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阴灵克星
    “回来!”
      炎龙铠脱离,欲要飞走时,聂天一把按住。
      “主人,镌刻在铠甲中的火焰法阵,和那火焰山中的,能引发呼应!”阿加斯的灵魂传讯,急促地在聂天脑海响起。
      聂天一看,也注意到铠甲上,一幅幅火焰阵列,似乎和岩壁上刻画的,大同小异。
      炎龙铠,乃邵天阳炼制,可庞擘又是邵天阳的恩师。
      庞擘遗留于此,守护那座宫殿的一座座火焰法阵,能引起炎龙铠的阵法巨变,令阿加斯都被迫地,被庞赤城吸引,倒也有据可依。
      “火焰法阵的威力么!”聂天嘀咕一句,“那么,就先回储物戒。”
      念头一动,炎龙铠就在他手下消失。
      一入储物戒,他以一缕神念打探,果然发现在戒指内部空间的炎龙铠,铠甲上的火焰法阵,忽然就停止了。
      储物戒,内部自成一片独立空间。
      庞擘遗留的,能够被庞赤城所用的火焰法阵,还不可能逾越空间限制,直接去影响储物戒内的炎龙铠。
      “我们分头撤离!”
      皇津南一见局势不妙,突然化作一道金色电芒,朝着火灵域外界星空冲去,一点不迟疑。
      候初兰,还有其余神子神女,和聂天使了一个眼色,也相继飞天而去。
      “聂天!火灵域的所有空间法阵,都被摧毁后,只能以自身力量,脱离火灵域了。”候初兰以灵魂传讯,“火灵域,有法阵庇护,我们几位神子神女,不会受限制,出去应该没事。”
      “而你,之前能深入宫殿,兴许也可以。”
      “我们要将火宗大变的消息,通传其它几方,只有木宗、金宗、土宗、水宗的诸多圣域强者,一一降临,方能化解火宗的变故。”
      “……”
      候初兰冲天时,还有一缕缕念头,在聂天脑海缭绕着。
      突然间,在场者,就只剩下彭琰一位。
      “他们,归你们擒拿!”庞赤城喝道。
      话音一落,阴灵教的教主,任元吉,还有雷魔袁九川,后面抵达的邪魔外道,包括早早投诚的火宗强者,都去追击五位神子神女了。
      彭琰,则是立于原地,一动不动。
      “炎龙铠,本就是我的,你既然不肯归还,那么就先宰了你!”
      庞赤城的火焰圣域,轰然而出,那如岩浆潭一般沸腾的火焰圣域,比之前的气势,提升了一大截。
      “拓印的火焰法阵,岩浆火水的精华,还有庞擘遗留的火焰神文……”
      聂天立即就明白,庞赤城的火焰圣域威力增强,是他的火焰圣域和岩浆潭的交融,从内得到了无尽好处。
      那些好处,本就是他生父庞擘,留给他的。
      “地火法阵!”
      虚空中,稀稀拉拉的火雨,顿时变成磅礴大雨,那笼罩在聂天头顶的熔岩天河,又再生变化。
      一条条火焰天河,像是化作火焰巨鞭,朝着聂天抽打而来。
      “域!”
      聂天哼了一声,体内的火焰、星辰、草木三种不同属性的灵力,一起爆发,他那独特的虚域,也顷刻形成。
      “蓬!蓬蓬蓬!”
      一条条火焰天河,凝成的火焰长鞭,甩击到聂天虚域,令外层的星辰虚域,繁星黯灭。
      火焰长鞭的力量,又延伸向第二层,以火种气息,和他体内炎力混合的火焰虚域,旋即就见橘红色的火种,陡然一亮。
      “嗤嗤!”
