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章 禁!
    “骸骨族族人,制作的傀儡?”
      “八阶骸骨族,以秘法炼制的傀儡,竟能打散从臌肶体内释放的毒瘴气?”
      “骸骨族,果真是万千生灵中,最特殊的种族。”
      “聂天,还是手段多啊。”
      叶文翰身旁,聚涌而来的各大域界圣域者,眯着眼凝神细看半响,皆诧异地议论开来。
      皇津南嘿嘿一笑,道:“没想到骸骨族,依旧能够像对待幽族般,天生具备优势。百毒不侵的骸骨族,对天生一身剧毒的幽族来说,就是克星啊。”
      “那具骸骨傀儡,果真是起到作用了。”姬元泉欣然一笑。
      “未必。”唯有通天阁的叶文翰,还是忧心忡忡,轻声道:“十阶血脉的骸骨族大尊,兴许不惧臌肶的剧毒,九阶、八阶的骸骨族族人,都未必能百分百抵御住。你们要知道一点,臌肶的剧毒,不仅对域,对血肉,对灵魂都一样有效果啊!”
      此言一出,众人再次色变。
      “那聂天?”候初兰奇道。
      “只是臌肶体内,释放的毒瘴气,变幻出它的触手罢了,又非真实肢体。”叶文翰轻轻吸了一口气,盯着蒋塬池深灰色神域中,汹涌而动的毒瘴气,还有怪异的气血动静,以沉重地语气说道:“臌肶,可还没有真正发力。”
      “臌肶,究竟有多可怕?”赫连雄道。
      “它强大的地方,是它的肢体,从肢体延伸出来的触手。”叶文翰解释,“以它体内毒瘴气,凝炼变幻出来的触手,威力要弱的多。我最担心的是,蒋塬池和臌肶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臌肶,是有智慧的吧?”候初兰询问。
      叶文翰点头,“当然有智慧,而且智慧一点不比任何高等级生灵差。它,这类的异物,要是不受蒋塬池操控,或者反而是它,夺舍了蒋塬池的灵魂,那后果简直……”
      话到这里,他打了个寒颤,脸色都苍白了。
      “不可能!应该不可能!”姬元泉连连摇头,“蒋塬池身为幽影会会长,以阴影秘术禁锢臌肶多年的人,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臌肶的强大和恐怖。蒋塬池,从来都不是傻子,他不会让那种可能性存在。”
      叶文翰道:“希望如此。”
      “嗤嗤!”
      骸骨血妖脖颈处,将聂天裹着的那层血膜,一旦被消融腐蚀了,又会在他后续血肉精气的涌动下,重新凝炼出来。
      骸骨血妖挥动着骨臂,骨指如森白利剑,缭绕着灰白色的死亡光束,将一簇簇毒瘴气斩碎。
      不能聚涌,不能凝炼为触手般的毒瘴气,触及到聂天的血膜,腐蚀剧毒要弱许多。
      聂天的血膜,因骸骨血妖的出现,还真就能抵得住散化的毒瘴气,能够在第七层暂时保住自身的安全。
      可更多的,一簇簇的毒瘴气,还是朝着第八层渗透。
      “以气血,糅合炎能,火种之力,形成的一层血膜,还能稍稍克制臌肶的酸毒。骸骨血妖的存在,能延缓毒瘴气,向第八层渗透的速度。只是,想要彻底解决麻烦,熔炼,或扫清毒瘴气,并没有太好办法。”
      聂天皱眉。
      储睿说的对,骸骨族的大君、大尊,因体质特殊,兴许不惧臌肶的毒瘴气,但想要灭杀臌肶,骸骨族也没太多办法。
      两者,谁都奈何不了谁。
      那具被他召唤出来的骸骨血妖,能打散毒瘴气,却无法扫清,无法熔炼,不能消灭。
      毒瘴气散开,一远离骸骨血妖,又能重聚在一块儿。
      渐渐地,聂天注意到一个细节。
      一簇簇被打散后,重新聚集的毒瘴气,似乎也知道奈何不了骸骨血妖,过于零碎分散的气流,酸毒有限,还不能消融他的那层血膜。
      于是,新聚涌的毒瘴气,已开始远离骸骨血妖,远离他。
      忽然间,他能免受一簇簇毒瘴气,对他血膜的腐蚀。
      众多聚涌的毒瘴气,又加快速度,向第八层渗透,要突破最后的两层,在碎星域的域界内部散逸。
      “那些毒瘴气,分明有灵性啊!”
