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千变万化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储睿,魏来、炎战等人,精神同时一震。
  
  臌肶从蒋塬池体内抽离的触须,乃是它的真实肢体,其触须扎向虚态古符时,只能进入,而没办法抽离。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臌肶的触须,一落入虚态古符,也没办法挣脱出来!
  
  这说明,那枚被聂天缔结出来的虚态古符,不仅能封禁臌肶释放的毒瘴气,还能封禁它的肢体触须!
  
  臌肶,也极有可能被虚态古符封禁在内!
  
  七彩沼泽中,一片墨绿色黏糊区,缔结出一只怪手。
  
  怪手如巨锚,重重拍打向那枚虚态古符。
  
  “蓬!”
  
  由聂天体内各种能量揉炼,代表着“禁”字奥妙的古符,霍然爆灭。
  
  被虚态古符封禁的,液态化的酸毒精华,融入那怪手中,一下子消失
  
  夺舍蒋塬池的臌肶,七彩辉芒绽放的眼睛,瞬间盯住聂天,凶狠厉色,一点都没有掩饰。
  
  它要聂天死!
  
  “可恨!”储睿皱着眉头,喝道:“聂天,你的境界还是太低。若你,能够达到蒋塬池的神域境界,你以同样手段凝结的那枚符文,施加到臌肶的身上,应该极有希望,将这幽族异物封禁在内!”
  
  姬元泉也一脸遗憾,叹道:“就是境界太低。”
  
  他和储睿都看的出来,那枚虚态古符对臌肶,确确实实有封禁的效果。
  
  虚态古符会爆灭,是因为聂天在其中揉炼的力量不足,才被比聂天强大好几个等级的臌肶,以怪手蛮力强行碾碎。
  
  若聂天,有蒋塬池般的境界,那枚被他凝炼的虚态古符,就有可能放大千万倍,聚涌着强大千万倍的能量!
  
  那时,或许仅仅一枚虚态古符,就能将臌肶的实体,直接封禁在内。【△網WwW.】
  
  禁制内,臌肶当动弹不得,挣脱不了虚态古符的封禁之力,被死死限制。
  
  迄今为止,聂天的那枚虚态古符,是除了幽影会的阴影秘术外,第二种能够封禁臌肶的神奇力量。
  
  而且,看那虚态古符的情况,似比阴影秘术还要奏效。
  
  唯一可惜遗憾的是,此时此刻的聂天,境界太过于低微,血脉等阶也不足,难以将那枚虚态古符的至强威力,给彻底展现。
  
  不然的话,臌肶危害整个人族域界天地的麻烦,兴许就被聂天解决了。
  
  “呼!”
  
  臌肶的七彩沼泽怪身,带动着蒋塬池,忽然加速。
  
  姬元泉脸色一变,在不同的空间缝隙内飞逝着,躲避了臌肶躯身。
  
  一霎后,那臌肶的沼泽之身,居然一分为七。
  
  七个臌肶的沼泽之身,为七个片区,颜色各异,蒋塬池被一根根触手扎入,眸中释放出,令人不敢直视的辉芒。
  
  “呼呼呼!”
  
  七个臌肶,化作聂天从未见过的魔怪异物,一同扑向星穹九重天。
  
  有的魔怪生满眼瞳,有的百手千足,有的三个硕大头颅,有的怪角狰狞锋锐……
  
  每一个臌肶,都似能千变万化,液态状的躯身,能随意地变幻,变幻成以前被臌肶侵蚀,被它轰杀,亦或者它所见的各类生灵。
  
  但,反倒是悬浮不动的蒋塬池,体内涌现出来的,似乎才是臌肶的灵魂聚涌。
  
  “蓬蓬!蓬蓬蓬!”
  
  七个不断变幻的臌肶,一下子就进入星穹九重天的第一层,立即被千万星辰符隶镇压,被星辰精金化作的傀儡攻击。
  
  战斗瞬间爆发。
  
  储睿神色一变,示意了一下聂天,就和魏来、炎战等人,退缩到第二层,然后是第三层。
  
  那七个不断变化着,化作众多魔怪,还是幽族、妖魔族、邪冥族的域界深处,曾经出现过的凶恶魔兽、冥兽、异类时,被星辰符隶震杀,被傀儡攻击时,也同时在喷涌着,浓郁的毒瘴气。
  
  储睿等人,惧怕那些毒瘴气,只能退避。
  
  聂天,也被他们拉扯着,缩回到第二层。
  
  但在第二层时,聂天止步了,不再继续往后撤离。
  
  “臌肶特殊,液态化的躯身,能千变万化。它能夺舍蒋塬池,能释放剧毒,被星穹九重天的阵法之力,被星辰符隶攻击,就算是被撕碎,液体的躯体,都能轻易地再次凝聚,似永远不会真正被消灭。”
  
  “唯有炼化,唯有封禁,才能抹杀它。”
  
  “它,还有智慧,似乎也有着灵魂。或者说,它有多个身体,多个灵魂。而主魂,此刻在蒋塬池体内。”
  
  “……”
  
  第二层中,聂天眯着眼,注视着七个臌肶变化出来的躯身,被撕碎、轰杀后重组着,向第二层再次侵蚀而来。
  
  “聂天回来!”
  
