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熔岩天河
“聂天!”
  
  远道而来的庞赤城,从别人的惊呼声中,立即洞察了岩浆潭底下,那人的身份。
  
  “给我滚出来!”
  
  一缕缕魂念,火焰游龙般,逸入岩壁中的火焰法阵。
  
  “轰!”
  
  有几十种火焰法阵,瞬间震腾出炽烈火焰,一个接着一个,神妙莫测的火焰神文,缔结而出。
  
  每一枚火焰神文,都似烙印着一种火焰真谛,代表着一种火焰大道至理。
  
  任何修炼火焰灵诀者,只要去参悟一枚火焰神文,将一种法则大道感悟透彻,似都能以此,顺利地踏入圣域。
  
  火焰神文,乃修炼火焰之力,神域巅峰之境的庞擘,毕生体悟的火焰奥妙。
  
  一枚枚火焰神文,都是他的毕生心血,和这座火焰山,甚至整个火灵域,都有着奇妙的呼应!
  
  “呼!呼呼呼!”
  
  一枚枚火焰神文,如燃烧的蝴蝶般,试图越过岩浆潭和下方宫殿的结界,确定聂天的灵魂气息,将其给直接轰杀。
  
  “哧啦!哧啦哧啦!”
  
  然而,在那些火焰神文落下时,一碰触到结界,似被燃烧殆尽。
  
  火焰神文重新融入岩浆潭。
  
  “四象炎魂鼎!”
  
  庞赤城怒声咆哮,他一双赤红的眼瞳,癫狂般地,瞪着岩浆潭。
  
  其火焰圣域,猛然沉落,和岩浆潭融为一体。
  
  数不尽的火焰符隶,赤红火光,地火晶线,一座座神妙的火焰灵阵,都在他的火焰圣域和岩浆潭交融时,涌入他的圣域。
  
  那些出自他父亲手笔的,种种火焰法阵,似拓印了一份在他的圣域。
  
  此地,早年就是他的修炼之地,他熟悉这里的一切。
  
  眼看着,那一枚枚由他父亲遗留的火焰法阵,催生出来的火焰神文,竟被结界拦截,他顷刻间意识到一个事实。
  
  四象炎魂鼎隔绝了他!
  
  而四象炎魂鼎,本就是他父亲遗留下来,特意为他准备的。
  
  他来火灵域,一方面就是要借助此地炽烈炎能,他父亲遗留的火焰灵石、法阵,去冲击到神域。
  
  另外,就是要踏入神域后,将四象炎魂鼎收入囊中,以这不朽五品的神器,震慑火灵域诸位长老!
  
  他从未想过,拥有灵魂意志的四象炎魂鼎,会去帮助一个外人!
  
  不论是谁,除去他之外的,进入宫殿者,都是外人!
  
  因为,那宫殿的一切,都是他的父亲,特意留给他的。
  
  也只能属于他!
  
  “庞赤城,真是久仰你大名很多年了。”聂天的声音,优哉游哉地,从下方宫殿传来,“也多亏了你,在碎灭战场被围殴,主动舍弃了炎龙铠,才让我能得到那枚血核。我能有今日,最早的时候,便是依赖血核。”
  
  “咻!”
  
  一道赤红火芒,在庞赤城的惊异目光下,冲天而起。
  
  火芒,越过岩浆潭,无视岩壁一座座火焰法阵的威慑,突然间就到了火山口外部天穹。
  
  “聂天!”
  
  五位五行宗的神女神女,彭琰,都忍不住发出惊喜的欢呼。
  
  炎龙铠,穿戴在身上,聂天似沐浴在燃烧的火焰中,宛如一尊火焰真神,和浸泡在岩浆潭的庞赤城,气势不分上下。
  
  “少主!”符焕高呼,“此人,此人身上的气息!他真的,是从那座宫殿而出!那宫殿,其中所有一切,都是主人为你所留啊!”
  
  “你的名字,我也听很多人说过!”庞赤城目眦尽赤,“元阳星域的吴烛日,是我唆使后,才背弃碎星古殿!还有很多事情,你都干涉了我!雷魔袁九川,也因为你,差点出现意外!”
  
