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转化域界
    一众麾下,一众好友,都觉得再也看不清聂天。
      “臌肶……”
      虚灵教的姬元泉,趁着气氛热烈时,提起这个话题。
      殿堂内,喧嚣的声音,忽消失的干干净净。
      姬元泉一脸尴尬,“抱歉,我并不想这样。可臌肶的存在,如鲠在喉,它威胁着所有的人族,要是不能解决掉,我甚至担心,我们内部会开始出现暴乱。”
      俞素瑛、莫千帆、谢谦等人,沉默着,眼中也布满忧色。
      他们宗门所在的域界天地,暂时不被臌肶侵害,可以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
      万一有一天,臌肶的触手,波及到他们的域界天地,那时该如何是好?
      总要有人,总要有什么力量,去限制臌肶,令它不敢在人族的域界,为所欲为,不能四处荼毒一个个星域。
      “呼!”
      通天阁的叶文翰,踏入大殿,见众人沉默,分明愣了下。
      “我们在说臌肶。”姬元泉解释。
      叶文翰恍然,旋即向聂天明确地说:“五行宗、虚灵教和我们通天阁,至强者,近期都不在。臌肶那边,其实我们有尝试过,以各类稀奇的灵诀法力,还有器物。无奈的是,收效甚微,连臌肶释放的毒瘴气,我们都无法清除。”
      “若非迫于无奈,我们不会时刻盯着涡流域,一直留意你的一举一动。”
      “不是这样的话,我们也没有那么快,就收到消息,知道有邪冥族的族人,偷偷摸摸地降临,去禁天星域寻你麻烦。”
      “聂天,实在是没办法,目前已知的,能有效针对臌肶的,除了你缔结的奇异符文,可能就是你师傅参悟的时间之力了。”
      姬元泉也跟着劝说。
      他们态度表达的很明确,就是希望聂天想办法,去限制四处作祟的臌肶,亦或者想办法,联系他师傅巫寂。
      为此,他们其实已付出相当的代价。
      景飞扬,从他们收取的一具具九阶的古兽、异族尸骨,就是先期的报酬,他们又承诺,只要聂天能答应,去处理臌肶的麻烦,他们还会想办法,从宗门宝库,说服那些长老,将更多古兽、异族的尸骸,带给聂天。
      “该说的,你们都说清楚了,我都明白了。”
      许久后,聂天抬头,皱着眉头说道:“我现在没办法立即答应你们。臌肶的能力,我目前的力量阶段,我还估摸不准。我需要时间,先了解自己,而你们也将你们宗门内,关于臌肶的详细记载,给我弄过来。”
      叶文翰点头,“好。”
      随后,姬元泉和叶文翰,还有五行宗几位圣域长老,逐个退出。
      殿堂内部,只剩下自己人。
      “你们怎么看?”聂天询问。
      “臌肶太邪门了,我觉得反正它没有主动寻来,我们不必理会。”血灵子率先表明态度,“不论臌肶在何处星域活动,只要没来天莽、垣天和陨星之地,就与我们无关。待到你的境界,血脉,获得长足进步,真正有把握和臌肶抗衡,再出手也不迟。”
      “嗯,我也这样觉得。”景飞扬道。
      其余人旋即表态。
      聂天聆听半响,发现垣天、天莽和陨星之地的那些强者,都主张不必理会臌肶,至少现在别太冒险。
      谢谦,俞素瑛、莫千帆等人,则是要他慎重考虑,看有没有可能,在保障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去限制臌肶,让它别那么肆无忌惮。
      “我自己再考虑考虑。”聂天最终道。
      “张启灵,厉万法,还有很多圣域强者,都想要拜访你。”瞿明德说。
      “告诉他们,现在谁都不见。”聂天吩咐。
      瞿明德、权子轩和景飞扬表示明白。
      ……
      青木星域。
      灰绿色的瘴云,轻纱般,将一本生机盎然的域界遮掩。
      域名绿海域。
      绿海域,乃青木星域极为著名的域界,此域由一片片茂密森林组成,四季如春,有很宜人的环境,适合修炼草木法决者。
      此域,被臌肶荼毒,在臌肶离去后,已成为死寂之地。
      绿海域的草木植物,因臌肶残留的瘴气,发生着变化,大地的结构,也有了异变,正朝着适合幽族族人生存的,毒素无处不在的域界,悄悄地衍变。
      “哧啦!”
      一扇域界之门,因某种空间至宝的催动,凭空形成。
      “呼!”
