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不信邪!
    “第六层!”
      碎星古殿,窦天辰眼看着鲜艳的毒瘴气,侵蚀到星穹九重天的第六层,禁不住低呼。
      “臌肶!是臌肶的力量!”
      储睿颤抖了,“以蒋塬池的神域中期力量,绝无可能突破到第六层!星穹九重天的九重防御,每一重都乃曾经的一位星辰之主,烙印的法则道义。九位星辰之主,合力布置的星穹九重天,可能连神域巅峰者,都能拦截在外啊。”
      “唯有臌肶这样的,不属于人族域界的异物,才有这样的力量,突破到第六层!”
      “怎么办?还有三层!一旦星穹九重天被突破,让臌肶的力量,泄露到碎星域,那我们能否逃脱?”
      “臌肶之力,可是能灭杀神域的啊!”
      碎星古殿的长老,还有众多不同境界的门人,听储睿道出臌肶的厉害,都吓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外界。
      叶文翰叹息一声,道:“我们通天阁,还有虚灵教,五行宗,明知道蒋塬池联合太始天宗、碧霄宗,向碎星古殿发难,偏偏没有跳出来阻止。原因,一方面是幽影会于人族有功劳,另外一方面,还不是顾忌臌肶的可怕?”
      “惹恼了蒋塬池,让他将臌肶释放出来,就是一场能席卷人族域界的瘟疫噩梦,没有一个星域能逃脱。”
      “偏偏,到现在为止,我们都找不到除幽影会的阴影秘法外,能封禁臌肶的办法。炼化,就更加不可能了。”
      “我终于明白了。”虚灵教的姬元泉,听他道出缘由,也想通其中的关键了,“蒋塬池封禁臌肶,相当于有了一个天然的保护。能斩杀蒋塬池的人,还是有的,你们的阁主,我教的教主,失去踪影的季苍,都有这种能力。”
      “可是,一旦杀了蒋塬池,就没人能继续封禁臌肶。给臌肶出来了,立即就会令人族的域界天地,陷入天翻地覆的大动荡。”
      “就是这样,蒋塬池可能才会有恃无恐,敢向碎星古殿动手,别人还顾忌臌肶的存在,不能拿他怎么样。”
      叶文翰点头:“事实,就是如此。”
      “怎么办?”
      碎星古殿宗,一个个宗门子弟,长老,星辰之子,都焦头烂额。
      特意前来助阵的俞素瑛,莫千帆,尹行天等人,一筹莫展,拿那臌肶一点办法都没有。
      连季苍、屈奕还有楚源,都无计可施的臌肶,只能被幽影会的阴影秘术封禁,他们岂会有针对的方法?
      “第七层了!”
      一簇簇鲜艳的毒瘴气,进入星穹九重天的第七层防御,就将镌刻着的,众多微缩形态的星辰法阵,因毒瘴气的渗透,居然噼啪地燃烧开来。
      深灰色的神之领域中,蒋塬池再没有发出声音,只有大量的毒瘴气,源源不断地弥漫。
      “还剩下两层了。”魏来霍然惊醒过来,发出惊天动地的叫嚷声,“所有宗门弟子,圣域以下者,立即通过空间传送阵,从碎星域撤离!”
      炎战,储睿,纷纷醒悟过来。
      从眼前的局势来看,庇护碎星域千万年的星穹九重天,似注定会被臌肶的力量,渗透进来。
      待到漫天毒雾,漂浮到碎星域,连神域都能灭杀的力量,有谁能幸免?
      一时间,大家都被惊动了。
      俞素瑛,尹行天这类助阵者,见碎星古殿的宗门弟子,都已经准备撤离碎星域,自然愈发动摇。
      “聂天?”
      他们一个个的眼睛,都盯着聂天,等聂天点头,等聂天一个命令后,他们就原路返回,从碎星域撤走。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莫千帆轻喝,劝说道:“聂天!臌肶之力,非常人所能及!季苍,楚源和屈奕当年,都没办法封禁,亦或者炼化它。如今它和蒋塬池,不知道达成了什么协议,供蒋塬池驱使了,我们别硬抗了。”
      “走吧,都撤走吧,只有离开了,才有希望在。”储睿惨然一笑,催促汪美嘉,要她赶紧领走麾下,还有宗门的那些弟子,从空间传送阵离开。
      “乘着星穹九重天,还能在庇护我们一阵子,都赶紧离开吧!”
      “聂天!你是宗门的希望,你第一个走!”
      “聂天!还请你,将来为宗门,将蒋塬池斩杀!”
      众多碎星古殿的门人,在绝境下,都哀嚎怒喝。
      他们,全部认为只有聂天活着,在将来的某一刻,在聂天踏入到更深境界后,才能为宗门洗刷今日的耻辱。
      “臌肶,幽族的异物……”
      聂天垂着头,自言自语半响,突看向缓缓渗透下来的毒瘴气,咧嘴一笑,“我偏偏不信邪!”
      “呼!”
      他驾驭着星舟,在所有人惊诧费解的目光下,冲天而起。
      星舟,逆天而上,将他送到碎星域的天穹中。
      随后,他放弃了星舟,以自身的力量,一步步登天,跨入到星穹九重天,最内一层防御结界。
      “嗤!”
      胸口,三枚碎星印记,都有明显的灼热感。
      聂天略一细查,立即明白他修炼碎星诀,有那三枚碎星印记在体,星穹九重天的层层防御结界,都视他为无物。
      他能够自由穿行。
      “别!聂天!”
      “你是宗门未来的希望,不要干蠢事啊!”
      “聂天下来!”
      储睿,魏来,包括方塬,都在咆哮,一道道身影,也冲向天空,想要强行地,将聂天押送下来。
      “不是吧?有一人,从碎星域内飞出来了!”
      “那是,那是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啊!此刻,臌肶的毒瘴气,已经渗透到星穹九重天的第七层了,他不赶紧撤离碎星域,为何要去送死?”
      “有造神者称呼的他,难道脑子不好用吗?臌肶的恐怖,这一代的星辰之主季苍,当年在死星海都没有办法啊!”
      “可恨啊!我还指望他,借助他的力量,送我成功晋入神域呢!”
      “他,就这样被臌肶的毒瘴气,腐蚀血肉,溶掉域,提前陨灭了吗?”
      碎星域内部,外部,人族域界的众多圣域、虚域强者,都发出类似的感叹,似看到聂天必死的结局。
      ……
      ps:新年快乐!后面几天,每天保证一章,要到处拜年,通知一下,大家应该能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