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苦修
    生命血脉的突破,每一次,都能连带着强化躯体。
  
      这趟,只要血肉精气充沛,聂天无需动用天木重生术,也能缓慢地,一点点地强大五脏六腑,四肢百骸。
  
      待到他的这具躯身,因血脉进阶到八阶,完成对脏腑的新一轮淬炼,后续注入的血肉精气,便会融入那一道青色血气,促进生命血脉,朝着九阶挺进。
  
      他早有所觉。
  
      血脉的一次突破,先觉醒新的血脉天赋,之后涌入的血肉精气,再去缔结精血,精血达到极致了,才开始淬炼躯体,躯体淬炼结束,便是再次积蓄血脉。
  
      以往,大体上他都是以这样的步骤开始。
  
      这次不同。
  
      “凝血!”
  
      虚域祭出,他矗立在禁天星域的苍茫星空,身在那块郁郁苍苍的虚幻大陆。
  
      圣灵树、七十二根树枝,齐齐发力,从这一片星海内,抽取着精纯的草木之力。
  
      一缕缕草木之力,只要被带动进来,立即化作嫩绿色的流光。
  
      他的躯体,如海绵吸水般,将所有的草木精气吸纳。
  
      一同炼化,注入躯身的,还有一缕缕血肉精气。
  
      “唔!”
  
      从众多高等级灵兽,异族尸骸内,以生命汲取获取的血肉精气,化作赤红色的电芒,在他血管内飞窜。
  
      他的鲜血似被点燃,似燃烧开来!
  
      四肢百骸,一条条血管的鲜血,引燃后,绽放出赤红血光。
  
      他瞬间承受了难以言喻的剧痛!
  
      “咻!”
  
      便在此时,被虚域内圣灵树、七十二根树枝吸纳的,一丝丝、一缕缕的草木精气,顺势涌入血管,和燃烧的鲜血混杂。
  
      “嗤!嗤嗤!”
  
      他的鲜血,似凝为一束束赤红闪电般,轰然爆发出更浓郁,更精纯的血肉气息。
  
      痛楚,十倍提升!
  
      神念,驻留一条条血管,注视着鲜血的异变。
  
      他注意到,流淌着的鲜血,不断地溅射出,碎小的电芒。
  
      一滴滴的鲜血,燃烧着,似被重新熔炼,被洗涤。
  
      血肉精气和草木精气,融合混杂后,似为他体内的一滴滴鲜血,注入了全新的生机,令其能温养血肉,能令破损的血肉,绽裂的晶骨,更快地愈合恢复。
  
      “新的鲜血,流淌在四肢百骸,也在重筑躯身,令骨骸、筋脉更为坚韧,令自愈力,再一次提升。”
  
      聂天心生明悟,强忍着剧痛,不断地从那些异族、灵兽的尸骸,从他的虚域内,提炼更多的血肉精气和草木精气,炼化在鲜血中,冲击天木重生术的第五个阶段。
  
      他沉溺于自身的修行中。
  
      “呼!”
  
      一道笼罩着漆黑光幕的妖娆身影,从旁边陨石中,布置的那座空间传送阵闪现。
  
      董丽踏出黑暗,远远看了一眼,悬浮于星空中,周边散落着一具具硕大骸骨的聂天。
  
      那些骸骨,还有异族的尸身,有的被聂天以生命汲取,已吸纳了血肉精气,还有的,正在被聂天进行汲取。
  
      数百头七阶、八阶的灵兽骨骸,还有一些异族的躯体,有的被域外罡风一吹,就化作骨粉,但依然有坚硬的骨骸,尸体,即使在域外,即使被聂天吸纳了残存之力,还能保持一阵子。
  
      董丽看了半响,一言不发地,将一枚枚新得来的储物戒,抛向聂天。
  
      每一枚储物戒内,都有十几或数十个灵兽和异族的尸骸,乃董丽通过垣天星域、天莽星域和陨星之地出产的,一些稀缺的矿石,和别的星域交换而成。
  
      异族,时常在人族域界天地活动,经常爆发战争,被人族斩杀的异族,大有人在。
  
      另外,在众多人族的星域中,还生活着高等级的灵兽,那些灵兽也是人族试炼,斩杀的对象。
  
      涡流域的那座空间传送阵,因赵山陵的改动,能够和众多星域互通。
  
      而且,发生在碎星域的那场巨变,也渐渐散播开来。
  
      很多人,都坚信聂天有神奇的能力,能够以造神者的身份,助圣域者突破到神域。
  
      如此一来,各大人族的星域,众多的宗门势力,都愿意和聂天,和涡流域保持良好的关系,都会主动要求,和涡流域建立联系。
  
      那些人,还都知道由于蒋塬池被幽族异物臌肶夺舍,导致幽影会、太始天宗、碧霄宗,针对碎星域的征伐行动,无疾而终。
  
      蒋塬池都被夺舍了,那所谓的联盟,又能如何?
  
