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异物臌肶!
    “呼!呼呼呼!”
      五颜六色的瘴气,从蒋塬池深灰色的神域,蔓延开来。
      瘴气覆盖处,连星河中的诸多异力,都“哧啦”作响,似被毒素侵蚀渗透。
      一股异常恐怖,和人族没有丁点瓜葛的气血之力,从那渐渐变得浓郁的毒瘴气中,动荡而出。
      “嗤!”
      五彩的毒瘴气,被蒋塬池的深灰色神域牵动着,接近碎星域。
      星穹九重天的第一层,由星辰精金,炼制出来的金甲战将,一点抵触,一点感知都没。
      毒瘴气轻易渗透。
      第二层,数不尽的星辰符隶,陡然璀璨。
      “蓬蓬!”
      众多星辰符隶,光雨般爆灭,凝为星光再次重聚。
      星辰符隶,似永远没办法彻底毁灭,一次碎灭后,又会依仗碎星域的能量,迅速凝炼出来。
      然而,随着星辰符隶的爆灭,那五彩的毒瘴气,还是朝着星穹九重天的第三层渗透。
      “蒋塬池!修炼的到底是何等邪术?”
      保持距离后,虚灵教的姬元泉,寒着脸,沉声说道:“那五彩的毒瘴气,还有其中渗透的气血,分明非我们人族族人的。”
      “蒋塬池,应该是将幽族的那异物,融入自身了。”叶文翰轻声道。
      “什么?”姬元泉不明。
      赫连雄,还有五行宗的候初兰、娄红烟等人,阮青柳一个个,悄然聚集过来。
      还有从别的域界天地而来,不属于三大古老宗门的圣域者,也舔着脸,凑到了叶文翰等人身旁。
      “叶老前辈,您资格老,传言你博学多才,你可知道蒋塬池修习的秘法?”
      “前辈!蒋塬池施展的秘术,分明是邪门歪道啊!他乃幽影会的会长,所修之术,带着剧毒,这怎么能行?”
      “蒋塬池,我看就是一邪人!”
      众多外域来客,指着蒋塬池,压低声音指责。
      幽影会的会长,向来神秘,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 ,都没有机会见过蒋塬池的真容。
      据说,只有屈奕、楚源等寥寥几人,和蒋塬池有过深入的接触,曾并肩作战过,而且给予蒋塬池很高的评价。
      “蒋塬池,并不是修炼邪术,而是被幽族一异物,给钻入躯体。”叶文翰犹豫半响,道出隐情,“很久前,我们人族在死星海,拦截异族的侵入。幽族那边,释放出种种剧毒异物,其中有一异物,名叫‘臌肶’,此物以幽族域界的毒瘴气为食物,一身皆是剧毒。”
      “连幽族族人,都将此异物,视为邪物。”
      “那一次战斗,面对着幽族的‘臌肶’,连四大古老宗门都束手无策。圣域,神域,任何的域,一旦沾染此异物的毒素,都会慢慢地腐烂。”
      “屈奕,楚源都无可奈何。”
      “最终,是蒋塬池以修行的阴影秘术,将此异物封禁住。‘臌肶’被阴影封禁,人族才抵挡住那一次异族的大举来犯,侥幸获得胜利。”
      “可‘臌肶’无比诡异,蒋塬池以阴影秘术封禁后,自身也被沾染,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从此之后,他就永久待在阴影神域内,不以真实的面目示人。”
      “至于那‘臌肶’,一直被蒋塬池以阴影秘术封禁着。蒋塬池的境界,很长时间再没有突破,而且还需长时间的,耗费巨大的精力,持续施加着封禁之术。若不然,那异物就可能会冒出来。”
      “这些年,蒋塬池行走在人族,一个个域界天地,找寻摆脱此物的办法。”
      “可惜的是,此物不仅未被摆脱,每当蒋塬池在一个新的域界出现,那域界若有毒瘴气,都会被此物主动聚集。”
      “渐渐地,‘臌肶’反而变得越来越强大。”
      “此物,在人族域界内,不能被释放出来,一旦释放了,几乎难以灭杀炼化,会造成众多星域的生灵涂炭。”
      老资格的叶文翰,将那一段秘史,向众人讲述清楚。
      “这件事,之所以没有公布出来,就是担心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叶文翰又补充,“那异物的存在,始终是一个巨大隐患,要是让人知道,很难有办法解决,只能被蒋塬池的阴影之术封禁,大家会多想。”
      “要么,会日夜担心‘臌肶’挣脱出来,会担心蒋塬池死了怎么办。”
      “也可能,连四大古老宗门的很多人,都会要求将蒋塬池放逐,要他远离人族的域界天地,最好永不踏入人族的天地。”
      “事实上,最初的时候,蒋塬池自己也担心会出问题,去了极其偏僻的外域星空,呆了很久以后,才返回。”
      “嗤!嗤嗤!”
      叶文翰讲话时,从蒋塬池的深灰色神域内,弥漫出来的毒瘴气,居然不知不觉间,就渗透到星穹九重天的第五层!
      “臌肶!是幽族异物臌肶的力量!”
      碎星域内,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储睿,凝望头顶天幕,看着五彩的毒瘴气,一丝丝地渗透进来,汗如雨下。
      他是被臌肶的力量吓的!
      “臌肶?”聂天站定,询问储睿,“臌肶是什么?难道,是蒋塬池的神器?”
      “臌肶!”
      玄清宫的俞素瑛,听储睿这么一说,轰然巨变:“臌肶!不是被杀死了吗?我玄清宫的古老典籍,有记载此幽族异物!据说臌肶在上一次死星海的大战中,令神域者,都死了两个对吗?”
      储睿苦笑,“一个是我们碎星古殿的,一个是虚灵教。”
      “不是说臌肶,被合力斩杀了吗?”俞素瑛喝道。
      “这么说,是为了安抚人心。”储睿解释,“臌肶自始至终,都被蒋塬池的阴影秘术封禁!我刚和蒋塬池战斗时,也隐隐感觉到臌肶的存在,可我觉得臌肶本该是限制他,令他没办法发挥出全力的。”
      “未能想到,那臌肶的力量,他似乎已能够借用了。”
      “难道说,经过这么多年的镇压,朝夕相处。蒋塬池和幽族的异物臌肶,达成了什么默契不成?”
      俞素瑛眼中,第一次流露出,浓郁的恐惧。
      “臌肶!臌肶竟然还在!”
      流云剑宗的尹行天,身为曾经有神域者诞生的大宗之主,也听过臌肶的厉害,知道那臌肶就是被蒋塬池镇压,如今被蒋塬池动用了其力量后,同样被吓的面无血色,不断地喃喃自语:“臌肶啊!此物,一旦被释放出来,弄不好的话,有可能导致整个人族的域界天地,都众生灭绝啊!”
      当年,屈奕和楚源等人,都束手无策,害死两位神域的臌肶,真要是被蒋塬池唤动了,随他而展现力量,该如何是好?
      “星穹九重天,能挡得住蒋塬池,可未必能挡住臌肶!”
      ……
      ps:除夕,祝大家快乐,身体健康,明天初一起,更新不固定,一天可能只有一章,请大家海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