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你没资格和我讲话!
    涡流域。
      冰魄神教的凌冰云等人,在金瀚宗安排的石楼,已苦侯许久。
      寒穹曾数次,忍不住询问瞿明德,想得知聂天消息。
      瞿明德给他的答复,都是一样的——聂天未归。
      而凌冰云这边,人在涡流域还能不时得到,从青木星域传来的噩耗。
      青木星域因臌肶的肆虐,生灵涂炭,域界,一个接着一个,被其毒瘴气笼罩,众多强者,数不尽的宗门和势力,就此消失。
      近期,还连番有教内子弟,找到涡流域,将教徒的恐慌告知。
      “教主,我们教内很多教徒,不安到要脱离神教,要从寒霜星域撤离了。”孔霜晶愁眉不展,“他们都觉得,青木星域被臌肶扫荡后,有极大的可能性,踏入我们寒霜星域。”
      寒穹满脸苦涩,“他们是觉得,以我们自身的力量,无法抵挡臌肶。”
      “没错。”孔霜晶点头,“臌肶游荡的星域,可不止青木星域一个,那些星域的底蕴,不比我们寒霜星域逊色,也有众多圣域强者坐镇的宗门。可结果,臌肶出现的星域,都变成了什么样?”
      两人唉声叹息。
      凌冰云冷着脸,内心很憋屈,“我已经依照你们的要求,拉下脸,放下架子,来涡流域找聂天致歉了。他没回来,我又能如何?那些恐惧不安的教徒,想要脱离神教,我也没办法。”
      “那聂天,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阶段,去闭关修行啊?”孔霜晶烦躁地说道。
      “鬼知道。”凌冰云哼了一声。
      “有聂天的消息!”
      “主人,好像在禁天星域,和邪冥族遭遇了!”
      “姬元泉,带着叶文翰,急匆匆来涡流域,将俞素瑛、莫千帆带走了,似要动用空间神通,第一时间踏入禁天星域!”
      “邪冥族,据说有数位大君,要对他不利呢!”
      “……”
      突然间,外面传来巨大的喧嚣声。
      冰魄神教一行三人,还有天灵宗的张启灵,许许多多的圣域来客,都各自从石楼,殿堂,僻静的庭院,走了出来。
      众人悬浮于半空,视线能凝视到千里之外,神念铺展开来,整个涡流域都能笼罩。
      “呼!呼呼!”
      如有看不见的风,在涡流域的疆域扫荡,众多境界低微的神符宗、千剑山、金瀚宗弟子,都生出被人窥视的异样感。
      正交谈的很多人,也都觉得有冰冷感,或灼热感,或青幽气息,从他们身上划过。
      他们很快就明白,那是修炼不同属性的法决,境界至少都是圣域的强者。
      “咦,你们怎么还没走?”
      隔着一片旷地,张启灵在另外一件石楼,注意到凌冰云,一脸诧异,道:“寒霜星域那边,极有可能成为臌肶下一个目标,你们还真是淡定啊。教主,教内最强势的两位长老,都长时间逗留涡流域,呵。”
      “你不一样没走?”凌冰云漠然道。
      “你我所求不同的,我有的是时间等候。”张启灵轻笑着,“我所在的星域,和臌肶活动之地较远,并不过于担心什么。我在此等候,只是想和聂天结善缘,希望建立良好的关系,为我以后冲击神域做准备。”
      “可你们……”
      后方那句话,张启灵没有说出来。
      凌冰云脸色不太好看了。
      她不再搭理张启灵,以灵魂念头聆听,通过千剑山、神符宗和金瀚宗很多弟子、长老的谈话,得知姬元泉、叶文翰匆匆来过,将俞素瑛、莫千帆带上,撕裂出一条空间缝隙后,从此消失。
      从那些人的对话,凌冰云已得知很多事。
      “邪冥族,数位大君,合力在禁天星域要对付他,还出动了空间法器宙域转轮……”
      她心中自语,暗暗皱眉。
      “少主应该不会有事,毕竟四位神域,已裂开空间而去。”
      “不知道呢,邪冥族的数名大君,一起动手,希望时间能来得及吧。”
      “真是担心呢。”
      依附于聂天的三方势力,众多的门人弟子,还在议论。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
      神符宗那边,段石虎和景柔,还有景飞扬等人,心急如焚,他们已得到消息,连通禁天星域的阵法,失去了传送效果。
      又是一阵子后。
      “哧啦!”
