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魂之大寂灭!
“一模一样,真是一模一样啊!”
  
  玄冥大尊,以邪冥族的语言,失声惊叫,脸色怪异至极。
  
  “您,终于注意到了吧?”幽暗处,一位大君道。
  
  “和我族北部,那五座万丈巨峰般的雕像,全然一致!”玄冥大尊彻底反应过来,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
  
  传言,五座雕像代表着五大邪神,伴随着那条神秘的冥河,一同出现于冥域。
  
  冥域,本来仅仅只是一不起眼的小域界。
  
  因冥河的出现,冥域本土的生灵,以灵魂沟通冥河,获得众多修炼灵魂的法门,令血脉发生变异,历经千万年的衍变,才成为今日的邪冥族,在浩瀚星河,万千生命种族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冥河,被称作邪冥族的发源地,为他们灵魂奥妙的源头。
  
  至于那五座雕像,所代表的五大邪神,其实并非邪冥族的大尊死亡,祭奠他们而成,乃是和冥河一同在冥域浮现。
  
  五大邪神的来历,迄今为止,都是一个谜。
  
  有很多邪冥族的大君、大尊,在冥域北部活动,有时能忽然从五座雕像处,令血脉得到突破,或忽然感悟出神奇的秘法。
  
  玄冥大尊过来后,之前特别注意五大邪神,本以为它们只是虚有其表,以为是冥魂珠的器魂,刻意幻化出了。
  
  所以,他初始并没有特别在意。
  
  在他的认知中,那五大邪神仅仅代表着一种含义,一种早就湮灭在历史中,逝去的东西,有纪念意义,却是死物。
  
  他永远想不到,五大邪神能活灵活现地出现。
  
  可现在……
  
  “呼!呼呼!”
  
  将他的燃魂血咒,轻易粉碎的五大邪神,狰狞怪啸着,一具具庞大的身子,淹没在浓郁的冥气中。
  
  涌动的冥气,像是深幽的混洞,像是和冥域本土直接存在着联系。
  
  “大尊……”
  
  又有一位邪冥族的族人,从幽暗的区域,显露出来。
  
  他的两只手,捧着另外一枚冥魂珠!
  
  那枚冥魂珠,乃是常年存放在冥域,许久许久未曾动用的一枚。
  
  他们,就是依仗着这最后一枚冥魂珠,根据别人的指引,顺藤摸瓜地,寻觅到这里,找到了聂天。
  
  “拿来!”
  
  玄冥大尊一抬手,那枚冥魂珠立即飞出,落入他掌心。
  
  他的一道神念,逸入那枚空旷的冥魂珠内部,所见的为一方青冥秘界,并没有看到万千的凶魂恶煞。
  
  “嘿嘿!”
  
  玄冥大尊咧嘴一笑,马上动用血脉秘术,以魂念牵动着那枚冥魂珠,试图借助这枚冥魂珠的力量,去镇压五大邪神。
  
  冥魂珠,能封禁众多魂灵,将虚幻的魂体封禁在内。
  
  他想试一试,最后一枚被邪冥族持有的至宝,对那五大异物,有没有克制作用。
  
  “魂禁!”
  
  一个繁复至极的,以众多魂丝缔结的印记,因玄冥大尊的血脉秘术,于冥魂珠内部生成,瞬间形成了疯狂的吸吮力。
  
  冥魂珠呼啸而出,向那五大邪神而去。
  
  几乎在同时,属于聂天的那枚冥魂珠,绽放出青蒙蒙的光泽,也呼啸而出。
  
  青冥的光芒,俨然像是一方神奇的天地,其光华,其中的奥妙,仿佛远远超过最后那枚,还被邪冥族持有的冥魂珠。
  
  “喀嚓!”
  
  一声脆响,从那枚被玄冥大尊释放的冥魂珠传来。
  
  那枚冥魂珠,珠子居然破裂开来!
  
  玄冥大尊缔结的,借助那枚冥魂珠形成的印记,忽暴露出来。
  
  五大邪神再一次嘶啸着,凝为五大青色电光,将玄冥大尊烙印在冥魂珠的,那枚含有他血脉精华的印记,给绞杀碎灭。
  
  “蓬!”
  
  那枚冥魂珠,忽爆裂,有许许多多蝌蚪般的,连玄冥大尊都难以辨别的线条,似代表着一种玄奥神秘的知识,一一飞逸出来,融入聂天那枚冥魂珠。
  
  “呜嗷!嗷嗷嗷!”
  
