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旷世战绩
天木重生术第五阶段的凝血,配合着生命血脉,突破到八阶后,对这具躯身的淬炼,耗去他太多的血肉精气。
  
  战斗前,以董丽还有景飞扬带来的,众多异族、古兽尸骸,他凝炼出三百滴精血。
  
  凝血,也在长时间的苦修下,顺利地实现。
  
  八阶的生命血脉,对躯身的再次强化,同样得以实现。
  
  然而,那道青色血气,向九阶血脉进阶,所需的浩瀚气血,还差之甚远。
  
  就这么一段时间,他修炼天木重生术,凝炼精血,还有强行躯体,一共消耗了二三十具古兽、异族的九阶尸骸。
  
  八阶的,数量还要更多。
  
  如此磅礴的气血,一部分用作修行。另有一部分,以生命精血,以血肉精气的形势,储备在晶骨、鲜血、脏腑中。
  
  可刚刚一战,巨型化的他,将众多储藏的血肉之力,就耗去了七成之多。
  
  还加五十滴生命精血!
  
  这种消耗速度,实在太恐怖了,如果他面对的,不是邪冥族的一位大尊,他绝不会如此浪费。
  
  “呼!”
  
  伸手一抓,那枚冥魂珠,就落入他手心。
  
  他再次沟通器魂。
  
  青冥的珠子内部天地,有许许多多碎小的蝌蚪铭文,闪烁着异芒,似在加固冥魂珠中的那一方秘界。
  
  铭文,时而爆灭开来,融入五大邪神。
  
  五大邪神在不同片区,静默下来,如沉睡般,吸纳着冥魂珠内部铭文,仿佛在追溯着,寻觅着,逝去的记忆……
  
  聂天暗暗惊奇。
  
  他和器魂沟通,得知那诞生于冥魂珠的五大邪神,来历连器魂都说不清,道不明。
  
  器魂只告诉他,邪冥族的三枚冥魂珠,另外两枚先后爆裂,从克莱斯特手中,从玄冥大尊的手中,珠子残存的某些力量,某种古老的烙印,都融入了这一枚。
  
  三枚冥魂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合为一体!
  
  融合后的冥魂珠,内部的青冥天地,悄然变幻,连五大邪神,都似乎从那奇异的世界中,得到了有益于它们灵魂成长,记忆复苏的力量。
  
  器魂还告知他,经过一次次蜕变,以他精血滋养,又获得众多残魂补充,变得有血有肉的五大邪神,战力急剧飙升。
  
  五大邪神即使没有觉醒奇异邪力,只是单纯的血肉之身,或许就能力抗圣域!
  
  “和圣域相当,就说明,能够和异族的大君酣战!”
  
  器魂传递的消息,令聂天很是振奋,而且依照器魂的说法,那五大邪神还在从冥魂珠,复苏着某种逝去的力量。
  
  待到五大邪神,将那些消失的力量找回,它们单体的战力,都至少等同于一位九阶大君!
  
  五大邪神,每一位,都能和一位九阶异族大君,一位人族圣域者去战斗!
  
  反倒是身为主人的聂天,实际的修为,只是虚域,血脉的话,也仅仅只是八阶。
  
  “此助力之强大,足以令我在下次碰到劲敌时,占据主动。”聂天沉思,心想不到迫不得已,尽量不将躯身巨型化,不和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以生命糅合的方式,将全部潜力,血肉精气爆发。
  
  虽然,那样
  
  (本章未完,请翻页)
  
  能够令他的战力,攀升到极致。
  
  “聂天!”
  
  玄清宫的俞素瑛,终于从失控的情绪中,恢复灵智。
  
  她的锐利眼睛,狠狠地刮了聂天一下,愤怒地喝道:“你这混小子,敌友不分是吧?”
  
  “俞前辈恕罪,无心之举。”聂天淡然一笑,虚空踏步,朝着那块有血灵子、李琅枫、华暮的陨石,一步步而去。
  
  董丽见他恢复,知会了一下黑玄龟,也向众人而来。
  
  “好浓郁的气血之力。”
  
  叶文翰抬头,看着漂浮在聂天头顶,随着聂天的迈步,轻轻浮动着的那截星空巨兽骨头,“这截骨头,给我的感觉,怕是已经和不朽神器相当了。”
  
  “神器?”聂天一惊。
  
  “不错,定然是不朽神器的级别。”叶文翰重重点头,“当然,这是我们人族的说法。但这截骨头蕴含的力量,在你手中能发挥着的威力,加上它的来历,等等在一起,都能将其,判定为神器级别!”
  
  “哈哈,没想到我的手中,也有不朽级别的神器了。”聂天大笑。
  
  “还不止一样。”叶文翰的脸色,忽然变得怪异,“你那邪冥族的至宝,那枚珠子,在我来看,也是不朽神器的级别!”
  
