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火宗秘辛
    火灵域终年炎热。
      做为火宗领地,此域自然坐落着诸多火焰山,连绵起伏的山脉,地心深处涌动的,也是炽烈的岩浆火海。
      地心火脉,造就了一座座火山,造就了火灵域。
      绝大多数修炼火焰灵诀者,都会选择有地心之火的域界,去淬磨灵丹,筑造自身的域,还有打造器物。
      火宗自然也是如此。
      真正厉害的火宗强者,都会在火灵域选择一座火山,做为独属于自身的修炼宝地,曾经出自火宗的庞赤城,也有一座火山供其修炼。
      那火山,还是一块宝地。
      “呼!”
      炎龙铠凝为一道火焰流光,飞逝到火山口,立即能看到下方岩浆潭内,火焰汁水汹涌,历经千万年时间,还散发着浓郁的火焰灵气。
      驾驭着星舟的聂天,将星舟顿住,于那火山口,居高临下地俯瞰。
      “你……”
      他以一缕魂念,和炎龙阿加斯沟通,想问问清楚。
      阿加斯又一次,恢复为炎龙躯身,数百米长的龙躯,突然流转出绚烂的火芒,龙身一动,俯冲向下方的火焰山底。
      “噗通!”
      阿加斯的龙身,坠落向岩浆潭,溅射出灼热的火水。
      聂天能感应出阿加斯的雀跃,兴奋,和很隐晦的一丝不安。
      可在阿加斯,坠入岩浆潭之后,他和阿加斯的灵魂联系,忽变得断断续续,他凝神细看,注意到火山内部山洞,暗红色的岩壁,竟刻画出许多复杂的,他压根看不出奥妙的火焰法阵。
      从火焰法阵中,透露出的气息,竟带着神域巅峰强者,才具备的那种味道。
      “奇怪,这样的气息,这样的感觉……”眯着眼,聂天细细感受,觉得缔造出炎龙铠的,火宗之主邵天阳,方有如此神通,能在岩壁中遗留的火焰法阵内,形成那般广阔,如火焰真神般的气息。
      “咻!咻咻咻!”
      紧接着,一位位神子神女,陆陆续续抵达。
      土宗的神子濮阳柏,望着这座火山,忽然道:“这里,好像是庞赤城师兄,以前的修炼之地。”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变色。
      “什么?”皇津南大惊,眸中绽放出金色神辉,“师兄,你没有搞错吧?这座火山,曾经是庞赤城的修炼之地?”
      “庞赤城!”聂天低喝。
      他不止一次,听过此人的名号,听别的五行宗门人说过,也听娄红烟说过。
      然而,每一个人说起庞赤城时,都语焉不详,不肯说出隐情,这让他对庞赤城,有着很大的好奇心。
      “真的是庞赤城的修炼地?”候初兰也道。
      在场众人,濮阳柏进入五行宗的时间最久,所以有很多事情,他要清楚一点。
      “是啊,庞赤城师兄,以前就在这里修炼,我还来过。”濮阳柏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好久好久了,他被逐出师门,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他因何被逐出,邵师伯也没说清楚,我也不知道原因。”
      他憨憨的,满脸困惑,似乎还觉得遗憾。
      “庞赤城,在你们五行宗,究竟是什么身份地位?”聂天再也忍不住了。
      四位神子神女,皆沉默。
      随后,娄红烟、彭琰,还有火宗的一位位长老,旋即抵达。
      “我来说吧。”彭琰过来后,终不再隐瞒,“庞赤城虽然是火宗叛徒,可他在我们火宗,地位其实相当特殊。火宗,上一代的宗主——庞擘,乃庞赤城的父亲。我们火宗现任宗主,就是他父亲的徒弟。”
      “不止是邵天阳宗主,我,还有在场的众多长老,早些年都是他父亲,在人族各大域界天地搜寻,见有修炼火宗法决天赋,被带回火宗的。”
      说起庞擘,火宗上一代宗主,彭琰满脸敬意。
      所有火宗的长老,甚至于那些神女神子,听他说起庞擘这个人,都肃然起敬,显然都认同庞擘,还很崇拜。
      聂天嘀咕:“庞擘,似乎……听过这个名号。”
      他记得,好像莫珩还是魏来谁,和他说起曾经的人族雄才时,就提起过庞擘,并给以极高的评价。
      “庞赤城,从小就万众瞩目,修炼天赋惊人。”彭琰继续说,“他是老宗主快要寿终正寝时,才诞生的孩子,他还没有成长起来,老宗主就寿龄到极限,先一步去了。庞赤城小时候,是被邵天阳宗主带大的。”
      “邵天阳宗主,感恩老宗主,将他视为自己的儿子对待,倍加宠溺照顾。”
      “事实上,初始时,邵天阳宗主一直将他,当做火宗的神子来栽培,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别人。”
      “由于他是老宗主的孩子,天赋足够,成为隔代的火宗之主,顺理成章,又合情合理。”
      “可惜,就是因为被一直溺爱着,庞赤城性格暴戾,做事容易走极端。”
      “他和虚灵教、通天阁还有碎星古殿的很多人,频发冲突,对异族,对同族,下手都狠辣无比,为火宗招惹了无穷麻烦。”
      “火宗因为他,不知道付出了多少的代价,邵宗主也被他坑害的很惨。”
      众多火宗长老,都沉默了,因他的那番话,似想起庞赤城在火宗时,惹下的一个个天大麻烦。
      “这就是他被逐出火宗的原因?”聂天道。
      “因为别的事。”彭琰皱着眉头,想了又想,说道:“此事,为我五行宗内部丑闻,本不愿多说,但……”
      “是我之前的,那个姐姐吗?”水宗的蔺瑶瑶,突然插话。
      彭琰一惊,“你怎么知道?”
      “我听我师傅隐隐提过,说在我之前,水宗是有别的神女的。”蔺瑶瑶瞥了一眼娄红烟,“我那位姐姐,似乎和庞赤城有点纠葛,好像……因庞赤城而死亡。她的死亡,导致庞赤城被逐出五行宗,还被邵天阳师伯下了火神之令,在整个人族域界追杀。”
      “是,那就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彭琰叹道。
      内中详情,他没细说,可聂天大致猜测出,可能涉及男女之情,极大可能上一任水宗的神女,被庞赤城以不合道义的手段,导致死亡,从而令他本人,突破火宗的忍耐极限,将他清理出去,满世界追杀。
      “唔!”
      聂天突然变色,其余人也一脸愕然,都盯着下方。
      火山内部,炎龙阿加斯沉落的岩浆潭内,竟有空间波荡传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