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如此强大
雷魔脸色怪异无比。
  
  不仅是他,其余人的注意力,同样放在虚幻的四象炎魂鼎,放在庞赤城和聂天一战上。
  
  突然间,巨型化的聂天,从庞赤城火焰圣域衍变的四足巨鼎内,硬生生挣脱出来,以威猛、巨型的体态显现,自然惊动了所有人。
  
  他们和雷魔一样,脑海中率先浮现的,就是……难道聂天已经入神?
  
  “不对!是异族血脉,令躯身大幅度提升!”候初兰醒悟过来:“这股气息,流转着浓郁草木之力,和木族传言中的天木重生术类似,可又有不同之处!”
  
  “好独特的血脉气息!”雷魔低呼。
  
  “轰!”
  
  众人只见,巨型化的聂天,从火海中飞出时,那虚幻的四象炎魂鼎,化作漫天火雨消散。
  
  此四象炎魂鼎,毕竟非实物,仅仅只是庞赤城的圣域变幻。
  
  “呼!呼呼!”
  
  庞赤城喘着粗气,不断地挥手,凝聚火雨,又去将他岩浆潭般的火焰圣域,再一次重聚起来。
  
  可是,他知道四象焚天阵已不复存在。
  
  “哧啦!”
  
  巨型化的聂天,体内精血燃烧,手持着那一截星空巨兽的骨头。
  
  他能巨型化,是在生命强化、精血沸腾后,又以生命糅合的方式,和那一截星空巨兽的力量混杂。
  
  这种状态下,他曾经和邪冥族的玄冥大尊硬抗!
  
  他破掉四象焚天阵的,就是那一截星空巨兽骨头,自带的血脉天赋——裂域!
  
  四象焚天阵,自成一火焰域界,有火麒麟、火凤、朱雀和炎龙的气息,夹杂着火焰晶线,庞擘遗留的火焰神文,被庞赤城构筑出来。
  
  裂域,恰为此种法阵的克星。
  
  “可惜啊,可惜你没有踏入神域,没有能真正得到四象炎魂鼎。”巨大化的聂天,宛如一尊天神,屹立在庞赤城头顶。
  
  突然间,局势逆转!
  
  先前虚幻的天地,庞赤城如神明,居高临下俯瞰着一切,四象配合他,镇压聂天。
  
  阵法一破,就变成聂天在真实的天地,以庞大的躯身,低头藐视着他。
  
  如看蝼蚁。
  
  “斩!”
  
  聂天动用生命血脉,燃烧着一滴滴精血,御动那截骨头。
  
  骨头如神矛,如一柄赤红的神剑,由火灵域一方天穹起,向庞赤城划去。
  
  “哧啦!”
  
  如有一道闪电,划破天空。
  
  阵法遗留的,一条条的地火晶线,还有岩浆溪河,随着那截骨头的轨迹,都如纱布般,被强行撕裂。、
  
  空间,都有细密地裂痕,清晰地闪现而出。
  
  “这种力量!”
  
  雷魔袁九川轰然变色,止不住地,朝着后方退避,他尽可能地,和聂天保持着距离,生怕被波及。
  
  他能感觉到,这一击,蕴含其中的力量,能伤神域,能破开大尊躯身!
  
  “变得更为强大了!”
  
  袁九川的眸中,畏惧之色,愈发明显,他内心思量着,是不是应该找机会,先离开火灵域,不再和庞赤城、阴灵教的教主一样,在此域乱来了?
  
  “好强大的破空之力!”皇津南惊叫,“这家伙,已经强到这个地步了吗?”
  
  候初兰、娄红烟和蔺瑶瑶,同样为之震动,从聂天这一击的力量中,他们能感受到的,足以匹敌神域者!
  
  “嗤嗤!”
  
  星空巨兽的骨头划破天际,延伸而来,庞赤城刚凝炼出来的火焰圣域,一分为二。
  
  “啊啊啊!”
  
  庞赤城尖啸着,他的躯身,他那裂开的火焰圣域,忽然一起坠落。
  
  坠落向那座火山之心,落入那岩浆潭,立即动用岩浆潭内的炽烈炎能,他生父遗留的火焰法阵,去修复圣域,去治愈他的伤势。
  
  火焰圣域裂开时,众人都注意到庞赤城的眼角,都有细密伤口。
  
  所有人都明白,聂天这惊天动地的一击,已经伤到庞赤城的血肉,还有他筑造出来的圣域!
  