      一位幽族暗绿色肌肤,眼瞳为绿翡翠,身材高大的幽族族人,率先踏出。
      他倏一在绿海域出现,从他身上散发的气血之力,就仿佛和此域的毒素,瘴气,形成了呼应。
      有亿万不知名的毒虫,还有细微的菌群,从他踏足这片域界时,就从他掌心血肉飞出。
      毒虫,含有剧毒的菌群,朝着绿海域的四面八方飞出,或融入大地,或融入草木,或消失在海洋。
      绿海域,因他的到来,加速蜕变。
      在他之后,又有很多幽族的族人,鱼贯而出,一个个都是满脸兴奋,各自将携带着瓶瓶罐罐打开,将里面的众多异物释放。
      “大尊,绿海域比别的域界,更适合衍变,能化作我们幽族最舒服的血脉滋养地。”一位九阶血脉的幽族族人,嘿嘿怪笑着,说道:“真是没料到,我族的那异物,在人族的域界天地,已经为我们开疆拓土了。”
      其余幽族族人,也都兴奋不已。
      领头者,为幽族的通幽大尊,十阶的中阶血脉,在幽族的地位,仅次于族长九幽大尊。
      蚀域焰火,当年就是通幽大尊和臌肶沟通后,以臌肶的毒瘴气精华,掺杂着种种毒素,炼化而出,专破人族虚域、圣域强者的领域。
      在幽族内部,臌肶都是异物,连幽族族人都恐惧不已。
      能够得到臌肶信赖,被其认可的幽族族人,也极其稀少。
      通幽大尊就是其一,还是最重要的一人。
      传言,通幽大尊年幼时,家族并不显赫,血脉等级不高,只是很稀疏寻常的一位幽族少年。
      他在幽族境内,一个个含有剧毒的域界活动时,有天偶遇到臌肶。
      那时的臌肶,也远没有进化到如此恐怖程度,少年时期的通幽大尊,就在那个阶段,和臌肶有了交集。
      通幽大尊,和臌肶的相遇,同时造就了一位大尊,和一位幽族异物。
      最初时,是通幽大尊豢养着臌肶,为它寻觅幽族境内,一个个毒瘴气浓郁之地,供臌肶进化强大。
      臌肶本为他服务,是他战斗力强大的依仗,是他的器物或宠物。
      渐渐地,臌肶强大到和他平起平坐,甚至在某些方面,比他还要恐怖的程度,他和臌肶的关系就变了。
      两人变成平等的,合作形式的,或者说是通幽大尊供奉臌肶的关系。
      臌肶,也脱离了他,不再依赖他,于是开始以自己的力量,在幽族的众多域界内,寻觅适合它成长的毒瘴气。
      通幽大尊,也一步步地,强大着血脉,最终在幽族登顶,成为十阶大尊。
      期间,他有几次遭遇大变故,束手无策时,都去请求臌肶,借助臌肶的力量,化险为夷。
      最后一次,幽族在死星海的防线,全面崩溃之际,也是他说服臌肶,带领臌肶进入死心眼,给予人族重创。
      那一战,导致人族死伤惨重,神域都陨灭两位。
      可臌肶,也被幽影会的会长,以阴影禁术成功地封禁,从死星海带离,就从失去踪迹。
      这些年来,通幽大尊数次秘密涉足人族的域界,试图找寻蒋塬池,将臌肶解救,都无功而返,引为憾事。
      他都没想到,在幽族修行好好的,忽然得到消息——臌肶成功反噬了蒋塬池!
      不止成功,还差点侵入碎星域,还令人族的星域,有数个都被蚕食荼毒!
      和族长沟通后,他就带领族内数名九阶大君,潜了过来。
      “我还没有见到它。”通幽大尊的灵魂气息,伴随着毒虫、菌类的释放,延伸向绿海域的尽头,“它的力量来源,是各类毒素,毒瘴气的滋生。它以自己的力量,变化一个个域界,完成转化,就像是种植……”
      “种植?”一位大君惊呼。
      “说培育也行。”通幽大尊解释,“不是所有的人族域界,都能轻易的,被转变为适合我们的领地。它选择的,都是容易成功的,能迅速转变,出现很多毒瘴气沼泽的,等转化完成,它会来采集滋生的力量,吸纳入体。”
      “原来是这样。”那些大君轻轻点头。
      “而我,能帮助它,令域界更快地衍变,变成适合它,也同样适合我们血脉进阶的地方。”通幽大尊轻声一笑,“在人族巅峰强者,还没有归来,而蒋塬池的阴影禁术失控之际,我们就跟随它的步伐,将该做的事情,尽快做好吧。”
      话到这里,通幽大尊忽眉开眼笑,“它感觉到我了。”
      “大尊,那我们?”
      “你们先待在这里,将我们从族内带来的东西,散播到此域每一个区域,令这绿海域,能尽快地完成转变。”
      “咻!”
      通幽大尊的气血海,凝为一束惨绿色的流光,忽然冲出此域。
      半个时辰后,青木星域的边沿地带,他看到了裹住深灰色的阴影神域内,正释放着他再熟悉不过灵魂波动的臌肶。
      臌肶,以蒋塬池的形态,从深灰色的域之内部,悄悄浮现。
      “你被封禁后,我想过一切办法,来人族域界天地解救你,可那蒋塬池为神域中期,又常年飘忽不定,神秘莫测,我没找到他的踪迹。”通幽大尊看到,蒋塬池那没有一丝人类情感的眼睛,就知道它就是臌肶了。
      “你,去根据我的足迹,将那些域界,都完成转化……”臌肶以别扭的幽族语言,对通幽大尊说道。
      “我已经这么去做了。”通幽大尊道。
      “有人,能威胁到我,一个修时间之力,还有一个叫聂天,他的一种禁咒,很神秘,能禁锢我的酸毒精华。”臌肶讲话,“你想办法,找到他们,去杀死他们,别让他们影响到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