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延缓
不管碎星古殿门人子弟,还是虚灵教、通天阁、五行宗来人,亦或者外域来客,都炸开锅般嚷嚷开来。/p
  
  但凡知道“臌肶”来历,惊闻“臌肶”厉害者,都觉得聂天疯了。/p
  
  当年,连季苍、楚源和屈奕,都没办法封禁,更加没办法炼化的“臌肶”,聂天冲出去,又能如何?/p
  
  这还不是明摆着送死?/p
  
  亿万里赶赴过来,想要趁机和聂天结交,为自己神域时突破,寻找一份契机,一丝希望的那些圣域者,捶胸顿足,都骂聂天不知天高地厚。/p
  
  炎战、魏来等人,也急匆匆飞向天空。/p
  
  他们想要将聂天,从星穹九重天内,硬拽下来。/p
  
  聂天,可是宗门未来的希望啊!/p
  
  可惜,等他们冲入星穹九重天,最内部一层时,弃下星舟的聂天,已踏入第七层!/p
  
  有“臌肶”毒瘴气渗透的,碎星域的外沿第七层,那是被众人视作死地,进入必死的绝境!/p
  
  “停住!”/p
  
  魏来骇然,悬崖勒马地,要求众人止步。/p
  
  此刻,他们在第九层,聂天在第七层,中央还隔着一层。/p
  
  “所有人,不需踏入第八层!”魏来一脸悲凉,忍着巨大的悲痛,冲着窦天辰,炎战,还有韩婉容等人吆喝,“第八层!随时都可能被‘臌肶’的毒瘴气渗透,我们的域,沾染一点,都可能会消融!灵魂,也可能会中剧毒而亡。”/p
  
  一道道身影,就在第九层顿住。/p
  
  隔着第八层,众人的视线,皆凝聚到聂天身上。/p
  
  “聂天……”/p
  
  星穹九重天的第七层,一环以星辰流光凝聚的结界,星光飞逝着,一束束的星光,都烙印着星辰之主感悟的大道秘法,有微缩的阵列,有一枚枚符文,有一簇簇似乎和星辰之力,都没有太多渊源的法则奥义。/p
  
  “嗤嗤!”/p
  
  臌肶释放出来的毒瘴气,一簇簇的,颜色鲜艳,和其中的种种符隶,阵列,碰触在一块儿,溅射着绚烂光幕。/p
  
  其中,有一些嫩绿、深青、墨黑的瘴气,有灵性地,似嗅到血腥味的捕食者,主动地向聂天飞逝而来。/p
  
  瘴气骤然一变,化作一只只纤细触手,想要钻入聂天鼻孔、耳朵、眼角。/p
  
  聂天,并没有动用虚域,没有将他奇异的域展开。/p
  
  因为,他听储睿说了,连神域者的神域,被“臌肶”的毒瘴气渗透了,都难以隔绝。/p
  
  “聂天!你愚钝啊!”/p
  
  副殿主储睿,吞下一枚枚丹药,也踏入第九层,大声喝道:“你曾经接触过的蚀域焰火,为幽族的通幽大尊炼制,能破人族的圣域、虚域的域,神域者,也会被限制部分力量。蚀域焰火的炼制,其中一味主材,就是臌肶进食时,外泄的一部分毒素杂质。”/p
  
