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厄难
    “呼!呼呼!”
      五大邪神,从冥魂珠漂浮出来,滚滚冥气汇聚,凝为一团团气旋。
      邪神的半边肢体,浸没在气旋,那气旋宛如能勾连邪冥族的祖地——冥域,能从中牵引出最纯粹的冥气。
      经过聂天一滴滴精血浇灌,又融入邪灵大君克莱斯特的那枚冥魂珠,所有的残魂之力,从凶魂蜕变为邪神的五大异物,再生变化。
      五大邪神,变得愈发庞大,有血有肉,再没有一丝虚幻感。
      涌动的冥气,从它们狰狞如厉鬼般的躯体释放出来,从中透露的极致的怨恨、恐惧、绝望、狂怒、嗜杀五种负面之力,竟然令隔着一层星穹九重天的储睿等人,都霍然变色。
      储睿等人,只是端详那五大邪神的形体,内心的负面情绪,就像是被引燃。
      “厉害,只是看着,都能扭曲心灵,让魂魄失控!”
      炎战大惊失色,立即将目光,从那五大邪神的身上,强行地挪移开来,他逼着自己只是盯着聂天看。
      只看聂天,他的负面情绪,终于控制住。
      “咻!咻咻!”
      五大邪神飞扑向那一枚虚态古符,一只邪神探出利爪,以锋锐的爪子,刺向那一枚虚态古符,接触内部被极度凝炼后的,臌肶释放出来的毒瘴气精华。
      “嗤!”
      邪神的利爪,立即冒出暗绿色浓烟,似被酸毒猛烈腐蚀。
      其余的邪神,也分别动用肢体,在那一枚虚态古符中活动着。
      五大邪神的爪牙,指头,骨节,于虚态古符内部切割。
      它们实质化的躯体,都“嗤嗤”地冒着浓烟,都被剧毒腐蚀,不过显然还没有伤其根本,它们都还能承受。
      只是,它们的撕扯,碰触,切割,对虚态古符中臌肶的毒瘴气精华,并没有造成影响。
      “不行。”
      聂天看了数秒,就意识到冥魂珠的力量,包括五大邪神,都拿臌肶的毒瘴气精华没有办法,更没有炼化的可能性。
      “回来吧。”
      心念一动,他将五大邪神收回,令其重返冥魂珠。
      他先前自己体悟,也发现臌肶的毒瘴气精华,被那一枚虚态古符封禁之后,在“禁”字内,极度凝炼,竟液态化。
      液态化的毒瘴气,如水!
      撕扯、切割,轰击,压根就起不到作用。
      偏偏,连那一簇源自神火的火种力量,也无法将其炼化掉。
      “类似的攻击,都应当没办法奏效,只有封禁,亦或者熔炼才行。”他思索着,又以那一截星空巨兽的骨头,尝试以骨头内部的力量,去对虚态古符中的臌肶酸毒精华下手,还是没有效果。
      炎龙铠,也被他取出,被他拿来尝试了。
      须臾后,他望着那枚,被他神念掌控着,漂浮在他胸腔的虚态古符,颓然地摇头,“不行,我的器物,我的种种灵力,都试过了。除了那符文,能够封禁臌肶的毒瘴气,再没有别的力量,能封禁,亦或者炼化它了。”
      “不出所料。”储睿轻叹。
      “蓬!蓬蓬!”
      极目远眺,众人看到蒋塬池的深灰色阴影神域,包裹着臌肶,以碎星域为中心,四处飞逝着,还在造成更多的杀戮。
      姬元泉的尖啸声,不迭地传来。
      他不断地,动用空间秘术,构建出一条条空间缝隙,容许那些圣域、虚域者,尽快从这一方星空撤离。
      不止是虚灵教、五行宗和通天阁的人,连那些外域来客,还有太始天宗,甚至幽影会的人,都成为姬元泉解救的对象。
      到处,都有虚幻的域,还有凝如实质的圣域,被臌肶的毒瘴云腐蚀,被怪手怕打粉碎。
      虚域者,圣域者,死伤惨重。
      他们飞逝的速度,都及不上臌肶,因驱动臌肶的乃神域中期,蒋塬池的阴影神域!
