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恐慌
    “老天!我看到了什么?”
      “臌肶释放的酸毒瘴气,被一枚虚幻缥缈的符印,给吸附了?”
      “那符印,分明是聂天缔结的!”
      “聂天,能封禁住从臌肶体内飞逸的毒瘴气?”
      众人哗然。
      通天阁的叶文翰,愣了数秒,都一脸匪夷所思,奇道:“那些毒瘴气,虽然并不是臌肶的真实肢体,可还是含有它体内的酸毒精华。这类毒瘴气,能打散,可是想要炼化,想要封禁起来,也没多少可能性啊!”
      “聂天果真非凡!”姬元泉哈哈大笑。
      “原来,这位星辰之子敢踏入其中,是有恃无恐啊!”外界的圣域者,忽振奋开来,“还好还好,我就知道他不同寻常。要不然,他也不会被冠名为造神者!祖光耀,莫千帆,也不可能因他,成功抵达神域!”
      “我们没来错啊!”
      “只要他活着就好!”
      亿万里而来,横跨众多星域的各方魁首,突然心安了。
      他们的境界,都卡在圣域后期多年,没有信心以自己的力量,顺利地去突破神域,因此才将希望寄托到聂天身上。
      他们都不希望聂天有事。
      “聂天!”
      星穹九重天,第九层中,储睿瞪大眼,眸中星光闪耀。
      辛晴、魏来、炎战一行人,又一次激动开来。
      “呼!”
      那一枚,因聂天众多混杂的各类能量,缔结出来的虚态古符,飘飘荡荡地,继续晃悠着。
      第七层,向第八层延伸的毒瘴气,一簇簇,一团团,皆化作鲜艳流光,“咻咻”地,融入那一枚虚态古符。
      很快,环绕着碎星域的第七层,侵蚀而来的五彩瘴云,都被虚态古符吸纳。
      那枚虚态古符,化作一枚绚烂的光球,四处飘逝着,似乎还在寻求着,新的目标。
      “这枚古符,还能容纳,更多的毒瘴气!”
      聂天心有所感,咧嘴嘿嘿一笑,又化作一道星芒,向第六层飞去。
      “呼!”
      虚态古符,吸纳众多毒瘴气后,变成的绚烂光球,随之而动。
      “第六层!继续!”
      他以一道神念,御动着那枚光球,在第六层又一次活动开来。
      蔓延向第六层的,一簇簇的毒瘴气,在虚态古符游弋到的时候,和先前一样,也被立即吸附住,融入其中。
      “第五层!”
      “第四层!”
      “第三层!”
      外界,众多的圣域强者,还有姬元泉、叶文翰,等等通天阁、虚灵教和五行宗的强者,都随着聂天的活动,不自禁地发出惊呼声。
      在他们的注视下,聂天由第七层起始,以一枚奇异的符印,不断吞没着毒瘴气,融入其中。
      没有太久,聂天就进入第三层,依旧以那符印,将臌肶渗透进来的毒瘴气吸纳。
      “这,这是怎么回事?”
      和蒋塬池的深灰色神域,较为接近的上官植,游奇邈,宋澈泉、段弘文四位神域,都略有些茫然,不清楚状况。
      “会长,那边是怎么回事?”宋澈泉讶然。
      上官植细长的眼睛,紧紧盯着聂天,望着那一枚虚态古符,喃喃低语,“不可能,我一定看错了。即便是臌肶体内,释放出来的酸毒瘴气,也不是能轻易吸纳封禁的。那酸毒瘴气,能污秽一切器物啊!”