      涡流域外沿,一条空间缝隙撕裂开来,聂天,叶文翰,还有血灵子、董丽等人,接连从中走出。
      “聂天回来了!”
      焦急等候的,早就将自己的未来,和聂天绑在一块儿的景飞扬、权子轩、瞿明德等人,还有闻讯而来的谢谦,都霍然惊叫。
      “呼!”
      聂天众人,从那条被姬元泉打通的空间缝隙走出,驾驭着星辰流光,向域内而来。
      “咦?”
      灵魂意识铺展开来,一股股强悍的魂念,逸入聂天的感知中,将他吓了一大跳,“小小一个涡流域,怎么聚集了这么多圣域强者?”
      眯着眼,他在高空张望,赫然发现了众多熟人。
      张启灵,厉万法,傅雨森、炎彬、苟君豪,还有冰魄神教的凌冰云……
      那些人,他要么在碧霄星域时,摧毁碧涛域,和宋澈泉战斗时见过,要么在碎星域,以虚态古符封禁臌肶毒瘴气时看过。
      他们皆为人族天地中,著名的圣域强者,或为一宗魁首,或是强大家族的族长,地位显赫。
      “冰魄神教,凌冰云!”
      突然间,他的脸色变得古怪,视线也慢悠悠地,在凌冰云三人身上顿住。
      他唤出星舟,飞身而落,径直向三人飞来。
      “嘿嘿!冰魄神教的凌冰云,元阳星域时,曾自以为是地,招惹了聂天!”
      “没想到凌冰云这女人,竟然也会来涡流域。”
      “还不是因为寒霜星域,因为冰魄神教的根基,会成为臌肶的下一个目标?”
      有不少和冰魄神教关系不睦,对凌冰云没好感的圣域强者,悄然凑过来,小声地冷嘲热讽。
      “那些家伙……”
      寒穹脸色冰寒,望着慢慢接近的一些人,哼了一声。
      “这位,不是凌教主吗?”聂天驾驭着星舟,施施然地,到了金瀚宗半空,瞥了一眼三人,没好脸色地说道:“我可记得,元阳星域时,凌教主威风凛凛地,要试探我的深浅,可是没给我一点面子啊。”
      “涡流域,是我的地界,您大驾光临,真是令此域蓬荜生辉啊。”
      凌冰云脸色僵硬。
      原本,她是想要在私密的场合,单独被聂天接见后,再去致歉,服软。
      她所想的局面,绝非现在,绝对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不是被那些敌视她,和她本来就要过节的人紧紧盯着。
      “我……”
      她张口欲言,又找不到合适的话语,不知道如何缓和。
      孔霜晶讪讪一笑,尴尬地说道:“聂天,我们冰魄神教……”
      “你没资格和我讲话!”聂天冷哼一声,猛地瞪向孔霜晶,并在顷刻间,动用了冥魂珠内,五大邪神的力量。
      他凝炼的,乃是五大邪神,主恐惧和绝望的两大邪神。
      其眼瞳,瞬间变得诡异莫测,幽暗如无尽深渊,从中透出的恐惧、绝望负面之力,如汪洋深海,忽然就冲击向孔霜晶。
      圣域后期的冰魄神教长老,被他呵斥一句,冷哼一声,于他对视了一霎。
      孔霜晶满脸茫然,数秒后,突失声惊叫。
      她脸上,眼中,皆是恐惧和绝望,那老态的躯体,也在瑟瑟发抖。
      在她的眼中,聂天仿佛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从深渊走出的恐怖魔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