躁风暴。
      聂天头顶的星空虚域,周遭的火焰虚域,还有脚踏的草木虚域,幻象叠生,似不同的世界,要交融般。
      “三大虚域,三种不同属性,不同的灵诀奥义,这是要强行融合吗?”
      姬元泉大吃一惊,“属性的融合,伴随着大风险!很多人,就是因为强行要交融不同属性的力量,会陷入死局啊!”
      知晓属性融合艰难的人,不需要姬元泉提醒,都变了脸色。
      “太始天宗的游奇邈,之所以恐怖,就是将两种属性力量,融为一体了。”姬元泉继续说,“只是,我听闻游奇邈的融合,也差点魂飞魄散。还好太始天宗的太始混天诀,天生适合属性融合,才令他顺利达成。”
      “聂天,所修法决,并没有太始混天诀这类的,能成功吗?”
      姬元泉一脸担忧,他是真心希望,聂天能够成功。
      “聂天一定能成功!”董丽娇喝。
      “呼啦!”
      忽然间,从聂天所在的浑沌乱流中,飞出一样样器物。
      星空巨兽的那一截狭长骨头,冥魂珠,炎龙铠,这些被聂天以生命精血温养的,一样样奇物,都从内层,飞逝到外环的光圈中。
      骨头,冥魂珠,炎龙铠,齐齐吸纳着,外层繁杂的各类力量。
      众人细看下,惊奇地发现,那一层层绚烂的,狂暴、扭曲、撕裂的外环光圈,竟在一点点地收缩着。
      其能量磁场,长久汇聚而成的力量,压缩凝炼后,似要融入那些奇物中。
      一切,都在受聂天的掌控,被聂天给调动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