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异变
    叶文翰,姬元泉两位神域,一步步靠近。
      但,并没有离的太近,叶文翰倏地止步。
      他调整着呼吸,神之法相没有祭出,而是以眼神示意姬元泉。
      姬元泉看了他一眼,就领会他所想,暗自防备着,以一束束空间秘纹,散播到周遭,调动空间异力。
      “你们,难道真要助纣为虐?!”
      叶文翰眼瞳一缩,一柄柄细长的灵剑,闪电般,从他眼瞳深处飞出,万千游鱼般,环绕着他,形成一座剑阵。
      游奇邈,段弘文和宋澈泉,包括上官植,皆为神域。
      其中,游奇邈的境界最高,为神域中期,比叶文翰、姬元泉都高出一筹。
      然而,此刻的游奇邈都沉默了。
      他脸色深沉地,盯着那蒋塬池的深灰色阴影神域,因迟迟没有听到蒋塬池的回应,而在怀疑,在犹豫。
      “上官植……”游奇邈轻呼。
      “别看我,我,我也不清楚。”上官植连连摇头。
      “叶兄,你到底知道什么?”游奇邈语气凝重,“你真的肯定,他和异物臌肶之间的关系,臌肶才是主,他是辅?”
      “听到那声音了吗?那异响,是臌肶发出来的,只有它脱离蒋塬池的封禁,从阴影秘术走出,才能发出这样的声音?”叶文翰喝道。
      “咕咕!咕咕!”
      奇异的声响,还在从五彩斑斓毒雾中,从深灰色的阴影神域传来。
      游奇邈为之变色。
      “呼!”
      突然间,浓稠十倍都不止的毒瘴气,化作一团团烟云,从异响传来的方向,朝着八方飘逝而来。
      “小心!”
      姬元泉勃然变色,一束束的空间秘纹,于星河深处,骤然绽放出璀璨的辉光。
      星空,如被利刃强行切开,破开了一条条明晃晃的,内部有光芒飞逝的,不知通往何处的空间缝隙。
      “呼哧!”
      一团绿色掺杂紫色的烟云,黏糊糊的,液态般,一下子飘逝到游奇邈。
      游奇邈第一时间释放出阴阳混天镜,并且祭出神之法相,以不同的水火流光,将其神之法相给罩住。
      黏糊糊的,带着剧烈腐蚀酸毒的烟云,一块幕布般,落入从他阴阳混天镜释放的流光。
      “嗤嗤!”
      由不朽神器阴阳混天镜,喷吐出来,太极阴阳鱼般两色流光,立即消融开来。
      被游奇邈的神之法相执掌的,悬浮于法相头顶的,那巨大的阴阳混天镜,散发出来的光晕,瞬间暗淡。
      “蒋塬池!你搞什么鬼?”游奇邈惊叫。
      “呼!呼呼呼!”
      更多的绚烂的,比侵入星穹九重天,要浓郁十来倍的瘴气云团,一团团飞出,向姬元泉、叶文翰,还有段弘文所有人都飞去。
      “嗖!”
      滚滚瘴云中,深灰色的阴影神域内,一条布满荆棘的,绿幽幽的怪手,悄然伸出来。
      那怪手,像是荆棘藤条,有黏糊黏糊的液体渗出,粗如长龙般,以极快地速度,猛地怕打向游奇邈的神之法相。
      以阴阳混天镜形成的,守护着游奇邈神之法相的浑浊两色光晕,“蓬”的爆灭。
      怪手,趁势抽击向游奇邈的神之法相。
      那具近万米高,头顶悬浮着不朽神器的游奇邈神之法相,被怪手的一击,抽打的跌落到数十里之外。
      游奇邈的神之法相,还冒着浓烟,他的哀嚎声,也随之响起。
      而游奇邈,还是聚集到蒋塬池周边的神域中,境界最高的一位,为神域中期!
      宋澈泉,段弘文,这两位神域初期者,同样遭受了攻击,被另外两条怪手,拍打了一下神之法相。
      那两人的神之法相,被另外两条怪手打中,法相直接就溃散了。
      “撤离!”