      储睿还在,祖光耀跨入到神域,还有一个不知所踪的罗万象……
  
      最重要的是,以俞素瑛、尹行天、莫千帆为首的众强,都团结在聂天身旁。
  
      另有消息透露,在蒋塬池被夺舍后,唯有聂天的师傅巫寂,才能以时间之力,将臌肶给禁锢!
  
      种种因素下,再没有什么人,会在这个阶段和聂天交恶。
  
      包括吃了大亏,有苦难言的幽影会、太始天宗和碧霄宗,也不敢于这个期间,向聂天名下的天莽、陨星、垣天三大星域动手。
  
      “真的不知道,你究竟需要多少灵兽、异族尸骸。”
  
      董丽嘀咕一句,看着一枚枚储物戒,带着一丝暗黑灵力,落向聂天周边。
  
      聂天眼睛都没睁开,随手一抓,一枚枚储物戒,就落入他掌心。
  
      下一刻,储物戒闪亮。
  
      一头头八阶血脉的灵兽,还有邪冥、妖魔、黑鳞族、翼族的尸骨,又在那片区域现身。
  
      “咻!”
  
      数十条赤红血线,从聂天腋下飞出,长矛般,刺入那些尸骨中。
  
      然后,董丽就看到有血气,被输送到聂天体内。
  
      “咚!咚咚!”
  
      隔了万米,站在那块陨石中的董丽,竟然都能听得聂天擂鼓般的心跳声。
  
      一声声,如炸雷,震的董丽耳膜都隐隐生痛。
  
      “这混蛋,究竟在修行什么秘法?他的气血,为何如此旺盛蓬勃,让我……都仿佛受到影响。”董丽愕然。
  
      没有着急离去,董丽也在这里,静坐下来。
  
      一块块蕴含暗黑灵力的兽骨,还有黝黑灵石,被她取出来,在身旁搭建为简单的聚灵阵法。
  
      她在阵法内,吸纳暗黑灵力,参悟那块融入灵丹的,从妖魔族得来的黑暗魔石。
  
      黑玄龟匍匐在她脚下,懒散的,似已睡着。
  
      时间如水,转瞬数月过去。
  
      “呼!”
  
      华暮通过阵法,倏然而至。
  
      “咦!你这丫头,不知不觉间,竟然修到灵境后期了!”一过来,华暮瞥了一眼董丽,就惊呼,“那块黑暗魔石,怎么给你带来那么大的帮助?要不了多久,你就能踏入虚域了。”
  
      董丽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道:“黑暗魔石和我所修的灵诀能完美融合。”
  
      华暮点了点头,又望向聂天,眉头紧紧皱紧,“快半年了,他还没有修炼结束?”
  
      “外界,可是发生了什么?”董丽道。
  
      “臌肶又作祟了。”华暮叹息,“你近期,也没有过来,自然不知道臌肶在我们人族的很多星域,时不时地出现。它所过处,域界被毒瘴气覆盖,没有一个生灵能活下去。”
  
      “而且它荼毒的域界,被酸毒缭绕着,连进入都不能。”
  
      董丽苦笑,“它应该在试探。”
  
      “嗯,有可能连巫寂消失,之前没有去碎星域的消息,它都得到了。”华暮忧心忡忡,“我是担心,有一天臌肶会寻过来。”
  
      “它会想斩杀聂天?”董丽一惊。
  
      “巫寂不知所踪,能威胁它的,就是变得更强大的聂天。”华暮解释,“它现在应该是谨慎地,一步步试探。等它确定巫寂不在,或许就会肆无忌惮,那时候……”
  
      “四大古老宗门呢?臌肶胡来时,他们没干涉?”董丽道。
  
      “虚灵教、五行宗和通天阁,都尝试了,通天阁还移动了宗门的神阵,都没能起到效果。”华暮唉声叹息,“如今,虚灵教、五行宗和通天阁,都安排人来过,都在询问聂天,要么希望聂天再次获得突破,要么让聂天想想办法,看如何才能找到他师傅巫寂。”
  
      董丽心情沉重:“臌肶,终于令人族所有宗门势力,再次感受到恐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