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无尽索求
    黑玄龟的血脉等阶,为八阶。
      它的血脉进阶,依赖黑暗之力,还有灵兽的血肉。
      对此,董丽心知肚明。
      那块从魔域得来的黑暗魔石,暗含黑暗力量的本源真谛,还能主动聚涌黑暗之力,乃至高无上的黑暗奇宝。
      黑暗魔石,对她和黑玄龟的帮助极大。
      黑玄龟八阶血脉的突破,也借助了那块黑暗魔石的力量,但黑玄龟想要持续进阶,自身血肉的强大,必不可少。
      “这枚储物戒……”
      董丽心神一动,一头体型庞大的古兽,便从戒指中漂浮而出。
      黑玄龟陡然兴奋。
      “九阶的赤练龟!”
      华暮瞪大眼,看着如小山般,通体赤红色,龟壳中有一簇簇火焰图纹,如烈火般燃烧的古兽尸骸,轻声惊呼。
      “这头赤练龟,是被通天阁的叶文翰,从宗门宝库弄出的。”景飞扬解释,“九阶血脉的赤练龟,心脏被通天阁挖出后,以秘宝封禁。你们也知道,九阶血脉的灵兽,还有异族,要是心脏完整,没有以特殊手段镇压,还是能复活重生的。”
      “难怪,你这般激动,原来也是一个龟类灵兽。”董丽嘀咕道。
      “你这灵龟,缭绕着一身黑暗之力,那赤练龟为火属性的异兽,它……”景飞扬一脸惊奇。
      “它需要的,可能非赤练龟的火焰之力,而是血肉中的,有助于它的气血能量。”董丽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以念头沟通黑玄龟。
      黑玄龟雀跃异常。
      “呼!”
      它那袖珍形态的龟身,顿时膨胀开来。
      眨眼间,黑玄龟的体积,就变得和那赤练龟相当。
      景飞扬和华暮两人,凝神细看,觉得这只血脉仅有八阶的黑玄龟,给他们的感觉,要比死去的九阶赤练龟,还要神秘。
      黑玄龟的龟背,一片片的黑暗魔纹,似衍变为天然阵图,如黑暗深渊般,只是以眼睛注视,都让人心神不宁,仿佛灵魂都会沉陷。
      黑玄龟巨大的蹄足,踩着那赤练龟,蹄足如磁石,紧紧吸附着赤练龟。
      “咻!”
      它带动着赤练龟的尸骨,从这一方星河飞走,独自寻觅僻静的,随处可见的陨石,去消化赤练龟的力量。
      “我将这赤练龟,据为己有,你们没有意见吧?”董丽道。
      景飞扬笑了,“你和聂天不分彼此,再说了,你既然是聂天的贤内助,那灵龟又异常神奇,它的强大,对你,对聂天都是有益的。”
      浮陆时,他见识过黑玄龟的厉害。
      当初,聂天动用生命糅合,释放黑玄龟的黑暗之力,制造出永恒黑夜的效果,令他记忆深刻无比。
      他一度怀疑,眼前的黑玄龟,有某头星空巨兽的血脉。
      “呼,呼呼!”
      接下来,一头头体型如山的九阶巨兽,还有妖魔族、邪冥族、翼族、黑鳞族的尸骸骨身,都被董丽从储物戒挪移出来。
      十几个九阶的古兽,异族的尸身,虚空漂浮着,落到聂天身旁。
      “嗤!”
      一条条猩红如血的,晶莹的光线,从聂天体内狂飙出来。
      聂天再次发动生命汲取。
      “好浓烈的血肉生机!”
      “这磅礴旺盛的气血强度,比绝大多数的八阶异族,古兽,都要厉害的多!”
      景飞扬和华暮,略一感应,就为之动容。
      根据他们的了解,聂天的血脉等阶,不过刚突破到八阶不久。
      但,他们所遇到的八阶的灵兽,异族族人,远不如聂天给他们的感受来的震撼。
      “十几个九阶的古兽,异族,就算失去心脏了,所含的血肉精气,也非同小可。”景飞扬有些担忧,“聂天,真的能够以他的力量,以他的血脉,将那些灵兽、异族体内残留精气,尽数吸收?他,就不怕撑到吗?”
      华暮表情怪异。
      他来这边有一阵子了,他亲眼看到先前聚涌在聂天身旁的,一头头灵兽和异族的骨骸,残存之力被带离,尸骸迅速耗去力量变得腐朽。
      而聂天的修行,似根本没有截止的迹象。
      在他的感觉中,聂天就像是无底洞般,疯狂地汲取着,所有能纳入的血肉精气!
      “别担心,聂天能吃得消。”董丽笑容灿烂,“臌肶的威胁,还是有点好处的。五行宗、虚灵教和通天阁这类宗门,也只有在这个阶段,才愿意将九阶的灵兽、异族尸骸,无偿地拿出来。”
      景飞扬思忖了一下,道:“这些,足够吗?”
