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迎刃而解
    深灰色的阴影神域,包裹住臌肶,如一片幽影渐行渐远。
      蒋塬池的境界,毕竟为神域中期,他的力量被臌肶所用,全力飞驰的话,速度要超越绝大多数的星河古舰。
      而且,沿途没任何阻碍!
      不论是幽影会、太始天宗、碧霄宗,亦或者那些外域来客,都被臌肶杀破了胆子,根本不敢逗留。
      “呼!”
      须臾后,淹没在深灰色阴影神域的臌肶,就从聂天等人的眼皮子底下,彻底消失。
      聂天,储睿,魏来、炎战等长老,一个接着一个,又踏出星穹九重天,来到碎星域边沿。
      储睿忽祭出神之法相,凝为一束星光,沿着臌肶离去方向追去。
      魏来还有炎战等人,则是散布开来,在别的区域活动。
      “臌肶,当真离去了,而且极其焦急。”
      隔着千万里星空,储睿的欢悦声,断断续续地传来,“魏来,还有炎战你们,不要去理会臌肶了。那些被臌肶所杀的,从别的星域而来的圣域者,尸体,还有他们的器物,储物戒,都尽快收集。”
      魏来反应过来,道:“不只是我们啊!”
      他取出星辰令,将一缕神念,注入那令牌。
      同样手持星辰令的聂天,略一感应,就收到了魏来的讯念。
      魏来要那些碎星古殿的,其余的星辰之子,还有宗门的门人,都冲离碎星域,在边沿的域界活动。
      他要那些宗门子弟,趁机收集战利品。
      战利品,则是被臌肶所杀的太始天宗、幽影会、碧霄宗,还有众多外域来客,虚域、圣域者遗留下来的。
      “居然,居然就这么结束了?”聂天讶然。
      他绝对想象不出,因他和姬元泉的一番话,因他师傅巫寂修炼时间之力,姬元泉去邀请,便会惊吓到臌肶。
      “咻!”
      副殿主储睿,凝为的一束星芒,去而复返。
      他解释,“聂天,你师傅巫寂的时间之力,必然能限制,能封禁臌肶!臌肶夺舍,或征服的蒋塬池,乃是幽影会的会长啊!”
      “什么意思?”聂天困惑道。
      “幽影会对人族域界天地的种种消息,都灵通异常。蒋塬池身为会长,当然知道前段时间发生在碎灭战场的异变,他也知道你师傅精通时间之力,且突破到圣域,他知道你师傅的一切!”
      “蒋塬池知道的东西,自然会传递给臌肶,让臌肶也明白你师傅的奇异!”
      “臌肶一听闻,你要姬元泉去碎灭战场请动你师傅,它便毫不留念地离去,只能证明一点——你师傅所修的时间之力,一定能威胁到它!”
      储睿将其中的玄奥,仔细地向聂天道明。
      聂天细想后,也领悟了,缓缓点头,并微微一笑,“看来那臌肶,也并不是没办法限制。我所缔结的虚态古符,其中蕴含的力量更进一步后,也能封禁臌肶。我甚至觉得,只要我突破到圣域,血脉达到九阶,我再缔结出那枚古符,就能彻底囚禁臌肶!”
      “如你,如你师傅般的人物,浩瀚星海中,又有几个?”储睿翻了个白眼,“能领悟时间之力,能入门者,本就罕见!在我们人族,还有异族的漫长历史中,以时间之力修行,不论人族境界,异族血脉,都不可能达到多高深的程度。”
      “能沟通神秘的时间长河者,更是少之又少,只存在传说中。”
      “你师傅,乃天纵奇才啊!”
      “咻!咻咻!”
