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火灵域
    回归涡流域后,聂天没有再四处活动。
      和臌肶有关的,种种书籍、讯息,被虚灵教、五行宗和通天阁,一一送达。
      聂天专心了解臌肶的一切。
      期间,他得知宗门的祖光耀,终稳固境界,由碧霄星域重返碎星域,成为宗门内部,又一位神域强者。
      储睿,借助宗门的稀世珍宝,还有他收藏的神药,正在尽快恢复战力。
      窦天辰、汪美嘉、方塬一位位星辰之子,磨拳霍霍地,在集结力量,想要对宗门名下的一个个星域,再次展开征伐。
      因他的强势崛起,太始天宗、碧霄宗的失利,幽影会的消隐,碎星古殿的名头,又有复苏迹象。
      依附于宗门的十三大星域,先前暴起发难,纷纷反叛。
      随着储睿的力量恢复,祖光耀的突破神域,碎星古殿又不再甘心了。
      魏来那边,也安排了阚智圣过来,询问他的意见,希望他也能插手,讨伐那些背叛的星域。
      但是,后来知晓姬元泉、叶文翰等人,寄希望他对付臌肶,就没有再勉强。
      私密殿堂内。
      董丽将一本古卷,递给他,“五行宗送来的。”
      “不看了。”聂天没有去接,“关于臌肶的消息,也就那样了,说它和幽族的通幽大尊最亲密。它是如何出现,有什么弱点,所有的书籍,消息,都没有记载。”
      “有什么想法吗?”董丽柔声道。
      “我要稍稍离去一下。”聂天并没有隐瞒,“我在碎星域,用来封禁臌肶毒瘴气的力量,其实为一种虚态古符。缔结古符的方式,来自于炎龙铠,通往的一个神秘之地。很久很久了,我再没有去过,这趟我准备再探索一番。”
      “炎龙铠,连接之地?何处?是人族的域界吗?”董丽惊奇道。
      “不是。”聂天轻轻摇头。
      “从何处前往?”董丽再问。
      “想去一趟五行宗的火宗。”
      “我帮你安排吧。”
      “好。”
      ……
      数日后,火灵域。
      炽烈的域界,如加强版的大荒域,火山密布,红通通的云彩,如在燃烧着。
      “咻!”
      一座万丈巨峰,赤红色的峰顶阵法中,聂天倏然闪耀而出。
      “你来了啊。”
      火宗的神女娄红烟,见到他出现,轻轻点头。
      除了她之外,另有许多人,皇津南、候初兰赫然在内。
      还有几人,他陌生的很。
      其中一位魁梧如山,看着却一脸憨样的青年,聂天以生命血脉感知,发现其年龄很轻,居然是圣域中期修为。
      聂天特意看向他。
      “聂天,我来给你介绍。”皇津南哈哈一笑,指着那青年,道:“他是我们的师兄,濮阳柏,土宗神子。我师兄不善言辞,赤子之心,待我们极好。你以前没见过他,是因为他在别的区域,寻求境界的突破,最近才出来。”
      五行宗的五宗,都有各自的域界,分别为金灵域、火灵域、土灵域、水灵域、木灵域。
      五宗,也有各自的神子神女。
      濮阳柏,就是土宗的神子,圣域中期的修为,竟然超过木宗的候初兰,乃五行宗神子神女中,最为出众的一位。
      “你好,最近很多年,我都在突破境界,很少回宗。”濮阳柏一张嘴,就呵呵笑了起来,“我回来后,就听几个师妹师弟,都在说你。听说你要来火灵域,我就好奇,特意来看看。”
      “还有我。”一位年纪更轻,扎着马尾辫的少女,看着还很稚嫩,也叫嚷起来。
      “她是我们最小的师妹,比我还小,水宗的神女,蔺瑶瑶。”候初兰柔声解释,“瑶瑶,她就是聂天,你一直想见的那个家伙。”
      “知道你要来,我也是特意地,来火灵域看看的。”蔺瑶瑶很认真地说。
      聂天看了一眼,就知道她的境界,为虚域初期,不过年龄小于候初兰,一脸天真无邪,像是邻家少女般,青春靓丽。
      “很高兴见到你。”聂天随口回应一句,就对娄红烟说:“我想知道,关于炎龙铠的更多秘密,还有炎龙铠的炼制之地。另外,炎龙铠的血核,连接的奇地,又为何有那么多的奇妙?”
      娄红烟面露难色。
      “有什么问题?”聂天皱眉。
      “我师傅不在,火宗主持大局的那位老爷爷,脾气不太好,对你……不是很认可。”娄红烟犹豫了一下,说道:“彭爷爷认为,炎龙铠是我们火宗之物。长时间在你手中也就罢了,你还来我们火宗,询问炎龙铠的秘密,他很是不满。”
      “封禁臌肶的那种秘术,我从炎龙铠得来。”聂天道。
      “什么?”娄红烟一惊。
      “你来,和对付臌肶有关?”候初兰神色凝重。
      聂天点头。
      候初兰沉吟了一下,对娄红烟说道:“还是麻烦你,通知一下彭前辈吧。你师傅不在,就由他,说一说炎龙铠的奥妙吧。”
      “我就怕彭爷爷不清楚。”娄红烟苦笑,“炎龙铠是我师傅,特意为我炼制的。里面的众多奇奥,他对我都没有说的太清楚,他原先让我传达过,说会有一天找聂天,将炎龙铠借来一用,我猜测,就和其中秘密有关。”
      “还是问问彭长老吧。”候初兰建议。
      “那好。”娄红烟取出音讯石,将一缕自己的念头,传递过去。
      过了一阵子。
      一位满头赤发,看样子脾气就火爆的老叟,气势汹汹而来。
      他还没有抵达山顶,人在高空中,就以震耳欲聋地声音吆喝:“聂天,你是说你封禁臌肶的秘术,得自炎龙铠?既然如此,你不如将炎龙铠还给我宗的神女,并告知秘密,由我们火宗找办法,去禁锢那臌肶就是了。”
      “这个……”聂天轻轻皱眉。
      “怎么了?”来人轰然而落,瞪大眼睛,吆喝道:“炎龙铠,本就是我们火宗的器物。是我火宗之主,特意为徒儿炼制。你拿了炎龙铠多年,还从中感悟出法决秘术,难道还不够?你要霸占多久,才肯归还给我们?”
      他这么一说,在场的所有人,都尴尬起来。
      “此物,已不再是简单的器物。”聂天想了一下,“炎龙铠跟随,不妨让它自行决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