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一方净土
涡流域。
  
  神符宗的景飞扬,金瀚宗的瞿明德,还有千剑山的权子轩,血灵子、谢谦,长期坐镇于此。
  
  近期,从各大人族星域前来的强者,数量实在太多,也太过频繁。
  
  景飞扬等人,生恐涡流域会发生冲突,被迫在这里修行,照看着局势。
  
  忽然间,涡流域成为了人族域界天地内,一方净土圣地般的存在。
  
  之所以如此,是源自聂天“造神者”的传说,还有聂天从灵海星域、幽泽星域、碧霄星域,一步步积蓄的声望。
  
  他的声望,在碎星域时,达到巅峰。
  
  很多人在碎星域,亲眼看到聂天以神奇的封禁之术,将臌肶释放的毒瘴气精华禁锢。
  
  臌肶,疯狂残杀众多人族虚域、圣域,太始天宗、幽影会的强者后,突莫名从碎星域消失,绝大多数人也觉得,都是聂天,还有他师傅巫寂的功劳。
  
  从虚灵教、五行宗、通天阁传来的消息,是巫寂到来,惊退了臌肶。
  
  巫寂,说是如今在碎星域,以碎星古殿的修炼密室,寻求更高的境界。
  
  因为巫寂在闭关状态,所以短时间走脱不开,无法去以时间之力,将四处作祟的臌肶镇压。
  
  关于巫寂,以姬元泉为首的一些人,蓄意隐瞒了真相
  
  在别人眼中,聂天,巫寂,这对师徒的神异,由碎灭战场就被证实,此时更是得到各方认可。
  
  这么一来,属于聂天名下的涡流域,做为能够和各方连通的奇特域界,自然就变得万众瞩目。
  
  跨域亿万里,来涡流域的各方宗门炼气士,有的是渴望结交聂天,希望有朝一日自己冲击神域时,能得到聂天垂青,被照应一下。
  
  还有的,则是惊恐臌肶的威胁,自己所在的域界,和臌肶荼毒的天地太接近,想寻觅一块安全的区域。
  
  自然而然地,他们联想到聂天,想到了涡流域。
  
  “呼”
  
  金瀚宗领地,被赵山陵改造过,能进行跨域传送的那座大型的空间传送阵,有三人显现而出。
  
  “冰魄神教”
  
  阵法边沿,一行七人刚刚传送结束,才准备离去,看到凌冰云、寒穹和孔霜晶,吃惊地叫道。
  
  “张启灵”
  
  凌冰云清冷的眼眸,瞥了一眼七人的首脑,微微皱眉。
  
  “奇怪了。”张启灵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元阳星域时,你们和聂天曾发生冲突。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聂天还有心,去你们冰魄神教讨个说法的。呵呵,只是后来聂天事情繁多,没有能够闲下来。聂天不去寒霜星域找你们麻烦,你们就应该庆幸了,为何会忽然间,主动来涡流域”
  
  寒穹、孔霜晶神色尴尬。
  
  “我们的事情,与你无关。”凌冰云冷冷道。
  
  天灵宗的张启灵,早就知道她的脾气,也不生气,洒然一笑,就不再理会,带领着宗门的诸位长老,向外行去。
  
  一边走,他一边说“今时不同往日,碎星古殿的那位星辰之子,已经成了气候。就算他暂时境界不足,也绝不可小觑。你们都给我记得,在涡流域都安分一点,不要轻易得罪任何人,别和有些人一样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是。”
  
  “你们都尽量和聂天的麾下多沟通,有特殊的几位人物,定要记得,譬如董丽,她”
  
  天灵宗一行人渐渐远去。
  
  凌冰云脸色铁青。
  
  张启灵的那番话,所谓的不识好歹,明显是指她在元阳星域,以极寒之力试探聂天,惹的聂天勃然大怒,导致冰魄神教和聂天结下怨恨。
  
  则是,寒穹眯着眼,眼瞳深处,有细弱游丝地晶芒跳动。
  
  数秒后,他骇然失色“小小一个涡流域,竟然藏龙卧虎,有数十个圣域强者其中,如张启灵一般的,境界达到圣域后期的,都有十三个之多”
  
  凌冰云惊了“怎会这么多”
  
  “还有几股气息,隐而不发,我都探查不出深浅。”寒穹犹豫了一下,再次说道“我猜测,那几股气息,都是神域者俞素瑛,莫千帆,或许还有别人,将宗门内部事情安排妥当后,极有可能悄悄又回归涡流域了,可能在戒备着,以防止太始天宗、碧霄宗的人,会过来报复。”
  
  “好几个神域”孔霜晶变色。
  
  凌冰云神色变得更差了。
  
  本以为,她还能有点底气,以冰魄神教悠久的历史,以不太难看的方式,去和聂天沟通。
  
  一听闻,此时涡流域有数名神域潜藏,有十几个和她一样的圣域者,跨域而来,特意巴结交好聂天,她的底气忽然消失大半。
  
  之后,他们三人从金瀚宗的空间传送阵设立处出来,求见金瀚宗的瞿明德,并道出来意。
  
  他们特来拜见聂天。
  
  “抱歉,我们主人近期不在涡流域。”瞿明德大马金刀地端坐着,无视寒穹的谄媚笑容,大大咧咧地说道“我家主人在闭关修行,何时结束,何时会归来,不方便向三位透露。”
  
