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神鼎
    聂天飞逝坠落,一阵目眩头晕,似被未知空间之力强行拽入。
      “咻!”
      忽然间,他顿住身势,脚踏实地。
      他和炎龙铠的联系,又瞬间建立,能极为清楚地,感知到炎龙铠的存在和气息。
      他甚至感应到,炎龙铠的惶恐。
      “这里……”
      异乎寻常精纯澎湃的火焰灵力,如海一般,充斥于四周。
      一条条地火晶线,很随意地,就在他不远处半空扭曲摇曳着,地火晶线之中,烙印着的,都是火焰真谛的秘密。
      这是一空旷的暗红殿堂,穹顶……
      聂天抬头,霍然注意到,那穹顶之上,竟然就是沸腾的岩浆潭!
      那么,此地就是火山之心,地底深处!
      而和他达成呼应的炎龙铠,则是在殿堂一角,被一巨鼎镇压着,竟动弹不得。
      巨鼎,有四足,分别调绘着炎龙、麒麟、火凤、朱雀四类异兽,四类异兽,似化作鼎足,驮着鼎身。
      一股浩瀚无际,古老苍茫的感觉,从那四足宝鼎动荡而出。
      炎龙铠,就是被巨鼎的四足踩着,动弹不得,被压制的死死的。
      “神器!”
      只看一眼,聂天就沉喝一声,知道能将炎龙铠镇压,连反抗都不能的巨鼎,必然为不朽神器级别。
      “主人……”
      炎龙阿加斯的魂念,很是无力,似在苦苦哀求着,要聂天解救。
      聂天没有轻举妄动,只是缓慢地,一步步向炎龙铠,向那巨鼎走去。
      他脑海中,不断思索着,眼睛到处瞄来瞄去。
      “地心空间,庞擘曾经的修炼宝地,先前的空间波动……”
      他注意到,他所处的地下宫殿,矗立着一根根巨型圆柱子,柱体刻画着的,都是复杂到不可思议的火焰法阵。
      他盯着一个火焰法阵,多看一会儿,灵魂都会有灼热感。
      炎龙铠漂浮处,一座造型古朴,结构极为复杂的空间传送阵,一直有异常空间波荡。
      “不出所料。”
      看到阵法霎那,他就明白以那空间传送阵的结构,定然能进行跨域的传送。
      而此地特殊,上方穹顶有火焰结界,托浮着岩浆潭。
      外界的彭琰,还有火宗的长老,不仅无法涉足,就连灵魂意识感应,都会遭受阵法的排斥,被攻击。
      这毕竟是上一任火宗之主,庞擘遗留的阵法,他的修炼之地。
      “那巨鼎……”
      一步步行来,聂天暗自谨慎,连生命血脉都激发,提炼炎能,还有气血之力,再去沟通炎龙铠。
      “有没有人?此地,只剩下镇压你的不朽神器吗?”
      “还没看到人,不过,我下方的那座空间传送阵,始终有空间异动。我猜测,有人经常借助那阵法,来这个地方。”
      炎龙阿加斯回讯。
      “主人,这座深埋火山之心的宫殿,其实非常适合我,还有你的强大。”阿加斯有些激动,“宫殿的墙壁,柱子,还有脚下的岩石地,都是由稀罕的火属性灵材,以非常精妙的手段搭建。”
      “整个宫殿,就是一座超大型的聚灵阵,能聚涌整个火灵域的炎能。”
      “在我的记忆中,除了我诞生地,我炎龙族的圣炎山,天地间还没有一个地方,火焰能量能如此的浑厚,如此的精纯磅礴。”
      “而且,还有大量的地火晶线,暗含火焰奥妙,能直接炼化,强大我的血脉。”
      “……”
      阿加斯很激动,不顾被那四足巨鼎的镇压,喋喋不休地,向聂天连番传讯,“可惜啊,这座宫殿一切的炎能,好像都是为了供养,为了保持镇压我的,那大鼎的力量。为了令它,持续地,朝着更高的等阶进化。”
      他很是不甘心。
      “这一切,为了它的强化?”聂天动容,又深深看向巨鼎,“此物,以你来看,在不朽神器的哪一个品阶?”
      “五品了。”阿加斯回应。
      “五品的不朽神器!”聂天又是一惊,“这种级别的器物,器魂定然智慧卓越,它……能否直接进行沟通?”
      “能,可它……并不理睬我。”阿加斯颓丧道。
      聂天愕然。
      “它很特殊。”阿加斯斟酌着用词,“它,由四股灵魂气息糅合而成,分别为炎龙、火凤、麒麟和朱雀,都是我血脉记忆中,古灵族的火焰生灵。那一股,炎龙的气息,甚至让我生出熟悉感,可能和我的血脉,有着渊源。”
      炎龙,火凤,火麒麟,朱雀,皆火焰异兽。
      看那巨鼎的鼎足,上面的形态,再联想起器魂掺杂着的,四种火焰异兽的魂念,聂天变得愈发小心。
      “我,是被什么力量,从上面拽下的?”聂天喝道。
      他是穿透岩浆潭,被猛烈攻击时,忽然间,就莫名其妙地下来的,能造成这种结果的,一定是主动的意识体。
      宫殿内,有灵魂,有智慧的,唯有眼前的四足巨鼎!
      “呼!”
      接近一定范围,那四足踏着炎龙铠的巨鼎,鼎身镌刻着的鼎纹,火蛇般突然鲜活般。
      吸力,由那四足巨鼎生成!
      霎那间,他,还有炎龙铠,所含的炎能,像是立即被牵引,化作流光,朝着四足巨鼎飞去。
      聂天骇然发现,他丹田灵海中的,那枚火焰灵丹,都在一点点缩小着。
      炎龙铠,胸腔部位的血核,都因炎能的消失,似变得有些萎靡。
      “主人,它,它镇压我,它将你弄来,是要汲取我们的力量!”阿加斯的魂念,变得尖锐,令聂天魂海翻搅。
      “以我,以我的器物,来强化自身?”聂天冷笑,“区区一无主的,不朽神器,放置于此不知道多少年,还妄图拿我们,帮助你的品阶增强?想得美!”
      “哧啦!”
      星空巨兽的那一截骨头,被他召唤出来,随着生命血脉的爆发,他以骨头为神矛,刺向那四足巨鼎。
      浓郁的暴躁气血之力,先一步朝着四足巨鼎淹没而来,“裂开!”
      “呜啊嗷!”
      突然间,从那四足巨鼎内部,传来听不清,道不明,极其怪异的声响。
      宫殿中,明显的,还有暗藏着的,一座座火焰法阵运转。
      “呼!”
      一条条地火晶线,带动着炽烈炎能,幻化为一只火红色的巨手。
      巨手从穹顶落下。
      睥睨众生,令万物臣服,镇压一切的气血,轰然爆发。
      无往不利,极少吃亏的那截骨头,在巨手落下时,汹涌暴躁的气血,都像是被按住的巨蛇,活动艰难。
      火红巨手,重重拍击下来。
      “嘭!”
      狭长的,锋锐的星空巨兽骨头,被那火红巨手,一下子拍打在地。
      和骨头气血相连的聂天,如遭受巨锤轰击,闷哼一声,也突然跌倒在地,被一股如山般的力量,压制在肩膀,连站都站不起来。
      “神域者,神力!”
      聂天仰头,望着那火红巨手,“火宗上一任宗主,庞擘遗留的神阵法力,那不朽器物能调用,难道是庞擘当年持有的神器?”
      “吾主,正是庞擘!”一声响,在整个宫殿震荡开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