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久仰大名
    “呼!”
      汹涌火焰,稍稍褪去,庞赤城一步踏出,立于娄红烟正前方百米。
      他脸上满是鄙夷。
      “他,就是庞赤城,生的……还算是英俊。”水宗的蔺瑶瑶,凝神细看后,在心中评价。
      庞赤城身材高大,相貌堂堂,年龄看起来,似乎只有三十来岁,一头长发披肩,显得狂放不羁。
      “庞师兄。”濮阳柏轻呼。
      “你父亲是火宗上一任宗主,可并不代表你。”娄红烟冷声道。
      “哈哈哈!”庞赤城放声大笑,“没我父亲,何来如今的火宗,何来他邵天阳?”
      笑容一收,他又冷冷地,看向彭琰等人,“你们,一个个都是忘恩负义!不是我父亲,看上你们的资质,将你们带入火灵域,你们这些家伙,还不知道在什么旮旯呢。”
      “老宗主的知遇之恩,我们从不敢遗忘。”彭琰一脸正色,“可他是他,你是你!你在火宗的那段时间,屡屡犯错,令宗门蒙羞!你但凡有一丁点,老宗主的慈念仁心,也不会被逐出宗门,落得个今日的下场!”
      “今日的下场?”庞赤城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我的下场,一直很好!我活的也好好的,反倒是你们……”
      “立即传讯其它四宗!”彭琰暴喝。
      他身后,以李禹为首的火宗长老,忽化作一道道流光,朝着各方飞逝而去。
      “你们暂且离开!”
      彭琰扭头,看向那五位神子神女,尤其是,重重瞪了娄红烟一眼,呵斥道:“此时此刻,并不是和庞赤城斗嘴的时机!传讯另外四方,要他们安排强者,以空间传送阵,速速进入火灵域!”
      “咻!咻咻咻!”
      火宗的长老,呼啸而出。
      “劳烦诸位了。”庞赤城狞笑着,向阴灵教教主,死咒宗的宗主,还有袁九川吩咐。
      那三人,也顿时飞出。
      他们朝着火宗的诸位长老,追击出去,竟然没有一个人,遗留下来,去帮助庞赤城。
      彭琰忽然愣住,“你……”
      庞赤城的境界修为,也只是圣域后期,和他相当。
      但是,庞赤城跨入圣域后期的时间,定然很短暂,绝对不能和他相比。
      至于老态龙钟的符焕,在战力上,从来都是垫底的存在,帮不了庞赤城多少的。
      “你是觉得,或许有机会拿下我吧?”庞赤城看穿了他的心思,“你难道忘记了,这座火焰山曾经是我修炼的地方,还是我父亲当年的苦修地。另外,符老既然领我来,早就和我一道儿,你觉得我会没有别的准备?”
      “你有什么准备?”彭琰道。
      “自然是,将火灵域给掌控了。”庞赤城哼了一声,突然纵身一跃,跳落向火山。
      他的举动,令所有人都措不及防,都预料不到。
      除聂天外,先前任何人太过于接近火山口,都被其中的火焰法阵攻击,李禹的一缕灵魂念头,去感知,都被反噬,被攻击了。
      这让彭琰下意识地认为,没有人,敢轻易涉足。
      他遗忘了,很久很久以前,庞赤城就在火山内的岩浆潭苦修。
      “呼!呼呼呼!”
      赤红岩壁上,刻画着的一座座火焰法阵,再一次被激活,有火焰线条,如人体经络般浮现,并流淌着炽烈炎能。
      然而,和针对聂天不一样,那些火焰法阵在庞赤城落下时,非但没有攻击,还似乎雀跃地,在欢迎着他的到来。
      这一刻,不论是彭琰,还是别人,都生出了一种感觉——庞赤城回家了。
      一座座火焰法阵,运转时,仿佛在加快聚集着炎能汇聚。
      那岩浆潭,汹涌沸腾,仿佛也在欢呼着。
      庞赤城一脸享受,“就是这种感觉,这里,就是我突破神域的宝地。我父亲,逝去之前,就猜测到,终有一日我能跨入神域。此地一切,包括火灵域,火宗,应该都是他老人家,为我准备的。”
      “至于邵天阳,不过是暂时接管,是我的护道者罢了!”
      “身为护道者,敢违逆我,还敢驱逐我!”
      话到后来,他神情骤然变得狰狞,猛地瞪向尚未离去的娄红烟,道:“你也该死!”
      岩壁中,一火焰秘阵,受他的魂念触动。
      “咻!”
      一只翩然起舞的火凤,活灵活现的幻化而出,似乎还发出一声啼鸣,绽开流光溢彩的羽翼,扑向娄红烟。
      火凤释放出来的气息,给人的感觉,如圣域级别的人族火焰强者。
      “你敢!”
      彭琰怒吼,其赤红圣域延伸开来,凝炼法决,以一枚赤红的火焰灵珠,去镇压火凤。
      突然间,又有一座座火焰法阵,被庞赤城以魂念激活。
      那一枚火焰灵珠,流动于内的炎力,似被限制大半。
      彭琰大惊失色。
      庞赤城冷笑,“你的那枚珠子,还是我父亲帮你炼制的,他刻画在衍变中的火焰法阵,是生命末期感悟的火焰奥义,镌刻于内。他晚年领悟的火焰力量,压制早年的,一点都不困难。”
      “庞师兄!请你别这样!”濮阳柏踏出,站在娄红烟身旁。
      “轰!”
      火灵域的大地,猛然一震,一股灰蒙蒙的气流,凝为厚实的结界,堵在他和庞赤城中间。
      那只翩然起舞的火凤,一头撞击下来,溅射为漫天火光,居然渐渐消散。
      “是你这憨货!”庞赤城脸一寒,“当年我在火宗时,你还是我的跟屁虫,那时,我说什么,你做什么,从不会违背我。濮阳柏,宗门大变将至,以前所有的规矩都将颠覆,你别继续傻傻地,以为一切还会像现在这样了。你给我退开来,我念着当年旧情,不会对你如何的。”
      “不行。”濮阳柏摇头。
      “执迷不悟,我先禁锢你再说。”庞赤城皱眉。
      他似乎早就知道濮阳柏的心性,知道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服的,打算以阵法的力量,将其限制。
      在场所有人,唯独对濮阳柏,他还有丁点感情。
      然而,就在他又一次,要借助火焰法阵之力时,忽暴怒起来。
      “有人?”
      他敏锐地觉察出,岩浆潭底下,那座他都没有踏足的宫殿,似有一缕陌生的气息。
      竟然有人,先他一步,踏入那座本该属于他的宫殿!
      “谁?”庞赤城厉声尖啸,再也顾不上其他人,只是瞪着岩浆潭。
      他的视线,如能穿透一切,能看到地底。
      “庞赤城,久仰大名。”
      聂天的声音,隔着岩浆潭,从地底深处传来。
      “聂天!”
      “聂天还活着!”
      “他竟然没事,还能讲话,那么……炎龙铠,应该到手了吧?”
      五大神女神子,一听到聂天的声音,纷纷惊叫。
      彭琰一怔了,脸色变得异常奇怪,“怎么可能?难道说,他在岩浆潭底部,老宗主曾经的修炼之地,不是禁地吗?他为何可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