  “还有,如你们一般,要拜见我家主人的,前面排了十二位,皆圣域后期,皆如你们冰魄神教般,为一方大宗魁首宗主。”
  
  “那些人都长居涡流域,在等候主人闭关结束,看主人的心情,要不要接见。”
  
  “即使要接见,也是要按照次序,有先来后到的区别。”
  
  “”
  
  瞿明德这番话结束,冷冷扫了凌冰云一眼,再次道“你们寒霜星域,和我们涡流域之间,当没有建立空间传送。不论你们从何而来,都需要依循我们涡流域的规矩,传送,要缴纳灵石。另外,在涡流域逗留,也要缴纳相应的灵石。”
  
  凌冰云那张脸,冷的如结冰般,一句话说不出来。
  
  她是冰魄神教的教主,从踏入冰魄神教后,就是天之骄女,众星捧月。
  
  因容貌出众,连五行宗、通天阁的很多长老,都对她倾慕多年。
  
  不论是身份地位,还是修为境界,她都超过瞿明德一大截。
  
  可现在,她分明被瞿明德冷嘲热讽,被瞿明德毫不客气地对待。
  
  以往,她可没有太多类似的经历。
  
  她感到很难堪。
  
  寒穹,孔霜晶两位长老,连连向她打眼色,要她忍住。
  
  “哎。”
  
  联想起寒霜星域的局势,臌肶的威胁,还有渐渐势大,冰魄神教根本抵御不了的那股被聂天掌控的力量,凌冰云内心叹息,最终选择了沉默。
  
  于是寒穹苦笑着,向瞿明德道“都依你们的规矩来。我们这趟来涡流域,是向聂天致歉的,还带来了厚礼,希望聂天能谅解我们在元阳星域的唐突。”
  
  “一切,等我家主人出关再说。”瞿明德不冷不热道。
  
  “当然,那是当然。”寒穹赶忙说。
  
  “姬元泉”
  
  “叶文翰”
  
  “还有五行宗的皇津南、候初兰,他们怎么都来涡流域了”
  
  一阵子后,虚灵教、五行宗和通天阁的重要人物,纷纷在涡流域现身。
  
  他们都找到景飞扬。
  
  “聂天,何时能闭关结束”安静的大殿内,姬元泉愁眉不展,“青木星域就快要完全沦陷了,下一个被臌肶盯上的星域,不知道会是那一个。聂天不出,他师傅巫寂消息不明,臌肶没办法阻止啊”
  
  一众虚灵教、五行宗、通天阁的来客,都期待地,看着景飞扬。
  
  “董家小姐,令我们收集高等级灵兽,还有异族的尸骸,说有助于聂天境界和血脉的提升。”景飞扬解释,“近期,我们都在做这些事情。聂天修炼之地,也就董家小姐在,她没有回来,聂天何时出关,我们也不得而知啊。”
  
  “高等级的灵兽肉,还有血脉较高的异族尸骸,似乎真的是聂天迫切需要的。”五行宗的候初兰,向众人说“聂天助我成功迈入圣域的条件,就是高等级的灵兽、异族的尸骸。我想,既然大家都希望他尽快出关,变得更强大,能给臌肶造成威胁,就协助他,将我们宗门,自己所藏的这类肉质灵材,输送到涡流域如何”
  
  姬元泉和叶文翰互视一眼,轻轻点头。
  
  景飞扬精神一振。
  
  近期,他们还是能够从各方星域的来客手中,获取众多聂天所需的血肉精气来源。
  
  可那些肉材,他们也是要付出酬劳,以等价的灵材来交换的。
  
  此刻,因臌肶的恐怖威胁,因候初兰的提议,虚灵教、五行宗和通天阁三方,居然愿意贡献出,聂天迫切需求的修炼肉材,这让他很是激动。
  
  “即可去办”
  
  通天阁的叶文翰,示意一名长老,要他着手进行。
  
  半月后。
  
  景飞扬通过阵法的转道,在禁天星域那块陨石出现,手中多出一枚枚储物戒。
  
  他笑着递给董丽,还有过来的华暮,说道“这是虚灵教、五行宗和通天阁的小小心意。”
  
  董丽接过储物戒,以灵魂意识一扫,吓的失声惊叫“九阶的古兽,还有异族大君的尸骸居然还有十几具之多”
  
  “灵教、五行宗和通天阁,和古灵族、异族在死星海征战多年,斩杀的九阶大君和古兽,确实有不少。”景飞扬笑容满脸,“以前他们都藏着,想要慢慢炼化,做为通灵级器物的主材或辅材,还有就是供那些属性契合的子弟,以当中残存的力量修行。九阶的古兽,九阶血脉的异族尸骸,作用还是非常大,非常罕见的。如果不是臌肶的存在,让他们头痛欲裂,找不到办法解决,他们绝不会如此大方。”
  
  “这些,定能令聂天变得更加强大”董丽兴奋道。
  
  匍匐在她脚下的,那一只黑玄龟,也嗅到古兽尸骨中的气血之力,一直拉扯着董丽裙角。
  
  nt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