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巅峰之下第一人!
    众人哗然。
      很久之前,季苍、屈奕、楚源这类人物,探讨谁有希望在近期,突破到巅峰的神域后期,和他们旗鼓相当时,都屡屡提起一人。
      ——蒋塬池!
      在那些能主宰人族星河的巨擘眼底,蒋塬池就是最有希望,跨入神域后期的那个人!
      很多人,也都认为,蒋塬池为神域后期下第一人!
      直到莫珩跨入神域后期,战胜嗜血大尊,和妖魔族的元魔大尊一战而不死后,才有人将莫珩拿出来,和蒋塬池比较。
      然而,绝大多数人,还是觉得或许蒋塬池更胜一筹。
      有巅峰之下第一人称呼的蒋塬池,如今在碎星域边沿,叫嚷着去挑战储睿?
      “蒋塬池!明知道副殿主在寒渊星域,被冰骨大尊镇压,知道副殿主不久,又和嗜血大尊一战,伤上加伤!”碎星古殿内,汪美嘉义愤填膺,恨不得跳出去,指责蒋塬池的卑鄙无耻。
      魏来,炎战等人,听闻蒋塬池的一席话,也都哑然。
      “罗副殿主失去踪迹后,储睿副殿主,已是宗门唯一的柱梁。”窦天辰唉声叹息,“本以为那蒋塬池,会先发动对星穹九重天的冲击。我相信,即便是他,持有神器过来,也休想在短时间内,轰破星穹九重天的界壁。”
      “那时,他应该消耗剧烈了,那时,聂天,还有祖光耀长老,兴许也过来了。”
      “谁能料到,蒋塬池一来,就要挑战储副殿主?”
      方塬也道:“这是我们的失策,也是蒋塬池的无耻!”
      储睿,即便没有受伤,在全盛状态都非蒋塬池的对手。
      何况是现今?
      碎星域边沿,祭出神之法相的储睿,满脸错愕地,望着深灰色光晕内,那渐渐显现的幽影,“蒋塬池,蒋前辈!你……要挑战我?”
      储睿觉得很可笑。
      “你我同为神域中期,而你,又是碎星古殿的副殿主。”蒋塬池夸夸而谈,“不论是境界,还是身份地位,你都配得上此战。怎么?储胖子,我人已经来了,挑战也给出了,你不会不敢应战吧?”
      “你不用担忧,你我之战,未必要分出生死,只要分出胜负即可。”
      幽影会的上官植,阴恻恻地诡笑起来,“当然了,储副殿主要是能胜了,我们幽影会,会说动太始天宗和碧霄宗,掉头就离去。并且承诺万年内,再也不会涉足你们碎星域,不会起丁点异心。”
      游奇邈冷笑:“储睿!你在天莽星域时的气魄,哪里去了?!”
      “储睿!你难道不敢?”段弘文吆喝。
      一个个神域者,或激将,或嘲讽,都是要逼迫储睿应战。
      储睿,乃碎星古殿最后的依赖,他若是惨败,或重创到无力一战,他们后续对碎星古殿的行动,将会顺利太多。
      “我若败了呢?”储睿惨然一笑。
      “败就败了,我们不会向你们有任何要求。”蒋塬池轻笑着,“你我之战,权当做切磋。”
      储睿阴沉着脸,沉默良久,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等等!”
      突地,司空错的咆哮声,从碎星域内轰然而出。
      下一瞬,他便驾驭着不朽神器天辰星流,将新凝炼的圣域释放,如一片璀璨绚烂的星云团,飞逸出碎星域。
      天辰星流,于他的圣域中,化为一条条神秘莫测的流星。
      每一束流星的飞逝,蕴藏的力量,似都能重创同级别的圣域者。
      他的星辰圣域,仿佛为一微缩的星海,繁星璀璨,他的一缕缕神念,和星魂融合后,都似化为了钻石般的星辰。
      颗颗星辰,都乃星辰精华的缔结,威力绝伦。
      “我司空错,也向你们幽影会、碧霄宗、太始天宗挑战!”他飞逝出来,喝道:“你们三方,任何一个圣域者,只要能胜过我,我名下的星域,我全部割让出来!”