  “蚀域焰火,是杀不了神域,破不了神域的域的。”/p
  
  “可异物臌肶,它的力量,远非蚀域焰火能比!这种腐蚀剧毒,对域,对各类灵力结界,对血肉,都有着你想象不到的破坏性!”/p
  
  储睿叫嚷着,再次强调“臌肶”的厉害,就是要聂天立即撤回来。/p
  
  然而,他一番话说完,就发现“臌肶”释放出来的剧毒,衍变为一只只纤细的触手,已接触到聂天。/p
  
  确切地说,是接触到聂天,环绕自身的一层血膜!/p
  
  一层,以聂天自身血肉精气,加炽烈的火焰,凝结的诡异血膜。/p
  
  “生命强化,潜能激发,精血沸腾……”/p
  
  一个个血脉天赋,被聂天激发,他那具本就强健的躯体,瞬间膨胀开来,一块块肌肉隆起,给人一种爆炸力惊人,能撕裂天地的狂暴感。/p
  
  与此同时,他调动丹田灵海内,一簇簇火焰之力,掺杂着那神火的炎力,还披戴上炎龙铠。/p
  
  “臌肶,对人族的天地灵气,对人族的域,有超强的腐蚀力。这样的话,我不动用人族力量,以血肉,以气血,以我持有的异物,和它的毒瘴气,碰触试试看。”/p
  
  怀着这种念头,这样的想法,他运转血脉力量。/p
  
  “哧啦!”/p
  
  臌肶毒瘴气变化的触手,和他的那一呈血膜,接触霎那,忽火光四溢,恐怖的腐蚀力,如强猛千万倍的硫酸般,作用到那一层血膜。/p
  
  血膜,为他的血肉精气,掺杂炎能、那簇火种的力量,方凝炼出来。/p
  
  这血膜,和很多异族强者的气血海比,都不会弱太多,还另有奇妙。/p
  
  然而,就是这般神妙的血膜,在那“臌肶”的毒瘴气触手下,也分明未能支撑太久,就隐隐显出破洞口。/p
  
  聂天,不得不凝炼更多的血肉精气,去补充漏洞,才能勉强多支持。/p
  
  “厉害!这毒瘴气,还仅仅只是臌肶释放的,而非它真实肢体。”/p
  
  他神色一变,愈发集中精力,脑海中一道道念头飞速转动,一边感知着毒瘴气的酸毒,一边寻找着解决之道。/p
  
  “臌肶的厉害,别说人族,连异族,古灵族,都一样为之颤栗。”储睿咆哮,“聂天!天地间,诸多种族中,真正不怕臌肶,不怕臌肶酸毒的,或许仅有骸骨族的巨擘!只有九阶大君,十阶的骸骨族大尊,骸骨不破身大成,方能不惧臌肶之毒腐蚀!”/p
  
  “可就算是这样,骸骨族,也没办法杀死臌肶,不过谁也奈何不了谁罢了。”/p
  
  骸骨族,天生没有血肉,只有奇异骨骼。/p
  
  骸骨不破身大成的骸骨族族人,万毒不侵,乃幽族族人,最怕碰到的对手,说是幽族的克星毫不为过。/p
  
  “骸骨族……”/p
  
  聂天愣了愣,心中念头一动,将在储物戒内,已经被舍弃多年的,那骸骨血妖给取了出来。/p
  
  这具傀儡,血脉为八阶,最近已帮不了他什么忙。/p
  
  而且这具傀儡,没有什么成长空间,和他的生命血脉又抵触,他也不愿浪费精血,提升这具傀儡的强度,渐渐就不理睬了。/p
  
  此刻,听到储睿的一声吆喝,他将骸骨血妖唤出。/p
  
  骸骨血妖,一出现于在碎星域边沿第七层,忽有万千星辰符文,朝着那具骸骨血妖轰杀而来。/p
  
  每一枚星辰符文,释放出来的恐怖力量,都像是能灭杀骸骨血妖。/p
  
  聂天脸色一变,急忙分逸出,一缕星魂的气息,施加到那具骸骨血妖。/p
  
  灵魂识海内,星魂的一缕气息,融入骸骨血妖之后,像是为骸骨血妖贴上了一个护身符,使得它不再受这一层星辰阵法的针对。/p
  
  除修炼碎星诀,身上沾染星辰气息者,都被阵法针对。/p
  
  骸骨血妖被炼制时,就有聂天的气血,为其注入一缕星魂的能量,一点不困难。/p
  
  星穹九重天的第七层阵法,感知到骸骨血妖体内,聂天所有的星魂气息,似乎就分辨出它和聂天的关系,放弃了后续的灭杀。/p
  
  “咻!”/p
  
  被血膜裹着的他,身影一闪,落入那具骸骨血妖的脖颈下方,接近心脏的部位。/p
  
  一条条,被那臌肶释放出来的,颜色各异的触手,又朝着聂天抓来。/p
  
  “呼!呼呼!”/p
  
  那具突然冒出来,血脉只有八阶,经过聂天数次炼化的骸骨血妖,在星穹九重天的第七层,以散逸的死亡气息,挥动着骨臂,拍打着,撕扯着,那一簇簇的毒瘴气,将其抓的碎散。/p
  
  臌肶释放的,蔓延而来的毒瘴气,一簇簇被抓的散乱后,酸毒似不能集中。/p
  
  毒瘴气,从第七层,向第八层渗透的速度,明显被延缓了。/p
  
  “一具,骸骨族的傀儡!”/p
  
  第九层,储睿、魏来等碎星古殿的门人,咋呼咋呼地,失声惊叫。/p
  
  “那具血肉傀儡,我听说过,早些年曾帮助聂天战斗。慢慢地,随着聂天的强大,八阶血脉的骸骨族傀儡,都被他舍弃了,没想到……”方塬轻声道。/p
  
  “骸骨族的族人,骸骨不破身大成者,是可以无视臌肶酸毒的!”储睿精神一震,“你们看到了,那具聂天的骸骨傀儡,挥动骨臂,释放出来的死亡气息,能将一簇簇毒瘴气给打散掉!”/p
  
  魏来瞧见了希望,“我注意到了,毒瘴气从第七层,向第八层的渗透速度,变慢下去了。”/p
  
  “这说明,那具骸骨族的傀儡,是能发挥作用的!”炎战兴奋了。/p
  
  ……/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