  聂天愕然。
  
  “炎龙铠,从落入你手中起,似乎威力就在不断加强。”叶文翰继续,“炎龙铠这般的器物,本来好像没有再变的可能性。只是,你太过于神奇,我观那铠甲,早就非同小可了,成为不朽级别的神器,只是早晚问题。”
  
  “什么?”华暮骇然。
  
  “你是说,那截骨头,冥魂珠,还有炎龙铠,都是神器级别?”聂天奇道。
  
  “肯定是这样。”叶文翰又一次点头,“不朽神器的等级,是我们人族的评断方式,别的种族,还有古灵族,有自己的一套器物结构。但最顶级的器物,都差不多。你持有的那三样器物,都是最顶级的,还有继续强化的无限可能。”
  
  “炎龙铠,星空巨兽骨头,冥魂珠……”聂天皱眉沉思。
  
  渐渐地,一行人,在那阵法爆碎的陨石落定。
  
  姬元泉抬手,掌心空间秘纹涌动,一个深谙复杂的印记,从他掌心,似拓印向那座爆碎阵法。
  
  一块块的空间灵石,奇异的灵材,相继落入阵法。
  
  不久后,一座全新的,能够进行短时间空间传送的阵法,就在姬元泉的出手下,很轻易地搭建出来。
  
  “这座阵法,因宙域转轮的力量,被震的爆碎。”
  
  做完这一切了,他才解释,“宙域转轮乃邪冥族的一件奇宝,也是一种独特的空间神器,能凭空形成空间通道,从一个星域,抵达另外一个星域。很久前,在我们人族域界天地,遗留的一个个和异族连接的域界之门,有很多都是因宙域转轮形成。”
  
  “我明知道邪冥族,会来禁天星域,来找聂天的麻烦,未能及时赶来,也是因宙域转轮。”
  
  “此空间法器,能冻结一方星空,令我都没办法迅速破冻飞来。”
  
  “当然,我教教主所持的虚空境,在教主手中,想要破掉宙域转轮的空间冻结,是轻而易举的。可惜的是,教主目前并不在。”
  
  (本章未完,请翻页)
  
  “哦,对了,裴小姐的界宇棱晶,继续变化下去,等裴小姐变得更强,应该也能撕裂宙域转轮的冻结。”
  
  姬元泉不急不缓地,道出内中隐情,说他们没有及时赶来的原因。
  
  “邪冥族的危机,暂时解除了,不过只是暂时。”通天阁的叶文翰,眉头深锁,轻叹一声,说:“你这家伙,得罪的人,实在太多。”
  
  “又有什么?”聂天道。
  
  “妖魔族。”叶文翰正色,“因我们人族内部,最巅峰强者的消失,异族蠢蠢欲动。据说,妖魔族的族人,也准备大举入侵,进入你名下的域界,和你清算一些账。还有就是……”
  
  他望向董丽。
  
  “想夺回黑暗魔石?”董丽了然。
  
  “嗯。”叶文翰点头,“因莫珩消失,季苍早就没了音讯,妖魔族瞧出了机会。你们也知道,我们踏入异族天地,必须要越过死星海,可异族要到我们这里,能依仗很久前,遗留的一些域界之门。”
  
  “垣天、天莽和陨星,三大星域和异族连接的域界之门,应该被裴丫头扫清了。”华暮插话。
  
  “从别的星域进入,再侵入这三大星域,也是可以的。”叶文翰说。
  
  华暮脸色一沉,“的确是这样。”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聂天咧嘴一笑,“邪冥族的族人,也没占到便宜,而且还在宙域转轮的帮助下。我就不相信,妖魔族的妖魔,能将更多的妖魔大尊派遣过来。真来了,我们也未必就惧怕。”
  
  以超负荷的状态,以无穷精血的消耗为代价,和玄冥大尊正面一击后,他信心空前。
  
  “我的强大,我的血脉,器物的再次蜕变,依赖海量的异族!越强大的异族,对我的帮助越大!”聂天狂妄地说道:“我甚至觉得,我应该去异族的天地,去以他们为猎物狩猎!”
  
  四大神域忽然沉默。
  
  他们深切地感应出,此战过后,聂天变得不一样了。
  
  和玄冥大尊的硬抗,给聂天增添了太多的信心,似乎令其发生了某种蜕变,使得他面对任何强大生灵,都不再恐惧。
  
  大尊,或神域,都难以让他退步,让他胆怯。
  
  “一战封神。”俞素瑛轻声道。
  
  叶文翰身影一震,道:“此战的消息,若传递出去,说你在禁天星域,真的和玄冥大尊硬抗了一下,而且不死……”
  
  停顿了足足十来秒,他方才再次开口:“这比你们宗门大长老莫珩,和元魔大尊一战不死,还要惊天动地,匪夷所思!”
  
  姬元泉、莫千帆和俞素瑛,还有血灵子等人,细想之后,都轰然巨震。
  
  叶文翰说的没错。
  
  莫珩,初入神域中期,先败嗜血大尊,又力战元魔大尊,败而不死。
  
  这已经是了不得的丰功伟绩,举世瞩目,令所有人族强者震撼,令碎星古殿沉落的声望,都足足攀升了一大截。
  
  聂天呢?
  
  突破虚域不久,八阶血脉的实力,相差了多少层次壁垒,竟能和威名响彻人族天地数万年的玄冥大尊,硬抗而不死?
  
  此战绩,亘古以来,在人族过往漫长的历史中,都从未有过!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