      他赌上了,他名下一个个星域!
      “第六位星辰之子,司空错!”
      “很久没有听到此人的消息,没有想到,他居然踏入圣域了!”
      “圣域级别,将不朽神器天辰星流炼化了,他又是星辰之子,的确能越级挑战。依我看,幽影会、太始天宗和碧霄宗那边,普通的圣域者,即使在后期,都未必是他的对手啊!”
      “不愧是碎星古殿,宗门底蕴还在,这个司空错不能小觑啊!”
      “可惜啊,他和聂天生在同一个时代了。聂天的光芒,实在太过于耀眼了!灾星,造神者,从灵海星域、幽泽星域起始,聂天杀了多少圣域了?连宋澈泉,都被他打伤,碧涛域都爆裂了。”
      “的确,和聂天一比,眼前的司空错,似乎逊色太多啊。”
      “根本不是一个层次啊。那聂天,先后助莫千帆、祖光耀突破神域,身旁有俞素瑛,有莫千帆,有尹行天这类老怪支持。众多圣域后期者,都在谄媚巴结他,他岂是司空错可比?”
      远处的来客,热议起来,根本不顾虑司空错的感受。
      意气风发,冲出碎星域的司空错,道明自己的豪气,觉得终于扬眉吐气时,听到那些嘈杂声,一肚子的不痛快。
      “司空错……”
      太始天宗的游奇邈,眯着眼睛,打量了几眼,冷哼一声,不耐烦地说道:“你不够资格。你的不朽神器天辰星流,都是聂天从妖魔族赢来的。你这样强占别人器物,熔炼到自身,才冲击到圣域的人物,在我们眼中分量还不够。”
      “你不是聂天,不是未来的星辰之主,你的确不够格。”上官植也道。
      司空错脸色僵硬。
      “一位窃取别人成果的窃贼,竟然还有脸跳出来,向我们三宗发起挑战?可笑,真是可笑啊!”段弘文哈哈大笑。
      “实话实说,你比聂天差远了。”宋澈泉也附和。
      三方的神域者,言辞犀利,将司空错讥讽的体无完肤,不断地打压他,令冲出来的司空错,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那些人说的是事实。
      他能这么短的时间,冲击到圣域境界,依仗的还真的就是不朽神器天辰星流。
      而天辰星流,乃聂天在死星海战败妖魔族的奥菲莉雅,猎获的战利品!
      “我,我……”
      司空错语塞,有些无力地,想要辩解几句。
      “滚回去吧。”
      游奇邈一挥袖口,阴阳混天镜飞逝而出,两股属性相反的气流,阴阳鱼般,化作一团浑浊的气,卷动了司空错的圣域。
      其圣域中,一颗颗璀璨星辰,似明珠蒙尘,光芒不显。
      连不朽神器天辰星流,化作的一束束星流,都似陷入泥沼,再难顺畅的飞逝。
      “呼!”
      旋即,司空错的圣域,包括那天辰星流,都被浑浊气流带动着,被甩向碎星域。
      星穹九重天的界壁,对星辰之子司空错没有抵触,任由他如一道流星,从天穹飞落下来。
      游奇邈发动的,以阴阳混天镜制造的浑浊气流,被隔绝在第一层。
      一丝丝异力,掺杂着一代代星辰之主残存的星辰大道,还顺势向游奇邈反击,令游奇邈都脸色一紧,被迫动用太始混天诀,以神器的力量,一遍遍地洗涤化解。
      “星穹九重天,果真玄奥莫测,厉害。”他内心叹服。
      “啊!司空错,就这样被无视了?被那游奇邈一袖子,又给抽回碎星域了?”
      “不然呢?游奇邈的阴阳混天镜,比他的天辰星流品阶都高一品,游奇邈又是神域中期,司空错拿什么和他比,和他去争执?”
      “或许,在游奇邈眼中,所有的星辰之子中,也就聂天够资格和他对话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