  聂天微微鞠身,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能被你听说,被你惦记着,不胜荣幸。”
  
  “你见过四象炎魂鼎了?”庞赤城冷哼。
  
  聂天点头,“自然见过。”
  
  “那炎龙铠……”庞赤城眼瞳深处,有碎小的火焰光点,悄然凝现而出,“此物,蕴藏其内的最大秘密,本该就属于我!我斩杀娄红烟的第一世,夺取炎龙铠,只是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
  
  “炎龙铠,是我师傅特意为我炼制!”娄红烟怒道。
  
  “为你炼制?”庞赤城冷笑,“炎龙铠最大的秘密,并非铠甲,并非炎龙阿加斯的血核、心脏。炎龙铠的秘密,乃是连通的另外一域!进入其中的钥匙,本就执掌在我父亲手中,后交给邵天阳,被邵天阳强行融入炎龙阿加斯的骸骨和血核。”
  
  “从始至终,炎龙铠,还有进入那里的钥匙,都是我父亲为我准备的!”
  
  “你,还有你,根本不配,不够资格成为炎龙铠的主人!”
  
  “轰!”
  
  一股霸天镇地的气势,从庞赤城的火焰圣域内,疯狂地飙升。
  
  其火焰圣域,远远去看,就是一沸腾的岩浆潭!
  
  “他的圣域,就是以这座火山的岩浆潭为蓝图,以自身的火焰灵力,魂念,凝炼而出。”彭琰都猛然动容,“这样的话,那这座火山,岩浆潭内的力量,老宗主遗留的法阵之力,他应该能尽数动用了。”
  
  “废话!”庞赤城怪笑。
  
  话音一落,从他的火焰圣域中,突然飙射出一条条岩浆火河。
  
  岩浆火河,来自那岩浆潭最恐怖的岩浆精华,火河内,还能隐隐地看到,一条更为纤细地,赤红色的地火晶线。
  
  “!焚烧!”
  
  伴随着庞赤城的咆哮声,条条岩浆火河,悬挂于天,如赤红色的,燃烧着的外域银河,释放出极致的光焰和热量。
  
  一条条岩浆火河,虚空串联,竟构成了一幅巨大的奇异的炎阵。
  
  此阵一成,火灵域众多分散八方的火山,都似突然震动了一下,紧接着,便有精炼的火焰能量,汹涌而来。
  
  众人头顶,只见天穹,如被一燃烧的幕布覆盖。
  
  “好恐怖的炎能!”皇津南猛然变色,止不住惊呼:“这种气息,都差不多抵得上神域级别了!这位庞赤城师兄,圣域后期的修为,在此地,借用岩浆潭,还有那些火焰法阵,竟能强大到这般地步!”
  
  “因为,那些力量是老宗主遗留的,唯有他能借用。”彭琰苦笑。
  
  “咻!咻咻咻!”
  
  高悬于众人头顶的,那条条岩浆天河内,突有火雨洒落。
  
  “嗤!”
  
  火雨垂落下来,包括修炼火焰法诀的彭琰,他那同属于的火焰圣域,都被点燃,异常地燃烧。
  
  其余人,纷纷将各自的域,还有许多通灵至宝唤出,以不同的结界领域隔绝。
  
  隔绝洒落下来的,感知着气息,都觉得恐怖的火雨。
  
  “滴答!”
  
  一滴火雨,落到聂天肩膀,立即汹涌燃烧。
  
  聂天冷哼一声,动用血脉秘法,强忍着痛楚,要将一滴火水熄灭,却发现消融一滴火水,都要耗去太多气血之力。
  
  只逞强了一霎,他也被迫动用火焰虚域,将炎龙铠覆盖的面积增大,又凝炼别的结界,去抵挡火雨。
  
  一滴滴火水,其中所含的力量,都是沸腾的岩浆,暴烈中掺杂着腐蚀气息,霸道歹毒。
  
  “庞擘,当年修炼的火焰法诀,也来自岩浆?”聂天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显得狼狈的彭琰,“岩浆内的炎能,可是不易控制的,而且有失正统了。你们的老宗主,传授給庞赤城的,便是这种火焰奥义?”
  
  “不是,老宗主的火焰法力,融合万千,着重地火和天火融合。”彭琰解释,“庞赤城另辟蹊径,着重岩浆火水内的炎能,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只要用在好的地方就行,可偏偏……”
  
  “不!不对!”聂天忽然暴喝,“那是血脉之力!庞赤城,和我一样,也是混血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