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被迫低头
    青木星域。
      “哧啦!”
      一条空间缝隙,突兀地显现出来。
      随后,便有一道道身影,从那缝隙内走出。
      姬元泉,叶文翰,还有五行宗的神子神女,加数名圣域强者,鱼贯而出。
      众人的脸色,一个比一个凝重。
      前方十万里,有一繁茂的域界,名叫青木域,此域……笼罩着五彩毒瘴气,俨然被臌肶侵蚀掉。
      有几艘破损严重的星河古舰,从青木域飞驰过来,那战舰中传来的声音,皆是哭泣。
      “那边有人!”
      古舰中,一名圣域强者,忽然看到姬元泉众人,大声叫嚷着。
      不久,那艘星河古舰就来到姬元泉等人眼前。
      “是虚灵教、五行宗和通天阁的人!”
      为首的圣域强者,驾驭着金灿灿的域界,来到姬元泉面前,自报姓名:“老朽费益明,乃青木域金耀宗的长老,青木域众多宗门势力,在臌肶踏入后,很多都来不及逃离,尽数被灭门。青木域,还有凡人万千,也都未曾撤离……”
      话到后面,费益明几乎要哭泣出来。
      叶文翰沉着脸,道:“臌肶在青木星域出现后,为何没有及时撤离?”
      “青木域的空间传送阵有限啊,所有的阵法,不停地传送,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每一个人,都从青木域送走啊!”费益明哭叫道。
      “我们……”姬元泉深深叹息。
      “也,也没什么办法吗?”费益明仰头,眼瞳一片灰暗。
      臌肶悄然而至,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意识到不妥时,毒瘴气已覆盖而来。
      他和金耀宗的一部分炼气士,乘坐着星河古舰,在附近巡察,等意识到不妙后,什么都迟了。
      只有少部分炼气士,从青木域撤离,他金耀宗的很多门人,包括他的子嗣,如今还在青木域。
      而此时的青木域,域之界壁已被臌肶的毒瘴气浸没,他能想象就在这时,曾经繁华的青木域,所有的草原,一座座城池的天空,都开始有毒瘴气渗透进来。
      他觉得,他的那些子嗣,他金耀宗的门人,如今都在绝望地哀嚎着。
      可他,却无力改变什么。
      “青木星域,是臌肶出现的第四个星域了,前面三个星域的情况,你要是知道,应该明白有多么凄惨。”姬元泉的视线,被迫从青木域收回,“抱歉,不是我们不愿,真的是无能为力啊。”
      “虚灵教、五行宗,还有通天阁,碎星古殿!”费益明低吼,“你们把持人族域界多年,占据最好的修行星域,让众多高等级的星域,依附于你们!最好的地界,最珍贵的灵材,都先供奉给你们!令你们宗门的门人,能更快地破境,拥有更强的战力!你们,乃是我们人族对抗异族的最强力量啊!”
      “你们占了那么多的资源,就应该去解决臌肶的麻烦,而不是说无能为力!”
      “你们如此无能,凭什么率领我们?凭什么这一方域界天地,最好的星域,最珍贵的灵材,都归你们?”
