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力抗大尊!
    魂之大寂灭!
      待到玄冥大尊,发动精血,燃烧一只只邪魂,将这种血脉秘术施展之后,这一方星空中,他目之所向的生灵,魂魄都被影响。
      他看向聂天,看向血灵子,看向董丽。
      唯独,没有去看华暮,没有去看李琅枫。
      因此刻的华暮,还有李琅枫,实在太弱小,难入他的法眼。
      董丽那边,若非有血脉突破到九阶,气息不明,让他都探查不出来历的黑玄龟在,他也不会多看一眼。
      然而,就是一眼,魂之大寂灭的法力,便随之降临!
      董丽的一缕缕魂念,她的灵魂识海,都和聂天般,似被蒸发掉。
      黑暗灵力根本无法隔绝!
      “血遁!”
      另一端,血灵子厉啸着,他那不断收缩的血之领域,凝为一条鲜血长河,倏然远离,在玄冥大尊的视线范围消失。
      玄冥大尊眉心,那块棱形晶体,未能继续将血灵子映照而出。
      灵魂殛灭,一缕缕念头都被蒸发的恐怖感,在血灵子那边立即消失。
      邪冥族的努尔基奇,气血衍变的一番邪恶天地,化作蒙蒙青光,顺势追击向血灵子。
      九阶血脉,还在高阶的努尔基奇,先前和血灵子的战斗,其实处于下风。
      这是因为血灵子所修的血之秘术,在人族,都独树一帜,乃是禁忌之术,威力奇大,混杂着万千种族鲜血。
      努尔基奇的气血海,都被血灵子的血之领域压制,不能尽放威力。
      之后,聂天那截星空巨兽骨头,将“血脉压制”天赋释放,努尔基奇又被影响,血脉的真实力量,再被限制了一成。
      这导致努尔基奇愈发吃亏。
      直到玄冥大尊,以血脉秘术动用“魂之大寂灭”,令血灵子的圣域,迅速缩减,令他魂力消耗众多,努尔基奇才寻觅到获胜的可能。
      努尔基奇自然紧追不放。
      “呼!呼!呼!”
      玄冥大尊背后,那三名处于浓稠冥气,隐没在幽暗中的邪冥族大君,相继显露。
      三位邪冥族大君,竟然在联手,推动着一个弧形轮盘。
      从那轮盘中,传来勾连外域星空,令空间错乱,绽放出一条条缝隙的力量。
      仿佛,他们就是依仗那轮盘,凿开层层空间,形成的一条全新的空间通道,从某个天地,顺利抵达于此。
      “嗤!嗤嗤!”
      包裹着聂天的,那一层厚厚的血膜,燃烧着汹涌火焰,成为灰烬。
      有一丝丝轻烟,从聂天身上,天灵盖,不断地冒逸而出。
      那是聂天消耗的魂力!
      “大尊之力!一位邪冥族大尊,以血脉,以参悟十万年的灵魂秘术,施展出来的恐怖力量!”
      华暮几乎呻吟出声,看着聂天,还有董丽,如此的痛苦不堪,内心满是悲痛。
      他眉心,那一株天魔藤的影像,从模糊状态,正迅速变得清晰。
      天魔藤,似乎觉察到他的无力,又一次想要挣脱出来作祟。
      “聂天!”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董丽,骤然发出一声凄然惨叫。
      处于漫天骨粉,一堆尸身残骸中的聂天,双瞳,似被涂抹了一层血色,一腔暴虐,疯狂的情绪,突突突地暴涨着。
      “血脉糅合!”
      心脏处,一滴滴精血陡然引燃!
      磅礴如深海般的气血之力,从他五脏六腑,从他骨骼内,轰然爆发。
      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突有所感,主动地落入他掌心。
      “咻!”
      他一把攥住骨头,本就强健无匹的体魄,一阵噼里啪啦地爆响,节节攀升着。
      骨头、筋脉、血管、脏腑,一滴滴鲜血,都似在顷刻间膨胀,他原本人族的形态,先完成第一步强化。
      强化状态后,如人族凝炼神之法相,如妖魔发动妖魔不灭体般,他顷刻变大。
      “轰!”
      霎那间,他的体型,就涨大了数十倍,有百米高。
      浓稠的血肉精气,从他暴涨的躯体释放出来,他头顶一股气血,笔直地冲天而起。
      本来太过狭长的,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因他体型放大,忽然变得趁手无比。
      “斩!”
      以骨为刀剑,巨型状态的聂天,动用汹涌的血肉精气催动着,遥遥向玄冥大尊划去。
      星穹撕裂。
      一条绚烂的,流转着不知名华光的缝隙,硬生生绽开。
      赤红血光,长虹贯日般,飞逝到玄冥大尊。
      在聂天和玄冥大尊间,构筑“魂之大寂灭”的邪魂,一滴滴青色晶体状的精血,还有数不尽的,常人连感知都不能的邪冥秘咒,纷纷爆灭。
      被玄冥大尊施加的,目之所向,任何人都被影响的魂之大寂灭秘术,似突然失效。
      董丽的惊叫,悄然停下。
      陨石上方,就快要失控,快要被天魔藤影响,要将其释放的华暮,顿时呆住,旋即以极大的意志力,又把作祟的天魔藤,给生生压制在体内。
      “聂天,竟然有能力,破开一位邪冥大尊的魂之秘术!”华暮一副见鬼的表情。
      李琅枫忽恢复平静。
      “大尊!”
      几乎同时,三个推动着弧形轮盘的邪冥大君,一起高呼。
      玄冥大尊在血脉秘术,被聂天破掉后,只愣了半秒,就桀桀狞笑着,要动用更强大的,以血脉天赋催动的力量。
      可背后,三位同族的高呼,忽然惊住他。
      他下意识地,扭头一看,立即发现弧形轮盘撕裂的,一条条的空间缝隙,有很多空间波荡异常。
      玄冥大尊一张脸,变得阴沉至极,低喝:“是谁?”
      “这一方星穹的空间,就镇压不住了。”一位大君,急匆匆地说道:“虚灵教的一位神域,正试图过来!我们猜测,那人必然是虚灵教的姬元泉,他来了,还可能会带领更多强者,我们不能逗留太久啊!”
      “吱呀!吱呀!”
      被他们推动的弧形轮盘,传来不堪重负的异响。
      “我族,最后一枚冥魂珠啊!”
      玄冥大尊不甘心,大手一抓,一暗青色巨手,就落向那枚冥魂珠,要将其带走,带回冥域本土。
      五大邪神,突现峥嵘,同时撕咬那暗青色巨手。
      巨手,以气血和魂念糅合而成,可在五大邪神的啃咬撕扯下,忽然就变得破碎。
      “啊!”
      玄冥大尊挥动着左手,其左手,分明有鲜血溅射而出。
      “大尊!”
      三大邪冥族大君,又一次高呼,又再次催促。
      连和血灵子战斗的努尔基奇,都醒悟过来,知道事不宜迟,放弃对血灵子的围剿,猛然归来。
      “不甘心啊!”
      玄冥大尊咆哮着,甩动着血淋琳地左手,看着那枚冥魂珠,还有和冥域北部五座雕像,一模一样的邪神,憋屈无比地,缩回后方幽暗处,一条绽裂的空间缝隙。
      “咻!咻咻咻!”
      连弧形轮盘在内,四位邪冥族的大君,也都化为道道青光,消失在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