      “所有人,先从这一方星空逃离!臌肶的麻烦,我们暂时找不到办法解决,要尽可能远离它,不能和它继续缠斗下去!”
      姬元泉和叶文翰两人,嚷嚷着,其中还夹杂着游奇邈众人的呼喊。
      很快的,只要还活着的人族炼气士,都意识到一个事实——他们根本没办法抗衡臌肶。
      ——唯有逃离!
      “咻!咻咻咻!”
      残存的强者,域变幻为遁光,或御动星河古舰,或在姬元泉的空间缝隙接应下,一一从碎星域撤离,不再观战。
      连幽影会的上官植,都明白经此一役,蒋塬池怕是要成为人族公敌,幽影会也将成为众矢之的。
      他也下达了命令,要幽影会的成员,忘掉蒋塬池这个会长,马上返回幽影域。
      碎星域边沿,拿那一枚虚态古符,无计可施的聂天,呆愣在那儿,看着横跨亿万里星海而来的众多强者,丧家之犬般逃离,也笑不出来。
      其余人走了,那臌肶最终还是会将攻击目标,转移到碎星域,那该如何是好?
      “哧啦!”
      虚灵教的姬元泉,从一条绽裂的空间缝隙飞出,和聂天并肩而立。
      “可笑的一战,可悲的结局。”姬元泉神情深沉,“太始天宗、幽影会、碧霄宗损失惨痛就罢了,从别的域界而来的众多圣域、虚域,还有星河古舰,都被臌肶的力量斩杀、摧毁许多。”
      他敢逗留,是因为他精通空间奥义。
      他拿臌肶没办法,但因为空间奥义能够令他随意裂空而走,他也不惧臌肶,能来去自如。
      “臌肶失去攻击目标后,还是会过来,继续攻击碎星域。”
      姬元泉深深叹息,“碎星域,还是会成为臌肶第一个目标。希望碎星域能抵御抵住,不然,等碎星域这边沦陷,就会轮到别的域界,别的宗门,别的势力。人族的域界天地,会一个接着一个,被臌肶荼毒。”
      讲话时,从碎星域远离,追击那些虚域、圣域者,拍碎一艘艘星河古舰的臌肶,还真的如他所言,又挪移而来。
      臌肶似知道碎星域,永远都逗留于此,它飞逝而来时,慢吞吞的,并不着急。
      “咕咕!”
      声声异响,从浓郁的瘴云传来,深灰色的阴影神域,阴影……竟渐渐消散开来。
      五颜六色的瘴气,缓缓凝炼聚涌,从中漂浮出,一模糊的巨大幽影。
      那幽影,初看之下,仿佛是蒋塬池的神之法相。
      再细看后,才发现那庞大的幽影,乃是一个巨型的异物,像是从蒋塬池的神之法相内生长出来,似在汲取着蒋塬池神之法相的力量,去壮大自己。
      “呼!”
      庞大幽影,陡然一变。
      蒋塬池的神之法相急剧收缩,阴影神域凝炼,令他恢复本来真容。
      隐匿在滚滚毒瘴气,始终不清晰的臌肶,随着和碎星域的接近,一点点变得明朗,能隐约看清楚了。
      臌肶之身,和被聂天封禁在虚态古符的毒瘴气精华,竟然类似,为七彩的液态化生命!
      一条条晶莹的触须般的怪手,纤细如发,连接着蒋塬池,大部分都扎在蒋塬池鼻孔、耳朵,眼睛内。
      蒋塬池睁着眼,正视着他们,可眼瞳内连丁点人类,亦或者异族的情感都没有。
      麻木,空洞,漠然。
      蒋塬池看着他们,如看着死人,看着空气般。
      姬元泉轻声道:“是臌肶。”
      “它,能通过蒋塬池,和我们交流吗?”聂天奇道。
      “不通过蒋塬池,其实也可以,但那是纯粹的灵魂交流了。”姬元泉解释,“通过蒋塬池的话,能以人族的通用语,和我们直接对话。”
      “它,究竟想干什么?”聂天皱眉。
      “你先回星穹九重天内,我和它交涉,看看它想做什么。”姬元泉道。
      “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