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恐慌蔓延
    “蓬!蓬蓬!”
      一艘艘,属于幽影会和太始天宗的星河古舰,被异物臌肶的怪手,给拍打的炸碎。
      残骸,伴随着流光,四处溅射开来。
      蒋塬池的深灰色神域,渐渐远离碎星域,向人群聚涌之地,悄然靠近。
      毒瘴气弥漫八方!
      哀嚎声,不绝于耳!
      众多幽影会、太始天宗和碧霄宗的残存者,都成为臌肶的攻击目标,一个个虚域、圣域被消融掉。
      沾染上一点臌肶的毒瘴气,又没有域庇护,不能如聂天那般以气血防御隔绝的炼气士,顷刻间死亡。
      初始时,游奇邈还有心联合姬元泉、叶文翰等人,去斩杀臌肶。
      但,他很快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撤!全部撤离!”
      他疯狂地叫嚷着,要那些靠近那深灰色神域的,所有的太始天宗的战舰,还有圣域、虚域的炼气士,尽可能逃离。
      “咻!咻咻咻!”
      一道道遁光,舍弃星河古舰,从那边飞逝出来。
      此刻,所有人都明白,蒋塬池失控了!
      因为,那臌肶的攻击目标,包括蒋塬池奉献了一生的幽影会!
      他连幽影会,那些效忠于他的中坚力量,都能毫不犹豫地毁去,那还是他吗?
      “呼!呼呼!”
      深灰色的阴影神域,逐渐加速,以超越星河古舰,超越圣域、虚域者的速度,向那些外域来客聚集地,向叶文翰、姬元泉所在,飞逝而去。
      沿途,更多幽影会和太始天宗、碧霄宗的门人,遭受厄难。
      四处都是鬼哭狼嚎的惨叫。
      “这……”
      星穹九重天,第一层所在,聂天一脸呆滞。
      储睿、炎战和魏来,辛晴、韩婉容等人,因毒瘴气被聂天尽数以虚态古符吸纳,因臌肶的攻击目标,明显不再是碎星域,终于敢站到聂天身旁。
      他们没走出星穹九重天,就在第一层,在聂天旁边,一个个以怪异的眼神,看向外界。
      横跨星河,兴师动众来犯的太始天宗和幽影会,加部分碧霄宗的门人,数十艘星河古舰,众多的圣域、虚域强者,如今竟然被蒋塬池,或者说是臌肶攻击?
      谁能预料到,局势会衍变到如此地步?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蒋塬池,先前动用臌肶的力量,以毒瘴气渗透向星穹九重天时,分明还是有理智的啊。”辛晴喃喃低语。
      “之前可能还有理智,现在是当真一点都不剩了。”韩婉容没有怜悯,望着死伤惨痛的,一个个幽影会和太始天宗的门人,说道:“此战,不论结果如何,太始天宗和幽影会,都会元气大伤。”
      “包括碧霄宗,这一战结束,那三大宗门在人族域界的地位,怕是要一落千丈。”炎战道。
      储睿看着他们,以无比沉重地语气说道:“先不要幸灾乐祸,还是想一想,该如何渡过臌肶这一关吧?这一关过不去,碎星域还是可能沦陷,而且不单单只是碎星域,整个人族的域界,都会生灵涂炭啊!”
      众人忽然沉默。
      碎星域内部,俞素瑛、莫千帆、尹行天等强者,只能仰望头顶天穹,干等着。
      外界的变化,他们也尽收眼底,从一开始惊喜,到随着对事态的认识,一个个心情都变成凝重。
      他们非碎星古殿的人,不修炼碎星诀,也没有独特的器物,秘法,能在星穹九重天内自由活动。
      他们只能呆在下面,不敢冒然踏入星穹九重天,否则极有可能被阵法轰击。
      别说俞素瑛和莫千帆只是神域初期了,即便在神域中期,甚至后期,都不敢在星穹九重天随意来往。
      “他们,究竟在等候什么?”董丽道。
      “不知道,应该在看臌肶的疯狂袭杀吧。”俞素瑛黛眉紧皱,“幽影会的蒋塬池,怕是被臌肶所控,甚至彻底夺舍吞没了。天地间,能限制臌肶,将其封禁的力量秘术,我只知道阴影禁术,没了蒋塬池的限制,给臌肶出来了,人族天地,将要承受多少磨难啊!”