      幽影会,引以为傲的阴影秘术,乃封禁臌肶的关键。
      上官植跟随蒋塬池多年,知道早期的时候,蒋塬池为了处理臌肶的麻烦,想了多少办法。
      天地间,诸多秘法,无穷奥诀,对臌肶有效的几乎没有。
      至少,大多数人族的灵诀法术,秘阵,域,还有器物,都对臌肶没用。
      不然蒋塬池不会被臌肶坑害多年,迟迟没办法修炼,只能以阴影秘术,和臌肶死死纠缠,分身无术,腾不出手。
      忽然,他看到聂天缔结一枚符印,符印对臌肶体内释放的毒瘴气,有封禁吸附作用,也傻了眼。
      他并不知道,聂天所用的虚态古符,并非人族的手段。
      “会长,会长动用臌肶力量时,怕是连我的呼唤,都听不见了。”上官植眼睛闪烁不定,心中生出不安,“你们几个,离会长再远一点。我担心……”
      “担心什么?”游奇邈询问。
      “没什么,总之,我们离会长的阴影之域,再远一些就对了。”上官植忌讳莫深地,示意大家远离,要大家尽量小心。
      “呼!”
      也在此刻,聂天御动着那枚虚态古符,到了星穹九重天的第二层!
      虚态古符,还在效率极快地,去吸附更多的毒瘴气,扫清涤荡这一层区域,令一枚枚星辰神文,都恢复正常。
      须臾后,第二层所有毒瘴气,都被那枚虚态古符吸纳。
      虚态古符,绽放出来的光辉,愈发的璀璨,从中涌动的能量,气息,令聂天都觉得心惊胆颤。
      “此物,聚涌了众多酸毒精华,凝炼了毒瘴气,沾染一点,怕是就能要人命。”聂天思忖,“那跟随我多年的李琅枫,修炼幽族剧毒法决,一身皆是毒,还炼化了尸毒磷火,他……能否一点点地,去炼化这枚虚态古符蕴藏的臌肶之毒?”
      “咕!咕咕!”
      突然间,从蒋塬池深灰色的神域内,从五彩缤纷的毒瘴气深处,传来一种异常古怪的声音。
      “糟了!”
      叶文翰轰然变色,瞳孔深处,有一柄柄光剑,闪电般飞逝。
      他阴沉着脸,一步步地,向蒋塬池的阴影神域走去。
      “蒋塬池!”
      叶文翰暴喝,语气再没有一丝客气,“当年,你为人族功臣,封禁了臌肶,所有人都念你的情。也是如此,这些年来你幽影会很多做法,虽然不太妥当,我们四方都没有追究下去。”
      “但你,乃臌肶的封禁者,你应该明白自己的责任所在!”
      “你,永远不能作为臌肶的奴隶!你是人族族人,肩负着封禁臌肶,让它永远不可能出世的重任!不论如何,你都不能将臌肶释放!”
      叶文翰每踏出一步,都怒声高喝,声音一次大过一次。
      所有听到他高喝声的人,咀嚼他这番话的含义,悟透后,都吓的恐惧不安。
      “蒋塬池,要释放出臌肶?”
      “还是说,臌肶已经奴役他,他为臌肶服务?”
      虚灵教的姬元泉,知道叶文翰的意思后,额头连冷汗都冒了出来,也怒声道:“蒋塬池!你要是胆敢释放臌肶,你就是人族公敌,人人得而诛之!”
      此言一出,连宋澈泉、游奇邈等人,都变了脸色。
      “上官植!叶文翰和姬元泉,说的是什么意思?”游奇邈深吸一口气,喝道:“会长,和臌肶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难道说,他成为了臌肶的奴隶,听命于臌肶不成?你,还有幽影会,都服务于幽族异物臌肶?”
      太始天宗和碧霄宗的人,都一脸戒备,一脸提防,都瞪着上官植,还有那涌动的瘴云。
      “我,我真的不清楚。”上官植满脸苦笑,向众人解释,“会长和臌肶之间,是怎样一个关系,我也说不明白。以前,会长也仅仅只是,偶尔动用一点臌肶的毒瘴气,没有像现在这般啊!”
      “蒋塬池!你回个话给我们!”叶文翰暴喝,“你要是始终不讲话,我们就当你,不再是蒋塬池,而是被臌肶俘虏,被臌肶夺舍了!那样的话,你休怪我们不客气!”
      众人叫嚷着,可蒋塬池,却始终没有吭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