      第九层的炎战,才高兴没多久,发现一簇簇被骸骨血妖打散的毒瘴气,皆远离骸骨血妖,避开了聂天所在,又一次聚集后,便朝着第七层和第八层的界限,如锥子般,狠狠地刺来,轰然变色。
      “毕竟是臌肶,在暗中操控着那些毒素啊。”储睿苦笑,“我早就说过,臌肶是有大智慧的。它,隔着星穹九重天的一层层,还能如此精妙地动用毒瘴气,那蒋塬池对它,究竟有没有限制啊?”
      “聂天自身无恙,不过似乎也没办法,阻止毒瘴气的持续渗透了。”辛晴急了。
      “你们!”魏来一瞪眼,手指窦天辰、方塬、汪美嘉,还有韩婉容等人,勒令他们立即回碎星古殿,安排核心弟子,宗门将来的希望,借助于阵法,继续撤离。
      几位星辰之子犹豫数秒,纷纷离去。
      “聂天!别做无用功了。”储睿叹息,“你是宗门未来的强大希望,你先从碎星域离开吧。臌肶的存在,乃是禁忌!你不可能是它的对手,何况还有一个蒋塬池?速速退回来,不要和那些毒瘴气,做无谓的抵抗。”
      “蒋塬池,能以阴影秘术,将臌肶封禁,我能否以同样手段?”聂天沉思。
      封禁之术,他脑海中也有几种,绝大多数出自碎星古殿,也有他师傅巫寂,当年传授的几种。
      可那些封禁之术,他都觉得,在臌肶这里发挥不到作用。
      “封禁,倒是有一种奇妙的封禁之术!”
      突地,一道灵光闪电般,划破他的脑海,让他一下子有了方向。
      他想起在炎龙铠连接的异地,在众多擎天巨灵处,领悟的一枚虚态古符的缔结方法,那虚态古符,就是一个神奇的“禁”字。
      曾经,他以虚态古符,封禁了碎灭战场,石人族城池内的尸毒磷火。
      那尸毒磷火,也是剧毒之物,沾染上一点,也会糜烂血肉。
      尸毒磷火,被虚态古符封禁后,最终交给了李琅枫,被毒人李琅枫,给一点点地熔炼到体内,令李琅枫境界连番突破。
      眼前的毒瘴气,并非臌肶的肢体,只是它释放在外的,来自于它体内的毒素,能否被虚态古符封禁?
      一念至此,他便不再犹豫下去。
      “禁!”
      心中默念着,他两手划动着,动用体内种种灵力、血肉精气,不同属性的力量,包括魂念,混杂之后,去缔结那枚,存于他记忆深处的,虚态古符。
      “嗤嗤!”
      一缕缕含有不同气息的能量,在他胸腔交汇出来,这一层众多的星辰之力,受他的驱动,也飞涌过来。
      无数零乱的线条,如古老神明以天之神笔,慢慢勾勒描绘出来。
      不久,一枚虚态神秘的古符,就在他身前半米处,凝炼缔结出来。
      一种久远、厚重、深沉而又苍莽的气息,从那枚虚态古符中释放出来,聂天的一缕神念,指唤着那枚虚态古符,漂浮向毒瘴气聚涌最多的区域。
      “去!”
      虚态古符,因聂天的指唤,向那一簇簇毒瘴气飞去。
      “咻!咻咻咻!”
      虚态古符掠过的位置,有一缕缕鲜艳的毒瘴气,如被磁石吸附般,一下子就融入虚态古符内部。
      “有效!”
      聂天目光如电,立即振奋起来,死死盯着那枚虚态古符。
      他清晰地看到,虚态古符滑过的区域,散落着的一簇簇毒瘴气,纷纷被吸纳,被轻易地抽离进去。
      很快,那枚虚态古符,抵达毒瘴气最浓郁聚集之地。
      “呼!”
      一簇簇五颜六色的毒瘴气,皆被引动,被那枚虚态古符,如橡皮擦拭墨迹般,都给擦拭掉。
      确切地说,是吸附掉!
      虚态古符,渐渐,变成一枚五彩斑斓的光球,绽放出摄人异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