      不知因何原因,那火焰天河变幻而出的长鞭,一落入聂天火焰虚域,就变得威力大减。
      那一簇橘红色的火种,极有灵犀地,在火焰虚域飞逝着,像是捕食般,吞没着一条条聂天瞧不见,但能够以灵魂感知的火焰光线。
      “最纤细地,融入火焰溪河的地火晶线!”聂天微惊。
      “什么异物?”庞赤城一惊,深深看向聂天的火焰虚域,还有那一簇橘红色火苗,“这种气息,是极炎星域,那一簇神火的气息!”
      他竟然在霎那间,就分辨出,火种的来头。
      “嗯?”
      聂天猛然抬头。
      云霄深处,一鬼画符般的咒文,像是恶鬼的脸庞,不断地胀大,形成一种诡异的咒术。
      “域碎!”任元吉高喝。
      奇异咒文,分化万千,化作诸多蝌蚪小文,落入皇津南、候初兰五位神子神女的虚域、圣域内。
      他们的圣域和虚域,在蝌蚪小文显现时,蓬地碎灭,而且不能立即再次凝炼。
      五位冲天而起的神女神女,无法凝炼域,突然在虚空呆愣住,也不敢继续朝着天外飞逝,只能被动地,等候着阴灵教的教主,雷魔袁九川下手。
      人族炼气士,想要横渡虚空,必须达到域境。
      域不能成,血肉躯体暴露,一沾染外域的污秽杂质,躯身很快就会消亡,不需要任何对手,就要横尸外域。
      五位神子神女,域不能成,就不敢冲入星河。
      “给我乖乖下去!”
      阴灵教的教主,阴恻恻地怪笑着,动用捆缚灵魂的秘法,他的神之法相骤然一变,化作一片遮天蔽地的幽暗魂影。
      那魂影一出,突有万千刺耳啸声,在五位神子神女的灵魂识海响彻。
      五位神子神女,捂着耳朵也无法阻止,脑海中阴灵涌动着,仿佛要拘禁他们的真魂。
      或将真魂,由他们的灵魂识海内,给带出来。
      “聂天!”皇津南求救般的,发出惨啸,“帮我们!帮我们一把,我知道你可以的!”
      水宗的蔺瑶瑶,大声尖叫着,眼瞳深处,隐约可见诸多阴魂浮动。
      她的真魂,已被找到,就要被带离识海,“聂天,聂天可以吗?阴灵教教主的灵诀秘法,他怎么破?”蔺瑶瑶迷迷糊糊地想。
      “阴灵教?”聂天咧开嘴,在庞赤城还没有再一次下手前,唤出冥魂珠。
      “呼!”
      冥魂珠从他的头顶,忽然飞了出去,待到那珠子,即将抵达皇津南时,皇津南眼神中,已出现浓烈的希望光芒。
      “就是它!”皇津南大叫。
      娄红烟和候初兰,苦苦支撑着,看到冥魂珠飞来,也眼前一亮。
      很明显,他们三位都觉得,冥魂珠有助于他们,摆脱阴灵教教主的灵魂拘禁。
      濮阳柏,还有蔺瑶瑶,则是莫名其妙,不知道为什么那三人,看到冥魂珠过来,一副看到救星般的神情。
      “冥魂珠!”阴灵教教主轰然变色。
      “咻咻咻咻咻!”
      五大邪神,终于张牙舞爪地,从珠子内飞出。
      被阴灵教教主释放的,有的连眼睛都不看的阴灵,在五大邪神飞出时,齐齐发出唯有阴灵教教主能听到的尖啸。
      那是遭遇天敌的恐惧!
      “呼!呼呼!”
      五大邪神张开嘴,分别朝着五位神子神女,用力一吸。
      涌动于他们识海的,诸多的阴灵魂体,像是被磁铁吸引的铁块,全部飞离出来,落入了五大邪神口中。
      一个都没有逃脱。
      五大邪神还不过瘾,吞没了阴灵,又看到阴灵教教主的神之法相,一同嘶啸着,钻入那幽暗魂影。
      突然,阴灵教教主就疯狂痛呼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