      窦天辰,方塬,还有汪美嘉等星辰之子,一些长老,通过星辰令的讯念,一一从碎星域冲离。
      “臌肶,撤离了?”窦天辰一脸不可思议。
      储睿点头,“臌肶不仅撤离了,太始天宗、幽影会和碧霄宗,对我们的围攻,这场本来要发生的血战,也迎刃而解了。”
      司空错阴沉着脸,道:“太始天宗、幽影会和碧霄宗那边,我们早晚要还以颜色。”
      “其实,聂天已经给太始天宗、碧霄宗很多颜色看了。”储睿怪笑一声,没有在这个话题上,深入下去,而是挥挥手,示意这些星辰之子分头行动,“各大域界,各方宗门势力的圣域、虚域者,被臌肶斩杀众多,你们……”
      窦天辰等人眼睛一亮。
      旋即,一位位星辰之子,皆飞逝而出。
      圣域者、虚域者,都是人族较为高超的人物,他们手中的储物戒,器物,都不会是凡品。
      在他们身上,一定还有更多值钱的灵材。
      这些,目前都是无主之物。
      “你呢?”储睿奇道。
      “我……”
      聂天沉吟半响,嘿嘿一笑,旋即再次唤出冥魂珠。
      冥魂珠呼啸而出,五大邪神展露出狰狞躯身,半边身子在冥气浓郁的气旋,朝着各个方向冲去。
      一缕念头,被他释放出去,命令那五大邪神,不要吞没完整的灵魂。
      被臌肶所杀者,有部分人及时地舍弃域,将灵魂遁离,摆脱了这场灾难,他们的灵魂兴许还会找过来,找尸体,找他们遗落之物。
      这些人,未来还有转世重修的可能。
      但,那些彻底死亡,连灵魂都碎灭了,残魂无法重聚的,就能化作五大邪神的盘中餐,尤其是太始天宗还有幽影会、碧霄宗那边,更是死伤惨痛,白白便宜了他。
      “那些人的器物,你没有兴趣?”储睿奇道。
      聂天摇了摇头,“我身上的器物,足够多了。还有,他们收集的东西,还是要清点,上交给宗门,评测为功勋值的。”
      “而我。”聂天粲然一笑,“你觉得这一战结束,我能获取的功勋值,该是多少?”
      “不可估量。”储睿郑重其事地说。
      “那就够了。”聂天皱眉,“宗门中,我真正需要的,乃是高等级血脉的异族、灵兽尸骨,我的血脉突破,在这方面有很大的依赖。”
      “宗门有这方面的囤积。”储睿表态。
      两人就在碎星域外界星空站着。
      不知过了多久,窦天辰都星辰之子,将那些被臌肶残杀的圣域、虚域者的所藏,都给收集的差不多了。
      五大邪神饱食后,又重返冥魂珠,被聂天收起。
      “嗤!”
      一条空间缝隙绽裂,消失了一阵子的姬元泉,独自归来。
      “臌肶呢?”姬元泉一回来,眼睛一扫,就惊住了,“那幽族的异物,为何没有继续停留,它去了何处?”
      “它撤离碎星域了。”储睿道。
      “撤离?”姬元泉惊讶。
      “它应该是从蒋塬池那里,知道聂天师傅巫寂的奇妙,知道巫寂修炼的力量,为时间之力……”储睿又解释一遍。
      “看来,时间之力果然能限制臌肶!”姬元泉眼睛一亮,又苦涩地说道:“可惜,我并没有在碎灭战场,找到巫寂。”
      “啊?”聂天哑然。
      神域境界的姬元泉,在碎灭战场能自由穿梭,想找到那条时间长河的支流,也是轻而易举,难道说师傅不在?
      “你师傅,并不在那条时间长河的支流,似乎离去了。”姬元泉皱眉,“我还抽空,去了一趟陨星之地,同样没有得到你师傅的讯息。我并不知道,他到底去了何处,也有可能沿着那条时间长河的支流,去追溯时间长河的源头了,谁知道呢?”
      “追溯时间长河源头!”储睿深吸一口气,“若是如此,那巫寂对时间之力的感悟,又有了大幅度的突破!兴许,下一次再见的时候,他的境界修为,已达到圣域的中期,甚至可能是后期啊!”
      姬元泉也为之动容,“若是能达到圣域后期,以他参悟的时间之力,怕是能封禁神域吧?”
      “我期待这样,这样的话,臌肶就难以在人族域界猖狂了!”储睿道。
      “我师傅不在的消息,最好能隐瞒,不能给太多人知道。”聂天思忖着,“目前我的境界修为,是不能真正封禁臌肶的。它唯一惧怕的,就是我的师傅,要是让它知道我师傅失踪了,我担心……”
      “这点你放心,我当然明白,我会通传各方,你们也帮忙掩护,就说你师傅来过,发现臌肶消失后,就暂时在碎星古殿逗留了。”姬元泉道。
      “不错,有这个消息在,想必那臌肶真知道了,也不敢再来。”储睿同意。
      “我回宗门,安排玄清宫的俞素瑛,尹行天他们,从碎星域离去。”聂天看着储睿,又丢下一番话,“随后,我也不会在宗门逗留太久,我要以功勋值兑换一些东西,闭关一段时间,去稳固境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