      董丽瞥了一眼聂天,沉吟半响,斟酌着用词,道:“未必够。”
      “这都未必够?”景飞扬骇然。
      董丽轻轻点头。
      “那我回涡流域以后,就说聂天的闭关修行,有了特殊变故,所需的肉类灵材,远不止于此。”景飞扬表态。
      “尽可能地,从四大古老宗门手中,压榨此类的高阶灵兽、异族骨骸。唯有他们,才有大量的九阶血肉来源。”董丽同意。
      景飞扬领会后匆匆而去。
      ……
      半月后。
      偌大一个青木星域,有生灵盘踞的域界,旋即沦陷。
      残存的青木星域炼气士,如费益明般的,借助星河古舰,阵法,都尽可能远离青木星域。
      整个青木星域,成为一片死寂地带,几乎再也找不到鲜活的生命。
      不论是人族,还是灵兽,都被臌肶的毒瘴气蚕食。
      临近青木星域的,冰魄神教的寒霜星域,还有别的几个人族星域,都恐惧不安。
      凌冰云之后,又有一批批圣域强者,焦急如焚地抵达涡流域,表态要叩见聂天。
      景飞扬等人给予回绝。
      那些星域,靠近青木星域的圣域强者,听闻姬元泉、叶文翰等人,都在涡流域,一个个都找了过去,或是哀求,或是哭泣,恳请他们出手,解决臌肶的麻烦。
      无计可施的姬元泉、叶文翰,被他们吵的,连涡流域都不敢待了。
      离开前,他们和景飞扬又一次沟通,决定将宗门内部,所藏的另外一些灵兽、异族的高阶尸骸,秘密输送过来,望聂天能尽快出关。
      巫寂神秘失踪,一点迹象都没留下,他们都将希望寄托在了聂天身上
      ……
      更多的古兽、异族尸身,散落在聂天附近,如一座座血肉山峦。
      一条条赤红气血,晶莹光线般,穿入到那些血肉山峦。
      人在其中的聂天,如一个蜘蛛,以赤红血气结了一个巨型的蜘蛛网!
      赤红气血内部,有肉眼可见的气血光点流动着,注入聂天体内。
      “咚咚!”
      声声心跳,如洪钟大吕,震的董丽都觉得不适。
      董丽,血灵子,还有华暮、李琅枫,聂天身边最亲密的人物,又聚涌于此。
      ——他们都担心聂天的状况。
      数月后,一层厚厚的血膜,由聂天毛孔渗出的污血结痂而成。
      血膜将聂天整个人裹着,就连面部,都给遮掩了。
      聂天,处于那层厚厚的血膜内,再也瞧不见真容。
      唯有一条条连接血膜的赤红血线,依旧在向他,输送着浓郁的血肉精气。
      “很久了。”华暮低垂着头,以很平淡的语气,轻声说道:“从他过来修行开始,也要有一年了。这段时间,不止是我们,虚灵教、五行宗和通天阁也输送了大量的血肉来源。“
      他这么一说,众人细看下,就发现散落在聂天周边的,那些灵兽和异族骨骸,几乎绝大多数,都被抽尽血肉精气,早早地腐朽了。
      不知不觉间,在聂天身旁,都快看不到还有光泽的尸身了。
      “这一年来,聂天消耗的血肉精气,简直就是天文数字。”血灵子深吸一口气,“就算是我,在圣域后期,向神域冲击时,都未必能够如他那般。”
      他修行的炼血术,依赖各类鲜血。
      他在圣域后期,他早晚要向神域迈进,可即便是他,都觉得聂天耗去的血肉精气,磅礴到超出他想象。
      “二十七具,九阶的古兽和异族尸骸,虽然失去心脏,虽然死亡了,有一部分损耗,可那毕竟是九阶大君啊。”血灵子感慨不已,“聂天的血脉,只是八阶。他蚕食这么多的血肉精气,还在持续进行着,居然没暴体而亡,当真是奇迹。”
      “他从出道至今,创造了多少次奇迹了?”董丽轻笑。
      众人细想,皆神情怪异。
      又是一阵子。
      那枚被聂天释放在外的,悬浮于昏暗星空一角的,邪冥族的至宝冥魂珠,突绽放出青蒙蒙光泽。
      整片星空,都变得青莹莹的,如处于幽冥鬼蜮。
      “呼!”
      浓郁纯厚的冥气,从那冥魂珠涌出,五大邪神龇牙咧嘴地,呼啸而出。
      “这邪冥族至宝,为何突生变故?”董丽茫然。
      “咻!”
      带着赤练龟的尸骸,消失了一阵子的黑玄龟,化作一片乌黑云簇,不知从何处,倏然显现而出。
      黑玄龟的魂念传递而来。
      “九阶了?”
      董丽一震,然后就见黑玄龟的躯身,从那乌黑云簇浮现。
      黑玄龟的体积再次变大近五倍!
      “你,感应到了什么?”董丽惊道。
      “我也觉得不对劲了。”血灵子皱眉,瞬间将他的血之圣域展开来。
      黑玄龟和血灵子的警告,令众人如临大敌,李琅枫忙道:“俞素瑛、莫千帆,都还在涡流域,我立即过去!”
      “蓬!”
      话音一落,布置在陨石上的那座阵法,轰然崩碎开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