      姬元泉大声惊叫着,一条条因他而撕裂的空间缝隙,挪移到叶文翰周边,供叶文翰穿梭。
      叶文翰一闪而逝。
      下一霎,姬元泉和叶文翰两人,又在赫连雄和候初兰等人所在地显现。
      “蒋塬池疯了!”赫连雄怒道。
      “他不是疯了。”叶文翰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至少在这一刻,应该是被臌肶所控了。他太久太久没有讲话,他的灵魂,他的意志,都有可能被臌肶完全占据了。现在的他,不再是他,而是臌肶!”
      “那如何是好?”皇津南惊恐道。
      叶文翰沉默。
      “咦!”
      星穹九重天,第二层,指唤着虚态古符,将所有残存毒瘴气吸纳,正准备进入第一层的聂天,猛地呆住了。
      “呼!呼呼!”
      储睿,炎战、魏来等人,一个接着一个,从最内部的第九层,踏入到第三层。
      他们,一个个的视线,也落向了深灰色的阴影神域,看到一条条诡异的怪手,从中飞出来,抽打向游奇邈、段弘文和宋澈泉的神之法相。
      魏来炎战还幸灾乐祸。
      储睿脸上,连一点笑意都没有,隔着一层,对聂天说道:“失控了,臌肶和蒋塬池之间,臌肶或许已经是主动的那一方。怪手的飞出,意味着臌肶从蒋塬池的阴影封禁走出了,蒋塬池制不住它了!”
      魏来等人,给他这么一说,也再也笑不出来了。
      “出大纰漏了。”储睿眉头深锁着,失魂落魄地说道:“这下子,不仅仅我们碎星古殿了,整个人族的域界天地,都可以遭受臌肶的荼毒。在这个时刻,我们各方巅峰的神域后期者,又偏偏不在。”
      “臌肶在人族域界现身,蒋塬池不能制住,那后果,已不堪设想。”
      给他这么一解释,聂天也意识到情况的巨变,知道臌肶脱离蒋塬池的掌控,立即成为整个人族的噩梦。
      “这一枚奇异的符印。”储睿燃起一丝希望,盯着那枚光球般,各色光芒齐放,璀璨夺目的虚态古符,说道:“它能封禁从臌肶体内,释放出来的毒瘴气,有没有可能,封禁的更彻底一点?”
      聂天愕然:“你是说,封禁臌肶?”
      “不错。”储睿先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是我做梦了,那些毒瘴气,只是臌肶体内的酸度精华,而非它本身。蒋塬池,修炼阴影秘术,神域中期境界,当年才堪堪封禁臌肶,如今还被它反噬逃脱了。”
      “你,怎么可能以一枚符印,禁锢的的了臌肶?”
      “是我太天真了,想的太多,太美好了。”
      “呼!”
      聂天再进一步,星穹九重天的第一层。
      虚态古符,因他念头的牵动,如磁石般,将残存于这一层的,一簇簇臌肶释放的毒瘴气,又迅速地吸纳干净。
      臌肶的注意力,似不再将碎星域,视作首要目标。
      游奇邈、段弘文、宋澈泉三位神域,纷纷遭受臌肶攻击,唯有上官植见机不妙,早早闪避开来,没有被攻击。
      姬元泉和叶文翰这两位神域,更是借助空间缝隙,由那片区域逃离。
      然而,停泊在附近的,一艘艘太始天宗和幽影会的星河古舰,则是没有那么好运。
      “蓬!蓬蓬!”
      荆棘般的怪手,从阴影神域探出,将众多星河古舰给怕打粉碎。
      五彩缤纷的毒瘴云,顺势蔓延而来,就见幽影会和太始天宗的很多圣域,虚域强者,域如冰雪消融。
      域一溶解,暴露在星河中的那些炼气士,纷纷惨死。
      霎那间,太始天宗和幽影会,便已死伤惨重。
      “蒋塬池!”
      游奇邈的神之法相,从数十里外的星河中,又一次站起。
      他巨大的神之法相,一把抓住阴阳混天镜,目眦尽赤,“你唆使了我们,还有碧霄宗,一同向碎星古殿下手,可你……”
      “我说了,他,不再是蒋塬池了。”叶文翰截断他后面的话。
      “不是蒋塬池,就是那幽族异物了?”游奇邈眼中,似有火焰燃烧,他恨得仰天长啸,“既然如此,我们当合力,斩杀那异物!蒋塬池的死活,就不需要顾及了!”
      “斩杀它?谈何容易?”叶文翰满脸苦涩。
      “那要怎么办?”游奇邈咆哮。
      ……
      ps:初四了,恢复正常更新,后面开始看状态补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