  “你们!”
  
  聂天一身轻啸,眸光闪动着,和冥魂珠沟通。
  
  追逐着阴灵教教主的五大邪神,得到他的魂念命令,有两个分离出来,朝着死咒宗的任元吉飞去。
  
  那两个邪神,一个如深海怪鱼,厚厚鳞甲密布于身,暴躁至极。
  
  还有一个,干瘦嶙峋,骨节锋锐如利刃,似散发着无穷无尽的恐惧。
  
  邪神,都高大异常,狰狞可怖,一靠接任元吉,那种狂暴和恐惧负面之力,就将任元吉差点淹没了。
  
  任元吉目显惧意,眼瞳深处,不时地,有一个个咒文跳跃出来。
  
  咒文,落入两大邪神体内,似要阻拦它们。
  
  可惜的是,邪神这类异物,对他施展的死咒宗咒术,似全部能免疫。
  
  他的咒文,对邪神连丁点效果都起不到!
  
  恐惧邪神挥动锋锐的骨节,青蒙蒙的邪异光芒闪过,任元吉厉叫着,突然就跌跌撞撞地暴退。
  
  “我的,我的咒术!”
  
  他持续施加的,捆缚五大神子神女,令他们不能凝炼虚域、圣域的咒术,立即失效。
  
  蓬蓬鲜血,从他暴跌的躯身,挥洒下来。
  
  “庞赤城!”任元吉暴怒。
  
  “庞赤城!”阴灵教教主叫骂。
  
  不论是追逐阴灵教教主的,还是伤到任元吉的,都是聂天释放出来的,从冥魂珠飞出的五大邪神。
  
  而聂天,本该是庞赤城的对手!
  
  “袁九川!”
  
  庞赤城一缩入岩浆潭,就动用其中的力量,去恢复自身。
  
  他将斩杀邪神的希望,寄托在雷魔身上,希望雷魔出手,将那五大诡异的邪神镇住,亦或者阻挡它们攻击阴灵教教主,还有任元吉。
  
  “抱歉,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雷魔耸了耸肩,像是旁观者般,神态洒脱地,化作一道雷光电芒,倏然远去。
  
  “啊?”
  
  还有一些圣域者,同样是被庞赤城请动各类邪魔外道,他们皆愣住。
  
  彭琰也呆了。
  
  “雷魔,就这么没事人一样的走了。”蔺瑶瑶茫然。
  
  “捆缚我的力量!消失了!”皇津南活动了一下躯身,发现他又能够动用力量,将其域展开了。
  
  “你先出去!”候初兰看了一眼濮阳柏。
  
  濮阳柏点了点头,祭出他的大地圣域,猛地冲向火灵域。
  
  此刻,阴灵教教主还被邪神追逐,任元吉刚刚重创,根本没有人阻止他。
  
  濮阳柏顺利地,越过火灵域的火焰法阵,成功从火灵域飞走,踏入到茫茫的外域星空。
  
  他一走,还留在火灵域的外来者,都悄然变色。
  
  尤其是符焕。
  
  “少主!”符焕高呼。
  
  一时间,由外界抵达的那些外来者,一道道视线,也都凝望庞赤城,等待着庞赤城的决定。
  
  濮阳柏离去,意味着要不了多久,木宗、金宗、土宗和火宗的一位位圣域长老,就会陆续抵达。
  
  即使他们摧毁了大部分空间传送阵,那些属于五行宗的长老,也会有一些人,能够和五大神女神女般,无视火灵域的护域大阵,能踏入进来。
  
  这样一来,他们立即要面对更多的对手。
  
  就算现在,还有聂天这样的天大麻烦,始终没办法解决。
  
  “你们走吧,我要在火灵域,突破到神域!”庞赤城想了一下,他的火焰圣域,又融入岩浆潭,“在这里,谁都休想伤到我!待到我突破神域,下到地底宫殿,得到真正的四象炎魂鼎,我还是能顺利掌控火宗!”
  
  他显得自信无比。
  
  “我父亲特意遗留的,为我准备的东西,我势在必得!”他瞪着巨型化的聂天,“包括被你收起来的,那件炎龙铠!也早晚属于我!”
  
  话音一落,庞赤城的躯身,彻底融入岩浆潭。
  
  “轰!”
  
  一座座火焰法阵,突然从岩壁浮现,疯狂运转。
  
  整个火灵域的火焰之力,从八方汇聚,汹涌而来。
  
  ……