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劫难
“呼呼呼!”/p
  
  一簇簇火焰,从四方喷涌而来,将聂天淹没于内。/p
  
  这是一个烈焰汹涌的异时空!/p
  
  一只展翅高飞的火凤,一头燃烧的炎龙,一尊庞大古老的火麒麟,一只眼睛灵动的朱雀神鸟。/p
  
  四个火焰异兽,主宰这一方天地,如火焰神灵般。/p
  
  聂天,悬浮在没有大地,只有无尽火焰的虚空。/p
  
  在他周边,就是那四个火焰异兽,朝着他,一起喷发出炽烈火焰。/p
  
  “四象焚天阵!”/p
  
  凝神细看,他一声惊呼,注意到有众多晶莹的火焰神文,还有赤红地火晶线,和一条条岩浆火水,共同构筑了这方天地。/p
  
  庞赤城的气息,从微弱,也一点点壮大开来。/p
  
  “蓬!”/p
  
  环绕着他的,由星辰灵力和九星花凝结的虚域,群星暗淡。/p
  
  麒麟、火凤、朱雀和炎龙,分别喷涌的炽烈炎能,带着焚烧一切,令众生,域界,包括苍茫星空,都能焚化的恐怖气势。/p
  
  顷刻间,聂天的领域,就在那一股股炎能的燃烧下,被急剧消耗着力量。/p
  
  “嗤!嗤嗤!”/p
  
  连那一簇橘红色火种,面对如此汹涌的烈焰,四象焚天阵的焚灭,都显得招架不住,似如风中残烛般,如要熄灭。/p
  
  “内层,草木之力融合圣灵树,七十二根树枝的陆地,都要被火焰烤干裂了。”/p
  
  聂天本体,就在那虚幻陆地之上,看着那一片生机盎然,郁郁苍苍的陆地,如真实天地般干涸龟裂开来,脸色沉重。/p
  
  “好霸道的四象焚天阵!”/p
  
  下方宫殿处,他和真正的不朽神器,那四象炎魂鼎有过一番沟通。/p
  
  他从而得知,四象焚天阵就是那四象炎魂鼎,去炼化众生,焚灭域界的奇异大阵。/p
  
  此阵,若是在庞擘,亦或者神域级别的强者手中,真的能将一个域界,硬生生炼的寸草不生,众生焚灭。/p
  
  毕竟,四象炎魂鼎也好,刻画于内的四象焚天阵也罢,都出自庞擘之手。/p
  
  庞赤城此刻施展的,不是由四象炎魂鼎来发起,而是以他的圣域,变幻出四象炎魂鼎的模样,以这里的阵法,以他生父遗留的一枚枚火焰神文,另辟蹊径地营造出来。/p
  
  此阵,和真正的,以四象炎魂鼎催发的相比,威力当弱的多。/p
  
  可即便如此,不用来焚灭一域,只作用在自己的身上,也显得相当的恐怖。/p
  
  “聂天!”/p
  
  庞赤城的狂笑声,终于在这一方火焰异地,轰隆隆地响彻开来。/p
  
  天穹深处,一张巨大的,如神祗般的面容,渐渐清晰。/p
  
  那张脸,就是庞赤城的灵魂和火焰熔炼而成,他居高临下,如从天外俯瞰着聂天,充满了藐视,“你是星辰之子又如何?只要在四象焚天阵内,任凭你再强,再特殊,还不是要被我生生炼化至死?”/p
  