      费益明怒吼。
      古舰上,还有很多青木域的幸存者,因亲人的死亡,或即将死亡,也冲着姬元泉、叶文翰等人问责。
      这一刻,他们不再恐惧虚灵教、五行宗和通天阁这类的大教。
      叶文翰、姬元泉,还有五行宗的神子神女,圣域强者,面对他们的吼叫,都觉羞愧。
      费益明说的没错。
      自古以来,四大古老宗门都肩负着对抗异族,解决异族至强战力的重任。
      他们在人族域界,霸占着最多的最好的修炼资源,拥有着众多神域、圣域强者,当人族遇到解不开的难题时,他们责无旁贷,一定要出面负责。
      在一个个域界肆虐,令人族的炼气士,还有凡人恐慌不安的臌肶,就应该由他们来处理。
      可惜……
      一艘艘雪白的,被冰雪覆盖的古舰,从临近的星海飞逝而来。
      冰魄神教的寒穹,驾驭着冰莹的圣域,飞离战舰,来到费益明等人所在。
      “见过诸位。”
      寒穹,冲着姬元泉、叶文翰等人施礼,随后对费益明说,“先去我们寒霜星域避祸吧。”
      “寒霜星域……”费益明惨笑,“你们寒霜星域和我们青木星域接壤,臌肶将青木星域毁去,有极大可能性会进入你们寒霜星域。到了那时,你们寒霜星域,你们冰魄神教都将不复存在,我们就是要避难,也不是你们寒霜星域啊。”
      话罢,他谢绝了寒穹的好意,领着残存的青木域的炼气士,启动那艘破破烂烂的星河古舰,以和寒穹等人分明不同的方向,飞驰离去。
      寒穹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臌肶的灾祸,还望你们尽快找到办法解决。”半响后,寒穹微微鞠身,向姬元泉、叶文翰发出请求,旋即转身而去。
      “怎样?”冰魄神女凌冰云,如一朵圣洁的冰霜花,在寒气森森的战舰矗立着,她那寒晶般的眼瞳,满是不安,“费益明,为什么没有接受我们的好意?”
      “他觉得,我们冰魄神教,我们寒霜星域都自身难保。”寒穹也不遮掩,“他认为臌肶的下一个目标,极有可能就是我们寒霜星域。”
      “啊!”
      “这怎么办?”
      “教主,我们要不要立即将教内的力量,从寒霜星域撤离?”
      “我们,全部修炼极寒之力,我们能去哪?寒渊星域吗?”
      “寒渊星域,可是有冰骨大尊坐镇啊,还有神器在手的极寒宫啊!”
      “那怎么办?臌肶到了,谁能活下去?”
      冰魄神教的众多教徒,因寒穹的一句话,陷入巨大喧哗。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绝望,都满是灰暗。
      “教主……”寒穹轻声道。
      “我,我也没办法立即作出决策。”凌冰云喟然一叹,“那五行宗、虚灵教和通天阁,当真拿臌肶一点办法没?不是说碎星域时,臌肶恐惧着什么人物,还没有尽力,就逃脱吗?”
      “那人,乃聂天的师傅巫寂。”寒穹低着头,不敢和凌冰云对视,“还有一个说法,侥幸从臌肶手中逃脱的,别的星域的圣域强者,曾看到聂天动手,以某种符隶,将臌肶的毒瘴气封禁。有人说,待到聂天足够强大,境界更进一步,他能以自身的力量,将臌肶禁锢住。总而言之,能真正令臌肶惊惧不安的,一个是他师傅,一个就是以后更强大的他。”
      “聂天,我们好像早就将聂天得罪死了。”孔霜晶满脸苦笑,“他说过,早晚要来拜访我们,拜访教主你。之前,他是疲于应付碎星古殿的一堆麻烦事,如今在闭关修炼。等他腾出手来,不找我们的麻烦都是幸事了,别的……”
      “可目前能够威胁臌肶,令臌肶退却的,就是他师傅,或更强大的他啊。”寒穹道。
      突然间,所有冰魄神教别的教徒,都沉默下来。
      一老态龙钟,仅圣域初期的白发老妪,颤颤巍巍地,对凌冰云说道:“小云,当初是你的肆意妄为,得罪的聂天。我们冰魄神教和碎星古殿,其实没有什么怨恨的,你身为教主,为了本教的存亡,有时候也该委屈一下。”
      “洪奶奶,你的意思是?”凌冰云讶然。
      “去一趟涡流域吧,去找那个聂天,或者让他麾下转告他,你带着厚礼,来亲自向他赔罪了。”白发老妪道。
      她的境界很低,和她的辈分,却比在场所有人都高。
      连凌冰云,初入冰魄神教时,都是她一直照看着。
      她一发话,连寒穹、孔霜晶都不吭声了,似默许了她的意见。
      凌冰云幽冷的目光,在一个个教徒脸上扫过,忽悲从心来,僵硬地轻轻点头,“我明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