      “最糟的是,楚源、屈奕等巅峰强者,此刻恰巧不在啊!”莫千帆也惶恐了。
      若是给臌肶踏入亘雷星域,在一个个域界出没活动,那他们亘雷星域,天雷宗和莫家,将会在短时间内,所有人死亡。
      除非及时逃离,可逃离了,域界也会被毒瘴气侵蚀啊。
      “臌肶的厉害,蒋塬池都解决不了,封禁还出了问题,不说炼化了,谁能再次制住它?”方塬垂着头,自言自语地说。
      “难啊,当年的楚源和屈奕,都无计可施。”俞素瑛叹息。
      “嗤!”
      点点星芒,在聂天指尖跳跃着,他将星芒注入那一枚,漂浮而来的虚态古符。
      储睿等人,看到那一枚绚烂如光球的虚态古符,被聂天引动过来,都骇然失色,离他赶紧保持距离。
      待到聂天,动用一点点星芒,注入那虚态古符时,众人更是大惊。
      “聂天,你做什么?”魏来喝道。
      “我想试试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有什么力量,能限制里面臌肶释放的毒瘴气精华。”聂天解释,“那些毒瘴气精华,来自于臌肶的力量,若能炼化,亦或者封禁,兴许就能找到办法对付它。”
      “宗门所修之力,对它没有效果。”储睿道。
      他声音一落,聂天也注意到了。
      一点点星芒,落入虚态古符内部,水融大海般,丁点浪花都没溅射,一点动静都没,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草木之力!”
      他抽离草木灵丹内,一缕草木之力,再次注入。
      没有什么特别的,草木之力,也未曾起到效果。
      “没用的。”储睿继续说,“我人族修行的,各种常规的属性力量,金木水火土,雷电,寒冰,这些法决力量,都没办法炼化或禁锢臌肶。你试过的,别人也全部都试过了,都起不到效果,连灵魂之力,逸入其中,都会被消融掉。”
      “还真的是这样。”聂天皱眉。
      他连火焰灵丹中,一道炎能精华,糅合火种之力,注入那虚态古符中,那一簇火苗,也仅仅只是亮了亮,就熄灭了。
      “火种,来自极炎星域的神火,还被我的一滴滴生命精血,蜕变到更高的层次。以往火种屡屡能发挥出奇妙,没想到在面对臌肶时,连火种融合火焰之力,都不能炼化,或焚烧掉虚态古符的酸毒精华。”
      他终于感觉到棘手了。
      火焰、草木和星辰,三种他苦修多年,并且都糅合天养级至宝力量了,都无法对虚态古符内,臌肶释放的酸毒精华造成实质上的威胁。
      这一刻,聂天也明白为何姬元泉、叶文翰等人,还有储睿如此恐惧臌肶了。
      “先前,我以气血、火焰凝结的血膜,也被臌肶的力量强烈的侵蚀着。我没有动用域,竟然还能稍稍支撑一阵子。而我领悟的虚态古符,来自于炎龙铠连接的异地,应当是擎天巨灵的秘法。”
      “人族的力量,器物,域,没办法对臌肶造成影响,其他种族呢?”
      “血肉精气,我的生命血脉,还有冥魂珠、那一截星空巨兽的骨头,有没有可能,令臌肶释放的毒瘴气被炼化掉?”
      他沉吟许久,一步步着手。
      他先唤出冥魂珠。
      “咻!咻咻!”
      一个个星辰精金筑造的傀儡,还有众多星辰符隶,猛地形成,要镇压轰击冥魂珠。
      “不可!”储睿急忙呵止。
      聂天脸色一变,及时反映过来,一步踏出,来到星穹九重天之外。
      一出来,那冥魂珠才免受星穹九重天的轰击,没有出岔子。
      此物,为邪冥族的至宝,在星穹九重天显现出来,自然而然地成为攻击目标。
      “外面,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他喃喃道。
      旋即,他将冥魂珠中五大邪神召唤出来,并且暗自沟通器魂,尝试着,看看能否以邪神和冥魂珠的力量,炼化臌肶释放的酸毒瘴气,从而找到对付臌肶本体的办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