  储睿惊叫着,“你难道没有注意到,因为你的那符文,能封禁它的力量,它已经将你视为首要必杀目标了?”
  
  “聂天!你立即返回古殿,以阵法离开碎星域!”魏来喝道。
  
  炎战也劝说:“或许,唯有你足够强大,境界和血脉再次突破,你所施展的那枚符文,才能将臌肶禁锢住!你,在将来乃对付臌肶的关键啊!”
  
  “咻!”
  
  讲话间,一个冲进来,挥动着无数触角,如多首的魔怪,还蒸腾着浓郁的毒瘴气,向聂天扑杀。
  
  “禁!”
  
  匆忙间,聂天再次调用力量,又一次缔结出虚态古符。
  
  这枚虚态古符,被他灌注的力量更多,形成的封禁之力,理当更为强悍,配合着他的神念,霍然涨大,向那只臌肶镇压而来。
  
  虚态古符的封禁之力,顷刻生成,似能镇压天地一切污秽,一些邪物!
  
  然而,就在封禁形成霎那,那只臌肶又灵动异常地,重返第一层。
  
  那枚虚态古符,被聂天指唤着,也向第一层飞去。
  
  七只逗留在第一层的臌肶,忽地齐齐发力,化成的七个恐怖的魔怪、异域的邪物生灵,疯狂攻击着那枚虚态古符。
  
  虚态古符,在那七个臌肶所化的异物,疯狂攻击下,也爆灭开来。
  
  力量损耗,一缕缕精魂消失,聂天眼中的光芒,稍稍暗淡。
  
  内心评断了一下,他知道,他很难继续缔结出,威力如此巨大的虚态古符,即便透支力量施展出来,怕是也禁锢不了真实的臌肶。
  
  如储睿、姬元泉所说,他的境界和血脉等阶,都太低。
  
  那枚虚态古符,镇压亿万污秽,一切邪物的神威,他暂时还发挥不出。
  
  “若我,能突破到圣域,血脉蜕变到九阶,兴许我缔结的虚态古符,就能封禁臌肶的实体!”
  
  这个念头滋生后,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姬前辈!你去碎灭战场,找寻我师傅巫寂!”他大声疾呼。
  
  “巫寂?”姬元泉愣了愣,茫然道:“这个时刻,找你师傅,做什么?”
  
  “我师傅的力量,兴许也能封禁臌肶!”聂天道。
  
  “时间!时间之力!”姬元泉眼睛一亮,突然叫了起来,“天地间,最为神秘的时间之力,连时间都能停住的力量,是不是能禁锢臌肶?在当年,可没有任何人能够将时间之力,修到巫寂的高度啊!”
  
  “不错,时间之力,还没有被试过!”
  
  大声叫嚷着的姬元泉,忽地钻向一条空间缝隙,旋即便失去踪影。
  
  储睿等人,听到巫寂的名号,想起时间之力的奇奥,一个个都满怀期待,连连喜呼:“时间之力!天地间,最为奇特最为神秘的力量,比空间之力更非凡的异力!这样的力量,对那臌肶,应该会有封禁之力!”
  
  许多年前,聂天看到巫寂动用时间之力,越级将妖魔族强者禁锢,然后一一抹杀。
  
  如今的巫寂,有着圣域级别的修为,参悟时间之力多年,能沟通神秘的时间长河,他再次动用时间之力的封禁之术,有没有可能,将臌肶彻底禁锢于此?
  
  聂天也满怀希望。
  
  “咻!咻咻咻!”
  
  一个个还在第一层的臌肶,似听懂了他和姬元泉的交流,竟突然从星穹九重天飞回。
  
  七个臌肶,重聚在蒋塬池脚下,再次化作一片片沼泽。
  
  蒋塬池的阴影神域,又蔓延开来,化作深灰色的阴影片区,将那七彩的沼泽遮掩,一并遮掩的,还有蒋塬池本身。
  
  深灰色的阴影神域,突以超越星河古舰的高速,向外沿疾驰而去。
  
  聂天突然呆住,“它怎么忽然离去了?”
  
  “它不仅有智慧,而且还有漫长的生命!”储睿大喜,“我明白了,时间之力,的确能限制它!”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