  五大邪神,突疯狂地叫嚷着,滚滚的冥气,从它们所在的混洞内,源源不绝地飞逸而出,融入它们的邪异躯身,令它们再次膨胀。
  
  “大尊!”
  
  三位邪冥族的九阶大君,齐齐惊叫。
  
  面对着,突发变异的五大邪神,他们本能地生出恐惧感。
  
  “我族至宝!岂会在你的手中,大放异彩!”玄冥大尊怒吼着,难以接受眼前所见的事实,他的血脉轰然爆发,种种灵魂秘法,接连缔结而出。
  
  “魂之幽禁!拘魂幽手!血魂术!破魂魔音!”
  
  一滴滴精血,从玄冥大尊掌心飞离,众多必须以精血激发的天赋,还有血脉秘术,顷刻间生成,全部轰向聂天。
  
  “快去助聂天!”
  
  董丽惊叫着,笼罩在深黑色中的她,和血脉突破到九阶的黑玄龟一道儿,试图助聂天一臂之力。
  
  李琅枫,还有华暮,则是泛出深深的无力感。
  
  玄冥大尊,乃十阶的大尊啊!
  
  他们两人冲出去,只是自寻死路罢了,不但帮不了聂天,还有可能变成累赘,瞬间就被玄冥大尊灭杀。
  
  “哧啦!”
  
  就在此刻,那一根悬浮在聂天身后,被众多古兽、异族尸骸遮挡着,始终在吸纳着星空各类繁杂力量的骨头,似被触动。
  
  星空巨兽独有的血脉天赋,立即激活。
  
  血脉压制!
  
  众多飞向聂天的,被玄冥大尊缔结的天赋,还有血脉秘术,都被影响,威力分明减弱一成!
  
  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如一杆赤红神矛,由聂天身后狂飙而出。
  
  一条条青色血光,巨大的鬼手,封禁灵魂的结界,还有声声摄魂的魔音,在那赤红神矛飙射而来时,都被无情地碾碎!
  
  一同碎灭的,还有众多灵兽、异族的尸骸,都成漫天的骨粉,碎骨,溅射的到处都是。
  
  “玄冥大尊!”
  
  沉寂了许久许久的聂天,突然睁开眼,瞪着分明有了一丝惊慌的玄冥大尊。
  
  “魂之大寂灭!”
  
  玄冥大尊低垂着头,眉心那块棱形晶体,赫然将聂天映照在内,似精准地,锁定了聂天的方位。
  
  爆灭的种种灵魂秘术,溅射的魂芒,都凝为了玄冥大尊的滴滴精血。
  
  十来滴精血,和玄冥大尊的灵魂,形成玄奥的沟通联系。
  
  一个接过一个,凶神恶煞的魂魄,从那一滴滴精血内部显现,似被玄冥大尊注入。
  
  那每一个魂魄,仔细去看,都是一个人族族人的灵魂模样,乃玄冥大尊拘禁人族圣域者的真魂,耗费数十年时间,慢慢炼化而成的邪魂!
  
  邪魂从那一滴滴青冥精血飞出,齐齐燃烧着,缔结出令众生魂寂,令万物不再有灵的恐怖秘术。
  
  “寂灭,寂灭,寂灭……”
  
  一声声,玄冥大尊的轻吟声,反复地响起。
  
  五大邪神,最后剩下的那枚冥魂珠,还有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都“嗤嗤”作响,魂念,一缕缕魂丝,都似被蒸发了。
  
  “唔!”
  
  冲击而来的董丽,还有黑玄龟,化作的那一片浓郁黑暗中,传来痛苦的惊叫。
  
  黑暗消退,站在那巨大黑玄龟龟壳上的董丽,被黑暗灵力包裹着,被黑玄龟血之能量覆盖,都抱着头,痛的死去活来。
  
  黑玄龟的力量,她的黑暗灵力,似无法隔绝那魂之大寂灭的恐怖威能。
  
  “啊啊啊!”
  
  就连和那位邪冥大君,厮杀在一块儿的血灵子,也突然惊叫。
  
  他的血之圣域,正急剧收缩着,正迅速变小。
  
  虚域、圣域,皆是自身的力量,掺杂着魂力凝炼而成,在魂之大寂灭的作用下,他的域缩小,意味着魂力在急剧流失,被迅速地消耗着。
  
  在场的,唯有华暮和李琅枫,因相隔太远,因他们不是玄冥大尊的目标,能安然无恙。
  
  “寂灭,寂灭……”
  
  玄冥大尊的魂音,于聂天的灵魂识海,都响彻开来。
  
  聂天的灵魂识海,宛如被众多烈日照耀着的水潭,魂力如水,被烤的迅速蒸发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