  “虚域,八阶血脉,不论你血脉源头如何,都躲不过此劫?”/p
  
  “我其实对你早有了解,你能够在天莽星域,令太始天宗铩羽而归,能够令碧霄宗吃瘪,根本不是你的实力,强大到足以威胁神域!”/p
  
  “不过是你,从炎龙铠连通的天地,获取的奇妙法决,帮助你达成这些。”/p
  
  “而炎龙铠连接的,古灵族的一处埋骨之地,蕴藏的秘密,开启的钥匙,一切的一切,本来就该属于我!”/p
  
  “是你,窃取了本该属于我的机缘!你该死!”/p
  
  “轰!”/p
  
  庞赤城巨大面容下,一只贯穿天地的火焰大手,凭空凝炼而成,并猛地按了下去。/p
  
  如神要镇压众生!/p
  
  “呼!呼呼呼!”/p
  
  火凤、朱雀、麒麟和炎龙,四大异兽分别吐出一口火焰气血,融入那火焰巨手,赋予其更为霸道的力量!/p
  
  “蓬!”/p
  
  星辰虚域,火焰虚域,几乎在瞬间,就被那火焰巨手按碎。/p
  
  一枚枚火焰神文,晶莹的宝钻般,从那火焰巨手的指缝飞出,落向聂天,要渗透他血肉,焚烧他的五脏六腑。/p
  
  “喀喀喀!”/p
  
  聂天的草木虚域,那虚幻的陆地,由七十二根树枝组合成的古木衍生阵,凝做的青蒙蒙结界,火光四溢,异响不断。/p
  
  终于,就连那青蒙蒙的古木衍生阵,也被火焰巨手拍碎。/p
  
  漫天的火焰神文,如雨落下。/p
  
  “嗷!”/p
  
  火焰神文,一沾染聂天的皮肉,他就发出鬼哭狼嚎的怪叫。/p
  
  他的皮肤,一块块的乌黑,似在燃烧。/p
  
  他化作一个被引燃的火人。/p
  
  “烧吧,烧的彻底一点!由里到外,都烧成灰烬吧!”庞赤城的狞笑声,从赤红的虚空中,不断地传来。/p
  
  外界。/p
  
  五大邪神犹在追逐着阴灵教的教主,任元吉,也在暗暗施法,令皇津南等人不能成功缔结出虚域、圣域。/p
  
  彭琰,每每想要动手,就被符焕,还有几位火宗的长老困住。/p
  
  至于袁九川,则是一动不动,以怀疑地目光,注视着那片火焰区。/p
  
  汹涌火焰中,庞赤城的火焰圣域衍变为四象炎魂鼎的虚幻形态,巨鼎中,赤炎翻搅着,不时散发出炎能和气血之力。/p
  
  而气血之力,来自不同的异兽,还有聂天和庞赤城。/p
  
  “烧吧,烧……”/p
  
  庞赤城猖狂的狞笑,从那虚幻的四象炎魂鼎内,疯狂地传荡出来,似乎就是要让外界的人知道,聂天已经被他制住,正被他焚烧着。/p
  
  “五行宗,注定要遭遇此劫吗?”蔺瑶瑶一脸茫然,她注视着虚幻的四象炎魂鼎,“聂天,也要和火宗一样遭难,被庞赤城这种人焚烧而亡吗?”/p
  
  身为水宗的神女,她最近一些年,频频从候初兰、娄红烟还有皇津南口中,听到聂天这个名字。/p
  
  那时,聂天的名声,还没有响亮星海,不被所有人知晓。/p
  
  可从皇津南等人嘴里,她听着一件件聂天扭转局势,力挽狂澜的举动,还是心生崇拜,进而滋生出一丝爱慕……/p
  
  后来,她还刻意地,默默地打听聂天的消息,通过种种途径。/p
  
  虽然不曾见过,可在心里面,她是觉得聂天是无比特别的,因此当她知道聂天进入火宗,才会急匆匆过来一见。/p
  
  “聂天大哥,应该不会有事的!”她暗自握紧拳头,“以前!他都成功翻盘了,这趟也会如此!”/p
  
  “做梦吧!”死咒宗的任元吉,听到她的嘀咕声,寒着脸阴沉沉地说道:“聂天身为混血者,本该在新时代,占有一席之地。连天尸宗的酆北罗,都数次照顾他,向他抛出橄榄枝,他却偏偏不识趣。”/p
  
  “不识趣,那就只能铲除了!四象焚天阵,闻名天地,这是曾经将十阶大尊,都燃烧成灰烬,一滴鲜血不剩的恐怖阵法,他聂天岂能幸免?”/p
  
  内心深处,任元吉恨不得聂天早死。/p
  
  他所在的那股势力,酆北罗,还有一些强者,有时说起聂天时,会刻意隐瞒很多事情。/p
  
  他猜测,在聂天身上,隐藏着很大秘密,酆北罗等人不愿多说。/p
  
  可在天阴星域,他死咒宗,还有阴灵教有很多人,因聂天而亡。/p
  
  聂天后续的,一次次行动,都破坏了他们这一股力量的大事,害得他们连番被问责。/p
  
  而这趟帮助庞赤城的行动,并不在计划之内,又碰到不识趣的聂天,出手者,还是庞赤城……/p
  
  他衷心希望庞赤城能成功!/p
  
  “几个笨蛋。”更远处的,雷魔袁九川,则是暗暗腹诽,“聂天,做为最奇异的混血者,被酆北罗,还有那几位连续提起,说是未来最重要的一环。酆北罗,还曾在禁天星域,帮聂天斩杀妖魔大君。”/p
  
  “碎灭战场时,天尸宗那位的计划,被聂天师徒破坏了,酆北罗都没寻上去。”/p
  
  “庞赤城,任元吉这些家伙,真要是有本事杀了聂天,酆北罗,还有上面的几位,会不会?”/p
  
  雷魔袁九川沉吟。/p
  
  他一见到火灵域,忽然冒出聂天来,急匆匆撇清关系,不想和聂天冲突,畏惧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在他所属的那股潜隐势力中,如酆北罗般的高层,对聂天分明不同!/p
  
  “轰!”/p
  
  一股磅礴如海的气血之力,突从那虚幻的四象炎魂鼎中爆发开来。/p
  
  旋即,就见放大了数十倍的聂天,似撑爆了四象炎魂鼎——庞赤城的火焰圣域,硬生生地裂空而出。/p
  
  “这,这不会是神之法相吧?”雷魔怪叫。/p
  
  ……/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