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请赐教
此音一出,整座宫殿,所有的火焰法阵,都似被瞬间激活。/p
  
  “呼呼!”/p
  
  宫殿,岩壁,大地,空中,都有烈焰燃烧。/p
  
  聂天,似沐浴在火海内。/p
  
  他,还有炎龙铠的炎能,被抽离后,并不是立即地,融入那四足巨鼎,反而是散逸开来,成为宫殿炎能中的一部分。/p
  
  “超大型地,火焰聚灵阵!”/p
  
  聂天变色,忽然意识到宫殿聚集的炎能,不止是火灵域,连他,还有炎龙铠这类器物,都不被放过。/p
  
  之后,他又有一个惊人的发现。/p
  
  随着那四足巨鼎,激活宫殿所有火焰法阵,他看到那座空间传送阵,也泛出异常波动。/p
  
  旋即,就有一条条空间缝隙,凭空裂开!/p
  
  裂开的空间缝隙,不知通往何处,连接到什么地方。/p
  
  从那细长的缝隙处,聂天只能看到火焰跳动,能看到火芒、火光、火苗,从缝隙飞出,也融入宫殿。/p
  
  “嗤!”/p
  
  火光溅射,宫殿中的炎能,愈发精纯,愈发浑厚。/p
  
  有一部分,被那不朽神器吸纳,但更多的,则是为宫殿提供能量,为……/p
  
  “火灵域!”/p
  
  这一惊,才是非同小可。/p
  
  聂天细细感应,发现从那一条条空间缝隙内,被吸扯出来的炎能,消融宫殿后,以宫殿为中心,散落于大地深处。/p
  
  隐约间,他嗅到大地内的地火岩浆,浓度都提升一截。/p
  
  “是你想错了,宫殿,还有超大型的聚灵阵,并不是从火灵域聚集灵力,去加快不朽神器的强大,去帮助它迅速进阶!”/p
  
  聂天再次沟通阿加斯,“这座超大型的聚灵阵,那不朽神器才是主导者,是运作者。它既是器物的灵魂,也是这个宫殿,甚至是整个火灵域的灵魂!它从别的域界,不断地汲取着炎能,滋养着火灵域!”/p
  
  “火灵域,能成为修炼火焰法决者的圣地,能够令火宗如此强大,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它!”/p
  
  “因为庞擘!”/p
  
  此刻,聂天对火宗上一任的宗主,也生出了敬畏之心。/p
  
  庞擘,即使早已寿终正寝,他遗留的火焰法阵,宫殿,还有四足巨鼎,都在帮助着火灵域,从别的域界天地,从别的未知空气,汲取着炎能,滋养着火灵域地底埋藏的火焰地脉,提升地火岩浆浓烈度。/p
  
  火灵域,比人族任何一地,都适合修炼火焰法诀者,就是他的不世功勋!/p
  
  “不愧是上一个时代,人族最巅峰,最出名的强者。”聂天感慨,“如此人物,偏偏在生命的末期,有了一个庞赤城。他一生,可能唯一的污点,就是他的这个儿子了。”/p
  
  体内炎能流失速度,没想象中那般疯狂,他任由炎力流失,倒是没有绝望惶恐。/p
  
  “我乃碎星古殿,第七位星辰之子,你拉扯我进入,意欲何为?”他沉吟数秒,突然喝道:“还有,那庞赤城可曾来过?”/p
  
  四足巨鼎的器魂,先前发出声响,又弄出这般大动静,灵智定然非凡!/p
  
  他要寻一个原因。/p
  
  在心中,他又疑惑了,觉得庞赤城……或许没有如他猜测那般,曾来过火灵域。/p
  
  引发炎龙铠血脉异动的,极有可能是四足巨鼎,因为其中一个鼎足刻画的炎龙,和阿加斯血脉有渊源,因此触动了阿加斯。/p
  
  异常的空间波荡,那座奇异的阵法,兴许也只是用作连接外域,神秘的火焰之地,为火灵域,吸纳着炎能。/p
  
  这就好比大荒域的器宗,祁白鹿的炎罗镜,能连接火焰秘界,吸纳炎能一样。/p
  
  此地的阵法,还有四足巨鼎,自然比器宗,比炎罗镜不知道高出多少等级。/p
  
  宫殿、阵法吸纳的炎能,来源也不会是小型秘界,应该是更广阔的域界,甚至是庞擘发现的,星海某处的火焰星域。/p
  
  “庞赤城,庞赤城,吾主遗孤……”/p
  
  四足巨鼎的宏大声音,略显模糊,显得有些断断续续,在宫殿内不断动荡着,“他,并没有来过。未入神域前,他不被允许涉足于此。只有跨入神域,够资格了,才能来此,而我,也将依照主人的遗愿,陪同他继续为火宗征战下去。”/p
  
  “啊!”聂天一惊。/p
  
  他没想到,做为宫殿的灵魂支柱的四足巨鼎,竟然真的会在某一日,成为庞赤城手中利刃!/p
  
  上一次,空间乱流域时,他就听雷魔说过,庞赤城的境界,已抵达圣域中期。/p
  
  后来,庞赤城又说服元阳宗的宗主吴烛日兴风作浪,四处活动,或许境界又有突破也说不准。/p
  
  那样的话,庞赤城离神域,其实已不太遥远了。/p
  
  庞赤城真要有一天跨入神域,能踏入此地,执掌四足巨鼎,岂不是如虎添翼?/p
  
  “不对啊!这里,不是庞赤城的修炼之地吗?”聂天又道。/p
  
  “他以前苦修地,在上面,不在下面。”四足巨鼎回应,“未入神域前,他不可踏入宫殿内部,只能在上方岩浆潭,稍稍借用一点我的力量,以更精纯的炎能,淬炼灵丹。”/p
  
  聂天愕然,“以后,跨入神域了,他才能进入?”/p
  
  “是。”/p
  
  “庞擘再一世英名,也料想不到他的儿子,会被火宗驱逐,后又满世界追杀吧?”聂天神色怪异,“你,知不知道你主人的遗孤,早就被火宗除名了?”/p
  
  “知道,可我只遵从主人的吩咐。”四足巨鼎回应,“我会依照约定,等他成为神域,来到这里后,放开一切去接纳他。我会帮助他,让他主导这座宫殿,还有火灵域,让他能成为火宗,下一任的主人。”/p
  
  “你这是助纣为虐!”聂天暴喝。/p
  
  四足巨鼎沉默,似压根懒得理睬他,根本不做解释。/p
  
  “那么,你又为何,吸引我的器物来此?你弄我下来,又想做什么?”聂天再问。/p
  
  “你不是想寻求答案吗?你不是想知道,那件器物的秘密吗?”四足巨鼎的话语,渐渐顺畅了。/p
  
  这应该是很久没有交流,初始不适应,一旦越过初期阶段,后面都不会再有问题。/p
  
  “我们的对话,你也能听到?”聂天诧异。/p
  
  说起炎龙铠时,他们还在娄红烟所在的山巅,离此相隔千里。/p
  
  四足巨鼎在这座宫殿内部,竟然能知道,他和彭琰,还有娄红烟等人的对话,让聂天生出很不舒服的感觉。/p
  
  “我,立足火灵域时,帮助火灵域一点点强化时,邵天阳都还没有来过!”四足巨鼎以很狂妄的姿态,向聂天说道:“火灵域,还有火宗的秘密,我比邵天阳知道的都多!这铠甲,铠甲中的秘密,我都清楚。”/p
  
  此言一出,聂天精神一振,“还望赐教!”/p
  
  ……/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